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教育的現代化[1]

 

華梵大學哲學系杜保瑞

 

哲學是一門古老的學科,哲學也是一門現代的學科,哲學自古代流傳至今依然存活,這就顯示哲學是人類永遠的需要。

 

哲學始終是哲學家的哲學,人類始終會有哲學家來創造新哲學,有哲學創造力的哲學家正是人類文明的標竿人物,因為他們都是站在時代的尖端上,以最終極的原理解決人類的困惑。

 

這世界有人創造哲學,有人需要哲學,創造哲學的人也必定曾經是需要哲學的人,需要哲學的人不一定能直接從哲學家手中獲得哲學,於是就需要一套「哲學教育」的機制,「哲學教育」是一個「哲學家的創造活動」與「人類心靈的哲學需求」的中間環節。

 

「哲學教育」是「所有知識份子的共同事業」,但也更是「學院內哲學系所」的專門事業。「哲學家」的哲學創造是無可規劃,隨緣期待。「社會上所有知識份子」的文化活動中的哲學教育,也是各隨意願,各顯神通。只有「學院內的哲學教育」是負擔了社會的期望、國家的付託、以及人類的理想,因此必須時時檢討,認真辦理。至於「哲學」究竟是什麼?「哲學教育」到底應該提供什麼?這是需要作說明的。

 

哲學是什麼

 

哲學是哲學史上的哲學理論,哲學史上的理論是在談普遍原理,談對所有事務都有解釋效力的普遍命題,不論是宇宙的、人生的、社會的、生死的各種問題的普遍命題,這些普遍命題解釋了所有相關事務的基本原理,因此可以用於指導知識活動與生活事件。

 

不過,當哲學體系不同時,哲學見解則異,後人便常常無所適從,於是便發現了哲學學習的重點還不在普遍命題的學習,而是在思考方法上,學習如何思考以便提出普遍命題。所以哲學學習的內容一方面包括了各種普遍命題所構成的一套套世界觀知識體系,它也同時提供了人類生活的價值規範,這是哲學理論的內容的部分﹔另一方面則是進行理論活動的思考方法本身,這是哲學理論的方法的部分。還有第三個部分,那就是將哲學的理論用於實踐上,這就是價值生活的指導及價值理念的落實,這就是哲學理論的實踐部分。前二者都是知識性的活動,後者卻是一個身體力行的實踐工作。

 

就此而言,「哲學教育」通常是進行理論內容的教育以及理論方法的教育,這表現在學院內的哲學課程中則是傳統中外哲學史上的專家專題之哲學課程,以及邏輯、思想方法、方法論等當代哲學課題。在學院內的哲學教育由於負擔了知識傳授的職責,因此對於各種不同主張的哲學知識體系則是兼容並蓄,在教學的成果上則是維護了哲學知識的研究與傳承的職責,至於哲學價值觀的感動人心的部分就似乎無力著墨了,而這則正是社會中的哲學教育所極欲涉入的部分。

 

社會中的哲學教育

 

社會中的哲學教育常常夾帶強烈的價值指導企圖,這反而是應該避免的部分。社會中的哲學教育,有學院對社會提供的教育,有社會對社會提供的教育,更有社會中的個人對個人自己進行的哲學教育,此中各有重點。在個人對個人自己的哲學教育中,它應該是一個理性化的自我教育,是社會中的知識份子對於自己的理性訓練,而不應該是沉浸在特定哲學典籍中的感性聯想。哲學始終是理論之學,始終是理性地論理終極價值之學,不同體系就有不同的終極價值,當讀者沉緬在個別體系的強勢價值觀念中時,如果不是自己具備了理性分辨的能力,那就會成為是自己找了一套價值魔咒來束縛自己,甚或是合理化自己,那就等於是去購買了一套廉價的哲學體系,然後用來鞏固自己的本來的心態立場,這就不是哲學教育了,這只是哲學購物,購買合於自己口味的哲學來進行自我合理化的幻想,甚至是會錯誤地以為所獲得的哲學就是跟自己的立場一致的哲學。哲學學習應該是面對多元的價值而進行思辨的鍛鍊,在理性化地學習哲學的過程中,自己的情緒慾望與利害立場可以愈來愈清淡,而清晰的思考與客觀的分析能力則能夠愈形彰顯,從而給了自己一個智慧的人生。

