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文哲學會網頁 http://humanum.arts.cuhk.edu.hk/~hkshp

《人文》二OO五年十月第一四二期

柏拉圖人生哲學之初探

黎耀祖(南京大學中國哲學博士班研究生)

)引言

在西洋哲學史中,柏拉圖是一位舉足輕重的大哲學家。在他龐大而完整的哲學體系中,他處理了自然哲學、人生哲學、存在論(理型論)、宇宙論、知識論、政治論、道德論、靈魂論、藝術論、範疇論、辯證法、幾何學、修辭學等等的問題;而他所提出的很多哲學概念如理型(idea),回憶說(recollection)及哲學王(Philosopher King)等等,對整個西方哲學的發展有著十分深遠的影響,二千多年來仍不斷引發哲學上的討論,可以說西洋哲學的問題很多是源自柏拉圖的。無怪乎現代哲學家懷海德(Whitehead)說:「兩千五百年的西方哲學只不過是柏拉圖哲學的一系列腳注而已。」[1]正由於柏拉圖在西洋哲學史中有那麼重要地位,故此便選擇了柏拉圖作為這篇論文的研究對象。那麼,為甚麼要討論柏拉圖的人生哲學呢?因為一般學者較為集中研究柏拉圖的存在論(特別是理型論)、政治哲學、知識論及道德論,至於人生哲學的問答卻相對地較少深入而系統的研究。另外,人生哲學的問題亦非完全可以獨立於其他哲學範疇之外而作單獨的研究,當中亦涉及宇宙論、理型論、道德論、靈魂論及自然哲學等等內容的討論,所以在內容上比較豐富。決定了論文的研究範圍之後,要交代一下論文的研究方法。其實,一般學者在闡述柏拉圖的哲學思想時主要採用兩種方式,一是對原典逐篇解讀,一是將其思想作為一個系統來加以概略式的描述。筆者現在會將兩者結合,先以生死愛欲這些概念作為柏拉圖人生哲學的切入點,然後以三世的時間框架配合人生三大問題來建構起一個簡單的分析架構,然後再將柏拉圖五篇對話錄[2]中相關的材料套入這個分析架構中加以分析討論,務求能整理出柏拉圖較具系統性的人生哲學思想。最後以佛家有關人生哲學,特別是生死輪迴的思想與柏拉圖的系統作一比較,藉此對柏拉圖的人生哲學作出一個客觀而合理的評價。

至於這個分析架構究竟是怎樣的?亦要在此作一簡單的交代。首先,「人生」究竟是指甚麼呢?一般來說,人生是指一個人「從生到死」的一段生命歷程,而在這段生命歷程之人人總會有大大小小、程度不同的吉凶禍福,當中如何處理?如何面對?如何活出人的意義?如何確立自己存在的價值?這些全是人生哲學所要面對及處理的問題。既然說是人生哲學,當然以作為存在主體的人作為問題討論的中心,以人作為問題的起點。於是我們便會先問「我是誰?」的問題,要對自己存在的身份及地位作出界定。當我們問「我是誰」的時候必定會涉及到前世問題,正如佛家所提出的疑問:「未曾生我誰是我?生我之時我是誰?」[3]既然問及前生,亦必會再追問來世的問題,於是乎便會出現人生存在的時間三向度:前世、現世、來世。關於人生存在時間三向度的問題,科學不能夠回答,因為科學建基於經驗,對三世問題無法肯定,當然亦沒法否定,那麼只有哲學中的道德進路及宗教進路可以處理。針對人生存在三向度的問題,引發出三大問題,就是生從何處來?死往何處去?今生當若何?第一個問題是問「生」的問題?第二問題是問「死」的問題?第三個問題是問如何在現世活出生命意義及價值追求的問題,這涉及愛、欲的問題。基本上,人存在的時間三向度就是本論文的主要分析架構。只要我們知道自己從何而來,界定清楚自己的身分和地位,知道自己死後的去向之後,就可以為現世確立正確的人生方向,確立安身立命之所,然後突破人生的局限,展現生命存在的價值。

