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文哲學會網頁 http://www.arts.cuhk.edu.hk/~hkshp

《人文》二OO五年九月第一四一期

人文論壇
普選與統一大業
郭其才(華夏書院人文學部研究員)

  已故鄧小平先生在八七年四月會見特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時曾對普選發表過這樣的講話[註]:「對香港來說,普選就一定有利?我不相信。」,然而,鄧小平先生並非完全否定普選,甚至他說半世紀後的大陸也可以實行普選,其對普選的顧忌理由只是怕實行選舉以後,不保證可以選出愛祖國愛香港的港人出來。所以在普選問題上他認為「要循序漸進……,即使搞普選,也要有一個逐步的過渡,要一步一步來。」,以防普選會對香港和國家帶來不利。由此可見在鄧小平先生的想法堙A不實行普選的核心理由是防止不利情況的出現。

  「一國兩制」的構想是鄧小平先生針對國家實現統一而創構的制度,而且將來還要在台灣實現「一國兩制」,鄧小平先生在八三年六月的一篇講話中就說:「要實現統一,就要有個適當方式,所以我們建議舉行兩黨平等會談,實行第三次合作,而不提中央與地方談判。……我們是要完成前人沒有完成的統一事業。如果兩黨能共同完成這件事,蔣氏父子他們的歷史都會寫好一些。」。眾所周知,在港澳先行實施的「一國兩制」對統一台灣起著示範作用,所以它的意義是極大的。鄧先生在作出講話時,台灣主要還是國民黨管治,總統還未由全民投票選出,但現在台灣政治生態已發生了根本的變化,這一點對於「一國兩制」的構想是否還可以順利促進國家統一,是影響了新的評估的,而在港已實施的「一國兩制」於中台之間的統一和談,意義就更大了。

  台灣實行總統選舉,兩屆都由獨台份子勝出,這一點對本港的政治生態有一項啟示。首先,台獨份子是先於總統選舉而形成的,而且都能連續兩次贏了總統寶座,就這個特點而言,可以說是由於國民黨的政治不開放政策催生了反對勢力,反對者為要獲得政治權力的合法性,設法進行自我定義以建構有別於執政黨的主體意識與之對抗,台獨份子正是循這樣方式而產生出來的政治力量,而且其政治力量一躍而為執政黨,結果造成現今台獨問題。據上述所言,在政制不開放的情況下,容易催生出反對勢力結集力量。雖然,本港的民主派一直被認為是這鼓反對勢力的代表,所以一直受到顧慮者的打壓,然而,民主派遠不是如台獨份子一樣以自我定義主體意識的方式獲取市民的支持,在立法會和區議會選舉中,他們只是作為部份市民認為「還可以」的一個選項而已。換言之,民主派並非主要透過積極的政治策略而撈得選票,而只是在部份市民心目中,它正好是一個較好的選項而己。然而,問題是:假如本港的普選進程拖得太久太慢,而普選的要求被一次一次地否定,有誰保證有什麼後果嗎?在實現資本主義制度之下的香港享有高度的自由,政制發展的步伐不應當跑快在前面嗎?一來可以疏導近年港人所受到的政治壓抑,避免產生異變,二來能盡快繞過類似台獨問題可能出現的軌道。

  此外,「一國兩制」對於兩岸統一的示範意義方面,是否也可以透過本港的政制發展加以凸顯出來?本文認為本港的政制發展現在正好可以承繼國共兩黨對談之後,另一個獲取台灣同胞認同統一意願的良好機會。台灣已普遍實行選舉,但是香港在政制發展上遠遠不及台灣,以一個還未有立法會普選的地方如何能說服一個已實行兩屆全民選總統的地方接受「一國兩制」是具有吸引力的構想呢?現在香港的政治形勢不及台獨問題辣手,甚至還沒有出現港獨之患,但在政制發展方面反而那麼緊窄,台灣同胞那會有信心在統一以後,仍享有當前的政治自由呢?但是,假如本港的政制發展能趕上台灣「大陸熱」後的有利形勢,進一步建立台灣同胞的政治信心,這不就是一項有利於國家統一的政策嗎?

  過去,鄧小平先生提出「一國兩制」的構想都是放在民族大義,國家統一的宏觀大圖上來指引國家發展的方向。但在當時,台灣政治生態還未發展到總統選舉,現在,「一國兩制」面對著台灣新的政治結構,作為實施了「一國兩制」八年的香港,何不找住檢討政制發展的機會,團結港人,在發展經濟之餘,對「一國兩制」與祖國統一大業作出積極有利於形勢的局面?

  註:本文鄧小平先生的講話內容引自《鄧小平論「一國兩制」》,三聯書店,2004年6月。

Copyright (c) Hong Kong Society of Humanistic Philosoph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