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文哲學會網頁 http://humanum.arts.cuhk.edu.hk/~hkshp

《人文》二OO六年四月第一四八期

論玻爾哲學思想的兩難選擇-重讀《尼可斯玻爾哲學文選》(二之二)
宮雄飛
(續上期)

  四、 唯光論與人類知識的統一

  玻爾說,「對於一般哲學思維的發展來說,物理科學的重要性,不但在於它對我們與日俱增的有關自然界--我們自己也是自然界的一部分--的知識有所貢獻,而且在於它時常提供一些核對總和精化我們的觀念工具(conceptual too1s)的機會。」[36]物理科學事實上是人類文明的一個不可分割的部分;這不只是因為我們對自然力的持續掌握曾經如此全面地改變了生活的物質條件,而且也因為物理科學的研究對於澄清我們本身的存在背景作出了很多貢獻。物理科學對哲學的意義,不但在於穩步地增加我們關於無生命物質的經驗,而且首先在於提供一種機會,來檢驗我們的某些最基本概念的基礎和適用範圍。一切知識都是在一種用來說明先前所有的經驗的觀念構架中表現出來的,而且任何的這種構架在概括新經驗方面都可能是過於狹隘的。觀念構架的更新與擴張不但適於用來在有關的知識分支中保持秩序,而且也顯示了我們在表面看來相去很遠的知識領域中在經驗的分析和綜合方面所出地位的類似性。這種類似性,意味著一種越來越廣闊的客觀描述。物理學,本來被理解為和我們自己也是其中一部分的那一自然界有關的一切知識,後來則逐漸被理解為統治著無生命物質屬性的基本定律的研究了。牛頓力學的原理意味著一種決定論的或因果律的機械自然觀的建立,並成為一切知識領域中科學解釋的典範。更加廣闊的物理經驗領域的研究,曾經揭示了進一步考慮觀察問題的必要性。經典力學是以應用和日常生活事件有關的圖景及概念為基礎的。在這種意義上,經典力學在它的廣大適用領域中提供了一種客觀描述

  但是,無論牛頓力學如何理想化,這些理想化卻遠遠超出了我們的基本概念所能適用的經驗範圍。例如,絕對空間和絕對時間這些概念的適當應用,和光的傳播在實際上可以認為是暫態性的這一事實有著內在聯繫,這種暫態傳播使我們可以不依賴於物體速度而確定我們周圍物體的位置,並可以把各個事件排列在一種唯一的時間順序中。然而,當我們進一步對電磁現象及光現象作合理解釋時,就會發現,彼此以很大的速度而相對運動著的觀察者,將用不同的方式來標示各個事件,這些觀察者對剛體的形狀及位置可能具有不同的看法。不僅如此,在一個觀察者看來是在不同的空間點上同時發生的事件,在另一個觀察者看來卻可能是在不同時刻發生的。物理現象的說明到底在多大程度上依賴於觀察者的立足點?對這一問題的探索被證實為很有價值,並用來指導尋求一切觀察者所共有的普遍物理定律。

  愛因斯坦認為明確的量度關係最後歸結到事件的重合。他的廣義相對論保留了決定論的概念,成功地改造並推廣了經典物理學的整個結構,為我們的世界圖景找到了一種暫時的統一性。在廣義相對論中,是以一種彎曲的四維時空度規作為描述的基礎的,這種四維時空度規自動地照顧到引力效應,而光速則代表著速度這一物理概念的任何合理應用的上限。廣義相對論的建構說明了這樣一個問題:觀念構架的一種擴展,如何提供了一種消除主觀因素並擴大客觀描述範圍的適當方式。

  通過物質的原子構造的探索,揭露了觀察問題的新的出人意料的方面。如所周知,物質的有限可分性這一概念由來日久,運用這一概念,是為了說明物質不顧自然現象的多樣化而保持其特徵屬性的那種性能。但到現代為止,這種觀點一直被認為在本質上是一種假說。其含義是,由於我們的感官和工具是由不可勝數的一些原子構成的,它們的粗糙性就使原子觀點不能用直接的觀察來驗證。儘管如此,隨著化學和物理學的巨大進步,原子概念被證實為越來越有成果,正如牛頓所說,好的結構都是原子的。特別是將經典力學直接應用于原子及分子在不斷運動時發生的相互作用,使人們對熱力學原理得到了一種普遍的理解。

  二十世紀,科學家研究了新發現的物質屬性,例如天然放射性。這種研究對鞏固原子理論的基礎很有說服力。特別是,通過放大機構的發展,已經能夠研究本質上依賴於單個原子的那種現象,甚至能夠獲得有關原子體系的結構的廣泛知識。作為第一步,人們認識到電子是一切實物的一種公共組成。而且,通過盧瑟福有關原子核的發現,我們關於原子結構的概念得到了重要的完善。一個原子核,以一個極小的體積幾乎包括了整個原子的質量。元素的屬性在普通的物理過程或化學過程中保持不變,這種不變性可以直接用一種情況來加以解釋:在這種過程中,雖然電子的鍵合可以受到很大影響,但原子核卻並不改變。並且,盧瑟福發現,利用更加有力的設備可以引起原子核的嬗變,這一發現開闢了一個全新的研究領域,這種研究被稱為現代煉金術,古代點石成金的夢想終於成真。

  雖然物質的很多基本性質都可以用簡單的原子圖景來加以說明,但是,從一開始就很明顯,經典的力學概念和電磁學概念並不足以說明元素不同特性所顯示的原子結構的本質穩定性。然而,普適作用量子的發現卻提供了解決問題的一個線索,這一發現是本世紀第一年由普朗克通過深入分析熱輻射定律而得到的。這一發現揭露了原子過程中的一種超出機械自然觀以外的整體性,能量傳遞的不連續性終於打破了決定論因果律的鎖鏈,哲學從遭受陣痛中--割斷與經典力學「連續性」連接的臍帶 --以量子力學後的面貌脫穎而出。

  借助於量子力學的表述形式,能夠說明很多和物質的物理屬性及化學屬性有關的實驗事實。在這種表述形式中還照顧到相對論不變性的要求,能夠在廣大的範圍內整理和基本粒子的屬性及原子核的結構有關的迅速增長的新知識。但量子力學卻違背了習見習慣上的物理解釋,尤其是放棄了決定論這一概念本身,這種情況在很多物理學家和哲學家心中引起了懷疑:在量子力學中,我們所面臨的是一時的權宜之計呢?還是客觀描述方面的一種不可挽回的趨勢呢?要回答這一問題,就必須徹底修正描述物理經驗和概括物理經驗的基礎。