 

就社會對社會所提供的哲學教育而言,依然應該是一個理性化的教育,而不是一個價值意識形態的灌輸,例如出版界對於哲學作品書籍的出版,以及傳播媒體對哲學節目的製作,都應該抱持多元化精神,而不是專為某一種特定價值意識形態作服務,卻還打著哲學作品的旗號。至於宗教界對教義義裡的研究宣傳是另一回事,它已經明顯地擺出了宗教的姿態,這就是負到了責任。問題就在,許多打著哲學旗號的價值傳播,只是為著自己的價值利益作服務,假借哲學的理性形象,誤導社會大眾對於價值的取捨方向,阻礙社會大眾自己的理性學習進程,這樣的出版傳播事業就不可取了。又例如社會演講活動中的哲學演講,應平等對待各種宗教價值與哲學學派,應更多地強調理性思考與自由精神,是去提供豐富多元的哲學思想,而不是去推銷符合個人利益的價值商品。

 

  當然,沒有價值立場就沒有教育的熱情,但是價值立場又往往是過於主觀的東西,容易傷人,這就是社會中的哲學教育的弔詭之處,這一個弔詭需要學院中的哲學教育來作修正。

 

學院內的哲學教育

 

就「學院內的哲學教育」而言,華梵大學哲學系於六年前成立的時候,筆者曾經反思了一下國內設有哲學系的大學背景,想看看是什麼樣的大學才會設立哲學系,因為華梵哲學系是全國第七所哲學系,相較於大學的數目,比例是過低的,當東吳大學於民國六十九年成立哲學系之後,十七年後的民國八十五年才有華梵哲學系的成立。當時這七所哲學系中,台灣大學哲學系是日據時代就有的科系,政治大學哲學系是政府遷台後由國家教育機制成立的哲學系,文化大學哲學系則是由一位具有儒家文化理想的張其昀先生創辦的,而輔仁大學、東海大學、東吳大學哲學系則是由具有共同天主教、基督教背景的教育單位設立的,而華梵大學則是一個有佛教背景的教育單位,華梵哲學系也就在追求本校創辦人曉雲法師的覺之教育理想中規劃設立。這也就是說,只有中華民國政府以及儒家和天主教、基督教和佛教人士會來設立哲學系,可以說國內哲學系的設立不是在國家機制就是在宗教文化機制的大學中,這一個現象不是很值得反省嗎,有哲學學系的大學多是本身已經有著哲學教育理念的大學。

 

目前國內的哲學教育已經愈形蓬勃,哲學教育機制一直在朝向研究所階段作發展,許多大學也紛紛成立獨立研究所,如中央大學、中正大學、南華大學、佛光大學等,這也是國內哲學界檢討多年教育經驗的實踐結果,哲學教育的對象可以是比較成熟的年齡層。另外相類似的現象則是,「推廣教育」及「成人教育」環節中的哲學教育確實有廣大的市場,顯見哲學在社會上的需求是確實明顯的,這也是一些年齡層較高的哲學需求人口。

 

中國哲學的哲學教育現況

 

從哲學知識的研究與傳授而言,目前國內的哲學研究與教學,在西方哲學方面的教材與知識項目是比較有共識的。至於中國哲學的教材、教法,與觀念的重點,甚至是解釋的方式都有著許多的分歧,這一個分歧有著幾個層面的意義:首先是中國哲學史上的理論作品中,哪些是哲學的作品應予研究及教學,哪些不是哲學的作品因此可以不必列入教材,這在許多教學課堂中是極不統一的﹔其次是,所謂的哲學研究方法是什麼?對於哲學作品的哲學研究究竟是在研究它的什麼問題?哲學系的研究方法與中文系及歷史系的研究方法有沒有不同,這在許多教師的研究方法上也有著極大的差異﹔第三點是,中國哲學是主要表現在儒家、道家、道教、佛教四大領域中的學問,但是中國哲學史的解釋眼光卻常常只是緊守其中一家的價值立場與世界觀標準,因此是否能找出可以平等對待清晰認識儒釋道三學的哲學史解釋架構,而不是以某家的立場來曲解它家,這確實是極需改進的地方。這三種分歧的現象就顯示中國哲學的學院化工程尚在未成熟的階段,這就值得中國哲學的理論工作者更加努力了,因為中國哲學幾乎都是價值哲學,國人也幾乎都是中國文化氛圍的價值信仰者,將中國哲學講清楚了,實有助於社會人心的導正。哲學知識的研究與教學是學院的職責,是務必要做好的基本工作。

