人生的問題題庫

 

本欄是作者在社會上作人生觀演講時被問到的一些問題的題庫收集,暫記於此。

 

   老師:有前世嗎?人去逝後會回來嗎?算命會準嗎?

   人要以何種方法或最好的方法去坦然面對命運?

   世上有鬼的存在嗎?

   人死後會有靈魂嗎?有人說百日內常會夢到死去的親人,卻有人夢不到,那他的靈魂到底去了哪裡呢?

   為啥有的人很早就結婚?有的很晚婚,而且喜歡的人未必喜歡我?我不喜歡的偏又喜歡我,這也是因果嗎?

   面對情緒化的人與事,應如何去修持?

   在現代家庭中如何運用哲學並實踐於生活當中?

   「身在何處」?

   如何解釋生死之謎?借屍還魂「轉身」?靈殼轉替「轉世」?

   宋七力、妙天事件在現今社會中不斷發生,乩童、神棍是真有其事?還是現代人心靈空虛、價值觀念不清嗎?為什麼高學歷社會賢達人士也會被左右?

   人與人間要怎樣去體會心靈移動進而融合成心魂一點通?

   孔子、老子、荀子其學說之相同、相異處如何分界?

   當我們的直屬長官以將來要當大官的心態,要求我們做一些很華麗很表面的事,我們應如何來面對?

   若是對一切事情已看透,與世無爭,那人生還有意義嗎?

   如是生為何還有死?

   中國人信仰道教佛教與西洋人信仰天主基督兩者精神與教義有何區別?

   人類是上帝創造的嗎?與佛道的觀念如何比較?

   就「儒、釋、道」的理論談了很多,可否就此談談,人死後要如何來去自如?能選擇投胎嗎?

   西方極樂世界在哪裡?

   前幾天在電視上播出,有一位病危的老太太,其兒子將她送到殯儀館等死,4.5天了卻還未能死。為何在這教育昌明的時代還會有如此情形出現?為什在那母親付出了那麼多後卻被兒子唾棄?

   有權位有金錢的人不見得比低才能低智慧的人快樂,人因如何自處才活得有樂趣呢?


1. 為何”兩個我”不能和平相處?
2. 當其中一個我戰勝,另一個我產生挫折愧疚,其所做的抉擇是否有錯?
3. 當人之將死時,尤其是自己或家人,要如何面對?
4. 有次我去佛光山遊玩,我心想捐點錢再廟裡用膳,總比到外面給商人賺錢來的有意義,但我卻發現:裡面的用膳以你捐的錢多寡,來決定用膳的好壞多寡,讓我覺得很意外,請問你的感覺?
5. 哪些價值屬於”無私”的價值?
6. 總覺得人是見異思遷,喜新厭舊的動物,然而婚姻制度硬把兩個人綁在一起好幾千年,請老師試釋”婚姻制度”
7. 在禪門公案中有一句話:打得念頭死,許你法身活,請教授闡釋其義,謝謝
8. 前省主席宋楚瑜先生強調有情有義的台灣,以學術立場教授對宋先生的言詞印象如何?及對於總統大選的看法?
9. 佛教中的經如心經,可看出其意義,但如大悲咒,就是一些咒語,如果不懂其義意念的話,可得到什麼效果?念經是法門之一,其作用是什麼?
10. 請問教授您選擇佛教是否參加過禪修?如果有,請您對禪修中的心得分享全體學員
11. 當面對死亡情緒時,生者應如何幫助亡者?
12. 您對了凡四訓的看法?
13. 如何處理憂心情緒?
14. 因緣是否天注定?
15. 有否七世夫妻?
16. 有否來世夫妻?
17. 是否有輪迴?
18. 靈魂如何形成?
19. 如何處理(1)老人癡呆症至植物人,家人心態及照顧心態的人生觀?(2)家人成憂鬱症,處理人也快成同症狀”煩”字,何解?
20. 貴校華梵大學有幾個科系?
是否設有研究所?
21. 請老師自我介紹:研究所?科系?
22. 兩岸統一要用何種立場較適當?
(1) 政治立場
(2) 文化立場
(3) 或其他立場
23. 如何安慰”程度不高,內心充滿怨氣”之癌症末期病人,能平靜的離開
24. 請教授就政治.哲學方向等專業知識,分析三位主要總統候選人之理念,道德認知?
25. 子曰:無友不如己者,請問如果才能.智慧低的人是否就沒有朋友了?
26. 紫微斗數.易經等,可看出一個人的命運,是真的嗎?
27. 為了驅吉避兇而算命,有必要嗎?
28. 宗教信仰,對死亡有何幫助?信”自己”算不算信仰?