)柏拉圖對「生」、「死」問題的看法

.有關「生」問題的探討

在人生哲學中,有關「生」問題的討論亦即是處理「人從何而來」的問題。在處理這個問題之前,我們要先處理了人的結構是怎樣及構成人的元素是甚麼這兩個問題。

柏拉圖在《蒂邁歐篇》借蒂邁歐之口,十分詳盡及有系統地論述了整個宇宙(包括人在內)的形成過程及其結構的問題。柏拉圖指出整個宇宙是由宇宙創造者德謨革(Demiurgos)有目的地創造出來的,創造神依照永恆不變、自我同一的模型,配合水、火、氣、土這四種元素(材料)及場所(空間)創造出整個宇宙。基本上,創造神是先創造出世界靈魂作為推動宇宙運作的力量,再按幾何結構來創造出天體,然後再創造時間,使可感世界的一切都能發生在時間之中。可以說,創造神是先創造出世界靈魂,然後再創造出世界的形體。[4]接著,創造神又創造了各種動物,包括天上諸神的族類,飛翔在天上的鳥類、水族類及陸地上行走的生物。[5]創造神在最後階段才創造出人。在造人的過程之中,亦是先做出人的靈魂,然後再造出人的肉體。可以說,人跟宇宙的構造一樣,是由靈魂與肉體這兩部分構成,而在構造的過程中,神是先創造精神性的靈魂,然後再創造物質性的肉體。至於構成人的元素,亦是水、火、氣、土這四大元素。[6]談到這堙A我們已處理了人的結構(靈魂與肉體的組合)及構成人的元素(肉體由火、水、氣、土四大元素組成,靈魂是諸神摹仿創造者製造的,當中有不朽的理性及可朽的情緒、欲望和感覺)是甚麼的問題。解答了這兩個問題之後,「生從何而來」的答案已不言而喻:人就是由神所創造出來的。不過,有一點要交代清楚的是柏拉圖在《蒂邁歐篇》中所講的創世紀並不是基督宗教所講的那一套,當然其中有些觀點是基督宗教繼承柏拉圖的。再者,柏拉圖所講的創造神亦非基督宗教所講的上帝,因為柏拉圖所講的神是哲學上、邏輯學上的神而非人格神,況且柏拉圖的神不是全知、全能的,它亦需要借助永恆的理念、模型及四大元素及空間才能創造宇宙。

.有關「死」問題的探討

.死後往何處去

有生必有死,柏拉圖處理了「生從何處來」的問題之後,接著就要處理「死往何處去」的問題。「死」是人人都要面對的問題,沒有人可以避免,故此有「生」是否一定會「死」這個問題是沒有討論意義的;但是人死之後往何處去這問題卻不同,不同的哲學家及宗教都會提供不同的答案,甚至有人更會認為人死如燈滅,「人」一死甚麼都沒有,又何需處理死後往何處去這問題呢?珍惜當下,及時行樂就夠面對死亡問題,柏拉圖有他自己的一套看法。

上文曾提及人是由靈魂及肉體這兩部份組合而成的,而神在創造人的時候是先創造出人的靈魂,然後再造人的肉體,所以靈魂的存在是先於肉體的,而且柏拉圖更認為靈魂與肉體根本就是兩個不同世界存在的東西,靈魂先驗地是理型界的存在,肉體是現象界的存在,所以人死後靈魂未必一定會落入輪迴之中,如果能夠行善積福,遏制欲望、淨化靈魂的話,靈魂就可以永遠脫離肉體的束縛,再返超越的理型界之中,可以說,在柏拉圖的思想之中,理型才是永恆存在的世界。所以,柏拉圖認為死亡並不可怕,它並非一件苦事反而是一件樂事,因為死亡正是代表靈魂可以從肉體的枷鎖之中釋放出來,雖然靈魂的可朽部份會跟肉體一同死亡,但是不朽的、純潔的部份卻會重獲自由。柏拉圖在《斐多篇》(Phaedo)中說:「死亡只不過是靈魂從身體中解脫出來,對嗎?死亡無非就是肉體本身與靈魂脫離之後所處的分離狀態,和靈魂從身體中解脫出來以後所處的分離狀態,對嗎?除此之外,死亡還能是別的甚麼嗎?」[7]雖柏拉圖認為死亡只不過是靈魂從身體中解脫出來的分離狀態,但是靈魂解放出來之後是否一定會返回永恆的理型世界呢?答案是不一定的。如果靈魂從肉體中解脫出來時已被肉體的欲望(如情欲、物欲、性生活享受)、仇視、畏懼等不良因素所污染了的話,靈魂不會超昇而返回理型界,反而要落入不斷的生死輪迴之中。[8]有關靈魂如何輪迴的情況,留待下文詳作論述。相反地,如果靈魂從肉體中解脫出來的時候是純潔的,沒有帶著肉體給它造成的污垢的話,靈魂就可以不需接受輪迴之苦,返到理型界或比這個世界可能更加美好、更加昌盛的世界。[9]

