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文哲學會網頁 http://www.arts.cuhk.edu.hk/~hkshp

人文論壇
言論自由與開放社會
方世豪

  電台「名嘴」相繼「封咪」,因為感到人身自由受到威脅所以不能再暢所欲言。有人評論說香港的言論自由沒有減少,因為現在普通市民仍然可以自由地評論政府,仍然可以自由發表言論。個別節目主持人辭職,是個人的事件,不能證明香港言論自由空間已減少。這當然是不成立的推論,現在被打擊的對象雖然只限於某一兩名有影響力的「名嘴」,一般市民還未成為打擊對象,但如果情況到達普通的、沒有影響力的市民也沒有言論自由時,則整體社會已變成死氣沉沉,生活在白色恐怖中了。

  其實節目不能自由發表言論,已是很明顯的自由受到限制,可以算是失去自由的情況。中央官員可能是怕他們的言論自由會令到香港不穩定,混亂,會影響到其他人穩定生活的自由,所以要限制他們的自由。而中央官員不只一次強調中央所做一切都是為香港人好,那麼這種因為「為你好」而限制你的自由的理由又是否成立呢?界線應劃在那堜O?

  西方哲學有一個很強的討論自由的傳統,十八世紀以來,自由主義一直是政治思想的主流。自由一直是我們追求的理想,但自由是不是沒有限制?自由的限制在那堙H一般來說,即大多數哲學家都同意自由在兩個條件下受到限制。第一個條件是別人也要有同樣的自由,第二個條件是個人行為不能傷害別人。除了這兩個條件,自由是不應受任何限制的。理由是我們不能比較各人的人生理想,哪個高些,哪個低些。我們可能會有不同的理想,不能說你這個理想比我這個好,所以一定要實現你那個理想而否定我的理想。設計理想的人並不是壞人,正如國家領導人,他們都不是壞人,都是為香港人好,為香港人設計一個理想的社會,特別是一個經濟繁榮的社會。但是好心也會做壞事,為甚麼好心也會做壞事呢?就是因為他們太過著緊建造一個大同世界,但結果卻往往是事與願違,想建造天堂,卻變成了地獄。問題在哪堙H

  中央政府以為他們為大家設想的就是理想世界,因此排除了理性態度,不聽其他人的反對聲音,溝通一下也不願意,只為追求心目中的完美世界,結果因為反理性而做成災禍。大同世界本就是人人心中不同的,你的理想世界不是我的理想世界,況且到底甚麼是大同世界根本就是說不清楚的,不可能很具體地說出一個大同世界來,所以大同世界其實只是一個美的世界,卻不能理性地討論清楚。更嚴重的是,這個大同世界可以成為一切行為手段的辯護理由,無論怎樣惡劣的行為,都可在為了建立大同世界的理由下成為合理的。就好像香港,在「為你好」「建立一個穩定、團結的社會」的理由下,打擊言論自由也成為合理的行為。因為這個大同世界的目標是不可被推翻的,領導人的理想一定是正確的。所以哲學家波普爾稱這種目標是不具體的,不可被修正的,即不可證偽的,不是科學理性的態度。在這種烏托邦工程下總會因意見分歧而出現政治迫害。現在打擊言論自由的手法,相信還只是初步的。為了建立一個理想世界,就會要求犧牲個人自由,要求干涉個人生活,所以自由主義哲學家們都不以這個理由為限制自由的條件。

  我想引用波普爾的「開放社會」的概念來討論。開放社會是相對於封閉社會而言,封閉社會指一個以忠誠、順從為原則的社會,要求人們的行為符合既定的法律和習俗,不可改變既定的成規。這種社會是要求人民盲從原有的規律,要求相信權威,認為人民沒有理性批判的能力。現代社會不應再以封閉社會的模式運作,封閉社會是靜態的,不變的,現代社會應以開放社會的模式運作,是動態的。開放社會是相信理性和自由,相信法律、習俗都可改變,人民可以在分歧和矛盾中,透過討論來解決問題。就如產生行政長官的辦法,是不是一定盲目地依從基本法的規定(甚至是人大所解釋的基本法),基本法是不可改變的嗎?基本法是不是可以透過理性討論來解決分歧,透過理性討論來修改嗎?開放社會是漸進地改變,不應設有一最終的理想世界,尤其是少數人所設想的理想世界,國家或政府的責任不是把一個理想強加在人民身上,而是要盡可能地為人民排除痛苦。因此政府要把人民認為痛苦的具體條例加以修改,把錯誤的地方修正,這樣社會就會漸漸得到改良。這樣的社會是不斷改變的,所以是動態的,是漸漸變好的,但會變成怎是不能預知的,所以不是變成一個既定的大同世界理想,而是隨著社會具體情況的改變而隨時透過理性討論作適當修改。

  現在的情況似乎是香港人有一個自己的想法,中央政府有一個想法,大家的理想不同,但卻不能通過理性的討論來解決,甚至不能見面,這樣又怎可作適當的修改呢?因為中央政府有一個既定的理想世界,要求香港人順從,誰知香港人不順從,還在電台宣傳反對中央官員的意見,煽動香港人上街遊行,做成動亂,完全違反中央為香港人設想的理想世界模式,所以會出現言論自由受到威脅,甚至以人身安全為威脅手段。在一個理想世界的遠大目標下,任何手段都是被容許的,都可被合理化,這就是香港人所恐懼的白色恐怖。所以我以為中央政府應盡快以行動澄清他們是容許理性討論,容許言論自由,容許不同的理想存在,容許修改人民不滿的條例,否則香港的經濟繁榮也會在白色恐怖下一同失去了。

Copyright (c) Hong Kong Society of Humanistic Philosoph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