 

人生的意義

 

在中國哲學的領域中,儒釋道三家都是在談人生哲學的,都是在講理想的人生與完美的人格應該是怎樣的,但是各自的觀點也不盡相同,不過只要選擇了任何一家切實實踐,那麼這樣的人生都是充滿了意義的。撇開哲學理論的人生觀問題,從現實上說,人生的意義是要自己決定自己選擇並且願意去做才有意義,而不是理論上怎樣的人生才有意義,意義是對人才產生的,沒有人的因素,也就沒有了意義的問題。

 

人在面對生命的意義的問題通常是在生活上碰到了困境才會產生的,生活順適或忙碌有勁的人是不需要問這個問題的,因為他們的人生是一個正在進行式,人生的意義是很清楚的,就是眼前這些該忙的事,所以針對眼前的事產生了茫然的人才要問這個問題,而且是一個生命中真實地感受著的問題,所以與其去尋找高深的大道理來詢問人生的意義問題,不如切近地反省自己的生活出現了什麼樣的問題。

 

也就是要清楚地認識自己的生命結構生活處境,也就是要看清楚自己的週遭的情勢,情勢看清了然後就要來反省自己的態度,也就是要檢查自己一向是用什麼樣的心態來對應周圍的事情,把自己的心態分析清楚了就要來採取策略了,這時候儒釋道的大道理就派得上用場了。但是一時之間要用什麼樣的道理來為自己選取策略呢,所以有智慧的人平常就會用心於生命價值的認識,一但碰到生命的困惑就會有辦法來應對,如果我們平常沒有用心,這時候任何的智慧都不容易一下子就幫到了自己,這時候最穩當的辦法還是退,退則能夠減少損失,先減少損失到最小是最穩當的策略,而願意減少損失的心態必須要靠慾望的節制,先減少慾望到最小,就不會再製造更多的迷惘。

 

慾望是一個極為明顯又極為隱微的東西,別人看得很清楚自己卻渾然不覺,慾望是造成自己一切命運的終極決定因素,慾望是自己才能處理而任何人不能代勞的,慾望是傷害自己的武器,慾望是迷惘的根源,檢查慾望,了解慾望,反省慾望的必要性,整理慾望的層次,管理慾望的發抒,就是改變命運的法門,就能夠重新獲得進退的智慧。

 

慾望只有自己和自己對話的時候才能看清,看慾望就要誠實,誠實是智慧的法門,有了智慧自能應對進退,解決了眼前的困境改善了生活的結構之後就要在日後的平常中用心,平常就要用心於人生觀的學習,要用心於對世界的真相的探尋,提昇自己生命的眼界,妥善規劃生活的方向,以後就不會再迷惘了。

 

真善美

 

科學求真宗教求善藝術求美這是一般的概念認識,大家都可以接受的,但所謂三者各不相干就要看從什麼角度說啦。宗教的善必須符合科學的真才是真善,真的善是美的最高境界。人生是真善美一致諧和才是完整的。不善不美的真是沒有生命的真,不真不美的善是意氣的善,不真不善的美是情緒的美。您說呢?

 

 

自由與命定論座談會

 

主辦:易經學會

日期 : 1999.05.01

主持人 : 杜保瑞

主講人 : 邵崇齡。杜保瑞

地點:台北

       

 

主持人杜保瑞理事:

 

非常謝謝大家來參加今天晚上的這個座談會,這是屬於例行性的座談會,這個月份,我們要講的主題就是自由與命定論,就這個主題而言,當我們把易經放在命理學的領域來發揮跟運用的時候,那麼自由與命定論這一個哲學問題就是易經在命理學運用上的一個根本的哲學理論的基礎性的問題。今天的座談會將由我本人跟中華民國易經學會榮譽理事長邵崇齡老師兩位一起來跟大家探討這個問題。今天進行的方式是我們兩個先談一些我們的觀點,待會邵老師會先談,然後我再談,然後接下來我們跟大家一起座談。我們就先請邵老師就自由與命定論的問題來作一個發揮。請開始。

