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文哲學會網頁 http://www.arts.cuhk.edu.hk/~hkshp

ph128-23

哲學家講「大」話
郭其才

  多年前聽某老師說:「哲學家講的都是大話」,你會肯定他必受到學生的歡迎,起碼我是非常喜歡聽他講課的。但是這「大話」一語非指撒謊騙人之意,而是指哲學家專講大是大非之話,愛講深遠偉大的說話,講有真性情的大話,要了解哲學又想獲得它給我們的受用,就要了解他們的大話了。照這樣說來,精於哲學之道的哲學家就個個是大話精了。

  哲學人各式各樣都有,當然哲學大話也款款不同,我記起了古希臘三大哲者。據說因為蘇格拉底娶了個又醜又惡的老婆,所以天天不愛回家,寧願流連於廣場跟人家「吹水」辯論,於是成了大哲學家,這或者反而是他太太的幸福,因為蘇格拉底只跟人家而不會跟她講「大話」。蘇格拉底最後慘被判處死刑,哲學史書提及他有一次逃生的機會,但他居然佢絕了,真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他的大話是:「我只知道一件事,就是我什麼都不知道」。初看這句話時,我真不知道蘇格拉底是知道還是什麼都不知道,不過在他自謙的品性和智慧的教訓下就培育了柏拉圖,之後是亞里士多德。柏拉圖活到八十歲,且廣受雅典人的敬重,而且是在睡眠中長眼的,但亞里士多德的晚年卻幾乎遭到和蘇格拉底一樣慘的命運,聽說他是憂鬱而終,因當時亞歷山大去世以後,雅典的政治非常混亂,亞里士多德成為別人的攻擊對象,由於有人指他曾經反對祈禱和祭祀,所以又準備用褻瀆神明之名來公審他。不過,亞里士多德抉擇了逃亡,他認為不應該讓雅典再犯第二次毒死哲學家的大罪,他都有一句大話,據說是他的座右銘:「對什麼也不羨慕,對什麼也不驚奇。」我覺得這和他的倫理思想非常吻合,他教導人們遵守中庸之道,例如勇敢過甚是凶殘,勇敢不足是懦弱之類。亞里士多德建立了傳統邏輯學,也為人們帶來了初期的科學思想。但是,出於對什麼都不驚奇的亞里士多德與被認為源自對大自然驚奇的自然哲學,這卻就產生了我對其中差異的驚奇,而且既然亞里士多德對什麼也不羨慕,可是如果連對智慧也不會既羨且慕,他怎會有想追求愛智的激情?

  無論如何,古希臘被認為是西方哲學的搖籃,這些哲學家的大話又成為後來哲學家產生大話的大話,一路大大話下來。我們中國亦有一句古老的「文人多大話」,無論為文造情還是為情造文,亦都是別有用心。「心」也是中國人講得最多最重的大話,也是給大大話下來的。中國人集知、情、意於一「心」,主張心能知天,是源泉活水,能變化氣質等等,但最重要是用心在何處那處,也可以說中國哲學的「大話」就用在心上講,講心堛滿u大話」。哲學紿終是極少數人甘心喜歡聽下去講下去的「大話」。你不曾說過「大話」嗎?你懂說什麼「大話」嗎?用心講「大話」吧,尤其如果你講的是哲學之「大話」。

Copyright (c) Hong Kong Society of Humanistic Philosoph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