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文哲學會網頁 http://www.arts.cuhk.edu.hk/~hkshp

《人文》二OO五年九月第一四一期

科學與哲學及其與唯光論的關係-重讀懷特海《科學與近代世界》 三之三(全文完)
宮雄飛

  8

  那麼,唯光論是怎樣融會機體論的呢?首先也是對「事件」這個概念的闡釋。活學活用懷特海的話說就是,一個科學理論如果要接受機體論就必須解答「事件」是什麼。在唯光論的基礎上,答案只能有一個:「事件」就是「光」。前面曾引用丹皮爾的話說,甯P所發出的光,到達我們的眼中,這就是現代物理學可以追蹤的一連串事件的結束。這 「一連串」事件,當然就是「光」的一連串事件。如其用「事件」作為這一過程的單位,還不如用「光」直截了當。另外,機體論是用光波的量子化說事的,「光」 是主角,何必用「事件」越俎代庖。既然懷特海這樣做了,唯光學派只要指出,「事件」只不過是「光」的「皮影」罷了。但唯光論要融會機體論,還要拿機體論說事。「在任何被認識的事態中,物件都是一個經驗的實際事態。」[40]「事態」的「本質是一個已經體現的經驗單位」。[41]「實際事態過程就是體現過程」。[42]實際事態是「事件」的潛在的可能性。這也即是「光」的潛在的可能性。「在這種意義下,一個自然事件僅是一個完整的實際事態的抽象狀態。」[43]這是一個範圍比較寬的抽象概念,與我們知覺經驗的具體情況更接近的「抽象」概念,譬如說我們要把整體的光「抽象」,實際上光是不能分割的,就象水不能用刀割斷一樣,如果我們非要「抽刀斷水」,那麼這種光的「抽象」它就是光波運行的一個「波段」,這個「波段」就是一個「事件」,也就是光波某一時段延續中的一定空間體積。某一時段延續中的空間體積中「包容」的統一體就是「事件」,作為一個「實有」來說,它就是一個經驗單位。完整的實際事態是「光」,那麼,一個自然「事件」不過是光的抽象狀態而已。懷特海說,「永恆客體在本質上是抽象的。我所謂的'抽象'指的是永恆客體本身(也就是它的本質)不必涉及任何特殊的經驗事態就可以直接理解。成為抽象就是超越實際的特殊具體事態。但超越實際事態並不等於和它脫離關係。相反地,我認為每一種永恆客體都和這種事態有其固有的連系。這種聯繫我稱之為進入事態的樣態。」[44]進入事態的樣態也就是進入事件。關於「樣態」這個概念,懷特海說,「樣態」和斯賓諾莎的「樣態」更接近,「這便是我用'樣態'或'樣態的'等字的理由。」[45]「樣態」在斯賓諾莎那堣S作「樣式」,在唯光學派論述近代哲學的文章堙A把它理解為「光類存在物」。所以在這堙A「樣態」也作「光類存在物」。「事件」或者是 「光」或者是「光類存在物」,兩者是很難截然分開的。在懷特海的機體論堙A與「樣態」並用、而且運用頻率更多的是「位元態」,當「位態」與「樣態」並用時,「位態」也作「光類存在物」解,單獨用時,也作「光類」解。也就是說,當「事件」是「光」時,「位態」就是「光類存在物」,當「事件」是「光類存在物」時,「位態」就是「光類」。另一個與「光類」相關的概念是上面被稱為「永恆客體」的所謂「超越的實有」,譬如某一深度的紅色在直接事態中可能以一定的方式和一定的球形連系在一起。但這種紅色和這種球形都表現自己超越了這個事態。因為兩者都和其他事態具有其他關係所以為「超越的實有」。光類「不必涉及任何特殊的經驗事態就可以直接理解」;[46]光類「成為抽象就是超越實際的特殊具體事態」。[47]光類的「本質」只是它對每一個特殊事態作出其獨特貢獻時的情形。它進入各種事態的樣態下都是它本身,實有這種獨特貢獻對於所有的事態來說都是相同的,但從其進入的樣態來說,每次都是不同的,所以它的特殊貢獻也一次與另一次不同。因此,懷特海說,一個永恆客體的形而上學地位就是實際的可能性的地位。體現就是可能性的選擇。「光類」就是永恆客體或原始體的一個不連續的體現狀態。同時,一個永恆客體作為一個抽象的實有來看,不能脫離與其他永恆客體的關係。