 

榮譽理事長邵崇齡:

(以下省略)

 

杜保瑞理事:

 

非常感謝邵老師剛才將近五十分鐘的發表談話,因為講得太深了,大家聽得很辛苦,所以我們先休息五分鐘,五分鐘之後,我們就立刻開始。

 

杜保瑞理事 :

 

各位朋友,我們現在就繼續,剛才邵老師從科學知識的宇宙發生發展變化的歷程,還有從歷史哲學演變的規律,以及從人類自身一生命運的規律現象,然後總體的說出了我們今天的這個主題「自由與命定論」在「命定論」這個面向上的理論根據。接下來,我要從「自由與命定論」的「自由」的這個面向來談我們對於命相活動的態度。

 

我首先要作一個陳述的是,就命相活動而言,命定論是它必然的理論前提,沒有命定論,就不需要談命相,絕對是如此。但是,我更要說明,如果沒有自由的話,那麼也就沒有人生的意義,人生的意義也就在於,不管是任何意義下的命定論,都仍然有自由的可能性,這樣生命才有它的可貴性,但是,自由跟命定論,是不是矛盾呢﹖那我今天接下來,就要作這樣一個討論。我同意接受命相的可能性,也就是它的可預測性。當然,命相有好幾種不同形式,在各種形式意義下的命相學,我們如何從中找出它的自由的意義的所在,如果能夠這樣作的話,我們既可以很坦然地去認識自己的命運,但是又可以很積極地、很健康地來追求自己的自由,這是我打算談的角度。

 

命相有幾個不同的形態,我們從生辰八字作為基礎,而發展的不管是西洋占星術、中國的紫微斗數、還是八字命理,這是一個命相的方式,它是從出生的年月日時來看的,或者包括地點。另外一種命相是從看面相看手相來預測的,那麼也還有另外一種形態,類似於通靈,但是它可能有另外一層意思,就是通靈者可能去問鬼神,那鬼神會看到這一個人的命運的未來的情況,然後由通靈者說出。在不管是用通靈問鬼神,還是看面相,看手相,看氣色,這樣的一種對於個人命運的掌握,它的背後的理論上的可能性,是建立在一個召感性的基礎上頭。如果你有了定數,命運的定數,它會顯現在你的面相,手相,舉止動作或者是氣色等等,而由命相師看出來,或者是有鬼神可以看到,如果你有定數已經形成,就可以被看到,因為定數已經形成在那堣F。

 

我們後面再講定數如何形成,先講當定數形成了以後的理論意義,它顯現在面相手相以及你的行為舉止上或者是你的氣色或者是你的靈魂的怎樣的長相上,而有人可以看到,通靈者可以看到,命相師面相師手相師可以看到。所以這一個可以看到是看到了那個已經徵顯出來成為一種徵兆的情況,所以歸根結底還是在於那個定數是不是已經形成了。並不是你的手相面相決定了你的命運,而是說你的手相面相或是你的氣色說出了你的命運,至於決定你的命運是什麼,這就是我們要追究人到底是命定論的還是自由的真正的關鍵所在。

 

另外一個份量極重的命相基礎,生辰八字,這個是中國子平術、紫微斗數、西洋占星術的命理的根據,是根據我們出生的年月日時,甚至地點來決定的。我們有一個思考,人的出生的年月日時,可不可以被決定,是命定的還是自由的,我們通常會認為是沒有辨法自己選擇的。我們通常會認為是命定的,你注定的就是在那一個時辰誕生,在那一個地方誕生,然後透過這一些占測的推理系統,來解說命運,而它都有相當高的準確性,可以將你的一生予以預測,於是乎,好像我們的一生就決定在那一個出生的時刻上頭。而出生這件事情,不是我們自己可以決定,甚至未必是我們的爸爸媽媽有意識作的選擇所做的決定,好像,大家都是冥冥中就是那個時間出生的。

 