至於我們要怎樣做才可以淨化我們的靈魂呢?柏拉圖說要訓練自己從容面對死亡,訓練的工具就是追求哲學,透過哲學的追求就可淨化靈魂。可以說,實踐哲學可以令我們禁止一切身體的欲望,不受欲望操控,這樣靈魂就可以得到淨化。[10]至於如何實踐哲學,如何淨化靈魂,柏拉圖在《會飲篇》(Symposium)中有詳盡的論述,故不在此贅述。

.靈魂不朽的論證

由於人的死亡只代表靈魂與肉身的分離,並不代表靈魂必定是從肉體的牢獄中獲得釋放,重新進入永恆的理型世界。柏拉圖為了令靈魂重返理型界有可能及使人的行為必定具有善惡因果的價值一致性,所以一定要說靈魂不朽,在這個問題上,柏拉圖提出了六個論證。

@一)生成是對立物的不斷循環[11]

柏拉圖說:「凡有對立而存在之處,對立的事物產生對立的事物,例如美是醜的對立面,正確是錯誤的對立面,還有無數其他事例。……這是否為一條必然的法則,凡有對立面的事物必定從其對立面中產生,而不會從其他來源中產。」既然生與死是對立的事物,所以兩者理應交互生成,從生有死,從死有生,生生死死,不斷循環。由於生死交互生成,不斷循環,所以靈魂再生,不朽存在就成為可能。

A二)從知識的回憶說來推論出靈魂不朽[12]

柏拉圖認為我們對於理型界的知識客觀而真確,而這些知識的獲得與感性經驗及現象界無關,而現在寄寓於肉體之中的靈魂絕不可能認到這些真確而具客觀性的真理。故此,這些關於理型界的知識必定是靈魂在前世已經有,只是現世通過回憶作用把這些前世已有的知識重新召回來。故此,有關理型界知識的成立就足以證明靈魂曾於前世存在,甚至之前幾世存在過。根據此理,現在世亦將會成為未來的過去世,現在的知識將來亦會成為來世回憶的對象,由此可以明靈魂是不朽的。

B三)從靈魂的神性導出靈魂不朽[13]

柏拉圖將存在的事物分為兩類:一類是神聖的、不朽的、理智的、統一的、不可分解的、永遠保持自身一致的、單一的;另一類是凡人的、可朽的、不統一的、無理智的、可分解的、從來都不可能保持自身一致的。靈魂與肉體相比起來,柏拉圖認為靈魂與前一類事物最為相似,肉體卻與後一類事物相似。既然現在靈魂跟第一類事物同樣具有不朽的、統一的、單一的、不可分解的屬性,故此靈魂就不可能有任何變化、也不可能被毀滅,所以它必然是不死和永恆的存在。

C)從語意分析證明靈魂不朽[14]

柏拉圖認為靈魂是生命原理,生命既然是靈魂的生命原理(本質屬性),故此應該是不朽的,否則生命原理與靈魂在語意上會出現矛盾,因為如果靈魂是可朽、是死滅的話,就會與生命構成矛盾。

D)從道德倫理角度證明靈魂不朽[15]