  在這一問題上,我們首先必須認識到,即使當現象超出了經典物理學理論的範圍時,實驗裝置的說明和觀察結果的記錄也必須利用經過技術物理學術語適當補充了的普通語言表示出來。因為「實驗」一詞本身就表明這樣一種情況:在該情況下,我們可以告訴別人我們已經作了什麼和已經學到了什麼。然而,在經典物理學和量子物理學中的現象的分析方面,基本的區別在於,在前一種分析中,客體和測量儀器之間的相互作用可以略去不計或得到補償,而在後一種分析中這種相互作用卻形成現象的一個不可分割的部分。事實上,一種嚴格意義上的量子現象的本質整體性,在這樣一種情況下得到了邏輯上的表達:企圖對現象進行任何明確定義的細分,都需要一種實驗裝置上的、和現象本身的出現不能相容的變化。特別是,不可能分別控制原子客體和確定實驗條件所必不可少的各種儀器之間的相互作用,這種不可能性就阻止了時空標示和動力學守恆定律之間的不受限制的結合,而經典物理學中的決定論的描述則是以這種結合為基礎的。事實上,時間概念和空間概念的任何無歧義應用都要引用一種實驗裝置,這種實驗裝置將涉及一種原則上不可控制的、對固定尺規和校準時鐘的動量傳遞和能量傳遞,該尺規和該時鐘是定義參照系所必需的。相反,對以動量守恆定律及能量守恆定律來表徵的現象加以說明,在原則上就會引起對細緻時空標示的一種放棄。這些情況在海森伯的測不准關係式中得到了定量的表達,該關係式規定著在一物理體系的態的定義中確定運動學變數及動力學變數時的不准量。然而,這種關係式雖然適應量子力學表述形式的特點,卻並不能按照和經典圖景有關的客體屬性來加以解釋。玻爾說,我們這兒所涉及的,是無歧義應用兩種概念的互斥條件--一方面是時間和空間的概念,另一方面是動力學守恆定律的概念。

  怎樣說明這種由測量所揭露出來的量子物理學深層次的東西呢?玻爾提出的方案還是「互補性」。互補在這堸ㄓF前面所提到的含義,更多的是調和和互相補充、互相填補的意思--為了和「互補性」區別我們選擇「互相補充」這一術語。「互補性這一思想絕不會限制我們以實驗的形式向大自然提出問題的那些努力,它僅僅在測量儀器和客體之間的相互作用形成現象的一個不可分割的部分時,表徵著我們通過這種詢問所能接收到的答案而已。」[37]在這堙u互補性」 又分明有「相互作用」的意思。但是,量子理論一個最突出的特徵就是在實驗條件下觀察到的那些現象之間的新穎關係,這些關係要用不同的基本概念來描述,玻爾並沒有給出這種新穎關係的概念解釋,互補性只是一種在新舊理論之間搞平衡的權宜之計,正像量子論的幾率統計方式是一種權宜之計一樣。關於這個問題,愛因斯坦的質疑一針見血:量子論關於測量的說明沒有涉及那些「獨立於觀測之外的、或者在兩次觀測之間實際發生的事情」。

  在測量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根據哲學唯光論的觀點,測量不但是客體與測量儀器之間的相互作用,還包括「觀測者」本身通過測量儀器與客體之間的相互作用。觀測者通過測量儀器與測量客體包括外部宇宙世界形成一個統一的整體。用唯光論的普通語言說,這一切都是光的包容體的自我互動,所謂測量之間發生的事情是「感光」與「轉換光」。因此,測量帶給我們最重要的意義是證實了「感光」與「轉換光」的邏輯存在。上述關於測量情況的介紹,都可以看作是對「感光」與「轉換光」的量子物理過程的描述。我們只能這樣理解:我們用於測量的儀器及測量客體乃至於觀測者本身都是光量子組成的,它們都擁有自己的波函數--在薛丁鄂的波動力學那堙A各個定態的光量子數,被詮釋為代表著各該定態的駐波的節面數。當我們用儀器去測量時,包括儀器在內都被捲入到一個模糊疊加態中間去--這只是光的波/粒二象性的另一種波動說的說法。也許,著名的光電效應最能形象地說明這種測量的「相互作用」,光照在金屬上,就有電子產生。愛因斯坦已經證明,要描述有關光電效應的觀察結果,就需要承認,對於從物質中逸出的每一個電子的能量傳遞,是和一個所謂輻射量子的吸收相對應的。這個測量事件,這個對應的過程--一個光量子吸收及一個電子能量轉換的過程:就是「感光」與「轉換光」。而愛因斯坦對於量子理論的獨創性的貢獻,恰恰在於認識到像光電效應這樣的物理現象如何直接地和個體的量子效應有關。另外,象觀察概念本身所固有的本質不可逆性一樣,「感光」與「轉換光」也是不可逆的。以上就是哲學唯光論對量子現象的「物理解釋」。

  正像量子公設的不連續性導致因果律的決定論崩潰一樣,客體和測量儀器及其觀測者之間的相互作用,或是客觀內容和觀察主體之間的不可分割性,直接導致主-客二元論的幻滅。

  關於生命機體在自然現象的描述中的地位問題,玻爾論述說,在最初,在有生命物質和無生命物質之間並沒有畫什麼明確界線。為了強調單個機體的完整性,亞里斯多德反對原子論的觀點,並且在討論力學基礎時保留了目的和能力這一類的概念。文藝復興時期,在解剖學和生理學中取得了一些偉大的發展,尤其是經典力學的決定論,消除了有關目的的一切思想,結果就發展了一種機械論的自然觀,而且很多有機的機能確實可以用物質的物理屬性和化學屬性來加以說明,而這些屬性則可以用簡單的原子概念來得到廣泛的解釋。機體的結構及作用過程,會引起原子過程的一種往往顯得和熱力學定律難以調和的有序化,因為熱力學定律意味著在構成一個孤立物理體系的各原子之間,有一種不斷無序化的趨勢。但是,維持並發展有機體系所必需的自由能,是有體系的環境通過營養和呼吸而不斷供應著的,在這個方面並不存在任何違反普遍的物理定律的問題。最近一百年中,我們在關於機體的結構及作用過程的知識方面得到了很大的進展,特別是已經清楚地知道了量子規律性在這個問題的很多方面都起著一種基本作用。這樣的規律性,對於那些高度複雜的分子結構的顯著穩定性來說是很重要的。這些分子結構是規定著物種遺傳性的那些細胞的重要組成,不但如此,關於用穿透性輻射照射機體而引起的突變的研究,也提供了量子力學統計定律的一種驚人應用。此外也曾發現,對於機體完整性十分重要的感覺器官,其靈敏度接近於個體量子過程的水平,而放大結構則在神經資訊的傳遞中起著特別重要的作用。整個的發展以一種新穎的方式,再一次將生物學問題的機械論處理方式提到了顯著地位。同時有一個問題也變得尖銳起來:將有機體和高度複雜、高度精密的體系相對比,是否可以提供一種適當的基礎來對生命機體所顯示的自動調節機構進行客觀描述?

