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文哲學會網頁 http://humanum.arts.cuhk.edu.hk/~hkshp

《人文》二OO六年一月第一四五期

哲學專欄-閒話中國哲學

《太極圖》和《太極圖說》的歷史源流爭論

方世豪(香港人文哲學會會長)

  關於《太極圖》和《太極圖說》的爭論,可分為歷史問題和義理問題兩部份。歷史問題為事實問題,即事實上歷史是怎樣發展的,屬實然層次。義理問題是就義理內容的理論效力來討論,屬應然層次。兩者有相關的地方,也可獨立處理。朱熹和陸九淵就曾因「太極」源流的爭論而交惡,所以在這堨交代這個源流問題。

  周濂溪的《太極圖說》其實包括了《太極圖》和《太極圖說》兩部份,《太極圖說》是說明《太極圖》的文字,也因為這個《太極圖》,使儒道的爭論複雜化。有學者指出《太極圖》出自道教典籍[1],或由道教人士傳給周濂溪,所以周濂溪其實是深受道教影響,非正宗的儒家。

  當代學者李申曾對《太極圖》的源流作出詳細考據[2],他的成果差不多已成為學術界的定論,現根據他的論點,並補充其他資料,把各朝代學者的意見作一個簡要的說明。

  1.主張來自陳摶

  (1)朱震

  朱震是南宋初年人,是最早論述《太極圖》源流的人。南宋的理學家胡安國曾推薦他給宋高宗,可見理學家也很欣賞此人,但他的說法卻是引起爭論的根源。他說:

  陳摶以《先天圖》傳种放,放傳穆修,穆修傳李之才,之才傳邵雍。放以《河圖》、《洛書》傳李溉,溉傳許堅,許堅傳范諤昌,諤昌傳劉牧。穆修以《太極圖》傳周敦頤,敦頤傳程顥、程頤。[3]

  朱震沒有說清楚他自己認為《太極圖》來自道教或是儒家。根據這段話,後人一直以為朱震的主張是《太極圖》來自道教的道士,因為這段文字就像是說明《太極圖》來自陳摶,而陳摶大家都知是道士。其實,如果要說周濂溪的《太極圖》來自道教的道士,就要證明陳摶是道士,而陳摶曾傳《太極圖》給周濂溪,但其實這段文字中並沒有說明陳摶是道士,也沒有說陳摶傳《太極圖》給周濂溪,只是說穆修傳給濂溪而已,可見朱震也不肯定濂溪的《太極圖》是否直接來自陳摶。經過李申的考證,陳摶並非道士,而是承傳漢儒易學的功臣,只因他懂煉丹術而被後人以為是道士而已。所以朱震提及陳摶時,可能並沒有視他為道士,只視作漢儒易學的功臣而已。但因朱震這樣說,卻令後世人以為《太極圖》來自道教,引起了很大很久的爭論。

  (2)胡宏

  胡宏在《通書序》中也採用此說[4]:

  推其道學所自,或曰傳《太極圖》於穆修也,傳《先天圖》於种放,种放傳於陳摶。此殆其學之一師歟?非其至者也。[5]

  但胡宏始終是理學家,認為就算《太極圖》是來自道士,也只是周濂溪其中一個老師,不代表周濂溪的思想,胡五峰始終認為在學問義理上,周濂溪是正宗的儒家。

  (3)陸九淵

  在朱子和象山的鵝湖之會後,曾為了《太極圖說》爭論,因此而交惡。在爭論中,便曾用《太極圖》的來源作為論據。象山相信朱震的講法:

  朱子發謂濂溪得《太極圖》於穆伯長。伯長之傳,出於陳希夷。其必有考。[6]

  加上《圖說》有「無極」在首句,象山便認為《太極圖》是來自道教的陳摶。

  (4)毛奇齡

  清朝的毛奇齡在《太極圖說遺議》中,認為濂溪的《太極圖》是來自道佛的文獻。最原初的文獻應是東漢《周易參同契》,毛奇齡謂《周易參同契》彭曉注本有《水火匡廓圖》和《三五至精圖》,後來隋唐間道士把這二圖結合成為《太極先天之圖》,被載入《上方大洞真元妙經品》,再編入《道藏》。毛奇齡就是認為陳摶取了《上方大洞真元妙經品》的圖,改為《太極圖》,傳給周濂溪。另一方面毛奇齡又提出《太極圖》出於佛教禪宗唐代圭峰的《十重圖》。總括以上的證據包括:《周易參同契》彭曉注本的圖、《道藏》中《上方大洞真元妙經品》的圖、圭峰的《十重圖》和陳摶的圖。