柏拉圖認為任何存在物的壞滅衰亡,必定由內在而固有的惡因所造成。靈魂之中雖有惡的成份,如無知、怯懦、放縱等,但是靈魂卻不會被這些惡的成份影響而滅亡。可以說,無論是內在還是外在於靈魂的惡都不能使靈魂壞滅衰亡,靈魂仍是永恆地存在著。故此,靈魂一定是不朽的。

E)從靈魂的自動性來證明靈魂不朽[16]

柏拉圖說:「一切靈魂都是不朽的,因為凡是永遠處在運動之中的事物都是不朽的。那些要由其他事物來推動的事物會停止運動,因此也會停止生命;而只有那些自身運動的事物只要不放棄自身的性質就絕不會停止運動。還有,這個自動者是其他被推動的事物的源泉和運動的第一原則。」由於靈魂是一種自動的存在,亦是推動其他事物的源泉及第一原則,故它無生滅可言,一定是不朽的。

c.對靈魂不死論證的批評

柏拉圖要設法論證靈魂不死,但是我們是否真的可以透過理性的方法去證立靈魂不死呢?。如果以康德批判哲學的立場來看的話,靈魂根本是超越經驗範疇的形上存在,我們對它根本沒有任何的感性經驗,如果我們強行以理性範疇去證立超驗的靈魂存在的話,這就是理論理性的誤用,最後只會變成獨斷論(Dogmatists)。柏拉圖對靈魂的論證亦一樣,因為我們對靈魂缺乏經驗,所以同樣地可以其他理由來證立「靈魂可朽」的命題。事實上,柏拉圖這六個論證亦存在著缺失的。例如第一個論證:生成是對立物的不斷循環。對立的概念我們可以說是互相相對地交互生成,如有「生」的概念時就預設了有「滅」的概念,有「滅」的概念時亦預設了有生與之相對,這只是概念上的相對互生,但是在經驗上是否真的有生就一定有滅,有滅就一定有生呢?這是存疑的,生死問題亦是同一情況。再者,生死是互相交互生成,亦是一種循環論證,因為生證明了死,死再證明生,然後生又再反過來證明死。這不是循環論證嗎?又如第六個論證:從靈魂的自動性來證明靈魂不朽。雖然柏拉圖說「凡是永遠處在運動之中的事物都是不朽」,並以此作為論證靈魂不朽的大前提,但是我們如何建立「靈魂是自動的」這個小前提呢?所以最後亦是推不出靈魂不朽的必然結論。其他的論證亦存在著不同的缺失,但我們沒有必要將之逐一指出。

另一方面,柏拉圖雖然要證立靈魂不朽,但是他自己所說的不朽卻並非指所有的靈魂,而只是指靈魂的理性部分。基本上,柏拉圖將人存在的靈魂區分為三類,分別為理性、激情及欲望。其實,如果柏拉圖將靈魂不朽作為宗教上的信仰或道德上的設準來看待的話,就可避免以理性範疇去論證靈魂不朽而引致的缺失。但無論如何,柏拉圖的靈魂不朽說為現實人生的生命超昇及道德行為的因果價值統一性提供了必然的保證。

)柏拉圖對「愛」、「欲」問題的看法

當我們處理了「生從何處來」及「死往何處去」這兩個問題之後,就要處理「今生當若何」的問題,究竟在現世存在,我的責任和使命是甚麼?我完成了這些責任沒有?如何生活才可以提昇生命的質素活出生命的意義?

1.愛欲與生死輪迴的關係

柏拉圖要我們過著公義的生活,只有這樣才可提昇生命的質素,否則就會沉淪下墮。而人生最重要的目標就是追求真、善、美。真與美、與善是有等同的價值,但只存在於理型界之中,人生追求真善美的過程就是哲學。那麼追求真、善、美的動力是甚麼呢?就是愛(Eros),愛的本質就是要追求美、善,而智慧是最美的東西,所以追求美、善亦即追求真善美。可以說,對真善美的追求亦是欲望(desire)的一種,不過這種向著美、善進發的欲求是正面的,層層超昇的,是由最低層次的肉體上的「愛」超昇到追求精神上的「愛」,追求真、善、美的絕對統一。這樣,透過哲學對真善美的追求,人的靈魂就可以淨化,死亡時就可以擺脫肉體的束縛,直接到理型世界之中。相反地,如果人只沉淪於肉體上的愛物質生活的享受及過著不正義的生活的話,欲望只會使人不斷向外索求,最終只會沉淪於各種欲望之中而不能自拔,亦需要在生死之間不斷輪迴,直至靈魂得到淨化為止。