  當回到原子物理學所給予我們的認識論啟發時,我們首先要認識到,量子物理學中所研究的封閉過程,並不是直接和生物學機能相類似的。為了保持生物學機能,必須在機體和環境之間有一種不斷的物質交換和能量交換。此外,任何的實驗裝置,只要它能夠將這種機能控制到可以用物理方式來明確描述的程度,就一定會阻止生命的自由體現。正如作用量子在原子現象中是一種既不能解釋也不需要解釋的要素一樣,生命概念在生物科學中也是一種基本概念。關於生命概念的問題,玻爾不只一次地加以強調:「生命本身的存在,不論就它的定義還是就它的觀測來說,都應該看成生物學的一個不能進一步加以分析的基本假設,就如同作用量子的存在和物質的終極原子性一起形成原子物理學的基本根據一樣。」[38]在前面,哲學唯光論已經把生命概念界定為「感光」與「轉換光」。玻爾說,「重要的是,只有放棄了生命的普通意義下的解釋,我們才有可能考慮生命的特徵。」[39]作為生命概念的定義,「感光」與「轉換光」正是這種放棄了生命的普通意義下的解釋,而代之一種認識論的生命特徵的哲學唯光論的解釋。正因為這樣,它才能與作為物質的終極概念--代表作用量子的「光」相對應。

  玻爾說,正如在物理學中一樣,在生物學中我們也是保持了獨立觀察者的地位的。問題只是對於經驗做邏輯概括的條件有所不同而已。對於動物和人類的先天行為及條件行為的研究來說,這種說法也成立。而心理學概念則是很適應這種研究的。即使在一種肯定是行為主義的處理方式中,也不可能避免這樣的概念。而且,當我們處理如此高難度的複雜行為,以致這些行為的描述實際上涉及個體機體方面的內省過程時,意識這一概念就會自動出現。

  問題是,象在物理學中一樣,在生理學和心理學中,一旦涉及「意識」的量子理論的解釋,玻爾一律採用調和主義的所謂「互補性」描述。這種所謂自相諧調的描述方式「提供了機械論處理方式和目的論處理方式之間的一種更恰當的平衡」。事實上,面對測量問題的深刻性,玻爾採取了一種鴕鳥政策。

  根據哲學唯光論對量子理論測量問題的詮釋,人類意識的參予才是光子逃逸、波函數坍縮的原因。只有當電子的隨機選擇結果被人意識到了--「感光」與「轉換光」發生了--它才真正地變為現實,從波函數中脫胎而出來到這個世界上。狄拉克認為波函數坍縮是自然做出的選擇,而海森伯則認為它是觀察者選擇的結果,因為直到做出了觀察的那一時刻,選擇才成為一種物理實在。而哲學唯光論不主張「主-客」分立,自然與人是一個整體的不同方面,「感光」與「轉換光」才是它們的真正關係。測量的根本問題是「感光」與「轉換光」的發生,這在「人」(光類存在物) --作為「觀測者」--這方面便是意識的參予,或者用哲學唯光論的表述方式,是「光類」的參予。而只要波函數還沒有「被意識到」,它便總是留在不確定的狀態,只不過從一個地方不斷地往最後一個測量儀器那娷鉦噬}了[40]--這是被稱為「百年罕見天才」的馮o諾伊曼[41]在為量子論做出的傑出數學量化貢獻時得出的結論。對於量子論中的觀測問題,另一位科學家維格納[42]的意見是:意識無疑在觸動波函數中擔當了一個重要的角色。維格納論證說,意識可以作用於外部世界,使波函數坍縮是不足為奇的。因為外部世界的變化可以引起我們意識的改變,根據牛頓第三定律,作用與反作用原理,意識也應當能夠反過來作用於外部世界。但問題是,「意識」究竟是什麼呢?它是獨立於所謂「物質」的嗎?它服從物理定律嗎?它可以存在於低等動物身上嗎?它可以存在於機器中嗎?很顯然,它帶來的問題比光的波/粒二象性要多得多,這些問題是我們用「傳統的」習見的經典物理觀念理解「意識」所產生的。然而,如果我們從哲學唯光論出發,把「意識」理解為 「光子」、波函數或者乾脆是「光類」,一切問題就迎刃而解了--正是光的參予導致波函數的坍縮及光的「多米諾效應」--包括上述測量與客體之間不可逆的相互作用,我們已經把它界定為「感光」與「轉換光」。哲學唯光論是「主-客」二元論的終結者。西方科學與哲學一貫強調主-客的二元性,這與注重天人合一的中國哲學是完全背道而馳的。哲學唯光論不是唯物論,也不是唯心論,她是唯光論。

  針對意識問題,玻爾的心態也是矛盾重重,充滿了「互斥的經驗」。在他看來,用表面看來互相矛盾的屬性來表示人類意識的同等重要的一些方面,這種用法確實和原子物理學中的情況十分相像,因為在原子物理學中,互補的現象需要用不同的基本概念來定義。「意識」一詞指示著可以在記憶中保留下來的經驗,這一情況就意味著意識的經驗和肉體的觀察之間的一種比較。從一種生物學的觀點看來,要解釋精神現象的特徵,我們只能作出如下結論:每一種意識的經驗都和機體中的一種殘存印象相對應。這種印象等於神經系統中種種活動過程的成果的一個不可逆的記錄,這種過程不受內省的影響,而且也很難用機械論的方法來下一個包舉無遺的定義。由於放棄了對於解釋所提的習見要求,我們也就得到了概括更廣泛經驗領域的一種邏輯方法,這種方法使我們適當注意主觀-客觀分界線的畫法。既然在哲學文獻中有時會涉及客觀性、主觀性乃至實在性的不同標準,那麼就可以強調,正如實在論和唯心論一類的觀念一樣,終極主觀這一概念在我們所定義的客觀描述中是沒有它的地位的。