也就是說,每個永恆客體都有一個「關聯性的本質」。「光類」的「關聯性本質」因為其共同的血緣關係和屬性是「光」。 「光類」以及「光類存在物」的概念直接導源于馬克思,有意瞭解者可以查閱愚作《唯光論綜述》或參閱馬克思的《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態」是懷特海使用頻率很高的一個字眼,都是懷特海為了闡釋「事件」而從物理學生硬照搬過來的概念,我們可以從量子論的經典著作婺g常看到這個字眼。從另一方面來說,事態或狀態也是描繪「事件」所不可缺少的字眼。除了上面,還有「發生態」、「達成態」,可以理解為上述幾「態」的當下 「態」。「發生態持續模式是發生達成態的穩定,」[48]有了以上對機體論主要概念的哲學唯光論的闡釋,我們就可以沿著懷特海的思路繼續走下去。

  懷特海說,事件的混合是通過色、聲、味、幾何性質等永恆客觀的位態實現的。這些永恆客觀是自然所要求的,但卻不是從自然中產生的。它們在某一事件中形成組成成分時,將以限制另一事件的外觀或位態出現。位態之間存在著相關性,而且也有位元態的模式。每一事件都符合兩種模式,一種是該事件將其他事件的位態攝入其自身統一體的模式;一種是其他事件將該事件的位態分別攝入本身統一體中去的模式。因此,自然機體論把原始機體看成被攝入某一實在事件統一體的特殊模式的發生態。這種模式也包括該事件被攝入其他事件,因而使其他事件受到改變或改變局部的位元態。因此,一個事件便有內在的和外在的實在,也就是存在於本身範圍之內的事件,或存在於其他事件範圍之內的事件。因此,一個機體論的觀念包括機體交互作用的概念。「交互作用」是個很重要的概念,下面我們還要講到。懷特海認為,一個事件的關係就其本身來說是內在的,也就是說這些關係是構成事件本身的要素。上面提到,實際事件是「自為的達成態」,或者說,實際事件是各種不同的實有由於在該模式中具有真正的結合性、因而被攝入一個價值之中、並且排斥其他實有的過程。所以這不僅僅是不同的東西在邏輯上的結合--懷特海說:果然如此的話,我們便可以把培根的一句話稍微變動一下說,「一切永恆客觀要素都將彼此相同。」這無論在「機體論」或「唯光論」都將得到驗證。這種實在性意味著每一種內在的實質 --也就是每一種永恆客觀本身都和以事件為其發生態的某一有限價值有關。但價值的重要性各有不同,因而每一個事件對於事件群來說雖然都是必須的,但它所貢獻的分量則由其本身內在的東西所決定。現在我們必須討論一下這種性質是什麼。實際的觀察說明這種性質可以毫無區別地稱為「保持、持續、重現」以及上面提到的「交互性」等。這一性質就是價值在實在的轉變中恢復原始永恆客觀要素所具有的自我同一。如果整個的事件重複前後相承的一系列組成部分所表現的某種形式,價值的某種形式(或形態)便在一個事件內產生重複現象。因此,不論你怎樣根據各組成部分在時間過程中的流變來分析事件,你總會看到同一個自為的事物。同時,事件在其本身的內在實在中,反映了體現在其整體內的同一模式價值從它本身的各部分獲得的位元態。它就像這樣在一個持續的個別實有的外貌下體現了自己,並在本身之中包含著自己的生命史。同時,這種事件反映在其他事件中的外在實在,也具有同一持續的個性。在這種情況下,個性是它的位態在組成環境的外界事件之內的重現。這種事件的全部時間延續具有一種持續的模式,機體論就是一種持續的模式,唯光論也是一種持續的模式。這種持續模式構成了它的外表現時,在這種外表現時下,事件作為一個整體體現出來。這時它也體現為自身各時限性部分的一些位元態的總和。在整個事件中體現出來的是同一模式,這一模式由許多不同的部分通過各該部分被攝入整個事件的結合性中的位態而表現出來。同一模式的早期生命史也是由它在這整體事件中的位態表現出來的。因此,在這種事件中,便具有一種對它本身的主要模式的先期生命史的記憶,這種先期生命史在它本身的先期環境中構成了一種價值要素。懷特海說,一個持續事物內部具體包容的生命史可以分析為兩個抽象概念:一個是持續實有作為實際事物產生出來,而對其他事物發生影響;另一個是潛存的實現能力個體化的體現。

