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文哲學會網頁 http://www.arts.cuhk.edu.hk/~hkshp

《人文》二OO五年八月第一四O期

參差多態乃是幸福的本源嗎?
莊朝暉(廈門大學工學碩士)

  1、 來源

  這「參差多態乃是幸福的本源」一語原出自於羅素的《西方哲學史》。該書《艾拉斯摩和莫爾》一章中,羅素寫道:「可是必須承認,莫爾的烏托邦堛漸肮﹞]好像大部分其他烏托邦堛漸肮﹛A會單調枯燥得受不了。參差多樣,對幸福來講是命脈(另一種翻譯),在烏托邦中幾乎絲毫見不到。這點是一切計劃性社會制度的缺陷,空想的制度如此,現實的也一樣。」

  這句話在中國知識界的流傳,在很大程度上歸功於王小波先生,王小波在《思維的樂趣》中引用了這句話。王小波先生去世後,他的自由思想、求真精神、趣味人生等觀念為我們之所稱歎,「參差多態乃是幸福的本源」這句話也隨之在中國知識界流傳。

  在中國當下的語境下,有些人拿著集體利益的招牌謀個人之私。我們反感這些假公濟私的行為,進而我們懷疑一切帶有絕對特徵的言說。甚至當別人說:「我們應當愛別人」,我們立刻會反感地批評道:「哲學家羅素說過,參差多態乃是幸福的本源。」一切帶有價值追求的言說,在這句話面前,似乎都成了過街老鼠。

  考察這句話的來源,我們可以發現,它本不是反對一切價值追求的。在羅素先生的原文中,他主要批評的是莫爾的烏托邦社會堨肮〞熙瞏晙\燥。羅素先生也自有他的道德追求,在他的《我為什麼生活》一文中,他講述了他的三種激情,其一就是「對於人類苦難痛徹肺腑的憐憫」。

  同樣,在王小波先生的文章堙A他也不是無條件地批判善良,在該文中他又說道:「我自己當然希望變得更善良,但這種善良應該是我變得更聰明造成的,而不是相反。」作者的立意,主要在於批判「'文革'時的軍代表和道德教師」,而不是批評一切價值追求。

  2、反思

  現在,我們不妨對這句話進行一下反思。

  「參差多態」與「自由主義」似有相同的追求,所以這句話特別為自由知識份子之所欣賞。但如果不加批判地使用這句話,我們很可能會陷入虛無主義或者相對主義的境地。一個強盜,他在打劫的時候,他也可以說:「參差多態乃是幸福的本源。」或許,極端的「參差多態」,一個例子就是弱肉強食的動物世界。在這類「參差多態」的社會堙A又有多少「幸福」可言呢?

  實際上,如果不加批判地使用這句話,那麼自由主義也將不能成立,因為自由主義本身就是一種絕對價值。如果有人宣揚人人平等:「我們每個人都應該接受人人平等」,那麼我們會不會也反問他道:「那豈不是要剝奪我們本人至上、本民族至上的自由嗎?那豈不是要剝奪參差多態的幸福本源?」或者有人宣揚:「我們應該追求自由主義」,那麼我們會不會也反問他道:「那豈不是要剝奪我們不自由的自由嗎?那豈不是要剝奪參差多態的幸福本源?」

  這並不是無聊的語言遊戲。事實上,如果我們不傳播、不宣揚、不追求自由主義的話,自由主義又如何可能?事實上,自由主義正是一種普世價值,也是一種絕對價值。所以,自由主義者也有價值追求。作為自由主義者,我們肯定我們的自由,也肯定他人的自由,我們肯定本民族的自由,也肯定其他民族的自由。真正的自由主義者,往往是一個熱愛全人類的人。1860年,英法聯軍火燒圓明園時,雨果拍案而起:「有一天,兩個強盜闖進了圓明園。一個強盜大肆劫掠,另一個強盜縱火焚燒……對圓明園進行了一場大規模的洗劫,贓物由兩個戰勝者平分……我們使用教堂的寶庫加起來也比不上這座光輝奇異的東方博物館。我們歐洲人一向自認為是文明人,把中國人當成野蠻人。這就是文明對野蠻的所作所為。」這正是一個自由主義者的所為。

  那為何自由主義者反感絕對特徵的價值追求,一方面可能是有些人拿著價值追求的幌子濟個人之私,一方面可能是有些人強迫他人接受價值追求,一方面可能是懷疑這種價值追求的可能性。然而,仔細地想想,這幾點並不真正構成自由主義者拒斥價值追求的理由。對於第一點,我們可以打個比方。如果張三打著「李四」的名字來詐騙,那麼我們會不會把詐騙的罪行算在李四頭上呢?對於第二點,強迫他人行善是否還稱得上善呢,這值得思考。對於第三點,人類歷史上有些人特別的有道德,這也是客觀存在的,比如德蕾莎修女。

  3、 開放

  那麼,對於自由主義者,什麼是可以接受的價值言說呢?我以為,這一類價值言說至少應該具有如下的特點:非強迫、身體力行、謙虛、理性。

  所謂非強迫,指的是價值追求不是以強迫為特徵的。比如佛教徒,我實在想不出他們被強迫接受佛教的可能。作為佛教徒,他們接受佛教,更多的是被佛學堛熒O悲精神所感動、被佛學浩瀚廣大的智慧所折服。

  所謂身體力行,指的是價值追求不是指向他人的,而主要的是指向自己的。當我們說:「我們應當如何如何」,我們首先說的是:「我應當如何如何」,而不是「你們應當如何如何」。

  所謂謙虛,指的是當我們說:「我們應當如何如何」時,並不表示我們「已經如何如何」了,而只是表示我們正在往那個方向前進,我們正走在途中。我們知道自己一無所知,我們也知道自己一無道德。

  所謂理性,指的是價值言說不是純感性的言說,而是具有相當理性成分的,如同康得在言說他的道德準則,或者如同羅爾斯用公理和邏輯來證明他的正義論。

  我以為,具有這些特徵的價值言說,都是自由主義者可以接受的。自由主義者與絕對價值主義者並沒有本質上的衝突,與其說「自由」與「絕對」有衝突,不如說「自由」與「強迫」有衝突。

  在自由主義這個絕對價值的基礎上,我們何妨開放我們的心靈,尊重、傾聽、思考、觀察、甚至接受其他的價值追求。這種開放心態及向其他價值的暢開,又何嘗不在「參差多態」的內涵堶惟O?或許,在接受某些絕對價值的基礎上,每個人有自己「參差多態」的生活追求或者價值追求,這才是人生幸福之本罷?

Copyright (c) Hong Kong Society of Humanistic Philosoph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