2.貫通三世的生死輪迴觀

柏拉圖雖然說「死亡」是靈魂從肉體中解脫出來的狀態,但是靈魂從肉體解放出來時未必一定是完全純淨的,不是純淨的靈魂是不可以立即重返永恆存在的理型界,反而要在生死之中不斷輪迴,直至靈魂完全淨化為止。以下將對作為個體生命存在的「人」的輪迴情況作一介紹。

a.輪迴的原因

柏拉圖在《斐德羅篇》中講了一個神話,他說:「純潔的靈魂若不能跟隨神,甚麼真理都看不見,而只是碰到不幸,受到健忘和罪惡的拖累,並由於重負損傷了它的羽翼而墮落地面,那麼它就會遵循這樣一種法則沉淪。」可見,如果人不追求真理、追求智慧,最後只會受到罪惡的拖累,沉淪於欲望之中而不能自拔,生命質素不斷地下降。[17]柏拉圖亦說如果人「轉向一種比較卑賤的、非哲學的生活方式、渴慕虛榮,那麼當靈魂不謹慎或醉酒之時,兩顆靈魂中的劣馬(激情及欲望)就很有可能乘其不備把他們帶到某個地方,做那些大多數凡人以為是快樂的事來充分滿足欲望。做了一回,他們以後就不斷地做。」[18]可見當人追求非哲學的生活方式、渴慕虛榮及耽於逸樂時,就會失去智慧,並會為滿足欲望而要於生與死之間不斷輪迴。

b.不同形態的輪迴

柏拉圖指出人依據自己所做的不同行為而投生到不同的肉體。「那些不去努力避免而是已經養成貪吃、自私、酗酒習慣的人,極有可能會投胎成為驢子或其他墮落的動物。」至於「那些自願過一種不負責任的生活,無法無天、使用暴力的人,會變成狼、鷹、鳶。」而那些「養成了普通公民的善的人……通過習慣和實踐來獲得,而無需哲學和理性的幫助,……可能會進入某種過著社會生活,受紀律約束的動物體內,比如蜜蜂、黃蜂、螞蟻,甚至可能再次投胎於人。」[19]而那些第一次再生的靈魂,柏拉圖說他們不會投生於任何獸類之中而只會投生為人,不過他們會因應自己看見真實存在的程度多少而投胎成九類不同的人。看到大多數真實存在的人會成為智慧或美的追求者,看到最少真實存在的人會成為僭主。現將這九類靈魂投生為人的情況表列如下:[20]

 類別

靈魂所投胎成的人

對真實存在的認識

第一類

智慧或美的追求者

最多

第二類

守法的國王或勇士和統治者

少些

第三類

政治家、商人或生意人

少些

第四類

運動員、教練或醫生

少些

第五類

預言家或祕儀祭司

少些

第六類

詩人或其他模仿性的藝術家

少些

第七類

匠人或農人

少些

第八類

惑民眾的政客

少些

第九類

僭主

最少

 

柏拉圖又在《斐德羅篇》249A中指出,所有投生於肉體的靈魂,如果是依照正義而生活的話就可以獲得較好的命運,若不依正義而生活的話,命運就會較差。換言之,人若依正義而行事的話,生命質素必定可以得以超昇。那麼要多久才可以脫離生死輪迴呢?柏拉圖說是要一萬年,不過如果人能用愛欲來追求智慧的話,只要三千年就能得到解脫(恢復羽翼、高飛而去)而返理型界中。

3.如何透過愛來淨化靈魂

其實,柏拉圖探討「生從何而來」及「死往何處去」這兩個問題,最終的目的都是要確立現世的意義,要為現實人生找尋安身立命之歸宿。正正因為認識到自己的前世、今生及來世的生命走向,亦意識到自己靈魂的不死,於是人生就有希望,人才能夠有意義地生活下去,才能夠選擇自己應該要做的事情去做,逃避自己認為不應該的事情,逐步逐步提昇自己生命存在的質素及價值。