  懷特海說,「對事件一般流變的探討使我們分析了永恆的潛能,在這種潛能的本質中,存在著一種對任何永恆客觀要素的展視。這種展視形成了產生出個別思想的基礎,這些個別思想作為'思想位態'被攝入更精微、更複雜的持續模式的生命史中。」[49]到了該引進「感光」與「轉換光」的時候了。「感光」與「轉換光」就是作為「思想位態」而存在於機體的持續模式的生命史中,它就是上面所提到的「事件重複前後相承的一系列組成部分所表現的某種形式」,有了它,事件的「自為的達成態」才成為可能,它在一個個事件內產生重複現象,所以你總會看到同一個自為的事物。機體的整體的「保持、持續、重現」才成為可能。在拙作《從原子論到唯光論》中曾論述到,懷特海和量子力學的創始人海森伯一樣,都提到「潛能」這個首先由亞里斯多德所創始的古老的哲學概念,「每一種原始要素都是潛能或潛在活動所產生的振動波」[50]。據《物理學和哲學》的英文版序者諾斯勞普[51]說,在把現代物理學和哲學結合方面,亞里斯多德關於「質料」與「形式」的「潛能」說[52],是一個被海森伯創造性發揮的、具有現代意義的哲學概念,作為亞里斯多德意義上的「質料」--現代物理學的「基本粒子」、或是懷特海的「事件」,恰恰需要一個潛能轉換的「形式」。「量子力學已經把潛能的概念帶回到物理科學中了。這使得量子論對於本體論也象對認識論一樣重要。」[53]量子論的「幾率波」是對「潛能」這個老概念的定量表述。「它引入了某種介於實際的事件和事件的觀念之間的東西,這是正好介於可能性和實在性之間的一種新奇的物理實在。」[54]在這一點上,諾斯勞普認為懷特海和海森伯殊途同歸,沒有人再比他們做的更好了。另一方面也說明,作為傳統唯物論的背叛者、懷特海和他的機體論,從來沒有脫離希臘哲學的主航道。甚至其他現代科學巨擘如海森伯等,他們的科學哲學思想也是這樣,「潛能說」可以看作這種哲學傳統的遙相呼應。無疑,懷特海的「機體論」 也是借鑒了古希臘哲學的觀點,如在唯光學派的系列文章堜珥z,在米利都學派那堙A宇宙物質被認為是某種自身活著的東西:生氣勃勃,如同有機體。與傳統理論相比,現代理論借助於儀器及科學試驗,與日常生活中的經驗相去甚遠。這大概又是遙遠的古希臘三傑之一阿那克西曼德從經驗之外追求永恆實在的當代回聲。

  前面說到,「事件」與一切的存在都有關,尤其與其他事件有關。「事件」的混合是通過色、聲、味、幾何性質等永恆客觀的「位態」實現的。哲學唯光論認為這最終單位的「事件」即是光,在時間與空間中被統一了的光,在物理學與生物學中被統一了的光。「位態」相當於唯光論的「光類存在物」。對於物理學碩果僅存的一組組「事件」,唯光論的解釋只能是一個個接踵不斷的「感光」與「轉換光」的過程,「感光」與「轉換光」形成一種「持續模式」[55]的持續性,完全是從該「事件」--光的各個時限片斷的直接「位態」--「光類存在物」上導引出來的,從而這種持續性的「感光」與「轉換光」便是一個不爭的內在事實,它表現了某種性狀的統一,統一了潛在的個體化活動,因此便有一個持續的客體,這種客體對它本身和自然的其餘部分都具有某種統一性。懷特海稱這種持續性為「自然持續性」[56],所謂「自然持續性」就是把一連串「事件」組成的歷程中傳遞下來的某種性狀的同一性不斷加以承繼的過程,「因此早期生命史中的全部位元態,便作為在整個生命史的各個時期中始終持續的部分模式而被承繼下來」。[57]「持續性是在整個事件的各時限部分中找得其重複產生的模式的性質」。[58]唯光論的 「感光」與「轉換光」即是這「某種性狀的同一性」, 「感光」與「轉換光」這種「模式」就從客體這種持續性中展示出來,這種「模式」是事件所固有的,模式進入一個事件的本質後,便為這個事件而在整個時間延續中空間化,這事件就是整個延續中的一部分,也即本身固有「位態」--「光類存在物」所展示的一切中的一部分,從而延續便是與事件同時存在的整個自然界。