  但當我們再回到心理學領域中,科學研究中的定義問題和觀察問題所帶來的困難,遠在這些問題在自然科學中尖銳化起來以前就已經清楚地被認識到了。事實上,在心理經驗中不可能區分現象本身及現象的感知,這種不可能性很明顯地要求人們放棄按照經典物理學的模型來進行簡單的因果描述;而且,用「思想」、「感覺」這一類的字眼來描述這種經驗的那種用法,也極有啟發性地使我們想起在原子物理學中遇到的互補性。玻爾強調說:正是這種在內心中明確區分主觀和客觀的不可能性,提供了表現意志的必要的自由。

  一方面,玻爾否定主-客二分的歧義並肯定主觀、客觀的同一性。另一方面,他又懷疑所謂「終極主觀」的地位。當人們注意到量子理論披露出來的新穎關係,從而談到「通過觀察來干擾現象」或「通過測量來創造原子楷體的物理屬性」時,他採取了一種慎重的態度。他認為,術語選擇方面的這種慎重性,在探索新的經驗領域時是特別重要的。尤其是,像現象和觀察以及屬性和測量這樣一些字眼是在一種和日常語言及實際定義不相容的情況下被使用的。遵循著客觀描述的路線,更加適當的做法是用現象一詞表示在那樣一種情況下得到的觀察結果。該情況的描述包括著整個實驗裝置的說明。利用了這種術語,量子物理學中的觀察問題就不再帶有任何的特殊複雜性。他特別提醒我們,每一個原子現象都是封閉的。只有當涉及這樣的封閉現象時,量子力學的表述形式才有著明確定義的應用。玻爾所處的那個時代的環境以及牛頓經典力學的權威性,使他不可能在量子理論的衝擊波前推波助瀾,他的局限性及保守思想是可以理解的。具體表現在他在經典理論與量子理論之間搞平衡的所謂「互補性」上。他論述道:「不管適用相對性思想和互補性思想的典型形勢是何等地不相同,這兩種形勢在認識論方面卻表現著深遠的相似之點。事實上,在兩種情況下我們都涉及對於諧調性的尋求,這種諧調性不能概括在說明範圍更窄的物理經驗領域時所採用的那種形象化概念之中。但是,有決定意義的一點是:不論在哪一種情況下,我們的觀念構架的適當擴展,都並不蘊涵對於觀察主體的任何引用,這種引用是會阻止經驗的無歧義傳達的。在相對論性的論證中,這種客觀性是通過適當照顧現象對觀察者參照系的依賴性來加以保證的;而在互補描述中,則通過適當注意基本物理概念之明確應用所要求的條件來避免全部的主觀性。」[43]如果我們沒有記錯的話,玻爾曾抨擊相對論並沒有脫離決定論的窠臼。現在他甘願把自己連同量子論屈尊俯就與相對論相提並論,可見他在「過」與「不及」的兩難推論中主張「過猶不及」,從而追求一種無過無不及的「諧調性」。這種中庸原則的諧調性是互補性的形象說明,象在量子理論的兩難推論面前選擇互補性一樣,面對他自己關於認識論的兩難推論,他同樣選擇了互補性。在這堙A互補性與執兩用中的「執中含和」思想何其相似乃爾。

  關於傳統哲學的物質概念,原子論是迄今為止的一種最具代表性的物質基本概念。德謨克利特以非常深刻的直覺能力強調說,對於物質普通屬性的任何合理說明,都需要用到原子論。他自己就曾經利用原子論的概念來解釋有機生命的特色,甚至解釋人類心理的特色。這種唯物觀因為具有相當的幻想性從而引起一種反作用,亞里斯多德以其對物理知識和生物知識的精湛的理解,以根據本質上是目的論的概念來說明豐富的自然現象,從而擯棄了原子論。然而,由於人們逐漸認識到一些基本自然規律對無生物體和有生物體都同樣適用,亞里斯多德的片面性同樣遭到擯棄。但是,隨著人類認識的逐步提高,人們看到,從控制著自然現象的那些原理的本質統一性來說,那種生物和無生物之間的純粹外表上的類似性,遠不如生命機體和工業機械之間的那種源遠流長的相似性來得重要。這種相似性,是文藝復興時期通過解剖學和生理學的研究而被揭示出來的。它在哥白尼的《天體運行論》中的關於世界圖景的「大循環」和哈威的《血液運行論》中的關於人體的「小迴圈」--之間的類比中--得到了充分的體現。後來終於在牛頓時代的機械論堭o到嘗試和形成定律。一直到經典電磁學與牛頓力學形成分庭抗禮的局面,伽伐尼電流的發現--「他的根本性的發現對於物理學和生物學都是十分重要的」-- 又把物理學和生理學之間那種微妙的相似性巧妙地聯繫起來。儘管伽伐尼的研究對於很多生物學反應的物理方面和化學方面做出了獨到的解釋,但是,機體結構的獨特精緻性以及機體中相互聯繫著的調節機構的多樣性,依然超過關於無機自然界的任何經驗,以至於我們仍然感到和以往一樣,不能沿著這條路線來對生命本身得到一種解釋。我們象德謨克利特和亞里斯多德一樣,面臨著一個兩難推論。

  由於道爾頓應用原子論的觀念來闡明化合物組成所服從的定量規律並得到了十分肯定的成功,所以原子論重新復活成為一切化學推理的不可缺少的基礎和無往而不利的指南。物理學實驗技術的驚人改進,為我們提供了研究和個體原子的作用直接有關的現象的方法。這種發展徹底清除了這樣一種傳統偏見:由於我們感官的粗糙性,關於原子確實存在的任何證明都是人類經驗所永遠不能企及的。同時,這種發展所揭示的自然規律中的原子性特徵,也比物質的有限可分性這一原子論的古老學說所表示的要更為深入更為深刻。事實上,人們已經體會到,如果要理解真正的原子現象,我們的觀念構架--既適合於用來說明我們日常生活經驗的,又適合於用來表述宏大物體之行動所適合的並構成所謂經典物理學這一輝煌大廈的全部定律體系的那種構架,就得從根本上加以擴展。