對於現世(生),柏拉圖提出了「愛」(Eros)的學說,「愛」的問題在《會飲篇》中討論的最多。基本上,人是有追求美善的天性,於是乎便產生了「愛」。「愛」是生命的動力,亦是我們從事哲學研究的動力。有了「愛」,人可以依恃著它去過合乎正義的生活,去認識真理,去追求人生的美善。「愛」作為一種欲求(desire),可有兩方面的發展方向,如果追求美善的話生命就會超昇,靈魂就會得到淨化,如果追求逸樂、沉迷於逸樂的話,生命必定會向下墮,當中的關鍵全在人自己自由意志的抉擇。

《會飲篇》中所提及的愛可有精神上及肉體上的分別。精神上的愛是指對真、善、美的渴求。肉體上的愛亦即是性愛,性愛之中又有男女之間的異性愛及男男之間、女女之間的同性愛。其中同性愛比異性愛更為高尚,因為異性愛只是為了性的滿足及繁殖下一代,但是同性愛卻以精神上的智慧和美德作為自己渴求的目標。當然,柏拉圖並非只停留在同性愛之上就滿足,還要再作突破,從肉體上的追求層層突破至精神上的追求,即從肉體上的生育求不朽,昇華至精神上的生育,追求智慧和美德的不朽,直接把握真、善、美的理型。在《會飲篇》中,柏拉圖提出了一種名為「向上引導」(epagoge)的方法來認識「理型」,即從具體事物開始,層層向上轉化,最後達到「理型界」。這個對「理型」的認識及轉化過程,可表述如下:

 

步驟

層層超昇、突破的情況

第五步

突然跳躍而到達最後的目的,直接把握美善的理型。(Absolute beauty and the Good)

第四步

再由對美的靈魂的追求,進一步轉向追求美的制度和學問(The Study of Science and Knowledge)

第三步

突破對某一殊別的美的形體的追求,認識到掌握靈魂的美是高於肉體的美。

(From the physical body to the spiritual)

第二步

從美的形體認識了美的道理,認識到各個美的形體都共有的美的形式。

(General beautiful body)

第一步

人開始愛一個殊別的、具體的美的形體。

(Particular beautiful, physical body)

 

總之,最初我們是認識美的形體,然後是美的靈魂、美的制度、美的學問、美的智慧,最後直接把握美的自身,即美的理型。透過這種層層超昇的方法,我們的靈魂就可以得到淨化,就可以突破生命之中的種種局限。直接達到理型界的存在。而這種淨化靈魂的過程,亦是哲學的學習過程。可以說,透過哲學的訓練就可以將生命轉向,獲取真實的知識、智慧,直達理型界。因此,柏拉圖認為人應該學習哲學,社會亦應以「哲學王」來統治,提昇自己及別人的靈魂,發揮其中的聖潔本質。這亦即是柏拉圖所講「洞窟之喻」的精神。[21]

)柏拉圖人生哲學與佛家哲學的比較

柏拉圖的人生哲學主要是從「生」、「死」這兩方面確定了生死輪迴是人存在無可避免的必然處境,而人之所以要墮入生死輪迴之中完全是基於自己對欲望的渴求及沉淪,不願過合乎正義的道德生活,故此現實人生的意義就在於學習哲學、追求真善美、由肉體上的「愛」開始層層超昇突破,轉化為對精神上的愛,追求真、善、美的理型。這樣去作哲學的實踐,淨化自己的靈魂的話,死後必定能夠脫離肉體的束縛返回理型的真實世界之中,獲得最終的解脫。這種由現實人生要面對生死輪迴的處境而追求生死解脫,超越生死輪迴的思想跟佛教同出一轍。以下嘗試以表列的方式將佛教的輪迴思想跟柏拉圖的思想作一簡單的比較。

 

 

佛教(原始佛教)