懷德海說,事件體現其本身時展示出一個模式,這個模式需要一個由意義肯定的同時性所決定的確定延續。這種同時性的每一種意義都把這樣表現出的模式和一個確定的時-空系統連系起來。時-空體系的實際性是由模式的體現構成的,最後它被包含在事件的總構架中。如果模式在事件的相繼各部分中持續下來,並在全體中顯示出自己,以致使事件成了它的生命史,那麼,由於這持續的模式,事件就獲得了外在的客觀有效性。這正應該是質料--物質實在的性質。而唯光論的「光」正是通過「感光」與「轉換光」而具有這種性質的--實在性意味著每一種內在的實質都和以事件為其發生態的某一有限價值有關--懷特海如斯說[59]--「事件是自為的達成態」,[60]也正是從這種意義上講的。懷特海認為,有一種琠w的「位態」,其中某種達成態永無止境地為著自身的緣故而複現。「感光」與「轉換光」就是這種琠w的形式「位態」,一種「思想位態」,於是,意識作為「機能」的存在功能就一目了然了。象主張「綜合機體論」的懷特海一樣,唯光論強調實在的本質就是變。「任何分析自然的理論體系都必須面對這兩個事實:變化與持續。」[61]一個機體的觀念便包括機體交互作用的概念--懷特海如斯說[62]。我們所探討的原子性能的物質實在,其存在的依據就是它們彼此在決定對方「位態」及生命史過程的交互作用。這種實在一方面是繼承它們本身存在的位態而成,另一方面則是環境中其他「事件」的位態所形成。物理學定律就是揭示這些實在之間如何交互作用的定律。而一個事件的關係就其本身來說是內在的。對唯光論而言,也即是它的內在的交互作用「感光」與「轉換光」。也就是說,作為自然事素終極單位的「事件」,它是一個不斷地「感光」與「轉換光」的過程,一個創造進化的過程。與傳統唯物論不同,在機體論看來,唯一的持續性就是活動的結構,這種結構除了「感光」與「轉換光」又能是什麼呢?而這種結構是進化的。從進化論的角度說,如果要造成一種有利的環境以適應個別機體的發展,最簡單的方式是:使每個機體對環境的影響都有利於同一形態的其他機體的持續。同時,假如機體有利於同一形態的其他機體的發展,那麼你就取得了一種進化機構,適合於產生上述狀態中的具有高度持續力的大量同類實有。因為環境自然地配合種的發展,而種也配合環境的發展。海森伯在將原子物理學中的現代觀點和希臘哲學作了類比之後說,「自牛頓以來,物理學中的琠w因素不是位形,或者幾何形狀,而是動力學定律。運動方程在任何時候都成立,它在這個意義上是永恆的,而幾何形狀,例如軌道,卻是不斷變化的。由此可見,代表基本粒子的一些數學形式將是某種永恆的物質運動律的一些解。實際上這是一個尚未解決的問題。物質的基本運動律還不知道,因此還不能用數學方法從這樣一個定律推導出基本粒子的性質。但是處於目前狀態的理論物理學似乎距離這個目的已不很遙遠了,我們至少能夠說,我們必須預期得到怎樣一類定律。」[63]「物質消逝了,我們得到的是形式」--丹皮爾如斯說。[64]在這堙A海森伯所謂的「物質的基本運動律」與前面所提到的懷德海的存在於機體中的交互作用的持續模式、「思想位元態」交相呼應,事實上他們追尋的是一個東西。所以諾斯勞普把他們倆相提並論。在唯光論者看來,唯光論的「感光」與「轉換光」即是這樣一種運動定律,它即是「光子」這種基本粒子的琠w的性質,它反映了一般事物「保持、持續、重現」的性質,也即是在這一點上,它有別于傳統唯物論而與現代物理學相通:它允許原子--或「光子」--這種基本粒子的相互轉換,每一個光子由其他一切光子構成。它反映了這樣一個物理事實,即:「原始體的生命史可以表現為電磁場中事素的連續發展。但這種事素是以佔據一定時期的整個原子式的團的方式體現的。」[65]

  9