用八字、紫微來處理這個出生的時辰作為決定命運的關鍵,來思考人是自由還是命定的問題,就是說那個時辰是這一個定數的基礎,而依面相手相氣色或者通靈也是基於你的定數已經出現了,人家才看得到,所以都有一個人一生生命歷程中的定數顯現出來,不管是顯現在你的出生年月日,還是顯現在你的氣面手還是怎麼樣的上頭,定數都會顯現出來,也就是說都有定數。因此,可以被命理師或者是通靈者予以言說,那我們現在就要來思考的問題就是那定數的形成是否決定了人就是命定的。就這個問題而言,我想作一個思考,就是要走到哲學的理論系統上,對於這樣的問題曾經作過的處理,那就是說,命相既然是藉由定數以做預測,那麼,可預測性是不是表示它就已經是命定論。我們要處理的就是那一個叫做亞基米德的起點吧,那個出生的年月日以及那個定數。這時我們就要思考一個問題,我們對於”人”的看法是什麼,人的一生從生到死,是不是就是人的意義,剛才邵老師強調很多次,人的生命是一個趨向死亡的歷程,究竟這一個歷程是我們人生的全部的意義,還是這一個歷程也只是一個生命的歷程的一個階段。

 

我是打算要帶出另外一個很重要的觀念,在中國哲學上很重要的觀念,或者說在這個道教或佛教的哲學理念中很重要的一個觀念,就是靈魂的觀念。就是生命的主體,這一個在進行有命運定數的生命的主體,是一個人從出生到死亡的這個階段,還是一個無始劫以來,長期地在輪迴流轉中的靈魂的主體,它才是真正的決定命運的關鍵”人物”,當然在這個時候用”人”來形容有點麻煩,因為它有時候可能是神,有時候可能是鬼,有時候剛好是人,有時候可能是一隻驢,有時候可能是一隻馬,有時候可能是一條魚,當然它不會是Hello Kitty或小熊維尼。那一個長時間歷程中的靈魂的主體,是不是才是真正的這個命運的主角。因為佛教哲學的世界觀中已經很明確的說出了人是一個輪迴的歷程。

 

那麼,我們再想想,如果生命沒有自由的話,而只有命定的話,那麼生命的意義將只是亳無意義,亳無價值,就不需要去言說它了。我們當然不能夠因為生命是要求自由的,所以我們就說,應該有靈魂的存在,在輪迴當中,作為這個自己自作自受的這個結果。但是,佛教哲學的世界觀提供了我們一個判斷的角度,我們可以從這個角度,來作一個取捨、斟酌、拿捏、判斷。人如果沒有自由,生命就沒有意義,那麼人從一出生到死亡,從八字以及一些定數的形成,就形成了命運,而命運是可以被推測的,就成了命定論。因此,假使是因為一個輪迴的過程,你在這個時間的誕生就是你上一輩子造的業的結果。而這一個時刻,所代表的時間,空間還有它的頻率,還有它的氣候等等。這一個宇宙世界的客觀結構,已經表示了這個時刻,跟這個地點跟誕生者是來自於某種業力的結果的人物,是來自某種命運結果的人物,這種形態的人物,就會在這種時辰誕生,因此,有了這種形態的人的一生。

 

至於在他生命過程當中,也一樣是他不斷的自己造業的結果,而形成了這樣的面相、這樣的手相、或這樣的氣色,以至於可以被面相師、命相師、手相師或者是通靈者看出。因為可被預測性並不等於它就是命定,到底誰才是造命的主角,如果是那個人自己的話,它可被預測就表示有命運這個東西,有定數這種東西,於是乎,剛好定數這種東西形成了人是自由的推理的結果。因為你是自由的,所以你可以自己造命,形成了一種命,而這種命被人家看到,你自己沒有看到,你還不知道被人家看到。被人家看到的時候,你以為你的眼睛決定了你一生的命運,你以為你的氣色決定了你的一生的命運,你以為耳朵的形狀決定了你一生的命運,恨不得耳朵長長一點。你錯了,是你自己的生命的歷程的自我造業形成這種形態的耳朵氣色。因此,這種形態、這種心靈形成這種物質,形成這一種客觀的結果。人跟物的關係是每一個物或每一個生命跟人的思維是有一個關聯的。這一個關聯可以用佛教的萬法唯識的關聯作一個基礎,也可以用中國古代秦漢之際的這個召感性,或天人相感的理論來作一個理論上的根據。所以回到那一個出生的那一個亞基米德的起點,那個年月日時上頭,如果我們把命運的主體,放在佛教的輪迴的世界觀的那一個靈魂上頭的話,那麼這一個時辰你被誕生了,是因為過去無始劫來,無數次來你自己造命的結果,使得你只記得了這個針孔,只在這個時辰你的身段適合坐遛滑梯遛進來,也同樣地你長成了這樣的一個眼睛鼻子耳朵,而由面相命相師來看出來並且告訴你你一生的命運與性格。如果你是不一樣的身態,不一樣的形態,不一樣的境界的話,那麼你會在不同的時間,在不同的遛滑梯口遛出來,到我們地球,這一個世界,並且長成這一個樣子。

