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文哲學會網頁 http://www.arts.cuhk.edu.hk/~hkshp

人文論壇
通識科應學人文學
方世豪

  香港政府想改變學制,改為三年初中,三年高中,四年大學,把會考和高考合併為一次考試,這些都很少爭論。多讀一年大學,少考一次公開試,對學生來說,總是好事,很難反對。爭論最多的反而是課程。政府在改學制之餘,也改課程。其實課程常常在改,尤其是九七之後,所以很難怪家長年年投訴要買昂貴課本,因為常常有新課程推出,自然常常要買新課本,出版社年年有生意,官商合作愉快。這些不提了,今次所改課程為通識科,改變學制後,政府建議通識科為必修科,每個中學生都要學,都要考。這個建議一推出,各方面都讚好,認為通識科能教曉學生獨立思考,能多角度看問題,增強學生的思考能力。驟聽起來,這是一個好建議,但不多久,教師便反映,通識科的內容和考核大有問題,因而引起很多反對聲音。

  其實也難怪,通識科不是一個有固定內容的科目,不像傳統的學術科目,有一定的特定內容。一般學術科目怎樣改也不會離開太遠,好像數學科,當然是學數學,至於學數學範圍內哪部份內容,則時常會改。但通識科就不同,就好像小學的「常識科」一樣,甚麼是「常識」,甚麼是「通識」,根本就是每個人的理解也不同,很難有一特定的範圍。據說政府定下「通識」這個名稱時,也很難決定,有提議用「啟思」、「博雅」等中英文名稱40多個,最後採用「通識」這個名字,因為它表達到擴闊學識的意思。即是說「通識」應該學識甚麼是沒有一定的範圍。若用最一般的理解,英國人用的「General Studies」來說,其實就是「一般知識」,即「常識」。現在很多大學都設有通識課程,現在大部份贊成的人便是用大學堛熙q識課程來理解。

  看大學的通識課程之所以設立的歷史原因,是因為大學堛漪鴠媔V來越多專門的科目,學生學的知識都很專門,甚至是很實用的專門,只學某一學術範圍內的知識,甚至是某一門職業的應用範圍。而且大趨勢是科目越來越細緻,物理學中已分出很多科,工程學中又分出很多科,商科中也分出很多不同科。大學生所知的已是非常非常專門的知識,由此而出現一個問題,就是大學生已沒有一般「常識」。

  大學生對日常生活、國家、社會、文化、個人等毫無常識,因此要設立「通識」科來作補救。至於大學生應有甚麼「常識」,則不同時期,不同社會氣氛,不同學校會有不同的理解。好像早前因為香港的富豪表示香港的大學生英語能力不好,所以香港的大學便有一共識認為「英語」是大學生應共同擁有的常識,因此不論你讀哪一科,都要考英語試才可畢業,這也是一變相的「通識」。這一「通識」和其他通識不同,它是必修的,正像現在政府所提議在中學設立的「通識」。

  現在中學設立通識科,情況和大學的設立有同有不同。相同是因為原來中學的科目發展已很專門,不需等到大學,中學已要分門別類,學一些專門,而且是實用地專門的科目,中學生的「常識」因此也很差,所以要另立一門「通識」科。而且也正好承接小學的「常識科」。小學有常識科已很奇怪,中學看來也要承接這種奇怪現象。這正表示香港的課程設計很有問題,為何大中小學生通通沒有「常識」,要特別教授才會學到呢?這不是教育的大失敗嗎?

  至於中小學的「通識」和現在大學的「通識」不相同的,是大學生可以選擇,中小學生不能選擇。這就是為甚麼初時大家贊成的原因,以為像大學生一樣可以在大學所提供的眾多通識科目中自由選修,喜歡哪科,便修哪科。有些甚至不屬於通識部份,只是其他院系的學科,自由選修便成為通識了。相信很多文化名人也曾受惠於這樣的自由學習風氣,在這樣的通識科下學到了很多本科以外的知識,成為一個有「常識」的正常人,懂得思考自我、社會、文化問題,可以獨立思考,而不只是一個某職業的工作者。現在建議的中學通識科,據說只有考試答題目時可以選擇不答某部份內容,學生必定要修讀,而且課程只得一個。

  如果以為中學的「通識」就等如大學的「通識」,因而贊成,這實在是一場誤會。大學的通識是由範圍相當廣泛的知識組成,因而是一個很大的知識網,你可以從中選取一些你感興趣的課外知識修讀,你感興趣,自然就會學到更多不同的知識。因此通識在大學是有效的,因為眾多科目的自由選讀可以擴闊學生視野,擴闊眼光,但現在中學的通識科,只有一範圍狹窄的課程,學生和教師都不能選擇,等如加了一科很特別的專門科目,完全達不到擴闊眼光的效果,更遑論自由思考。

  就課程內容而言,既然是要補專門科目的不足,通識科內容理應偏向一些綜合性強,涵蓋面闊,著重反省的知識,讓學生在微觀世界之外,也接觸到一宏觀的世界。通識科的內容,我認為應是人文學。現在的學科,可分為四類,實用科、理科、社會科和人文科。實用科是以職業為對象,訓練人找工作。理科學自然科學,以自然為對象,內容可說已分得非常細緻,這才符合科學精神。社會科以人類社會為對象,但是以科學方法,科學精神來研究,也變成很專門的學問。人文學包括傳統的文、史、哲,以人自己為對象,我認為最能體現通識科的要求,這些內容才能補知識專門化的不足。

  以人自己為對象,是反思性,是決定做學問的方向。為甚麼要做某職業,為甚麼要讀理科,為甚麼要研究社會,都是反思性。反思所得到的方向,便是做學問的方向,可以向專門科目進發。若沒有了方向,人便會迷失,如果只知專門知識,便不知如何做人。

  當然,還有一問題,現在的學校中已有的文史哲科已專門化了,成為一專門學科,失去原有的綜合性。這是一毛病,要改正,就是要它不再專門化,回復來的常識性本質。讓它們在中小學生時期已有接觸,早些明白人自己怎樣找尋生命方向,這不是一綜合性的反思嗎?

  關於通識科,還可以有很多討論,例如:現在課程三大範疇的設計、考核的方式、政治的取向等,當然還有我提議的人文學的內容設計,文、史、哲的內容特質,實行方法和原因等,都有待討論,篇幅有限,希望以後能作更多的討論。

Copyright (c) Hong Kong Society of Humanistic Philosoph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