  為了理解自然哲學的這種新形勢在何種程度上對於生物學基本問題所提供的可能性,簡單回憶一下引導我們認識原子理論現狀的主要發展路線是不無裨益的。如所周知,近代原子物理學的起點,在於對電本身的原子性的認識。這種原子性,首先通過法拉第有關電解的著名研究顯示出來,並通過稀薄氣體的放電現象中電子的分出而確定下來。J.J.湯姆孫(Thomson)研究了電子在千變萬化的物理現象和化學現象中所起的重要作用。盧瑟福更是研究了原子核的嬗變--現代煉金術的點石成金。人們越來越認識到,除非脫離開經典力學概念和電磁學概念,否則,就不可能根據盧瑟福原子模型的已經確立的理論特點來說明普通的物理現象和化學現象。事實上,雖然牛頓力學對於開普勒定律所表示的行星運動的和諧性有所洞察,但是,像太陽系這種力學模型的穩定性卻和原子的電子組態的內在穩定大相徑庭。當太陽系這一類的體系受到擾動時,它並沒有返回原有狀態的趨勢;而原子的內在穩定性則是說明各元素的不同屬性所必需的。原子的內在穩定性已經由光譜分析肯定證明了。最後,解決上述兩難推論的一個線索,由普朗克關於基本作用量子的發現,而得到了圓滿的解決。基本作用量子的存在表明著物理過程的個體性的新面貌。這種新面貌是經典的力學定律和電磁學定律所完全沒有的。這種新面貌把各該定律的適用性本質上局限於那樣一些現象:它們所涉及的作用量大於普朗克的原子論式的新痗q所定義的單個量子。這個條件雖然在通常物理經驗的現象中是充分滿足的,但對原子中的電子行動卻是根本不成立的。而且,事實上只是由於作用量子的存在,才使電子不能和原子核熔合成一個中性的實際上可以看成是無限小的重粒子。每一電子和原子核周圍的場的結合,可以描述為一系列的個體過程。通過這種過程,原子將從它的一個所謂定態轉變到另一個所謂定態,並以一個單獨的電磁輻射量子的形式放出其被釋放的能量。這種觀點和愛因斯坦對於著名的光電效應的解釋是很相近的。在光譜學的幫助下,這種觀點也逐漸導致了原子中任一電子的定態類型的系統化的分類法。這種系統化的分類法,可以完全說明著名的門捷列夫週期表中所表示的元素物理性質及化學性質之間的那種令人驚歎的關係。這樣一種關於物質屬性的說明,好象是另一種古老理想的實現:把自然規律的表述歸結為純數的研究成果。這是另類的夢想成真,古希臘畢達哥拉斯學派的夢想成真。

  如所周知,量子公設的成立,預示著新的物質實在的產生。然而,量子公設意味著,原子現象的任何觀察,都將涉及一種不可忽略的和觀察器械之間的相互作用。因此,在這堙A我們就既不能賦予現象又不能賦予觀察器械以一種通常物理意義下的獨立實在性。正如通常所理解的,一個物理體系的態的定義,要求消除一切外來的干擾。但是,在那種情況下,按照量子公設,任何的觀察就都將是不可能的。而且,最重要的是,空間概念和時間概念也將不再有直接的意義了。另一方面,如果我們為了使觀察成為可能而承認體系和不屬於體系的適當觀察器械之間有某些相互作用,那麼,體系的態的一種單義的定義就很自然地不再可能,從而通常意義下的因果問題也就不復存在。就這樣,量子理論的本性就使我們不得不承認,時空標示和因果要求是依次代表著觀察的理想化和定義的理想化的一些互補而又互斥的描述特點,而時空標示和因果要求的結合則是經典理論和經典物質概念的特徵。正如玻爾所指出的,量子公設給我們提出了這樣一個任務:要發展一種「互補性」的物質理論,該理論的無矛盾性只能通過權衡定義和觀察的可能性來加以判斷。

  如上所知,哲學唯光論已經把量子理論的觀察行為--觀察和觀察器械之間乃至於觀察客體的相互作用界定為「感光」與「轉換光」。既然這種觀察的可能性的定義已經作出,從而觀察成為事實,那麼,這種非通常經典物理意義的獨立的物質實在,則已昭然若揭而且非光莫屬了。正是因為光,才是「感光」與「轉換光」成為可能。另外,相對論是以光速為參照的,那麼,這種具備「光速極限」的「物質」肯定是本原性物質,這種本原性物質就是「光」。

  在玻爾的論述中,「光的本性」與「物質基本粒子的本性」--玻爾又稱為「物質終極組成的本性」--是相提並論的。與此相對應,是把所謂「孤立粒子」和「輻射」這兩種抽象概念相提並論。諸如「有關輻射及自由粒子」,「碰撞反應和輻射反應」,「原子的輻射反應」或「碰撞反應」,「光的屬性」和「自由物質粒子的屬性」,「物質的本性」和「光的本性」,「光的本性問題及物質的本性問題」。玻爾說,「這種表述的起點,是由原子結構問題所首先提供的。如所周知,在原子結構問題中,已經可以通過經典概念的初等應用而和量子公設相諧調地闡明經驗的一些重要方面。例如,用電子碰撞和用輻射來激發光譜的一些實驗,是依據分立定態和個體躍遷過程的假設來適當說明的。這主要是由於有這樣一種情況:在這些問題中,並不要求比較詳細地描述過程的時空行為。」[44]根據玻爾的說法,在量子理論中,永遠需要很小心地使用速度這一概念。在這堙A和通常描述方式的對立突出地表現在下述情況中:按照經典理論,各光譜線是屬於原子的同一個態的;而按照量子公設,這些光譜線則是和分離的躍遷過程相對應的,受激原子在這些躍遷之間有一種選擇的餘地。然而,儘管有這種對立,卻仍可以在一種極限的情況下得到和經典概念的一種形式化的聯繫。那就是,相鄰定態的屬性相對差漸近地趨於零,從而在統計應用中可以將不連續性忽略不計。通過這種聯繫,就可以依據我們關於原子結構的概念用來在很大程度上詮釋光譜的規律性。「把量子理論看成經典理論的合理推廣的那種企圖,導致了所謂對應原理的陳述。這一原理在詮釋光譜學結果方面的應用,是以經典電動力學的一種符號化的應用為基礎的;在這種應用中,將個體躍遷過程各自和原子級粒子的一個運動諧分量聯繫了起來,而原子級粒子的運動是根據普通的力學來預期的。除了在上述那種相鄰定態間的相對差可以忽略不計的極限情況以外,經典理論的這樣一種片段的應用只有在某些事例中才能導致現象的嚴格定量描述。這兒應該特別地提到色散現象的經典處理和愛因斯坦所表述的支配著輻射躍遷過程的統計定律之間的聯繫,這種聯繫是由拉登堡和克喇摩斯發展起來的。雖然正是色散現象的克喇摩斯處理給對應論證的合理發展提供了重要的暗示,但是,只有通過最近幾年所創立的量子理論方法,上述原理中所提出的普遍目的才得到了適當的表述。」[45]

