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文哲學會網頁 http://humanum.arts.cuhk.edu.hk/~hkshp

《人文》二OO六年七月第一五一期

人文論壇
論人的劣根性及球王施丹的晚節不保
劉桂標

  剛在上週五講完以康德的「根本惡」為題的讀書組,而在本週一零晨時份的世界盃決賽就有令我為之感想叢生的相關事情發生──素來被譽為球壇君子的法國球王施丹,一向在球壇表現得很有球品,一直以來絕少犯規及作出不君子的行為,與世界球王比利的德術兼備同樣為人稱頌。然而,在決賽堨L卻晚節不保,竟然在全世界廣大球迷的睽睽目光下,公然以頭故意撞擊意大利守將馬達拉斯,結果被紅牌驅逐出場,令其足球事業不是以完美的句號完成,而是以莫名其妙的問號與令人惋惜的感嘆號結束。這件事情,立刻成為了球圈,甚至是社會熱門的談話題目。

  這件事之所以廣為人所談論,是因為施丹的舉動令人不解與驚訝:那麼有修養的一代球王,在那麼重要的賽事之中──既是世界盃決賽,也是他自己的光榮退休的最後一戰,為什麼會那麼衝動與失常?那麼不能自制?

  事件發生後不久,從電視鏡頭重播中,人們已經估計到當時馬達拉斯很可能對他講了一些侮辱性說話;而後來從新聞報告中得知,馬氏對此亦直認不諱,但他只承認講了球壇上一般侮辱性的說話。這個說法雖然與傳媒的許多流傳的說法不同,因為後者有許多較嚴重的版本,如說「你的姊姊是妓女」、「你是恐怖分子」、「你是意大利養出來忘恩負義的狗」等等;但無論是何種版本,許多人都覺得,以施丹的修養及其身經百戰的經歷(球場上球員別說被人出言悔辱,甚至極粗暴的對待也是司空見慣的,施丹縱橫球壇多年,這些卑鄙技倆他應該習以為常),他的舉動實在是出人意表,令人難以理解。

  這件事,令我想到人類追求的道德的圓滿的艱難,這是中西大教的共識。在西方基督教,人有原罪(西哲奧古斯丁語)或根本惡(西哲康德語),故此人根本在道德上沒可能達致圓滿。在印度佛教,成佛(佛教講求慈悲,故成佛也須具圓滿德性)雖有可能,但卻是極艱難的事,佛經中常說人須經歷無盡的劫難始可成佛(佛教講輪廻,而成佛往往並非今生容易達到的事情,而是許多個來生的刻苦修行才達致)。在中國儒家,雖然認為人人皆可成聖人,但對成聖之道亦抱持極嚴肅的態度,以《尚書》的說話來說,是「戰戰競競,如履薄冰」;而孔子雖被人尊稱為聖人,但他自己卻說「若聖與仁,則吾豈敢?」(《論語.述而篇》)可見儒家也承認成就圓滿德性的困難。

  上述的看法,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就是承認人有劣根性。而耶教與儒、釋、道三家的主要不同,唯在人的劣根性是否可完全根除;但根除此劣根性之難,卻是各家所共許的。明乎此,則球王施丹的晚節不保,也並非很奇怪的事情──成聖成賢,雖然是人類的理想,但在現實上要達致,卻談何容易?因此,施丹事件雖然是一齣悲劇,令人惋惜與難過,然而,對於人生處世,卻很有警惕作用:要成就圓滿德性,必須終生努力不懈,鍥而不捨;用《中庸》的說話來說,是:「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願與讀者以此共勉。

Copyright (c) Hong Kong Society of Humanistic Philosoph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