  懷特海說,「一般對於時間與空間的觀念都事先假設有一定的簡單位置,如果通過這種觀點來理解我的理論,這說法便說不通。但如果從樸素的經驗出發,這便是一種明顯事實的轉述。你本身在某一個地方感知事物,你的感覺便發生在你所在的地方,並且完全從屬於你身體機能的發生方式。你的身體雖像這樣在某一個地方發生機能,但卻為你的認識展示出一定距離以外的環境中的一個位態。對這位元態的認識逐漸地變為一般的知識,知道你的身體以外有事物存在。假如這種認識帶來了超越世界的知識,就必然是軀體生命將宇宙中的一切位態統一在自身之中了。」[66]懷特海的機體論創造了一種嶄新的哲學形態,為把科學前沿理論與現代哲學的結合開闢了一種新的途徑。但他的認識論缺乏一種方法論結構,而唯光論為它彌補了這方面的不足。機體論把世界看成是一個不可分割的、相互作用的、其組成部分是永遠運動「保持、持續、重現」著的一個體系,而觀察者本身也是這體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這是走了一條與東方神秘主義殊途同歸的西方的「天人合一」的道路。眾所周知,文藝復興時期偉大的科學革命先驅帕拉塞爾蘇斯從西方哲學傳統中所梳理出來的一種西方的「天人合一」思想,以他的名字為代表的化學論哲學學派推動了西方科學革命的進程。「在伽利略、笛卡爾、培根和開普勒最重要著作出版的同一時期,赫爾墨斯神智學的信奉者和化學論哲學家們繼續享有權威。」[67]懷特海的整體論的機體論與此前的「化學論哲學」有沒有承繼關係呢?回答是肯定的。事實證明,機械唯物論已經把科學和哲學引進了萬劫不復的困境,在這種時刻,懷特海高揚「天人合一」的旗幟,運用「自然法術」[68]的武器,關注作為一個整體的人與自然間存在的相似性和依賴性,究天人之際,探究作為大循環的宇宙奧秘與作為小迴圈的人體奧秘之間和諧互動的關係,整體機體論正是作為機械唯物論死刑宣判者的身份預示了一個嶄新的哲學時代的開端。事實證明這是一條承繼了「化學論哲學」傳統的道路。唯光論因為其「天人合一」的理論基礎所以與機體論相通。此相通也即東西方文化的相通、科學哲學的相通。「天人合一」的思想源頭在2500年前的《老子》,「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正是這種思想的體現。唯光論化「道」為「光」,執兩用中,把東方睿智的精髓與西方科學精神結合起來,唯光論的直覺與西方科學實驗的差別在於其方法、方式不同,不在於他們的可靠性與複雜性。正像《物理學知道》的作者、美國物理學家F 卡普拉所說,西方的思維、西方的物理學發展,必定要走到東方哲學道路上去。「科學實驗與神秘主義之間的相似性如此令人驚訝」。光波的量子化或量子場是一個基本的物理實體,在某種條件下由於激發能量凝聚成粒子,粒子隨著能量的變化時而存在,時而消散,整個世界就是個持續、重現的量子場,機體論因為從哲學的角度上闡釋了這種物理變遷從而在理論上是成立的,唯光論因為很有說服力地闡釋了機體論並提供了一種方法論結構從而在哲學上是成立的。懷特海說,「在哲學上也象在科學上一樣,正確性的惟一試金石,是自身的一致性。」[69]唯光論及其內在結構「感光」與「轉換光」體現了這種自身的一致性。它充分考慮了機體和環境的真正關係。每一次「感光」與「轉換光」都表明自身是一個過程,這是一種「形成」的過程。當它展示自己時,同時也把自身置於另一簇光的「事件」堙C沒有這另一簇「光」它是不能成為其自身的。它還表明自身是一個特殊的個體 「達成態」,把無限領域中的「光類」集中在它有限的「光類存在物」中。「實際事態之間的關係形式和抽象領域中的永恆客觀之間的關係同樣是無窮無盡的。但這些關係有一些基本形式可以說明全部複雜的變化。」[70]

  有沒有直接的證據,能證明「感光」與「轉換光」的「思想位態」、及其古老的「唯光論」這種「持續機體發展機構」的存在呢?對於這個問題,我們寧願取古希臘聖賢的態度:這是不證自明的,毋庸置疑的。在對懷特海《科學與近代世界》的解讀過程中,正是科學到哲學到機體論到唯光論繼往開來的過程。對於唯光論來說,這正是一個「感光」與「轉換光」的過程,從而也是對上述問題的確切肯定的回答。

注釋:
[40] 懷特海:《科學與近代世界》,第十章:抽象。素心學苑電子本,國際網址:http://member.netease.com/~luolian/whitehead/whitehead10.html
[41] [英]A.N.懷特海著:《科學與近代世界》,何欽譯;轉引自:素心學苑電子本,第十一章:上帝。國際網址:http://member.netease.com/~luolian/whitehead/whitehead11.html
[42] [英]A.N.懷特海著:《科學與近代世界》,何欽譯;轉引自:素心學苑電子本,第十一章:上帝。國際網址:http://member.netease.com/~luolian/whitehead/whitehead11.html
[43] 懷特海:《科學與近代世界》,第十章:抽象。素心學苑電子本,國際網址:http://member.netease.com/~luolian/whitehead/whitehead10.html
[44] 懷特海:《科學與近代世界》,第十章:抽象。素心學苑電子本,國際網址:http://member.netease.com/~luolian/whitehead/whitehead10.html
[45] 懷特海:《科學與近代世界》,第四章:論十八世紀。素心學苑電子本,國際網址:http://member.netease.com/~luolian/whitehead/whitehead04.html
[46] 懷特海:《科學與近代世界》,第十章:抽象。素心學苑電子本,國際網址:http://member.netease.com/~luolian/whitehead/whitehead10.html
[47] 懷特海:《科學與近代世界》,第十章:抽象。素心學苑電子本,國際網址:http://member.netease.com/~luolian/whitehead/whitehead10.html
[48] 轉引自:懷特海:《科學與近代世界》,第九章:科學與哲學。素心學苑電子本,網路版,國際網址:http://member.netease.com/~luolian/whitehead/whitehead09.html
[49] [英]A.N.懷特海著:《科學與近代世界》,何欽譯;轉引自:素心學苑電子本,第六章:論十九世紀。國際網址:http://member.netease.com/~luolian/whitehead/whitehead06.html
[50] 懷德海:《科學與近代世界》,第二章:做為思想史之一要素的數學。網路版,國際網址:http://member.netease.com/~luolian/whitehead/whitehead02.html
[51] FoS.C.Northrop,耶魯大學法學院斯特林講座哲學和法學教授。
[52] 關於亞里斯多德「質料」與「形式」的潛能說,請參考拙作:《哲學初始階段的唯光論基礎》。載《世界弘明哲學季刊》,2003年3月號。國際網址:http://www.whpq.org/
[53] 參見海森伯:《物理學和哲學》,附錄:英文本序言。網路版,國際網址:http://member.netease.com/~luolian/heisenberg/heisenberg012.html
[54] 海森伯:《物理學和哲學》,網路版,第二章:量子論的歷史,國際網址:
[55] 參見懷德海:《科學與近代世界》,網路版,第六章:論十九世紀。國際網址:http://member.netease.com/~luolian/whitehead/whitehead06.html
[56] 參見懷德海:《科學與近代世界》,網路版,第六章:論十九世紀。國際網址:http://member.netease.com/~luolian/whitehead/whitehead06.html
