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文哲學會網頁 http://www.arts.cuhk.edu.hk/~hkshp

精神的始點
郭其才

  記得是休謨說這句話的「理性是感性的奴隸」,也記得在之後康德亦有這樣的說法「有理性而沒有感性是空洞的,有感性而缺乏理性是盲目的」,這都放在他們的思想系統中而獲有其關於知識理論的論旨,然而從另一方面想,這都是關於主體自身的論斷,大膽一點地斷章取義去理解這兩句話,跳脫創造地來詮釋這類想法,對於獲取新的角度去透視腦殼堶悸犖媞堣ㄤL助益,起碼我們不需動刀揭開頭骨,其實即使腦骨開了也觀察不到愛恨或運算的靈動,因為這還是向眼睛隱藏著的秘密,不是因為眼光不夠,只是因為錯用器官企圖去啟動感知功能。

  感性不是與理性作對的,即使「愛」不當是經計算後的獻上。理性的否定亦非是感性,儘管「恨」卻是起於一件又一件的具體事件的積算後。所以清醒的頭腦只有於混沌才能獲得真實的感受,讓那股要衝出來之物不往一個方向走,它自會停下來計劃自己的行程,因為它一直只會盲目地想去避開那阻擋的牆角,一旦它被放在曠野,去「避開」對它還有什麼盲目的意義?我們自身是要置於這地的,好讓那股要衝出之物有可能停下來踱步,面對著茫茫曠野地,方向迷失於我們,我們的指頭卻可能成為了方向的起點。

Copyright (c) Hong Kong Society of Humanistic Philosoph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