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文哲學會網頁 http://humanum.arts.cuhk.edu.hk/~hkshp

《人文》二OO六年六月第一五O期

哲學專欄-閒話中國哲學 宋明理學的分系
方世豪

  關於宋明理學的分系,有多種說法。一般史書都以歷史時期分:北宋時期,以北宋五子(周濂溪、張橫渠、邵康節、程明道、程伊川)為代表;南宋時期以朱熹和陸九淵為代表,明代以王陽明為代表。有以地理和師承關係來區分的,如《宋元學案》和《明儒學案》,有所謂濂(周濂溪)、洛(二程)、關(張橫渠)、閩(朱熹)四派,這些區分都不以義理系統區分,這堣ㄖ@討論。下面說的是由義理的分別而作的區分,有一系說、兩系說、三系說等。

  三系說主要是牟宗三先生的說法[1],以前的歷史學者一般分兩系,即分別以程朱和陸王為代表的「理學」和「心學」。另外,當代學者勞思光先生在他的名著《中國哲學史》中就主張為一系說。不同的分系其實是對不同哲學形態的評價有所不同,對分系的理解會有助於對宋代理學的理解。

  (1)一系說

  勞思光先生主張的一系說是認為兩系說和三系說都不成立,因為整個宋明理學運動都是同一個方向,都是希望回歸孔孟儒家,所以應用同一標準來看整個宋明儒學運動,把儒學分為幾系都是不對的。勞先生以回歸孔孟這個相同的標準來衡量各理學家,而孔孟儒家是沒有形而上學成份的,所以依此標準,發現可把宋明理學家分為三個階段。早期是周濂溪、張橫渠為代表的儒學,著重講「天道」,有宇宙論和形而上學成份,是宋明理學的早期發展,距離先秦儒家最遠。中期以二程和朱熹為代表,著重講「理」,沒有了宇宙論,但仍保留有形而上學成份,已較為接近先秦儒家,但形上學成份仍重,和孔孟仍相當不同。晚期以陸象山、王陽明為代表,著重講心性之學,是回歸孔孟運動的成熟時期。因為孔孟之學就是心性之學,沒有宇宙論和形而上學成份,故直到宋明理學晚期才真正完成這個回歸的儒學運動。[2]

  勞思光先生的一系說其實也是三系說,其實也是把宋明儒者分為三類,不過他的分類和牟宗三先生的三系說有多少不同,因此不認為是三系說罷了。這個一系或三系其實不是問題的重心。勞先生認為宋明儒的目的是回歸孔孟,孔孟發明心性之學,定下基礎,指出價值根源,宋明儒如能做到同樣的價值學說便是成功的回歸孔孟。這其實簡化了宋明儒者的目的,若從歷史溯源來看宋明儒學的發展,宋明儒者發覺儒學經歷了秦漢魏晉隋唐多年的衰落,發覺大道失落了,想復興儒學,這是真的。但除了復興儒學,也要反省失落的原因,針對失落的原因,作出探討和回應,這才是宋明儒者和先秦儒者不同的地方。漢儒把儒學變成陰陽五行之學,魏晉只重視才性之學,隋唐要面對佛老的挑戰,尤其是對世界的解釋,故宋明儒者要回應此問題,不能只是要回歸孔孟,更要在孔孟的基礎上,回應當前時代的問題。因此宋明儒者多言天道論、宇宙論等,工夫方面又多言私欲邪暗等方面的問題,這些都是後出轉精的內容,故此不宜單以一個回歸孔孟作為標準來衡量所有儒者,不宜凡較為著重形上學宇宙論的就認為無甚價值。

  (2)兩系說

  北宋五子的學說雖然所說都有不同,但因時期和地理的限制,沒有引起很大的爭論,所以沒有明顯的分系說法。但在南宋,朱子和象山的辯論,他們的不同主張,明顯分出心學和理學兩派,加上明代王陽明繼承象山傳統,狠批朱子的理在心外,使歷史形成了明顯的兩系說,就是心學和理學。心學重視講「心即理」,主張「直指本心」「致良知」,理學重視講「性即理」,主張「格物窮理」,要多讀書。

  (3)三系說

  牟宗三先生認為宋明理學應分為三系,周濂溪、張橫渠、程明道為宋明理學嫡系,因為他們是繼承孔、孟、《中庸》、《易傳》的「道德的形而上學」傳統,再回歸孔孟。北宋直至這時也沒有分歧,由程伊川開始,宋明理學可分為三系。南宋的胡五峰和明末的劉蕺山是嫡系繼承者。伊川和明道的理論發展有分歧,朱子繼承伊川,故伊川、朱子算作一系。此系以《大學》為主,講一本體論的存有,認為心外有理,要格物致知,心靜明理,和嫡系所講的「心即理」不同,故判為「別子為宗」,並非嫡系,而是歧出。第三系是象山、陽明系,這系的講法不是由《中庸》、《易傳》回歸孔孟,而是以孔孟統攝《中庸》、《易傳》,講一心之朗現,是直接繼承孔孟。

  我贊成採用牟宗三先生說法,理由是一系說中的內容,其實也是分為三派,和三系說分歧不大,但其否定「道德的形而上學」立場,只認陸王一系為有價值,則是忽略了宋明理學的價值。宋明理學的本體論、宇宙論立場,正是中國哲學的特點,而不只是粗淺的西方宇宙論形態。至於二系說則沒有區分二程兄弟的分別,只以陸王和程朱對揚,以為朱子是繼承北宋四家的集大成者,而不知其實只是繼承伊川一系,則未能真正衡定朱子的地位。

註釋:
[1] 這婸〞漪O學術界較著名的幾種說法,另外當然還有些不同的主張,例如有張立文先生的三系說,在程朱和陸王的二系之外,加上張橫渠和王夫之講「氣」的一系。見《宋明理學研究》,人民出版社,2002年。本文不加詳說了。
[2] 《中國哲學史》第三卷上冊,「宋明儒學總說」一章,友聯出版社,1980年。

Copyright (c) Hong Kong Society of Humanistic Philosoph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