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文哲學會網頁 http://www.arts.cuhk.edu.hk/~hkshp

簡述勞丹的經驗問題觀
鄭欣暉(Tee Sim Hui) (馬來西亞英迪學院講師)

  (一)進步及科學合理性:兩個基本概念

  本文概述新歷史學派科學哲學家拉里•勞丹在其《進步及其問題》中提出的經驗問題觀點。經驗問題與概念問題共同構成了科學問題的兩種類型,首次由勞丹予以詳細的探討。勞丹認為,這兩類問題乃一切科學研究的出發點,解題(即理論)則是科研的歸宿。問題構成了科學的核心,一切科學活動皆圍繞著科學問題打轉。因此,科學問題的認識論地位將決定科學的合理性。什麼是偽問題?如何判斷某問題比其他問題具有更大的重要性?科學問題是怎樣產生的?問題與理論有著怎麼樣的關係?問題如何演化?這一系列等等課題構成科學事業的元基礎。同樣無疑的是,假如科學問題的實踐性質與其在科學活動中的作用曖昧不清,科學研究的價值及意義無可避免地將備受質疑。

  從科學問題(包括經驗問題及概念問題) 的元層次探討入手,勞丹寫《進步及其問題》的目的在於重新審視科學合理性問題。這一問題的爭論自科學哲學崛起為一重要的哲學旁枝後就沒有停止過。據勞丹的見地,共有三種可能的科學合理性的闡述模式:

  一、由邏輯經驗主義者及否證主義者維護的傳統合理性模式。勞丹認為,這一模式無法令人滿意地解釋科學史,不符合科學實踐,所以是失敗的。

  二、由歷史學派首倡的非理性模式。此派從科學史實出發,得出科學實踐並非嚴格遵守理性原則的結論。科學並不比其他的非科學學科具有更大的存在理由,科學的合理性在於其實用性。他們的實用性觀點更多地是社會性的。然而,勞丹認為這一模式也不足取,因為他們沒有考慮科學的理性實質在科學中的作用。

  三、從歷史的角度重新分析科學的合理性,從而避免上述失敗。這是一條勞丹欲走的新路子。

  勞丹謹慎地選取他的開端之道。既然他的路線是理性主義的,他就首先必須避開歷史學派的相對主義困境。其次,他須證明其科學合理性模式是符合科學史的演化。為此,他反對傳統的「合理的即進步的」 思維框架(邏輯經驗主義陣營主張進步的科學理論必符合理性原則;歷史學派則主張科學的進化不一定符合理性原則,科學史個案證明進步的科學理論常常是由非理性因素推動的,且進步是非積累性的。),轉而提倡一種新穎的「進步的即合理的」觀點。

  勞丹給予進步以優先地位使科學合理性問題獲得一個具體的、清楚的研究出發點。那些採取合理性為出發點來解釋進步概念的哲學家乃把「進步看成無非是對一系列個人的合理選擇所作的時間性描述。按通常的觀點,要想是進步的,就要堅持一系列不斷增長的合理的信念。」(勞丹,頁8),然而,合理性卻是個模糊的概念。其次,若把科學的進步視為一系列個人的合理選擇,科學的進步概念將淪為一個主觀的社會心理概念,此乃歷史學派如庫恩等所面對的困境。

  勞丹的理論出發點使他能夠用一個清晰的科學進步的模式去定義科學合理性。這一進步模式是以科學問題(經驗及概念問題)為地基的。進步概念被勞丹置於認識論層次,是所謂的「科學的理性目標方面的進步」(同上,頁10)。勞丹的用意是清楚的----避免歷史學派哲學家的相對主義。故此,勞丹所論的經驗問題及概念問題都不囊括社會心理因素。理論作為對問題的解答,它們的重要性也是認知層次上的。

  (二)經驗問題

  衡量某科學領域的具體的進步在於檢驗相關的理論,而理論所要解決的經驗問題與概念問題是兩種不同的類型(本文只限陳述前一問題)。經驗問題的首要特徵是可觀察性。「更一般地說,任何使我們感到奇異的與自然界有關的事情,或其他需要解釋的事情,都構成一個經驗問題。」(勞丹,頁7)。然而,經驗問題並非是純粹觀察性的,而是在「一個確定的探究背景內出現的,而且在某種程度上由這個背景所限定。」(同上,頁7)。這個探究背景是理論框架,經驗是由理論來指導,所有的觀察陳述都滲透著理論陳述。

  經驗問題來源於可觀察性,而經驗問題作為問題的提出及提法是理論性的。這堛熔z論性不意味著提問的精確性,也不意指與事實的符合。勞丹認為「一個問題無需通過精確描述一個真實的事物狀態才能成為一個問題:所需要的只是該問題被某些人認為是一個實際的事物狀態。」(同上,頁8-9),此外,「有許多關於自然界的事實並不提出經驗問題,完全是因為它們還未被人所知…… 許多即使已知的事實也並不一定構成經驗問題…」(同上,頁9)。可見,某一自然現象是否被視為經驗問題,得胥視其在科學理論整體中被解決的客觀必要性。這一理論整體乃研究指導原則,勞丹稱其為研究傳統。