 

同樣的,地球的歷史或人類的歷史,也是存在在整個宇宙世界當中,這個地球是會毀滅的。剛剛邵老師講的,地球有第四次的生命,我記得我讀過一位喇嘛羅桑侖巴寫的書,他堶掠O載,在西藏高原堶惘釩O存著前一個世紀,不知道那一世紀的人類,它的身體比我們高大,大概兩三倍,顏色是綠色的,他帶著他的弟子去看,讓他的弟子知道這個世界的浩瀚與奧妙,整個宇宙的世界的生滅的變化,可能還有相當的多的奧秘,我們並不清楚。

 

但是,如果用佛教哲學的萬法唯識的觀點來看,宇宙也是在此起彼滅的歷程中,人或者是一種靈魂的主體,一種會思維會造業的靈魂的主體,在整個宇宙的歷程當中,當這個地球用壞了以後,事實上他們也可能到另外一個星球上去,或者是在這個星球而到了星球歷史的某一個階段,然後適合這種形態的靈魂集體的去那堨肮﹛C所以如果我們要思考自由與命定論的問題,我想很關鍵的因素就是我們要思考要去想,到底有沒有靈魂存在﹖有沒有在輪迴中的靈魂生命這一個問題。那麼,我們要想一個問題,就是第一個我剛剛講的意義性的問題,沒有自由,生命就沒有意義。第二個我們要想的是公平性的問題,如果一切都是命定的話,那確實相當不公平,為什麼我們天生貧困,為什麼我們天生的富有,為什麼天生聰明,為什麼天生愚蠢,這樣的一種不公平的現象,它作為一個宇宙的規律的話,那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那就是沒有規律,一切只是偶然,一切的定數成為永恆的必然,宇宙的偶然成為人生的必然,然後你永遠沒有翻本的機會,這才是真正的不公平,這是極不合理的。

 

但是,假使我們用一個靈魂輪迴的生命觀來看的時候,這一個現象就是完全的公平。於是乎,我們從靈魂的角度,造業的角度,發現了命定論的理論根基,那就是靈魂造業的結果。但是,這個絕對有造業,有造命有命定的結果,又導向另外一個事實,更重要的命題,那就是絕對的自由。此生的命運正顯示了永生歷程中的自由,正是人類及宇宙一切生命皆是一個共同公平法則的證明,由於靈魂主體的永恆自由,所以我們永遠有新生的機會,在自己造成的結果的命運的基礎上,改變氣質建立新生命,使得人生因自由而有意義,自由就是面對公平的命運的現實,而願意改變惡習建立新生命的人生的意義。就好像當我們要講一些很誠實的話的時候,我們會臉紅心跳筋巒地引起相映的生理反應,這就是我們的靈魂主體正在作結構的改變的表示,也就是在誠實的狀態中我們正在改變自己的命運。當然,反之亦然。

 

以上,我嘗試從佛教的因果輪迴觀的生命歷程的角度,來討論關於命相的可能性,以及命相的準確性的理論依據在什麼地方。但是,又要從中找出人類生命的自由的意義,我先作這樣的一個報告。

 

榮譽理事長邵崇齡:

(以下省略)

 

主持人 :杜保瑞理事

 

接下來就請大家提問題。

 

Xx會員 :

 

