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文哲學會網頁 http://www.arts.cuhk.edu.hk/~hkshp

《人文》二OO四年四月第一三六期

劉宗周的教育改革思想及對現代高教改革的啟示
張瑞濤(中國石油大學(華東)人文學院,哲學碩士)

  內容摘要:明末大儒劉宗周在其位,謀其政,針砭時政,宣導王政,關心士風,留心時弊,主張教育改革,主要內容有以下幾個方面:1,行選貢制,促進人才選拔的多元化;2,優化教學內容,注重教育的德性化;3,慎選教官,強調教師隊伍的優良化。劉宗周的教育改革思想對當前我們的高教改革也有一定的啟發,如學生來源的多元化、教學內容的兼顧化、教師來源的社會化等。

  關鍵字:劉宗周;教育改革;啟示

  劉宗周(西元1578年--1645年),字起東,號念台,浙江省山陰縣人,因講學山陰縣城北蕺山,世稱蕺山先生,是明末清初最具創造性的儒學大師之一。劉宗周平生嚴操守、尚忠義、尊德性,敢於針砭時弊,直面奸佞,更不容閹宦專橫跋扈,詆命上疏,以至於『先生通籍四十五年,立朝僅四年。在家強半教授,敝帷穿榻,瓦窯破缶,不改儒生之舊。』[1](P54) 他曾三度被革職削籍,曆萬曆、天啟、崇禎與弘光四朝,一生精力多在聚徒講學、著書立說,中年更能成立證人學社,在言傳身教中高揚了一股正氣,扭轉了一時的學風。劉宗周從他執政為官的政治舉措堻v步確立了與時俱進的教育改革思想,以鞏固專制帝制下的倫理綱常。其教育改革中所涉及的指導理念對現今的高校教育也有啟發。

  一,劉宗周教育改革的主要內容

  劉宗周生當明末,朝政混亂,政治窳敗,社會矛盾、民族矛盾、經濟矛盾日益激化,一系列棘手的亟須解決的社會問題擺在眾官僚面前,而人才培養可以看作是重中之重。只有具備了一流的人才,才能行賢人政治;而要造就一流的人才必須經過嚴格的學校教育。劉宗周已經認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萬曆四十一年(1613年)時新授行人司行人的劉宗周上疏《敬循使職疏》,修慕古行人之職擬六議臚獻,以黽鑒皇帝法先王之意、行先王之政,其中一議即是議教;天啟二年(1622年)時任禮部主事的劉宗周面對在國家內憂外患、朝中無真人才的尷尬困局上疏《修舉中興疏》,確立了系統的教育體制改革思想。劉宗周首先明確了改革當前學校教育的必要性。時明朝末年中央政權受宗藩割據勢力的禍害較深,宗周認為根本原因是為宗藩設立的宗學教學體制不完備,不能招攬優秀的宗藩子弟充實到中央政權中,以致使他們怨聲載道。他指出:

  今國家近制,且為宗藩立宗學矣。而制度未詳,官職未備,廣勵未專,辨論未時,非所以為訓也。方今國家文教休明,舉海內窮鄉僻壤,莫不修六藝之科,服孔、孟之道,以備新槱,充王國之楨榦,而獨於神明之胄,忍為黔首之愚,不亦悖乎?夫古之學者將以適於仕也,今登進之途塞,而先資之業荒矣。為父兄者何以侍而教?為子弟者何以侍而學?雖曰抗之以師保之尊,行之以督責之術,吾未見其有帥也。由是聰明才智之性軼於無所用,而動扞文綱,若楚之訐,汴之譁,往往而是。當世者乃始操三尺而議其後,不少貸焉。亦『不殺而教謂之虐』而已矣。[2](P10-11)

  劉宗周之所以有這樣的想法基於他道德理想主義上的『法先王』之意。在他看來,古代封建之制下,宗主之子弟是能夠通過學校教育而直接進入國家行政體系的。因為古代王之世子、王子,群後之世子、卿大夫元士之適子都受良好的學校教育。他們八歲入小學,十五歲進大學,與平民百姓子弟學習優秀者同學。國家地方也相應建有家塾、黨庠、州序,所有的適學人員都能就此學習,每三年進行考選。鄉大夫根據學員的成績升擢優秀者為司徒,或升入太學,或升為司馬。至於那些劣等生則或被轉學,或被開除。

  此外,由於魏閹亂政專權,朝廷內外群小狺狺,奸佞充斥,有識之士被殺、罷籍,宮師失職,士習日圮,時值明朝受外患困擾已達五年之久,朝中幾無可用之人、禦敵之將,『乃今邊事五年於茲,而以經撫敗者踵相接。河西既陷沒,聚天下之才推敲五旬,無一當守關者。推者未必任,任者未必才,則人才於茲盡矣。』[3](P42)泱泱大明帝國何以造成如此困局?在宗周看來是學宮不能盡其責:

  先臣李承芳謂:『害天下人心,莫如學宮;壞天下士習,莫如科舉;率天下為惡無紀極者,莫如學宮。』則今天下之謂也。今天下世道交喪矣。士大夫容容苟苟,不知忠孝節義為何事。平居以富貴為壟斷,臨難以叛逃為捷徑。至於國是日囂,人心日競,紀綱日壞,刑政日馳,封疆日蹙,寇盜日邇,祖宗金甌無缺之天下,不日拱手而授之他人,亦孰非此學宮不識字人所胚胎而釀之者乎?[3](P42)

  因此宗周將改革學政看作是救世之第一議。由此看出,從維護大明王朝政治格局的穩定來講,進行適當的教育改革是大有必要的了。

  劉宗周的教育改革思想主要內容如下:

  第一,重選貢制,以彰顯學校教育的功能,促進人才選拔的多元化。學校、科舉和薦舉是明朝廷選拔官吏的三種形式,宗周非常贊成通過加強學校教育以行選貢制。劉宗周極力反對科舉取士:『夫鄉舉媬鴾夾暵a,而言揚行舉之意微,士鮮有用人才,朝多倖位之弊,甚矣後世科舉之謬也!先臣李承芳、丘濬等著論,皆以科舉壞天下士習,欲復古制;而先臣呂柟言'歲貢入監,有合於鄉舉媬鴾尿',誠為確論。』[2](P12)看來如果一味地行科舉取士,既不利於宗藩子弟入仕,也不利於天下士習的純潔。事實正是如此,科舉對於宗藩子弟來講『明與其進,陰阨其途,雖有豪傑之士,能不灰心解體乎?』他們身為富家子弟,王公後裔,當然是不想埋頭於經書以應付科舉來謀得一官半職,這樣他們必然會對中央政權產生抵觸情緒。因此,讓宗藩子弟接受學校教育後通過選貢的方法提拔做官。下第舉人也可通過進高級官辦學校經選貢而從政,但與宗藩子弟的選貢制多少有點差別。按宗周的設計,郡王府設立小學,郡王之胄子、諸子諸孫皆學於此;王府設大學,親王之胄子、諸子諸孫及郡王之胄子弱冠之年後即可學於此,郡王之諸子諸孫中優秀者可學於此。在大學中,三年進行一次考核,優秀者可升之辟雍,進而塚宰,與科舉取士同體序用。王之胄子須入大學學習九年才能得授世爵,其他在大學中學習九年的較為優秀的諸子諸孫得以授拜爵,不入大學是不能夠授爵的。由於王子們的特殊地位決定了他們本身就享有較科舉士子更為優厚的待遇,而科舉士子若想授官的話必須進國子監,而且進監的監生不能是納粟監生。在國子監堙A提學官以歲考的形式每三年一選貢,並且歲考後集中一等生員行試經議策論,選優等生入太學,或可將德行高尚者直接提拔任官。所以監生自廣業曆六館之上,至率性成才,必須上報吏部得以授官。宗周認為優秀的監生可徑授九卿屬官,次等地可授以府州縣正官;選貢的貢生優秀者徑授小九卿屬官及府州縣正官,次等的授儒學訓導或首領佐貳。當然,在國子監讀書也有時間限制,大體以七至九年為時間段,視學生學習成績與操行酌情授官,不能急於求成。總之,行選貢制『人亦不必以科舉為榮,而漸復古鄉舉媬鴾孚N。』[3](P44)它既能使優秀的宗藩子弟得以從政為民、報效國家,又能使天下士子不必一味追求科舉、帖括而滯限思想、敗壞士風,何樂而不為呢?

  第二,優化教學內容,注重教育物件的德性培養。既然學校教育能夠與生員的官職升擢直接掛?,那麼按照宗周的理想,不管是大學、小學,還是國子監都把培養生員的德行放在首位,因而教授內容就多以詩、書、禮、樂等經學的授受為主,兼通世事,如教之以兵屯、水利、監法、天文、地理、算術等,教官則時常考驗生員,並在閒暇埵畾g禮及雅歌琴瑟,從而薰陶德性。總之是『教必先德行』[2](P11),此可以看作是宗周教育的培養目標。宗周對何謂人才也有一論斷,即先操而後才。他指出:『天下真才望,出於天下真操守。自古未有操守不謹,而遇事敢前者;亦未有操守不謹,而軍士畏威者。』[4](P1510)透過此,我們該能體會出宗周的超前意識,講德性、操守在任何社會都不會過時,況且它們是任何社會秩序正常運轉絕對不可或缺的關鍵節制因素。