  既然提到物質屬性以及與經典理論對接的對應原理,簡單地回顧一下傳統意義上的物質概念及其發展過程不無裨益。「物質」這個概念在人類思想史上已經經歷了許多變化,在不同的哲學體系中都給予不同的解釋。 「物質」這個詞的所有不同意義,至今仍然存在於我們對這個詞的理解中。從泰勒斯到原子論者的早期希臘哲學,在對宇宙萬物變化的統一本原的尋求中,已經形成了宇宙物質的概念,這是一種世界實體,它經歷著所有這些變化,萬物都由它形成,而萬物又轉變成它。這種物質部分地和某種具體物質,如水或空氣或火相等同--但也有不同之處,因為它除了是構成萬物的質料之外,再沒有別的屬性了。

  在亞里斯多德的哲學中,物質被設想為處在形式與物質的關係之中。我們在我們周圍的現象的世界中所知覺到的一切是成形的物質。物質本身並不是實在,而只是一種可能性,一種「潛能」;它只是靠形式而存在。在自然過程中,亞里斯多德所謂的「本質」或「質料」,從僅僅是可能性開始,通過形式,而轉化為現實。亞里斯多德的物質當然不是象水和空氣一樣的具體物質,也不僅僅是空虛的空間;它是體現通過形式轉變為現實的可能性的一種不確定的、有形體的基質。亞里斯多德哲學中物質與形式的這種關係的典型例子,是物質形成為生命機體的生物學過程和人類的建築和造型活動。雕像在被雕刻家刻出以前,是潛在於大理石之中的。而量子理論恰恰復蘇了亞里斯多德這種「潛能形式」說。量子力學的另一位創始人海森伯說,關於光的幾率波的概念是牛頓以來理論物理學中全新的東西,「它意味著對某些事情的傾向。它是亞堣g多德(Aristotle)哲學中'潛能'(potentia)這個老概念的定量表述。它引入了某種介於實際的事件和事件的觀念之間的東西,這是正好介於可能性和實在性之間的一種新奇的物理實在。」[46]唯光學派曾經指出,懷特海根據量子論的整體觀念建立起來的「機體論」也很重視「潛能」的學說。他說,「對事件一般流變的探討使我們分析了永恆的潛能,在這種潛能的本質中,存在著一種對任何永恆客觀要素的展視。這種展視形成了產生出個別思想的基礎,這些個別思想作為'思想位態'被攝入更精微、更複雜的持續模式的生命史中。」[47] 根據量子理論的說法,光波的每一次「振動」,都是「潛能」在蠢蠢欲動,或者換種說法,「每一種原始要素都是潛能或潛在活動所產生的振動波」[48]。據《物理學和哲學》一書的英文版序者諾斯勞普[49]說,在把現代物理學和哲學結合方面,亞里斯多德關於「質料」與「形式」的「潛能」說[50],是一個被海森伯創造性發揮的、具有現代意義的哲學概念,作為亞里斯多德意義上的「質料」--現代物理學的「基本粒子」,恰恰需要一個潛能轉換的「形式」。「潛能形式說」是銜接量子論與古典哲學的一個突出點。是玻爾對應原理所要在經典理論與量子理論之間協調的東西。 如前所說--所謂對應論證,就是表示要在最大程度上力求應用經典力學理論及經典電磁理論中的概念。

  近代哲學從笛卡兒開始,第一次把物質看作是精神的對立面,世界有兩個互補的方面「廣延實體」和「思維實體」。因為自然科學的新方法論原理特別是力學的方法論原理排斥了將有形體的現象追蹤到精神力的一切企圖,物質只能看作是與精神和任何超自然力無關的實在本身。這個時期的「物質」是「成形的物質」,成形的過程被解釋為力學相互作用的因果鏈條,從而喪失了它和亞里斯多德哲學中「有生長力的靈魂」之間的聯繫,物質與形式之間的二重性或「二象性」不再適用了。正是笛卡兒的這種物質概念,導致自然科學哲學中的機械論成分,我們今天使用的「物質」的概念,在很大程度上帶有笛卡兒的這種成分。

  海森伯說,「當自然科學研究物質偽問題時,它只有通過對物質的形式的研究才能進行。物質形式的無窮多樣性和易變性必定是研究的直接物件,而努力必定是朝向尋求若干自然律、某些能作為通過這個廣大領域的嚮導的統一原理。因此,長時期以來,自然科學--特別是物理學--的興趣就集中在關於物質結構的分析和關於促使形成這些結構的力的分析。」[51]物質的結構是物質與形式的內在統一;物質的「形式」是它的無窮多樣性和易變性。自從伽利略的時代以來,自然科學的基本方法就一直是實驗。這種方法使它能從一般經驗推移到特殊的經驗,從自然中挑選出有特徵性的事件,從這些事件中能夠比從一般經驗中更直接地研究自然「定律」。如果人們要研究物質結構,人們必須拿物質做實驗。人們必須讓物質處於極端條件下,以便研究它在那種條件下的嬗變,期望發現在一切明顯的變化中都保持著的物質的基本特徵。