  《周易參同契》彭曉注本的圖,查現在的《正統道藏》彭注本,並無所述二圖,其他注本也沒有,故此證據不可靠。《上方大洞真元妙經品》經考證其「唐明皇序」沒有避「世民」諱,其出於唐代的說法便不可靠了。圭峰的《十重圖》據考證是出於明代佛藏,最早可追溯至元代,都在周濂溪後,也不可靠。

  (5)黃宗炎

  與毛奇齡同時,黃宗炎支持象山的說法,只認同《通書》,不認同《太極圖說》,在《圖學辨惑》中提出新的傳授系統,謂來自河上公:

  周子《太極圖》,創自河上公,乃方士修煉之術也,實與老、莊之長生久視,又屬旁門。老、莊以虛無為宗,無事為用。方士以逆成丹,多所造作,去致虛靜篤遠矣。周子更為《太極圖說》,窮其本而反於老、莊,可謂拾瓦礫而得精蘊。但綴《說》於《圖》,而又冒為《易》之太極,則不侔矣。[7]

  黃宗炎認為《太極圖》是河上公煉丹之術,就算說作老莊之理也是道家之理,今作為儒家《易》的太極理論,則不當。

  考河上公本圖名《無極圖》,魏伯陽得之以著《參同契》,鍾離權得之以授呂洞賓。洞賓後與陳圖南同隱華山,而以授陳,陳刻之華山石壁,陳又得《先天圖》於麻衣道者,皆以授种放。放以授穆修與僧壽涯。修以《先天圖》授李挺之,挺之以授邵天叟,天叟以授子堯夫。修以《無極圖》授周子,周子又得「先天地」之偈於壽涯。[8]

  這個傳授系統是:河上公、魏伯陽、鍾離權、呂洞賓、陳摶、种放、穆修、周濂溪。黃宗炎所說不知有何證據,但認為陳摶曾刻《無極圖》於華山壁,此圖就是傳給周濂溪的《太極圖》。黃宗炎在《圖學辨惑》中載有此《無極圖》,此圖和《太極圖》非常相似,於是說就是由陳摶傳給周濂溪的圖。但這個說法,應有石壁為證。陳摶傳种放,种放傳穆修,穆修傳濂溪。陳摶之後的系統其實是朱震之說,系統前面的人物是一些傳說,全無證據提出,很難入信。關於實證方面就只有陳摶刻於華山的圖,這圖只見於黃宗炎書中,也不知其因何而得,從未在其他地方看見過,很難成為有力證據。而關於華山壁證據,華山遊人如?,卻從來無人見過或提過,故此說的可信性甚低。

  (6)朱彝尊

  清代的朱彝尊作《太極圖授受考》,認為《太極圖》在唐代已有,陳摶曾將《無極圖》刻於華山石壁,陳摶之圖是由河上公作,由呂洞賓傳給陳摶,周濂溪改為《太極圖》。

  自漢以來,諸儒言易,莫有及《太極圖》者。唯道家者流,有《上方大洞真元妙經品》,著太極三五之說。唐開元中,明皇為製序,而東蜀?琪注《玉清無極洞仙經》,衍無極太極諸圖。[9]

  他的說法其實是毛奇齡加黃宗炎的說法,根據只有《玉清無極洞仙經》的衛琪注。他以為?琪是唐朝人,其實?琪是元朝人,故其說很不可靠。

  (7)馮友蘭

  其實清代毛奇齡、黃宗炎之說,證據甚少而臆測成份甚多,並不是那麼多人信服的。把來自《道藏》這個講法發揚光大的,其實是馮友蘭。馮氏的《中國哲學史》是國內的哲學教科書,讀哲學者必讀,影響相當深廣。馮氏在《中國哲學史》兩卷本云:

  《道藏》中之《上方大洞真元妙經圖》中有《太極先天之圖》,此與周敦頤之《太極圖》略同。此經有唐明皇御制序,似為宋以前書,此即或濂溪《太極圖》之所本歟?[10]

  於是周濂溪的《太極圖》來自道教的說法,便差不多成為定論。

  2.主張濂溪自作

  (1)朱熹

  周濂溪死後,坊間流傳不同的《太極圖》和《太極圖說》版本,朱熹認為容易做成理解上的混亂,所以改正了《太極圖》和《太極圖說》,現在流行的《周子全書》中的《太極圖》和《圖說》都是朱子修正的版本。在修正時,朱子也考證了《太極圖》的源流。當時人理解朱震的說法是《太極圖》來自道士陳摶,朱子則反對這說法,認為是周濂溪自己的創作。

  ……然後知其果先生之所自作,而非有所受於人者。[11]

  朱子的根據是周濂溪友人潘興嗣為濂溪寫的《濂溪先生墓志銘》:

  尤善談名理,深於易學,作《太極圖》、《易說》、《易通》數十篇,詩十卷,今藏於家。[12]

  這篇《墓志銘》明明寫著《太極圖》是濂溪自己「作」的,朱子認為朱震有所誤會,是因為他還未見到這篇《墓志銘》。勞思光曾反對朱子的這個理由,因為他認為這個句子應句讀為「作《太極圖易說》」,這《太極圖易說》即《太極圖說》,而不是指《太極圖》。[13]但這樣便變成沒有了《太極圖》,而只有《圖說》,豈不奇怪。另外,朱子又認為周子之理論奧妙,不是种放、穆修等人所及,不能由他們傳給周濂溪。朱子又曾經考訂過一個講法,認為周濂溪曾透過張詠(號乖崖)受了陳摶的一些思想,因為張詠曾從學於陳摶。這是朱子解釋傳自陳摶的說法來源,但始終認為《太極圖》是周子自創。

  (2)度正

  宋朝的度正[14]為周濂溪寫年譜,認為周子的《太極圖》和《太極圖說》都是自創:

  然其所至,皆天造自得。所謂不由師傳,默契道體者,是為得之。[15]

  度正以義理的分析來論證,是很有價值的看法,以後在討論義理問題時再作補充。但他提出當時一個傳說,認為周子之學來自和尚壽涯。因為有記載謂周濂溪和胡宿在潤州時曾從學於禪師壽涯。度正表示就算曾師從壽涯,不表示就是佛家的學問,觀周子之說,全是儒家學問,故否定此說。李申還考證了相傳壽涯傳給周濂溪的「先天地偈」,只似《老子》的「先天地生」,全無佛家特色,可見這這傳聞之不真確。

  (3)劉因

  元代的劉因則透過分析穆修和周濂溪的年紀,得出周子不可能從學於穆修的結論。劉因謂:

  …穆死於明道元年,而周子時年十四矣。[16]

  李申補充了地點的不同,周濂溪十二三歲隨父母入京(開封)時,穆修正遠在安徽或河南,不可能傳授學問。

  (4)張宇初

  張宇初是明朝第四十三代天師,是道教中人,也認為《太極圖》是周濂溪自己創作的。他的《太極釋》云:

  且考之潘志,以為周子自作無疑。[17]

  作為一個道教天師也否認周子的《太極圖》來自陳摶,可見這是一個很可疑的說法。

  (5)胡渭

  清代胡渭有《易圖明辨》,認為毛奇齡的講法是個懸而未決的問題。但他提出了一個新問題,有可能《太極圖》是周濂溪自創,是道教剽竊了周濂溪的圖,把《太極圖》引入《道藏》。

  或曰:陳摶傳穆修,穆修傳周子;或曰:周子所自作,而道家竊之以入《藏》,疑不能明,存而弗論云。[18]