邵老師,杜教授,我這邊有兩個問題想請教兩位,我想請教杜教授,剛才有談到就是說,在人的出生的那一剎那,那個時間的選擇,那我們都知道在以前就是自然的生產,那目前呢,我知道,很多人都是看吉時良辰,剖腹生產,那這個問題的探討,是不是說他已經把他原來在老天給他的一個方程式他已經把他抹滅掉了,就是他原來,假設他剖腹生產的時候,他的那個時日年可能就是一定了。但是問題是你把他剖腹生產了以後,你那個原來的時辰到底是那一天,你不知道了,那是不是他的出生下來的話,那他不是整個人生的方向都會不一樣,那這是第一個問題。第二個問題我想請教邵老師,就是說,如果說以人的命定論,我們知道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的話是四積德,陰德、五讀書,那如果說你一命把它定了,一命定江山以後,後面的話,是不是通通就是改變不了。

 

杜保瑞理事:

 

謝謝!我先回答第一個問題,就是如果出生的時辰可以由自己的父母替我們決定,因為現在可以剖腹生產,所以應該是可以自己先安排的,那這樣是不是違背了命定論的基礎。就是說如果出生的時辰是我剛才所說的,是你有那個命,才會在那個時辰出來,那剖腹生產是不是就把這個規律給豁免了。我想作一個回應,就是,即便我們看好了時辰,打算那個時候來剖腹生產,那麼假使這位孕婦哦,在還沒有到那個時刻之前,它就感覺到要自然生產了,那嬰兒就非出來不可了,這時候我們也不可能把他擋住,這是第一點。第二個,我們選定了一個時辰,讓他出來,那麼除非是我們家堳D常非常有錢,整個醫院全部都給買通,都說好了,那麼醫生、科技條件、人力資源條件,都配合得非常好,準時,就是那個時辰,給我們生下來,否則這之中可能發生的變數是非常非常多的,如果了解醫院的一個管理作業,還有醫生的身體狀況、心理狀況。還有這個器具有沒有消毒好等等,各種狀況條件的配合的話呢,那就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果真,那麼就如你所說的那個時間,去剖腹生產,可以生產出來的,因此你生辰八字就是那個時辰的話,那這就是這位小朋友真的有那個命,在那個時候出來,他已經誕生在一個富有的家庭,以及有良好科技的時代,如果是一個貧窮的家庭,我想不太可能這樣子。

 

我太太也是剖腹生的,本來我們是要自然生產的,早知道我太太是剖腹生的話,那我就選一個時辰就好了,因為邵老師跟倪會長都是我的好朋友,請他們給我一個預產期附近的好時辰就好了,因為我們做了佷長的這個拉培茲的運動,希望能夠好好的透過這個父親跟母親的互動,讓我們生一個好的小孩,那結果那一天,我們到醫院,因為我太太已經過了預產期很久了,結果醫師就說要催生,就施打催生針,本來也還是要讓我們自然生產,那麼一打催生針的結果,發現對胎兒有影響,所以覺得就是說,可能要剖腹生產,當我們意識到可能要剖腹生產的時候,都還沒做好什麼心理準備,沒有多久護士就衝進來,說必須現在趕快去剖腹生,為什麼呢?因為當天一整天所有剖腹生產的流程都已經安排好了,所以趁現在下一班的醫生還沒有準備好,我們先衝進去。結果我們衝進去之後,我們剖腹生了,而本來排在那個時段要剖腹的,怎麼辨呢﹖就被堶惟鼠幘鴃A我想會有這種效應,真是很抱歉,後來我發現我那個小孩子的時辰還蠻不錯的,這一切不是在我預期的。所以我說,你要真的選擇了一個時辰,而又能夠各方面條件配合,你真的那個時辰誕生,這已經是相當好的家庭,這個小孩可能真的有這個命。所以說應該還是這條原則是可以保持得住的,我從這個角度來說,原來是要支持我那樣的一個觀點,我那樣的觀點是人是命定論的,你在什麼時辰出來是命定的,我說這個自由指的是說,在更長期的一個歷程上頭,是這個靈魂主體在決定你自己的命,而不是上帝在決定你的命,或者是在宇宙大爆炸你是剛好這顆灰塵,所以你是那個命,不是,是你自己的靈魂在決定的,你因此,還是自由的。

 

現在請邵老師來回答第二個問題。

 

榮譽理事長邵崇齡:

(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