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文哲學會網頁 http://humanum.arts.cuhk.edu.hk/~hkshp

《人文》二OO六年一月第一四五期

與青年談中國哲學
劉桂標(華夏書院人文學部主任)

  本會不久前收到一位熱心的青年的電郵,對我們舉辦的學術文化活動表達了個人的意見,主要是希望我們多舉辦有關人生哲學方面的講座,因為「這些題目比較貼近生活,比較吸引年青人和哲學初入門者」,另外,亦希望我們多舉辦西方哲學的講座,因為「一般人都比較少接觸西方哲學,而且西方哲學家的思想對哲學業餘愛好者和哲學初入門者比較難理解」。至於有關中國哲學的講座,「希望可以盡量討論少一些」,「除非講者對這些題目有創新,獨特或具批判性的見解……否則可能會令聽眾覺得講座好像延續中學中文,文學,中史或中〔國文〕化老師的講課,很難引起興趣」。

  當時,我很想第一時間回覆,但因事忙,不了了之。反而,本會會長方世豪兄比我更能坐言起行,他很快便在上一期人文論壇中作出了回應。

  方兄回應的重點在中國文化方面,這堙A我希望接續方兄的討論,集中講中國哲學方面。

  我想,來信的青年大抵閱讀過一些人生哲學、西方哲學的書籍,因而對哲學產生了興趣,並參加了我們舉辦的一些哲學講座。我以為這是很難得的,因為在香港,中、小學課程是沒有哲學科目的;而在商業掛帥、利益首出的現代社會,能有青年人對沒有多大實用價值的哲學產生興趣,實在難能可貴。

  不過,一方面,該青年也許對在中學時唸過(也許是正在唸)的中文、中史、中國文學或中國文化科目沒有興趣,另一方面,他或許因比較少接觸中國哲學(或許說比較少接觸好的中國哲學)而對它有所誤解,因此,他建議我們日後少講一些中國哲學。關於前一方面,講者以為,青年人對中學的有關中國文化的科目沒有興趣(我知道有些學生甚至是反感的),有關方面的教育工作者看來似有值得檢討之處,這點方兄的文章言之甚是,大家可以參看。關於後一方面,正是本文所著重討論的,希望能讓年青人對中國哲學的特質和現代意義有多一點了解。

  講這樣的題目可說是個大題目,要認真講,可以講成一個十多講的中國哲學概述課。故此,這堨u是長話短說,讀者如有興趣想認識多一些,可以上相關的哲學課,或者到本會網頁找一些中國哲學概論式的文章看看。

  簡單來說,哲學是以理性對宇宙與人生問題作出徹底反省的學科,約略可分為知識之學和價值之學兩個領域。而傳統西方哲學長於前者,傳統中國哲學則長於後者。一來由於現代社會較重視知識問題,二來也由於西方國家在政治、經濟、軍事等方面佔了上風,現代人便普遍有著重西抑中的文化態度。這種觀點其實是不完全合理和健全的。從知識之學的角度看中國哲學,我們並不諱言它有所不足,但從價值之學的角度來看,則我們認為中國傳統儒釋道三家對價值問題的反省,不但毫不遜色,而且在許多地方更有其優越之處,足以為現代人建立安身立命之道。

  一般人往往同意在現代西方,歐陸哲學對價值問題的反省遠比英美為佳,然而,很多人忽略的事實是:近、現代歐陸的代表哲學家的觀點,其實與傳統中國哲學往往若合符節,可以相提並論,例如尼采嘗戲稱康德為「科尼希貝爾格的偉大中國人」,這與牟宗三先生的「康德是西方的儒家」的經典論述不謀而合;叔本華的意志哲學,眾所周知與佛教哲學有莫大的淵源;現象學大師海德格曾經醉心於研究老子哲學,且亦頗受其影響,亦是不爭的事實……

  當代歐陸哲學家的受到中國哲學的影響,原因不難了解,就是傳統儒釋道三家對價值問題的反省,正可以補充傳統西方哲學過於側重知識之學的不足。簡言之,儒家講道德、道家講自由、佛家講自覺(覺悟),挺立出價值主體,對價值問題作出了全面而深刻的討論,有助世人建立正確的人生觀和價值觀。故此,來信的青年有興趣多了解人生哲學,我們建議他除了學習西方哲學外,也可以嘗試多看一點中國哲學書籍,相信能夠令他更加了解有關幸福、生死、愛情、命運等人生問題的解決之道。

  除了內容方面,中國哲學在方法方面,其實亦有值得西方哲學借鑑之處。籠統以佛教用語來說,哲學方法可大分為二:分別說法與非分別說法;以現代哲學用語來說,前者可稱為分析方法,後者可稱為直覺方法。前者主要是依於理論理性,符合邏輯原則、經驗原則的方法;而後者主要是依於實踐理性,超越邏輯原則、經驗原則的方法。前者為西方哲學所長,而後者則是中國哲學所長。然而,分析方法的適用範圍,主要是現實的、經驗的層面;是故,雖是知識之學的不二法門,但卻與價值問題不能相應。講者以為,這也是當代西方哲學的價值之學領域中相對主義、虛無主義學風盛行的主要原因:一直以來,傳統西方哲學往往以講知識的態度來講價值問題,一味追求概念須有清晰的定義、符合嚴格的邏輯規則的論證等等,結果,越來越認識到價值概念難以理解,價值推論多似是而非,甚至出現互相矛盾之處。職是之故,道德相對論、哲學無用論等風氣甚盛,令人否定了價值的存在,使人陷於虛無絕望之境。

  吾人以為,西方哲學的不足處,正是中國哲學的擅長處。以儒家為例,儒家講善性、仁義等道德概念,從來就不重視作抽象的定義和論證,而是依於日常的生活作出具體的指點。因此,孔子以人心之不安處指點宰我把握喪禮背後的道德意義,孟子以人心之不忍人之處指點出遇見別人有苦難時人所應有的怵愓惻隱之心,這些對道德價值的具體的體證,遠勝抽象的概念思考。再以佛教禪宗為例,禪師「不立文字,直指人心」,通過說禪話、對機鋒等非分別說法,甚至當頭棒喝等非言說的身體語言,使人去除煩惱執著,頓悟人生真理。凡此種種,都是令人得以安身立命之道。

  最後,我很希望所有對哲學有興趣的青年人,能用一個更廣闊的胸襟和觀點來看中國哲學,一旦你們能抱開放的態度進一中國哲學的領域,就會如入寶藏──這個寶藏其實是每個人自己本有的寶藏,因為是每個人的價值心靈所包涵的。在經過認真的探索和思考之後,我相信你們必有所得,是決不會空手而回的。

Copyright (c) Hong Kong Society of Humanistic Philosoph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