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文哲學會網頁 http://humanum.arts.cuhk.edu.hk/~hkshp

《人文》二OO六年六月第一五O期

人文論壇
利國利民
郭其才

  關於本港的政治問題,我們透過媒體看見了也聽見了中央政府非常清楚地指出,實現《基本法》所規定的雙普選乃是一國兩制的最終鴻圖。中央政府強調《基本法》堛熙o項目標,不僅能逐漸去除構成港人政治前景的障礙,還可以藉由強調普選這最終目標,拉近中央與本港在政治理想上的極端差距,加上內地與本港在經濟上的互惠互利,我們不難想像,在政治理想與經濟現實之間都越來越分不開之下,港人對未來的信心應該有更實在的把握。

  在回歸初期,港人對中央政府怎樣干預特區的舉動非常敏感,之後的廿三條立法就觸動了港人這敏感位置。港人覺得自身有其社會發展的軌道,在兩制之下港人有自力更新的力量和遠景,港人所期望的是中央政府應少干預以致不會減少港人所享有的高度社會自由,故此,希望早日實現普選,以選舉出來的政府作為社會自由不受制肘的保障,這是因為港人假設了中央在回歸以後,必會進行不受港人歡迎的干擾所致。但近年以來,中央政府與特區的互動,透過中央政府的努力,局面穩下來之餘,在普選問題上以建設性方式與港人共同進行溝通,不回避普選的問題,清楚向港人表達普選乃是一國兩制的最終目標,這些舉措無疑增加了彼此的互信及共同性,並且將議題放在可以達成結果的政治議程中,令港人可以期待真實又實確的政治前景。

  一般的市民,是非常明白一旦有選舉,其選出來的政府或議員一定要以他們的利益為依歸,什麼是大眾市民的普遍利益?最明顯不過的就是保障其基本生活條件及帶來提升生活質素的政策。政府的功能之一是統籌社會資源以分配到每一個市民身上。對於香港而言,在日漸受到全球化影響下的香港社會,市民的基本生活條件及質素之好壞,除了是政府這項管治能力的結果外,也牽涉到國與國之間在各種層面競爭下的結果,從這角度而言,本港面對全球化的挑戰,就不能只靠地方本身的實力,而是在多方面都需支用國家的力量以應付。假如我們回看過去,國家實施CEPA以後,治療了不少本港受金融風暴折騰下的經濟損傷,這正是依賴國家力量的一大實例。顯然,本港是否有邊緣化的問題,從國家層面而言,確不是大問題,但從本港自身而言,「邊緣化」是一個有自識自省的大問題,坦白而言,這就是面對全球經濟發展的大潮下,自身位置與所能抓緊的力量之遠近問題。從這些想法推想下去,一旦市民更加意識到其生活保障與國家力量是唇齒相依,假如實行普選,市民所首要考慮的問題就包括了其所投的一票是否有助本港的經濟實力與國家力量的共融與壯大,以致可以提升生活質素。

  國家有多少力量,人民就有多少生活保障和質素,港人是不會不明白這條理路的。而人民有多少生活素質與保障,與國家的未來發展也是緊密相連的。普選利民利國,我們實在期望普選可以盡早實現。

Copyright (c) Hong Kong Society of Humanistic Philosoph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