  在量子力學發展的初期,人們嘗試從兩個相反的方向擴展對物質結構的分析。一是研究原子間的相互作用、它們與分子或晶體或生物學物件等更大單位的關係;一是嘗試通過原子核與其組成部分的研究深入到物質的最終單位中去。研究工作在這兩條路線上都取得進展,量子論在這兩個領域中都發揮了作用。它追蹤了一個方向的物質結構分析,從原子到包括許多原子的更複雜的結構,包括從原子物理學到固體物理,到化學和生理學,然後它又轉向相反的方向。這是一條從原子外部到內部和從原子核到基本粒子的研究路線,正是這條路線可能導致對物質統一性的理解。第一步是對原子核的實驗分析,對原子核運用的實驗工具是放射性物質所發出的α粒子。盧瑟福在 1919年利用這些粒子成功地促成了原子核的嬗變;第二個實質性的進展是如所周知,用高壓裝置把質子人工加速到足以促使原子核嬗變的能量。通過對原子核結構的分析,人們最後得到一種對物質的描述,在這種描述中,代替許多不同的化學元素,只出現三個基本單元:質子、中子和電子,所有由原子構成的物質都是由這三類基本建築基石組成。這還不是物質的統一,但確實是朝向統一化或許更重要的是簡單化的重大步驟。在原子核中的動力學定律可以設想為就是量子力學中的那些定律,但是粒子間的力並不是預先就知道的,它們必須從原子核的實驗性質中推導出來,這個問題尚未完全解決,而且由於根據複雜的力來計算原子核的性質的數學困難和實驗的不準確性使得進展十分困難。這樣,就剩下最後一個問題,即物質統一性的問題。海森伯說,「是不是基本建築基石--質子、中子和電子--就是物質的最終的不可毀滅的單位,就是德謨克利特意義上的原子(除了作用於它們之上的力之外,它們之間沒有任何關係)?或者它們正是同類物質的不同形式,它們是否還能相互嬗變,是否還能嬗變成其他的物質形式?」[52]物理學家從兩個方面的實驗探討物質的最終統一性,一個方面是所謂宇宙輻射,原子核似乎有很長一段時間被不斷變化的磁場保留在星系空間中,而最後它們在這個空間中裝滿了人們稱為宇宙輻射的那種東西。這種輻射從外面到達地球,它實際上由各種原子核所組成,例如由氫原子核和氦原子核和其他較重元素的核所組成,它們大約具有一億或十億電子伏的能量,在比較稀有的情況下,還可到達這個數量的一百萬倍。當這種宇宙輻射的粒子穿入地球大氣時,它們擊中大氣中的氮原子和氧原子,或者可以擊中受到輻射的任何實驗裝置中的原子,最終導致基本粒子的嬗變;另一方面是建造大的加速器。結果又發現了許多個不同的新的基本粒子,而且各種跡象表明,這種發現永無止境。但實驗表明,粒子能夠從其他粒子產生出來,或僅僅由這些粒子的動能產生出來,而它們又能蛻變為其他粒子。實驗證明了物質的這種完全的互換性。在能量足夠大時,所有的基本粒子都能嬗變為其他粒子,它們能夠僅僅從動能產生,並湮滅而轉化為能量,譬如說轉化為輻射。因此,海森伯說,「這塈畯拊篕琱W有了對物質統一性的最終證明。所有基本粒子都由同一種實體製成,我們可以稱這種實體為能量或普遍物質(universal matter);所有的基本粒子正是這種物質所能呈現的不同形式。」[53]當我們把這種狀況與上述亞里斯多德關於物質和形式的概念相比較,我們便可以說,亞里斯多德的物質既然僅僅是「潛能」,就應當可以和我們的能量概念相比較,當基本粒子產生時,它通過形式轉化為「現實」。

  最後,物質的統一性在哲學唯光論這堭o到了實現:光的波/粒二象性使得它既以「物質」的形式出現,又以光量子的作用力出現。光既是一種作用量子的物質形態,又是一種「感光」與「轉換光」的物質形式。

  如上述,根據玻爾的觀點,和生命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繫的那種無休止的物質交換過程,意味著不能把一個生命機體看成在說明物質的一般物理性質和化學性質時所考慮的那種明確定義的物質體系。這就要求我們,「在互補性的構架中避免任何這種邏輯矛盾的可能性」:生物學研究的任何結果,都不可能用不同於物理學及化學的方式來清楚地加以描述,這正如即使是說明原子物理學中的經驗最後也得依靠那些在意識上記錄感覺所不可缺少的概念一樣。玻爾說,要想在這種不能無限制應用的常見的理想化方法方面為原子理論尋求類似的教益,我們事實上必須到心理學這一類的完全不同的科學分支中去找,甚至要到前輩思想家如釋迦牟尼和老子所遇到的那些認識論問題中去找,當他們企圖調和我們在宇宙大舞臺中既作為觀眾又作為演員的兩種不同地位時,他們就遇到這種問題。但是--玻爾說--承認在相隔如此遙遠的人類興趣領域中出現著的問題之間會有一種純粹邏輯方面的類似性,絕不意味著要在原子物理學中接受和真正科學精神不相容的任何神秘主義。相反,這種認識鼓勵我們去檢驗一個問題:當把我們的最簡單的概念應用于原子現象時,我們會遇到一些出人意料的佯謬問題。玻爾問:「這種佯謬問題的直截了當的解決是否有助於澄清其他經驗範圍中的思維困難」?回答是肯定的。哲學唯光論解決物質佯謬問題靠的是可以與「互補性」相媲美和相得益彰的、中國前輩思想家所創立的認識論方法論「執兩用中」,光是在物質的有限可分性與無限分割性之間的執兩用中,是在量子公設的客觀性與非真實性之間的執兩用中,也是在作用量子和數學公式之間的執兩用中--在幾率統計的符號化與量子定態的無形象化之間的執兩用中。玻爾說,我們在這堹A及的是一種「特徵互補性」,和我們在考慮光的本性問題及物質的本性問題時所遇到的那種互補性相類似。所以,關於光的物質界定和取向,也可以說是在物理學與生物學之間的執兩用中,在生物學與心理學之間執兩用中。這種執兩用中最終是在光本身的波/粒二象性之間的執兩用中,這應該是玻爾「互補性」的最中肯的詮釋--如同玻爾說「波和粒子是互補的」,而哲學唯光論則說「在波與粒子之間執兩用中」。如果說玻爾的「互補板凳」還有點跛足的話,唯光論的執兩用中則更像不偏不倚的天平。

  人類知識的統一首先是建立在物理學的理論統一基礎之上的。因為物理學的理論統一是這個世界得以存在的「公理」。其次在於物理學與生理學乃至於心理學的統一,作為上述統一的「綱領」--哲學的統一乃是題中應有之義。哲學的統一其目的在於人類文化的統一。但人類文化豐富多彩的「異彩」性以及人類文明的內在發展的巨大張力,卻註定哲學發展的多樣性以及互斥性。在這種情況下,尋索一切文明中生根於共同人類狀況中的那些特色並加以類比,就顯得十分重要。在玻爾的哲學論述中,無數次曾提到「目前我們必須滿足於適切程度不等的一些類比」。在這些類比的後面不但存在著和一些認識論方面有關的一種聯屬,而且在和物理學和生物學雙方都有直接聯繫的生物學根本問題後面也隱藏著一種更深的關係。雖然現在還不能說量子理論已經對於闡明這種問題有了重大的貢獻,但是,很多跡象都表明,在生物學中,我們涉及的是和量子理論的概念範圍非常接近的一些問題。事實上,表徵著生命機體的,首先就是個體和外界之間的截然區分以及各機體反應外界刺激的巨大能力。通過光的「作用量子」及其「感光」與「轉換光」的界定,我們已經十分清楚地把這種關係指示出來。儘管如此--玻爾說--我們得到的關於描述著原子現象的那些定律的知識是否已經為我們準備了處理生命機體問題的充分基礎,或者說,是否還有一些未經探討的認識論方面隱藏在生命之謎的後面,這顯然還是一個完全懸而未決的問題。哲學唯光論不過是探索生命之謎的一種嘗試。