 

哲學的指導性功能

 

甫得行政院文化獎的勞思光教授特別強調哲學的指導性功能,將哲學作為一種知識的對象而進行學術的研究,這是所有哲學學者責無旁貸之事,但是將哲學作為一種社會理想而進行影響人心的工作則尚不是所有哲學學者所願為之事。我們今天要談論哲學教育的現代化問題,就應該把哲學知識的研究與傳承及哲學價值觀的推廣工作同時考量,知識的研究與教學固然重要,價值觀念的影響人心同樣重要。

 

從哲學價值觀的教導與傳播而言,就是在學院內教授一種優質的人生品格,並且把中外哲學思想中的良好的價值觀以平等公正的方式介紹開來,給年輕的學子對於人性建立正確的信念,對於人生抱持希望的善意,對於世界懷抱奉獻的理想,對於生命採取安順的態度,這一種教育的提供,當然需要施教的教授自己也具備這樣良好的人性品質,所以這或許是一個可遇不可求的理想。然而,這其實正是哲學教育的真正目的所在,這也才是一個哲學教授應該培養的教學能力,理性的思辨需要有溫潤的人性予以現實化,唯其有良善的人性才能夠彰顯理性的力量,唯其有健全的人格才能夠實現哲學的理想,所以學院內的哲學教育在知識的研究傳播之外,哲學教授們是有責任將良好的人生品質也教導給青年學子的,哲學作為智慧之學,就是要在人性的品質中彰顯智慧,智慧是在人性能力中的事業,哲學教授對青年學子的人格教育實為責無旁貸之事。

 

華梵哲學系的教育規劃

 

為彰顯華梵大學的辦學理念,以及配合時代發展的需要,華梵哲學系在哲學教育的規劃方面,首重在學學生的人格教育,透過導師制度的落實,建立師生良好的互動關係,同學在系館中如在自己的家園堙A讓學生建立對自己系上的空間與師長的自在的認同感,這就為在學學生的心理成長奠定穩固的互動基礎。在學生課外活動方面,亦積極鼓勵學生參與社團活動,讓課室所學與工作能力相結合,把社團經營當作哲學智慧的實驗室。在專業課程的學習上,培養學生良好的讀書風氣以及認同知識的正確心態,讓學生相信良好的哲學能力也就是堅實的就業能力。本系亦鼓勵升學深造,讓學生對於自己的專業知識有著提昇程度的自我期許。本系目前亦正在規劃「碩士班」的設立,期望朝向「生命哲學」、「文化哲學」、「應用哲學」、「當代佛學思潮」等方向作為研究發展的主軸,將哲學教育的指導人心功能,從理論與實務兩方面來作結合。並積極規劃「推廣教育碩士學分班」以及「碩士在職專班」,這就是學院內的哲學教育向社會推廣的落實方案,提供社會大眾自我提升的就學機會,也是學院內的哲學教育對社會負責任的積極做法。

 

結論:

 

總之,哲學教育的現代化是一個永恆的課題,學院內的哲學教育應該負起主要的責任,然而,社會上的各種哲學教育機制卻也是十分重要的環節,學院內固然應該以知識的研究及傳承為職責,但是發揮指導人生淨化人心的功能也是很重要的。社會中哲學教育的價值推廣企圖固然可許,但是保持中立的理性態度或許更重要,否則在傳播媒體上的種種打著宗教哲學旗號的傳播節目,恐怕卻是使得社會人心更加貪婪的催動力,掌握社會哲學教育公器的負責人豈可不慎。


 


[1] 本文發表於文訊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