  即是一反其他人的質疑,不是說濂溪之圖來自道教,反說是道教取了濂溪之圖。李申便用此說,考證《道藏》的資料,說出道教如何利用周濂溪之圖,改為煉丹圖。

  (6)黃宗羲

  黃宗羲在《宋元學案》中,從義理分析入手,認為周濂溪之學是儒門正宗,以誠為本,說濂溪學說來自道教陳摶或佛教壽涯等都是無知之說,「此皆不食其胾而說味者也」[19]。即是說沒有研究周濂溪的義理內容,而說濂溪之學的來源,又說是道教,又說是佛教,都是妄說。

  (7)黃百家

  黃百家擁護父親立場,認為:

  周子之學,在於志伊尹之志,學顏子之學,已自明言之矣。[20]

  他認為周子之學很明顯是儒家立場,不會是來自道教或佛教。

  (8)胡適

  胡適考據周濂溪和穆修的年紀,認為穆修死時,周濂溪才十五歲,不可能是穆修所傳。這是元代劉因的說法。

  (9)李申

  總的來說,朱震、胡宏、朱熹、度正、劉因、張宇初、胡渭、黃宗羲、黃百家、胡適都反對《太極圖》及濂溪之學來自道教。陸九淵、毛奇齡、黃宗炎、朱彝尊、馮友蘭認為來自道教或佛教。陸九淵用朱震的講法,並無甚麼具體證據,毛、黃、朱、馮的主要證據是《上方大洞真元妙經》、彭曉注的《周易參同契》、宗密的《十重圖》、華山石壁、衛琪注文。毛奇齡以《上方大洞真元妙經》有唐玄宗的序,所以作為唐代作品,其中經圖似周子的《太極圖》,認為是陳摶取此圖傳給周濂溪。但根據1991年出版的《道藏提要》[21]王卡的提要說明,提出了三點證據證明此經為南宋作品,經圖則是北宋後,都後於周濂溪。李申再補充三點證明經圖來自北宋後的作品,並考據了唐玄宗的序也是偽作[22]。由此證明《上方大洞真元妙經》的證據並不可靠。毛奇齡以彭曉注的《周易參同契》有二圖似《太極圖》,但現在找到的注本從未見此二圖。日本專家吾妻重二考證了宗密的《十重圖》原來是元代以後作品。至於華山石壁的圖在黃宗炎以前從沒有人提到,至現在也沒有人看到,根本無人知是否存在。衛琪是元代人更不能證明。

  於是一切來自佛道的證據都不成立,故《太極圖》應為周濂溪自創。

  李申還考證了陳摶的身份。朱震是理學家,為甚麼要提陳摶?原來朱震以為儒家的易學由王弼開始滲雜了道家的意思,使易學流入道教,走入歧途。陳摶是扭轉易學路向,繼承易學儒家系統,傳給了周濂溪的功臣,所以要追溯及陳摶其人。根據史籍記載陳摶是北宋的落第儒生,有經世之志,但因不得志而歸隱華山,歸隱後也不墜經世之志。關於陳摶是道士的講法,是後人的理解,與史籍所記不相符。陳摶傳給种放,种放傳給穆修。那麼种放和穆修呢?穆修是宋代古文運動的開創者之一,推重韓愈、柳宗元,也是個儒者。至於种放,在《宋史•种放傳》說的种放也是以儒家經濟之學終其一生的儒者。所以朱震說的陳摶、种放、穆修、周濂溪的傳承講法是想講儒家易學的繼承傳統,並不是想說來自道教。

