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文哲學會網頁 http://www.arts.cuhk.edu.hk/~hkshp

ph128-24

程伊川的人性論
方世豪

  二程兄弟是北宋理學的重要人物,理學在周敦頤時還不是一流行的學問,但到二程兄弟,則影響力大,學生眾多,儒家理學頓成一個朝代的流行學問,所以二程兄弟是北宋理學的中流砥柱,非常重要。其中程伊川尤其重要,因為伊川較哥哥明道長壽,明道逝世後,伊川還講學二十多年,這二十多年中,他的哲學有更多的發展,變得內容更詳盡,架構更完整,學生也更多,所以伊川可說是北宋理學家中最重要的哲學家。

  雖然伊川這麼重要,但對於他的成就評價,卻頗具爭議。當代新儒家大師牟宗三先生把伊川與朱子一起看成宋明理學的三系中的其中一系,把二程兄弟分為二系,明道為嫡系,可說是正宗儒家,但伊川和朱子則屬於歧出的一系,即是說,伊川不是正宗的儒家。我覺得可能因為伊川提出「性即理」的命題,較前人重視「理」,而又強調「萬物之理」「萬物各有其理」,跟著在工夫論中又強調「窮理」「格物」,好像在人心之外有一「理」存在,與傳統儒家的講法相距頗遠,所以說伊川、朱子是「歧出」。這是牟宗三先生的重要分判。

  到底「性即理」這命題是甚麼意思呢?我們看看伊川怎樣說:

  「性即理也。所謂理性是也。天下之理,原其所自,未有不善。」《二程遺書•第二十二上》

  伊川用「理」來說「性」。以前中國人說「性」沒有人用「理」來說明,到了伊川正式提出這說法。可見中國人原初用「理性」這個詞不是古希臘哲學家亞里士多德式的意義。中國人的「理」是和「善」有關的。伊川說「理」是「未有不善」,即是說「理」一定是善的。為甚麼一定是善的?因為這個「理」是有一個必定是善的來源。這句中沒有說出原自哪堙A按中國哲學傳統,想來當然是指天道。後來的文獻會對此有所說明。

  伊川既然以「理」來說「性」,那麼他怎樣說「性」呢?他所講的和孟子的「性」有沒有不同呢?伊川是這樣說的:

  「孟子言人性善,是也。雖荀揚亦不知性,孟子所以獨出諸儒者,以能明性也。性無不善,而有不善者,才也。性即是理,理則自堯舜至於塗人,一也。」《二程遺書•第十八》

  伊川贊成孟子說的「性善」說,不贊成荀子的「性惡」說和揚雄的「善惡混」說。伊川認為孟子之所以和其他漢儒不同,在於能真正明白甚麼是「性」。伊川認為性一定是善的,不善的是「才」而已。就這個理解而言,伊川是明白孟子的。

  這堹A及中國哲學中關於「性」的傳統說法。中國哲學一向多種的對性的說法,「性」是指人性,伊川原初也是言人性,但也會推到萬物之性。歷來人性論有多種,有性善說、性惡說、有善有惡說、無善無惡說、中性說、才性說等。最著名的自然是孟子的性善說,另外有荀子的性惡說,揚雄是有善有惡說,告子是無善無惡說,即是中性說。而魏晉才性論者劉劭說的是才性說。這麼多種的人性論,大別之,其實可分為兩類,就是孟子的性善說和告子的生之謂性說。生之謂性說是以人之自然的天性作為人的「性」,內容包括動物性,餓要吃,倦要眠,好逸惡勞,求生本能等,所謂「食色性也」就是這個標準。性惡者認為貪吃懶做的自然天性是性惡。無善無惡說和中性說認為這些自然天性無所謂善惡,是中性的,要看人後來如何學習,學到好的便是善,學到壞的便是惡。這就好像英國哲學家洛克的人性論所主張的白板說,人的出生好像一白板,是白是黑,要看他在甚麼社會染缸中染到甚麼顏色。有善有惡說是指人的自然天性有些偏向善的,有些偏向惡的,才性說(或氣質說)也是根據這個意思而說,但分類更詳細,不同的偏向有不同的氣質。但孟子說的不是人的自然天性這個意思。到底孟子是怎樣理解「性善」?勞思光先生以為這是和亞里士多德所說的「本質」說相同,究竟是不是呢?伊川所說的是不是孟子的原來意思呢?我們下次繼續討論這些問題。

Copyright (c) Hong Kong Society of Humanistic Philosoph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