  玻爾在表述人類知識的統一性的良好願望時,把物理學的概念「互補性」推廣到整個人類文化的領域。在原子物理學中,對於用不同實驗裝置得到的,而且只能用互斥的概念來具體想像的那些經驗,我們用互補性來表徵它們之間的關係;按照頗為相似的辦法,我們可以正確地說不同的人類文化是彼此互補的。事實上,每一種文化都代表傳統習慣之間的一種和諧的平衡;利用這種平衡,人類生活的潛在能力在一種方式下表露出來,以使我們認識到它的無限豐富性和無限多樣性的新方面。他特別提到了中國的「特色」:「我們在這堶掄{著人類地位所固有的和令人難忘地表現在古代中國哲學中的一些互補關係;那種哲學提醒我們,在生存大戲劇中,我們自己既是演員又是觀眾。」[54]人生好象是一台由許多事件構成的錯綜複雜的戲劇,在這台戲劇中各種聯繫變化著,重複著,結合著,並且從而在達成一種和諧中決定著整個世界結構。這正是哲學機體論存在的基礎,也是哲學唯光論存在的整體論基礎。哲學唯光論及其「執兩用中」的原則,是對「互補性」原理的一種引申。需要強調的是,在人生舞臺上,導致演員與觀眾互動與互補的是導演。所以,在生存大戲劇中,我們不但是演員和觀眾--更重要的是,我們是導演。

  (全文完)

註釋:
[36] N.玻爾著:尼耳斯.玻爾哲學文選,戈革譯;第二卷 原子物理學和人類知識;原序 引言。轉引自:北極星書庫電子版;國際網址:http://www.ebook007.com/down/xueshu04/boerzhexue.html
[37] N.玻爾著:尼耳斯.玻爾哲學文選,戈革譯;第三卷 原子物理學和人類知識論文續編;量子物理學和哲學--因果性和互補性。轉引自:北極星書庫電子版;國際網址:http://www.ebook007.com/down/xueshu04/boerzhexue.html
[38] N.玻爾著:尼耳斯.玻爾哲學文選,戈革譯;第二卷 原子物理學和人類知識;生物學和原子物理學。轉引自:北極星書庫電子版;國際網址:http://www.ebook007.com/down/xueshu04/boerzhexue.html
[39] N.玻爾著:尼耳斯.玻爾哲學文選,戈革譯;第二卷 原子物理學和人類知識;知識的統一性。轉引自:北極星書庫電子版;國際網址:http://www.ebook007.com/down/xueshu04/boerzhexue.html
[40] 馮o諾伊曼敏銳地指出,我們用於測量目標的那些儀器本身也是由不確定的粒子所組成的,它們自己也擁有自己的波函數。當我們用儀器去「觀測」的時候,這只會把儀器本身也捲入到這個模糊疊加態中間去。當我們用儀器去測量儀器,這整個鏈條的最後一台儀器總是處在不確定狀態中,這叫做「無限後退」(infinite regression)。
[41] John Von Neumann,20世紀最傑出的數學家。他對量子論做出的數學貢獻被世人所公認。
[42] 尤金o維格納Eugene Wigner,1902年11月17日出生於匈牙利布達佩斯;1963年諾貝爾物理獎獲得者。
[43] N.玻爾著:尼耳斯.玻爾哲學文選,戈革譯;第三卷 原子物理學和人類知識論文續編;量子物理學和哲學--因果性和互補性。轉引自:北極星書庫電子版;國際網址:http://www.ebook007.com/down/xueshu04/boerzhexue.html
[44] N.玻爾著:尼耳斯.玻爾哲學文選,戈革譯;第二卷 原子物理學和人類知識;就原子物理學中的認識論問題和愛因斯坦進行的商榷。轉引自:北極星書庫電子版;國際網址:http://www.ebook007.com/down/xueshu04/boerzhexue.html
[45] N.玻爾著:尼耳斯.玻爾哲學文選,戈革譯;第二卷 原子物理學和人類知識;就原子物理學中的認識論問題和愛因斯坦進行的商榷。轉引自:北極星書庫電子版;國際網址:http://www.ebook007.com/down/xueshu04/boerzhexue.html
[46] 〔德〕W.海森伯著:《物理學和哲學--現代科學中的革命》,範岱年譯;素心學苑電子本,第二章:量子論的歷史。國際網址:http://member.netease.com/~luolian/heisenberg/heisenberg002.html
[47] 懷特海:《科學與近代世界》,第六章:論十九世紀。轉引自素心學苑,網路版,國際網址:http://member.netease.com/~luolian/whitehead/whitehead06.html
[48] 懷特海:《科學與近代世界》,第二章:做為思想史之一要素的數學。網路版,國際網址:http://member.netease.com/~luolian/whitehead/whitehead02.html
[49] FoS.C.Northrop,耶魯大學法學院斯特林講座哲學和法學教授。
[50] 關於亞里斯多德「質料」與「形式」的潛能說,請參考拙作:《哲學初始階段的唯光論基礎》。載《世界弘明哲學季刊》,2003年3月號。國際網址:http://www.whpq.org/
[51] 〔德〕W.海森伯著:《物理學和哲學--現代科學中的革命》,範岱年譯;素心學苑電子本,第九章:量子論和物質結構。國際網址:http://member.netease.com/~luolian/heisenberg/heisenberg009.html
[52] 〔德〕W.海森伯著:《物理學和哲學--現代科學中的革命》,範岱年譯;素心學苑電子本,第九章:量子論和物質結構。國際網址:http://member.netease.com/~luolian/heisenberg/heisenberg009.html
[53] 〔德〕W.海森伯著:《物理學和哲學--現代科學中的革命》,範岱年譯;素心學苑電子本,第九章:量子論和物質結構。國際網址:http://member.netease.com/~luolian/heisenberg/heisenberg009.html
[54] N.玻爾著:尼耳斯.玻爾哲學文選,戈革譯;第三卷 原子物理學和人類知識論文續編;人類知識的統一性。轉引自:北極星書庫電子版;國際網址:http://www.ebook007.com/down/xueshu04/boerzhexue.htm

Copyright (c) Hong Kong Society of Humanistic Philosoph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