  故此,經李申考證過後,周濂溪《太極圖》的歷史來源並非來自道教相信已成為定論了。

  3.最近的爭論

  (1)姜廣輝

  但在李申得出結論以後,仍有很多學者提出異議。當代學者姜廣輝在《理學與中國文化》書中論到《太極圖》的源流[23],認為周濂溪的《太極圖》應當源於道教,其說法以毛奇齡、黃宗炎、朱彝尊的論點為據,包括彭注本《周易參同契》、衛琪注《玉清無極洞仙經》等,以為以圖解易是道教傳統。其實《易》之八卦本來就是圖象,以圖解易在漢儒時已很普遍,並非甚麼道教傳統。此文奇在已知道李申的對毛奇齡的證據「深入考辨,提出九點證據,得出結論」,並認為他的研究「極有價值,其所舉出的論據也足以令人信服」後,卻又因為毛、黃、朱等人的證據,證明「周敦頤的《太極圖》顯然是由道教的《無極圖》改造而成的」。作者看來並不信服李申的見解,作者似乎認為李申只是證明周濂溪的《太極圖》不是來自陳摶,所以他提出另一說法,認為周濂溪的《太極圖》是由他的妻子陸氏和再娶的蒲氏的關係而得到。姜廣輝提出陳摶傳給劉海蟾,劉海蟾傳給張伯端,張伯端傳給馬默,馬默傳給張履,張履傳給陸詵之子陸師閔,周濂溪是陸詵女婿,所以周濂溪可能因而認識張履、張伯端等人,因而得到《太極圖》。另一個可能是陳摶傳給張無夢,張無夢傳給陳景元,陳景元傳給蒲宗孟,蒲宗孟之妹就是周濂溪妻蒲氏。周濂溪因而得到《太極圖》。劉承相的《濂溪太極圖說探源考辨》碩士論文以「『陸參』與『陸詵』顯然是二人」辨明「濂溪與陸詵、張伯端亦毫無關係。」[24]可見這猜想仍是不成立。

  另外,還有束景南、林忠軍等提出異議,但仍是舉毛奇齡舊證,確實有效的新證據欠奉[25],所以相信李申的文獻考據應為定論了。

  (2)郭彧

  當代學者郭彧考證了《太極圖》和《太極先天之圖》的內容,得出結論說:

  周敦頤《太極圖》源於道教的最大證據就是這幅《太極先天之圖》。今從內涵方面證得周敦頤《太極圖》是本漢《易》象數說而出,而證《太極先天之圖》是出於元代的衍圖,則其它"證據"亦自不待再重複考辨。[26]

  可見來自道佛的證據都未能成立,而是周濂溪自創的說法是最可能的,尤其是自內容方面來分析,更能曉得周濂溪之學是純粹儒家之學,非與道佛同流。

注釋:
[1]馮友蘭著的《中國哲學史》兩卷本就深信《太極圖》來自《道藏》中的《上方大洞真元妙經圖》。見《中國哲學史》下冊,.p.210,馮友蘭著,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2002年。
[2]《易圖考》李申著,北京大學出版社,2001年。
[3]《宋史•朱震傳》引朱震著《漢上易解》。
[4]《周敦頤集》p.95,岳麓書社,2002年。
[5]《周敦頤集》p.109,中華書局,1990年。
[6]《周子通書》p.105,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年。
[7]《增補宋元學案》卷十二,台灣中華書局,1984年。
[8]《增補宋元學案》卷十二,台灣中華書局,1984年。
[9]《曝書亭集》卷五八《太極圖授受考》,朱彝尊著。
[10]《中國哲學史》下冊,.p.210,馮友蘭著,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2002年。
[11]《周敦頤集》p.90,岳麓書社,2002年。
[12]《周敦頤集》p.85,中華書局,1990年。
[13]《中國哲學史》第三卷上冊,p..139,友聯出版社,1983年。
[14]度正,字周卿,南宋合州人,是朱熹的學生,官至禮部侍郎,著有《性善堂文集》,《宋史》有傳。
[15]《周敦頤集》p.104,中華書局,1990年。
[16]《增補宋元學案》卷十二,頁九,台灣中華書局,1984年。
[17]《易圖考》p.20,李申著,北京大學出版社,2001年。
[18]《易圖明辨》卷三,胡渭著。
[19]《增補宋元學案》卷十二,台灣中華書局,1984年。
[20]《增補宋元學案》卷十二,頁十八,台灣中華書局,1984年。
[21]《道藏提要》p.322,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1年。
[22]《易圖考》p.32,李申著,北京大學出版社,2001年。
[23]《理學與中國文化》p.59,姜廣輝著,上海人民出版社,1994年。
[24]《讀〈濂溪太極圖說探源考辨〉劄記》,郭彧著,載於《孔子2000》網站,2001年。
[25]《易圖考》p.294,李申著,北京大學出版社,2001年。
[26]《太極圖淵源研究之我見》,郭彧著,載於《孔子2000》網站,2001年。

Copyright (c) Hong Kong Society of Humanistic Philosoph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