柏拉圖

備註

1.「人」作為存在主體的構造

人是由四大(地水火風)及五蘊(色受想行識)所組合而成。當中有物質性的元素(四大及色蘊),亦有精神性的元素(受想行識四蘊)

人由靈魂及肉身這兩部份組成,靈魂是精神性,肉身是物質性的。而人的肉身是由火、水、氣、土這四大元素所組合而成。

兩者均認為人是由精神性及物質性的元素組合而成,佛教的四大跟柏拉圖的四大,在本質上是一致的。

2.人之所以

要輪迴的原因

被貪、嗔、癡等無明煩惱障蔽,不斷起惑造業,這便要償付錯誤行為的代價:生死輪迴。

被欲望、罪惡拖累、渴慕虛榮、耽於逸樂,甘於過比較卑賤及非哲學的生活方式。

兩者都是以自己生命中的不良因素作為輪迴原因,大家都是自作自受的。

3.貫通三世

的輪迴主

原始佛教說無我,只是以業作為貫通三世的媒介,後來瑜伽行派吸收部派的思想而安立阿賴耶識(ālaya vijñāna)作為輪迴主體。

以精神性的靈魂作為貫通三世的輪迴主體。

佛教是無我的輪迴思想,柏拉圖是有我(靈魂實我)的輪迴思想。

4.輪迴的界

佛教認為眾生是在三界(欲界、色界、無色界)、六道(天、人、阿修羅、地獄、餓鬼、畜生)之中輪迴轉生的。

認為人會在畜生、昆蟲及人這幾類個體生命存在的形態中投胎,在人這界域中分為九等高低不同的投胎。

在輪迴的界域上,佛教比較豐富,基本上,柏拉圖只劃分出人及畜生二趣。

5.超越生死

輪迴的方

消極方面:受持五戒、十善。不犯錯,不作惡因。

積極方面:修八正道、積習善因、以求解脫。

學習哲學、以「愛」去追求真、善、美藉以淨化靈魂。

 

兩者的方法雖有差異,但目的都是一致的。

6.解脫的境

超出六道、斷除生死,證入涅槃境界。

靈魂脫離肉體的束縛進入理型界的真實存在。

彼此的目的地雖有不同,但是同樣有超越生死輪迴的要求。

 

從上表的比較可見柏拉圖的輪迴思想跟佛教所講的十分相似,尤其是在精神上大家是完全一樣的,都是認為人自己行為上(生命中的惡及煩惱影響)的偏失引至到生死輪迴,最終的理想都是要在現實人生上好好修行,突破自己生命的局限,最終脫離生死輪迴的束縛。不過,在某些地方,如輪迴的原因、輪迴主體的具體運作及輪迴的界域這幾方面,佛教的論述是較柏拉圖的要精密。佛陀所處的年代比柏拉圖要早二、三百年,當時柏拉圖有否機會吸收到佛教的輪迴思想呢?[22]這有待歷史學家去作進一步的考證。雖然,柏拉圖的輪迴思想跟佛教的相比是較為遜色,但是柏拉圖不竟是哲學而非宗教家,所以他的不足是可以理解的。柏拉圖能夠以哲學的角度去探討前世今生的問題,並為現實人生確立方向、價值和意義,這已是柏拉圖哲學的一大成就,這亦是他的人生哲學的價值所在───起了指導人生、安頓人心、確立人生超昇方向的宗教意義。