[57] 參見懷德海:《科學與近代世界》,網路版,第六章:論十九世紀。國際網址:http://member.netease.com/~luolian/whitehead/whitehead06.html
[58] 懷德海:《科學與近代世界》,網路版,第九章:科學與哲學。國際網址:http://member.netease.com/~luolian/whitehead/whitehead09.html
[59] 參見懷德海:《科學與近代世界》,網路版,第六章:論十九世紀。國際網址:http://member.netease.com/~luolian/whitehead/whitehead06.html
[60] 懷德海:《科學與近代世界》,第六章:論十九世紀。轉引自素心學苑,網路版,國際網址:http://member.netease.com/~luolian/whitehead/whitehead06.html
[61] [英]A.N.懷特海著:《科學與近代世界》,何欽譯;轉引自:素心學苑電子本,第五章:浪漫主義的反作用浪潮。國際網址:http://member.netease.com/~luolian/whitehead/whitehead05.html
[62] 參見懷德海:《科學與近代世界》,第六章:論十九世紀。國際網址:http://member.netease.com/~luolian/whitehead/whitehead06.html
[63] 轉引自海森伯:《物理學和哲學》,網路版,第四章:量子論和原子科學的淵源,國際網址:http://member.netease.com/~luolian/heisenberg/heisenberg004.html
[64] 參見W.C.丹皮爾著:《科學史-及其與哲學宗教的關係》,網路版,第十二章:科學的哲學及其展望。國際網址:http://member.netease.com/~luolian/Sci_Hist/Sci_Hist12.html
[65] [英]A.N.懷特海著:《科學與近代世界》,何欽譯;轉引自:素心學苑電子本,第八章:量子論。國際網址:http://member.netease.com/~luolian/whitehead/whitehead08.html
[66] [英]A.N.懷特海著:《科學與近代世界》,何欽譯;轉引自:素心學苑電子本,第五章:浪漫主義的反作用浪潮。國際網址:http://member.netease.com/~luolian/whitehead/whitehead05.html
[67] 轉引自:艾倫.G.狄博斯 著:《文藝復興時期的人與自然》,第七章:新哲學--一場化學論論戰。國際網址:http://member.netease.com/~luolian/ManAndNature/ManAndNature07.html
[68] natural magic,這個詞的真正含義是「清除了虛無和迷信的自然智慧或自然睿智」。在這堣犍茯冕h特海把自然科學的理論引進哲學中。關於中西方「天人合一」的比較,參看拙著《唯光論與「天人合一」的中西比較》。電子版「唯光論綜述」,國際網址:http://www.cmdyc.com/wq.htm
[69] 《科學史及其與哲學和宗教的關係》國際網址:http://member.netease.com/~luolian/Sci_Hist/Sci_Hist12.html
[70] [英]A.N.懷特海著:《科學與近代世界》,何欽譯;轉引自:素心學苑電子本,第十一章:上帝。國際網址:http://member.netease.com/~luolian/whitehead/whitehead11.html

Copyright (c) Hong Kong Society of Humanistic Philosoph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