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文哲學會網頁 http://www.arts.cuhk.edu.hk/~hkshp

ph129-01

也談障礙香港民主發展的一些歪理
劉桂標

  踏入九月,香港立法會選舉的日子即將來臨,作為香港的公民,大家都必須珍惜選舉的權利,並且盡力實行公民的義務,為香港的未來發投下神聖的一票。

  今次立法會選舉雖然先天不足──普選的訴求在不民主的情況下被否決了,然而,在有限度的民主選舉中,我們仍然要盡公民的責任,用選票表示我們對社會的關懷。

  上一期的《人文月刊》(二OO四年八月號)中,本會幹事陳成斌兄寫了「駁反對民主的一些理由」一文,對近來在香港出現的、反對民主的一些理由予以反駁。我很同意陳兄的觀點,故此,本文接續陳兄的題旨,繼續掃蕩這些「只適宜用作思方的批判教材」的歪理。由於筆者下筆時很接近九.一二立法會選舉的日子,故此以這陣子有關選舉的一些謬論為對象。試述如下:

歪理一: 不要選民主黨人做立法會議員,他們逢中必反,選他們做議員會破壞香港人與中央政府的關係。

  將民主黨人看成逢中必反,根本就毫無理據,只是思考方法中的「人身攻擊」的範例,這堥銋磥ㄔ畢h費唇舌回應(最近有人將民主黨前主席李柱銘說成是「漢奸」、「現代吳三桂」更是謬誤剖析中的經典)。其實,民主黨人也好,泛民主派人士也好,他們的許多做法,主要是體現香港人的民主訴求,目的是令香港有更高度的民主發展。他們的觀點,與中央政府的觀點並不一致,以致產生了一定的衝突。然而,要解決問題,不應是單方面的抑制港人的民主訴求,更加不是錯誤地將中央與地方的衝突,看成是少數香港人的「叛國罪行」所導致。正確的處理方法,是中央與地方作出全面而深入的溝通(不是否定雙普選時喬曉陽等中央官員所做的姿態上的、有選擇性的溝通,而是實質的、全心全意的溝通),然後用理性的、互相尊重的、民主的方式去解決。

歪理二: 不要選泛民主派人士做議員,他們處處與特區政府為敵,他們的人數如果在立法會佔大多數的話,就會令特區政府癱瘓。

  將泛民主派人士看成處處與特區政府為敵,也明顯是「人身攻擊」的另一個範例,亦不值得饒舌。其實,議員的主要職責,是代表市民監察政府;因此,特區政府因為施政連連失誤而遭受議員的多番抨擊和反對,應該自我反省,而並非諉過他人。職是之故,在議會中具認受性的議員的人數越多,對政府的監察作用就越大,這樣,政府的施政的失誤就越可以避免和減少。因此,說泛民主派議員人數佔大多數會令特區政府癱瘓,不只是危言聳聽,更且是顛倒是非黑白。

歪理三: 不要選那些堅持雙普選,堅持還政於民的人做議員,他們都是港獨分子,陰謀分裂國家。

  實在沒有比這種說話更離譜的歪理!要求普選行政長官,要求普選立法會議員,是香港人的正當而合理的權利,連續兩年的七一遊行所突出的還政於民的主題,正是這種民主訴求的恰當的表達。這種要求,與香港獨立有何關連?香港幾時有人提出過獨立的主張?然而,港人提出強烈的民主的訴求的結果是:港人的合理訴求不但被不民主的方法強壓下去,而且,竟然還有人上綱上線的亂扣帽子。這種人若不是頭腦有極大的問題,便是心地有極大的問題,欲將政見不同者置諸死地。對於前一種人,實在令人難有耐性多作解釋;對於後一種人,也實在令人不屑多加回應。

歪理四: 大家必須選愛國人士為議員,愛國是議員的一個必要條件,泛民主派人士大多數不符合這個基本的條件。

  說這種說話的人,主要是一些親中人士,在他們心目中,似乎只有他們是愛國的,其他人,特別是泛民主派的人士,就往往不符合愛國這個基本的條件。其實,要了解這種說話有沒有道理,先要弄清楚這堛漫瓵蛂u愛國」是什麼意思?如果,「愛國」是指愛某種特殊的意識型態,或者某個特殊的政黨(我相信不少親中人士的所謂「愛國」主要是這種意思,他們以為愛國就是愛馬列主義、愛共產黨),那麼,這個用詞便偏離了日常語言中的意思;如果依這種意思來要求議員必須愛國,這種要求是無謂的、不合理的。相反,如果「愛國」是指愛國家、愛人民,或者以社會大眾的利益為依歸,我以為這種意思符合一般人的理解;而以此意思來要求議員愛國,亦是無可厚非的,因為這是民意代表的基本道德操守。可是,如果我們以此意思來理解什麼是愛國的話,那麼,說泛民主派人士不愛國亦流於毫無理據的人身攻擊,不值一哂。

歪理五: 經濟建設最為重要,故此應選擇以重視經濟建設的人士做議員,而不應選擇那些高喊民主口號的人士做議員。

  要指出上述說法的問題其實不難:經濟建設是重要的,我相信無人能否認,但我們卻不能將她視為最重要的,甚至是唯一重要的一項。因為,除了經濟外,文化、教育、政治等等,都十分重要,不能執一廢百。況且,民主政治對一社會的經濟發展亦很重要。世界近、現代歷史告訴我們,民主政治是眾多政治體制中最能促進自由經濟發展的體制;相反,像以前的蘇聯及一些東歐共產國家,不但政治不開放,而且,經濟亦出現嚴重毛病。因此,一方面要建設經濟,一方面卻又不願發展民主政治,就好像走路時一腿向前,一腿向後,結果原地踏步,無法達致真正的經濟發展。因此,我們選擇立法會議員的時候,其經濟、民生等政綱固然重要,然而,也不能忽略其對民主發展的政綱。

  以上所說的,只是筆者目前所想及的一些障礙本港民主發展的歪理,其實,這堜狳S有提及的,相信還有很多,希望大家對這些混淆是非曲直的觀點能多加注意,並且予以澄清,為捍衛香港的民主發展貢獻多一分的力量。

Copyright (c) Hong Kong Society of Humanistic Philosoph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