)結論

柏拉圖的人生哲學可以放在過、現、未三世的時間框架中以生死愛欲作為切入點來加以分析討論。三世其實是處理三個主要的問題,在生死的交互循環之中引發了「生從何處來」及「死往何處去」這兩個問題。前者是生命的起源問題,後者是終極歸向,終極關懷的問題。對於生命的起源,柏拉圖提出了創造神創造之說,指出神不單創造人的肉體,還創造了人不朽的靈魂,亦對人的結構加以分析。對於生命的終極歸向問題,柏拉圖提出了靈魂脫離肉體束縛而重返理型界永久實存的主張。在處理了生死及輪迴的問題之後,便可安立現實的人生,突破生命的局限而展現自己存在的價值,活出有意義的人生,在現實人生中,柏提圖提出「愛」與「欲」這一對概念,提出人人皆有欲望,如果沉淪於物質享受及欲望之中,生命必定會下墮並沉淪於生死輪迴之中,相反地,如果人能夠遏制肉體上的欲望、突破肉體的愛而將之昇華為精神上的愛,透過哲學的追尋而獲得智慧,把握真、善、美的埋型的話,生命必定能突破局限,層層昇進,待靈魂完全得到淨化後便可擺脫肉體的束縛而與永恆真實存在的理型界相契相入,進入另一個更美好的世界。雖然柏拉圖有關生死輪及超越解脫的思想沒有佛家那麼精密,但柏拉圖不竟是一位哲學家而非宗教家,所以他的學說較佛教遜色是可以理解的。不過,柏拉圖學說作為一種哲學思考而能起著指導人生,安頓人心的宗教功能,這是柏拉圖人生哲學成功及值得被肯定的地方。

參考書目

1.柏拉圖著、王曉朝譯《柏拉圖全集》卷一、二 左岸文化 2003年4月初版

2.柏拉圖著、王曉朝譯《柏拉圖全集》卷三 左岸文化 2003年7月初版

3.柏拉圖著、王太慶譯《柏拉圖對話集》 商務印書館 2004年1月初版

4.柏拉圖等著、劉小楓等譯《柏拉圖的會飲》 華夏出版社 2003年8月第一版

5.程石泉著《柏拉圖三論》 東大圖書公司 1992年6月版

6.曾仰如著《柏拉圖的哲學》 臺灣商務印書館 1998年4月2版2次印刷

7.汪子嵩等著《希臘哲學史》 第二冊 人民出版社 1997年5月1版第2次印刷

8.傅偉勳著《西洋哲學史》 三民書局 2004年3月二版

9.張志偉主編《西方哲學史》 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2002年6月版

10.鄔昆如著《西洋哲學史話》 三民書局 2004年1月增訂二版

11.段德智著《死亡哲學》 洪葉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1994年8月初版一刷

12.馮滬祥著《中西生死哲學》 博揚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2001年2月初版

13.楊紹南著《人生哲學概論》 臺灣商務印書館 1996年3月初版第七次印刷

14.Alexander Nehamas & Paul Woodruff, “Plato’s Symposium”,  Hackett Publishing Company, 1989.

15.Brian Proffitt, “Plato within your grasp”, Wiley Publishing, Inc, 2004.

註釋:

[1]轉引自段德智著《死亡哲學》,頁70

[2]這五篇對話錄分別為:《斐多篇》(Phaedo)、《斐德羅篇》(Phaedrus)、《會飲篇》(Symposium)、《國家篇》(Republic)及《蒂邁歐篇》(Timaeus)

[3]見《順治皇帝歸出詞》。

[4]參閱《蒂邁歐篇》,27C-36D

[5]參閱《蒂邁歐篇》,40A

[6]有關神造人的具體過程,可參閱《蒂邁歐篇》,44D-46C

[7]引自王曉朝譯《斐多篇》,64C

[8]詳見《斐多篇》,81B

[9]詳見《斐多篇》,80E-81A

[10]詳見《斐多篇》,82C

[11]詳見《斐多篇》,70E-72D

[12]詳見《斐多篇》,72E-77D

[13]詳見《斐多篇》,78C-80C

[14]詳見《斐多篇》,102A-107B

[15]詳見《國家篇》,611A-611C

[16]詳見《斐德羅篇》,245C-D

[17]引自王曉朝譯《斐德羅篇》,248D

[18]引自王曉朝譯《斐德羅篇》,256C

[19]引自王曉朝譯《斐多篇》,82A-B

[20]詳見王曉朝譯《斐德羅篇》,248D-E

[21]即突破自己的局限,從感覺經驗開始層層突破,最後直接把握理型的真實。並且當自己的生命超昇了之後,還返回洞窟救度其他人,教他們認識理型的真實世界。

[22]一般認為柏拉圖的輪迴思想是學習自畢達哥拉斯(Pythagoras)的。

Copyright (c) Hong Kong Society of Humanistic Philosoph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