  勞丹將經驗問題分成三類:

  「一、未解決的問題---它指的是那些還未被任何一個理論有效地解決的經驗問題。

  二、已解決的問題---它指的是那些已經被某種理論有效地解決了的經驗問題。

  三、反常問題---它指的是一個具體的理論沒有解決,但是該理論的幾個競爭對手已經解決了的問題。」(同上,頁10-11)

  勞丹的分類標準是非本質的。其經驗問題種類的劃分僅僅反映著人類在歷史整體上的科學解決能力,而沒有透露哪怕一點點問題的經驗性質。這使得勞丹的經驗問題在理論認知整體中的重要性及其理性特徵難以輕易地被辨認出來。

  現在來看看這三類經驗問題。據勞丹之見,未解決的問題是科學發展的起點及動力,它的特徵是認知上的含糊性。在某一問題作為某領域的實際問題被解決之前,它相對於既存的科學理論是潛在性的。這主要由兩個因素造成:第一,科學家對某問題的知識定位需要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不是一蹴而就的。第二,某問題在初始提出時並不易於清楚地被分類,因此對於相應的理論選擇也是不清楚的。由於上述的不確定性,「這些問題不會被認真地視為是違背了一個具體領域內的任何理論,即使該理論不能解決這些未解決的問題;因為沒有人能夠有說服力地表現人們應期待哪一個具體領域的理論來解決這些問題。」( 同上,頁12) 。

  勞丹認為,經驗問題的解決是經由建立與其他理論的關係而達至的。這種關係在於問題解答的近似性。「一個理論可能解決一個問題,只要該理論能夠推導出該問題的一個哪怕是近似的陳述。」( 同上,頁17) 。勞丹以為,理論與實驗結果之間的微小差異是不可避免的,但是這種情況卻不至於使對問題的具體解決的置疑具有合理性。此外,解決問題與問題的真假是沒有關係的。「對於任何理論T,都可把T看成是已經解決了一個經驗問題,只要T在任何推理圖式中有效地起作用,而這個推理圖式的結論是關於這個經驗問題的一個推斷。」 (同上,頁19) 。理論工具的有效性是科學家著手解決一項問題時的主要考慮。

  反常問題---這個首次被庫恩集中研究的課題---在勞丹的哲學中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與庫恩相反,勞丹區分了未解決的反駁例子和解決了的反駁例子,來驅除傳統反常概念對科學理論的可接受性的嚴格限制。他認為「一個問題只有當它被另外的理論解決了的時候,它才可能看成是對於一個理論的反常。」 (同上,頁25) 。未曾被任何理論解決的反駁例子在認知上常常沒有重要的意義。一反傳統看法,勞丹認為「一個反常的出現是對顯示反常的理論提出了懷疑,但用不著強迫放棄該理論。」 (同上,頁21) ,而且「反常無需同它們對之成為反常的那個理論相矛盾。」 (同上,頁21) 。

  經驗問題的分類在勞丹的思想中具有重要的意義。第一,經驗問題與事實是不必定等同的。經驗問題可以從一種類型演化至另一種類型,而事實卻不經歷變化。經驗問題的演化是由理論解決問題的能力決定的,所以不同的經驗問題類型具有不同的重要性。經驗問題的類型實實在在地反映著某一科學領域的成熟程度。第二,經驗問題的類型是評估一理論的準繩,即衡量科學進步的尺度。然而勞丹卻否認科學的進步和合理性完全在於解決經驗問題,他認為概念問題乃「第二種解決問題的活動,這種活動至少跟解決經驗問題同樣重要。」 (同上,頁42) 。概念問題在《進步及其問題》堣騆g驗問題重要,經驗問題是物質基礎的第一級問題,而概念問題被認為是用來回答第一級問題的更高級問題。但是勞丹對內在概念問題與外在概念問題的探討都未指明經驗問題與概念問題在理論層次上的本質關係,他的概念問題是通過排除法定義的--- 「它們是非經驗的。」( 同上,頁45) 。他也沒有探討經驗問題和概念問題之間的交叉區域,以及不同的經驗問題類型與概念問題的對應。第三,研究傳統如何從經驗問題進化?研究傳統的綜合如何與經驗問題相關等等經驗世界及先驗世界的關係在《進步及其問題》中尚未得到充分的探討,而經驗及先驗的科學理論與方法是科學哲學不能隨意地避開的課題。

  「科學進步的標誌之一是把反常問題和未解決的問題轉變為已解決的問題。」 (同上,頁11) 。一個理論能夠解決越多經驗問題越好,此外,進步的理論也必須減少反常問題。當勞丹論及理論的解疑能力時,他並不關心確證的充分性,而是純粹從實用的角度出發的。科學的進步與科學的趨真性不具有任何必然關係,勞丹是從科學史研究中得出此結論的。

  參考文獻
  (1) 拉里•勞丹, 1991年:《進步及其問題》,上海譯文出版社,方在慶譯。

Copyright (c) Hong Kong Society of Humanistic Philosoph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