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文哲學會網頁 http://www.arts.cuhk.edu.hk/~hkshp

《人文》二OO五年三月第一三五期

獨立!攻台!但這你們敢嗎?
郭其才(華夏書院人文學部研究員)

  任何國家制定反分裂國家的法案都是合理合法合情的,也無論是什麼人執掌政權,一個國家都不可能容許有叛國的行為。國家制定反分裂國家法且獲通過,除為了維護國家領土完整外,主要目的是反對任何勢力把台灣分割出來,及一旦要動武剷除台獨力量時提供法理依據授權軍隊作戰,綜觀而言,這條法案的最大實際意義是消極的阻嚇功能,但是這條法例在多大程度上能為國家統一達致積極的效果?

  自《反分裂國家法》通過以來,台灣方面都聲言反對,而馬英九也曾表示《反分裂國家法》只會造成台灣人的反感而迫使台獨更成氣候,這也是有一定道理的,因為無論是台獨分子或者是一般的台灣人,甚至海外華人及國際社會,大家一早都知道動武的底線就是台獨,現在制定此法,只是為一旦台獨勢力越過底線以後,軍隊可以搖旗吶喊出兵,但是,《反分裂國家法》對台灣人所造成的效果反而會是事先挑起他們對戰爭的負面想像,在中共一方當然想收阻嚇作用,但在台灣一方卻會造成抗拒及憎厭。不難明白,台灣人面對戰爭的恫嚇,他們的反應是會先盡量想辦法維護及保全自身,而不會甘願被折服,而且他們一直有美日兩國為其後盾,在面對動武威脅時(即《反分裂國家法》所產生的負面效果),台灣人首先想的是如何保證美日兩國的軍事介入,而不是乖乖就範,這就會導致東亞問題更趨向緊張。

  而且假如《反分裂國家法》有促成兩岸統一的意圖,這個意圖會是失敗居多,因為阻嚇性舉措對於重回判談問題起不了多少正面作用。自從台灣實行民主選舉總統以來,其價值觀及性格互為表堙A對非民主方式的政治舉動只會日益反抗,即使日後動武成功收復台灣,戰爭所造成的仇怨不可能短期內化解,中共為消滅反抗力量及控制大局,必然採取強硬的管治手腕,換言之,這意味台灣人將會頓失他們來之不易的民主制度,這又再加深了及擴大了台灣人民的反抗意識,收復了土地事小,收不了人心事大。總之,《反分裂國家法》對於解決台灣問題,既在阻嚇台獨勢力作用不大,且對統一大業不足提供積極意義。所以,即使《反分裂國家法》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理順動武的合法依據及為日後啟動軍事行動程序定下機制,但是對決解兩岸統一問題就並未產生積極作用,制定《反分裂國家法》不僅達不到「拖字訣」目的,而且為台獨間接提供了一定的誘因。

  北京政府多次明確表示其態度是主和不主戰的,只要台灣不獨立,北京?不出兵,而且只要陳水扁政府能恪守「一個中國」原則,或保持台灣現狀或恢復會談皆可,但是陳水扁及其台獨勢力為什麼會順應而行呢?而北京政府憑什麼可說服他們放棄台獨立場而共謀統一呢?胡溫上台以來,多次向國際社會提出會以最大誠意應付台灣問題,但是其最大誠意究竟指的又是什麼呢?

  無論是陳水扁當政,或者之後誰掌權,由於台灣總統已是全民選出來的,所以台灣人民的普遍意志才是決定獨立與否的關鍵,台獨問題不能僅視為民進黨人及美日干預所造成。台獨份子企圖以種種手段促成台灣獨立,照道理說,假如他們能控制大部份政治勢力,再加上美日的軍事支援,即使現在可以保持不統不獨的狀態,他們始終也會選擇一個最適當的時候不惜一戰也宣佈獨立,屆時北京會出兵嗎?《反分裂國家法》現在已獲通過,最低限度也一定會採取非平和方式作出回應,而在所難免最後最壞的後果必然要以戰爭解決,因為北京政府會先發制人。因此,假如沒有其他有效政策促使兩岸恢復和談,《反分裂國家法》的最終後果就是兩岸難免一戰。

  回顧歷史,過去是因為國共內戰而造成兩岸分由不同政黨以不同政治理念及架構管治,但是,這個狀態只是歷史所造成的現實,而並不就是解決了在一個中國原則下誰掌政權的問題。溫總在人大記者會上回答記者提問時,也說過台灣問題是國共內戰所遺留的問題,而《反分裂國家法》本身亦承認了這一點。既然如此,談統一國家的大業就要回到歷史,須從一個中國原則下「誰執掌政權?」這問題重新開始,然後制訂共同承認的政權合法化的機制(例如民主選舉),因為這才是最根本的問題。但是,台獨的本土勢力以公投制憲等手段去中國化,既一方面不承認大陸台灣同屬一國,也否定從歷史源流來解決兩岸問題,企圖只承認台灣為獨立主權的國家,這背後的含義就是否定了台灣政權的合法性和「在一個中國原則下誰執掌政權?」這問題有關連。而大陸方面打算以「一國兩制」來促成統一(當然這個構想的吸引力到現在已近乎零),「一國兩制」構想的背後只視台灣為中國的一個省份,其政府只是地方政府,這同樣也否定了來自台灣的政權和「在一個中國原則下誰執掌政權?」這問題的相關性。因此,兩岸多年來所走的路向其實也沒有真正為國共內戰所造成的分裂提出過最根本的解決方案,因為兩岸從來沒有以最大誠意來共同面對歷史遺留下來的政權合性問題。

  其實自清未民國以來,政權體制的「政道」問題一直都糾纏不清,人類步入廿一世紀了,難道在不久將來,中國人還是要重演國共內戰的殺戮嗎?這是很不值得的。我覺得假如大陸方面想以最大誠意來談統一問題,就要先以最大誠意承認「在一個中國原則下誰執掌政權?」這個問題還未得到有效解決(理念上的意義),故此,即使中共是現時大陸唯一的政權,但是在談統一問題上,不能預設她亦是中國唯一的合法政權,既然統一的願意是中共所不能放棄的,故此,這必須由大陸方面主動而明確承認這點。即使大陸擁有足夠軍事實力攻台,但是如果一旦採取軍事舉動,這不僅不是最大誠意,也而且代價太大。雖然台獨勢力當道,但是主戰的台灣人並沒有佔大多數,既然中共拋出以最大誠意來解決統一問題,為何不以這點開始?國家日後的富強是建立在現時當政者的,國家日後的衰亡也是一樣。已百多年了,可否讓我們中國人看得見政治的進步?

Copyright (c) Hong Kong Society of Humanistic Philosoph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