  第三,對教官的選用要慎重,並建立良好的教師進退機制。既然學校教育下的生員可以和科舉取士一樣直接步入國家政治體系,除了教學內容注重加強生員德性的修養之外,教師的選拔與錄用也應當嚴格要求。郡王府小學由教授持掌;王府大學由宗正府宗正持掌,並佐以宗正府副宗正、左右教授;至於國子監則『國子祭酒,……必極天下之選,弗以翰林為資格。其六部諸曹,必取新甲科與中行評博一體敘選,並擢自教官之有聲績者,斷不得以有司破甑為捷徑。而提學一官,尤宜選禦史郎署之賢者。……所屬教諭,必取諸副榜舉人及訓導之選貢出身者。訓導用歲貢必限年,年過六十,提學官咨申吏部,遙授訓導,以充社師,量之舊廩,限年而報罷。』[3](P44-45)同時宗周還提出了維護師道尊嚴、維持教育體統的建議:教官見上司不再行跪叩禮,以伸張士氣。人師難得,更要注意對他們的激勸、提拔,比如六館學憲可久任、博士助教可考選為給事、禦史、提學官可據其政績升京堂、出自副榜舉人的教官可徑升為主事、評事、選貢、訓導亦得以升國學、府州縣官等,以此弘揚師道尊嚴、議立體統。

  從宗周理想的教育改革的內容來看,不論是生員的來源,還是教師的選用,以及他們的升擢無不圍繞著人之德性展開。在那個時代,面對士風江河日下、朝中無才的困局,宗周希圖以改革學政來祛除國弊是一種美妙的政治理想,反應出儒家德治理論在宗周頭腦中的根深蒂固,而這正是宗周道德理想主義在現實層面的展開。宗周關於道德教化的構想可謂是用心良苦,是他對明王朝忠心耿耿、鞠躬盡瘁的表現。作為士大夫的劉宗周從自己求學進仕及為官生涯中認識到傳統科舉取士之法流弊叢生,而學校教育也是問題百出,從而提出改革教育以正士習、正人心的舉措,並就學政為『救世之第一議』作出總結:

  夫學,亦學為忠孝節義而已矣。學政之教行,則天下皆知子不可以判父,臣不可以判君,四裔不可以判中國。舉天下之才,蒸蒸咸奮于朝廷,人心由之而正,國是由之而明,紀綱由之而肅,法度由之而明,政事由之而立,封疆由之而飭,寇盜由之而屏,祖宗金甌無缺之天下由之而固。是沖聖中興之業,天下堂序而奏也。臣所為救世第一義如此。[3](P46)

  奔競於官場的劉宗周面對眾多士大夫蠅營狗苟、不學無術之惡習,思付著『廟堂無真才,山林無誇節』的困局,在內憂外患之下有如此『救世』構想實是難能可貴,表現出一代大儒的風範。

  二,劉宗周教育改革思想的現代啟示

  固然劉宗周教育改革的目的是維護大明王朝的政治統治,旨在維持儒家道統的延續,但當我們撇開宗周『衛道』的時代局限後再認真思忖他的『學政改革』的理念,是能夠從這三百多年前的古人那堭o到些須啟發的。

  教育在任何社會都是至關重要的一環,它關係到國家意識形態的鞏固和社會秩序的正常運轉,尤其是國民素質的高低直接影響到國家的國際地位。高等教育在整個的國民教育中更是舉足輕重,高等教育品質的高低是衡量一個國家綜合實力的關鍵因素之一。高等教育培養的不僅是高層次的科研人才,還是高層次的管理人才,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管理是絕對的生產力;社會需要一大批優秀的『將才』,但更需要一大批出類拔萃的『帥才』。俗語講『由一頭獅子領導的羊群絕對能夠打敗由一頭羊領導的狼群』,現實社會的發展正在逐步驗證這一真理。不論是科研人才,還是管理人才,之所以稱之為『人才』,他們就一定是綜合素養很高的人。高等教育的目標就是要培養這種高素質的人才。因而,在當前所謂『接軌』呼聲日切之即,切實做好高教改革工作,以與我國的經濟和社會發展進程相接軌,與國際高教發展前沿相接軌,從而提高我國在國際社會中的應有地位顯得尤為重要。

  依筆者看,我們從劉宗周的教育改革思想中受到的啟發在於認真做好『三化』:

  第一,學生來源的多元化。宗周非常贊成通過加強學校教育以『行選貢制』,意在促進人才選拔的多樣化。現在,隨著高校擴招,學生來源有著多樣化的趨勢,由於高等教育不是中等教育和初等教育,它更注重培養學生的創造性、開拓性,所以對那些有一專之長的學生盡可以破格錄取,而不易過分渴求所謂的『從高分到低分』。既然教師能夠破格晉升教授,為什麼就不能破格錄取有專長的學生呢?尤其是研究生的招生,首先應注重的是選拔具有創造性和科研能力的學生,而不能僅僅以分數作為判斷錄取的標準。當前一些名牌高校加大研究生入學的復試權重,我們認為這確是一個明智之舉,畢竟考卷反映的只是學生的記憶能力,復試才能更易於考驗出學生的應變能力和綜合知識能力。尤為值得一提的是研究生收費制是絕對不宜實行的。劉宗周極力反對『納粟貢生』混進國子監,目的就是要禁止這些走向管理崗位的學子『見錢眼開』,腐敗往往就是從『貨幣崇拜』中滋生出來的。故而,研究生收費既可能使學生不能安心學習、搞科研,又可能會使他們在以後的工作中走向『貨幣崇拜』。高等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招生要注意『寧缺勿濫』,那種用錢投機取巧搞到的『假的真文憑』最是禍國殃民。

  第二,教育內容的多樣化。古人尚且明白文武兼修,何況我們所謂的現代人?這種『多樣化』要做到兩個統一:其一,人文社會科學與自然科學的統一。人文社會科學和自然科學經歷著一個『合-分-合』的辨正過程,所謂統一就是要全面提高學生的知識素養,拓展他們的知識面。不要因為自己從事人文學科而鄙視、忽視理工學科,反之亦然。高等教育在制定教學計畫時必須做到文、理科合理搭配,並且由強制學生學變為學生自己願意學。其二,知識素質與道德素質的統一。中國素有『禮儀之邦』之稱,注重道德培養曾是我們的傳統,但時移事易,古今不同了。現在,在國外的中國留學生,他們的勤奮好學和出類拔萃的成績頗能得到『老外們』的讚賞,但由於一些生活的細節卻常引起『老外們』的反感,原因就在於我們的學生太不注重生活小節,道德水準不高,一些幼稚園堛漱p朋友輕易做到的事情到高等教育階段反而『充耳不聞』;社會上的腐敗現象在大學校園很容易找到範本,人際生疏、關係緊張、文人相輕比比皆是;等等躐等之弊無不與高校教學內容的單一化、線條化有直接關係。不要以為大學生、研究生就一定明白『不要隨地吐痰』的意義,知識素養越高的人又是在道德素養上就越是不能『斷奶』,這種『野蠻的現代人』(有才而無操守之人)是導致社會不穩、學術不興的『黑馬』。『教必先德行』,所以嚴格規範校規、校紀,遵守日常行為準則不應是表面文章,而應狠抓、勤抓,要明白陰溝堻怓O翻船的『好去處』。

  第三,教師來源的社會化。劉宗周教育改革思想中對教師的選拔是嚴格的,對教師的激勵機制也是合理的,當前高教改革中同樣也必須重視教師素質的培養。『為人師表』是教師的職業特徵,其『表』之內涵就不僅僅是合理的知識含量,更是道德情操。『真才望』與『真操守』有機結合的高素質教師在當前的高校堥瓣ㄛO很多,因而締造高素質的教師隊伍應是當務之急。筆者認為,教師來源的社會化可能是一個較好的解決辦法。在社會的各行各業中,能人 有的是,學歷並不應成為高校教師的首選。『海歸派』固然有一定的實力,但不要盲信。那種通過提升他們的待遇、給以特殊照顧來吸納他們的做法尤是對中國本土教育的『自我鄙棄』。想回國發展,是一定會給國家帶來福音的,而誘惑於豐厚的物質待遇豈能給高校帶來『輝煌』?高校領導應放眼四周,不要緊盯國外,國內實際上就有大量的專業人才。赤腳醫生的針灸水準並不比針灸系教授的水準差,建築系教授並不一定比『泥腿子』瓦匠更會景觀設計。如果高教改革能夠『惟賢必用』的話,我們的高等教育水平定會飛速提升。

參考文獻:
[1] 黃宗羲.子劉子行狀[A].戴璉璋、吳光主編.劉宗周全集(第五冊)[M].臺灣: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研究所籌備處.1998年6月。
[2] 劉宗周.敬循使職疏[A].戴璉璋、吳光主編.劉宗周全集(第三冊上)[M].臺灣: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研究所籌備處.1997年6月。
[3] 劉宗周.修舉中興疏[A].劉宗周全集(第三冊上)[M]。
[4] 黃宗羲.明儒學案o蕺山學案[M].中華書局.1985年。

Copyright (c) Hong Kong Society of Humanistic Philosoph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