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文哲學會網頁 http://humanum.arts.cuhk.edu.hk/~hkshp

《人文》二OO六年八月第一五二期

人文論壇
家庭暴力與家的意義
方世豪

  香港的家庭暴力問題越來越嚴重已是不爭的事實。2006年6月6日沙田區,一名男子爭吵後斬死了妻子;6月9日元朗區,一名老翁因爭用洗手間襲擊並以棉被焗死結婚多年的妻子;7月13日,婦人因教子而涉嫌虐兒;7月25日何文田區,一名男子因經濟問題斬傷11歲女兒及妻子並自殺身亡;7月27日將軍澳區,一名婦人咬傷家姑後跳樓自殺身亡。最頻密的,是在一周內發生2-3宗嚴重個案,當中包括虐老、虐兒、謀殺妻女,或是婆媳衝突引致死亡等暴力事件。家庭暴力很明顯不是個別的個案,而是一個大趨勢,只見越來越嚴重,越來越常見,以至見怪不怪。香港社會似乎要把解決問題的責任交給社工、警察等機構,但現在社工可做的其實非常有限,因為工作都是在發生悲劇後才作補救,或是呼籲有需要者主動求助,這些措施都是在問題很嚴重時才進行,作用非常有限,問題已冰封三尺,要解決談何容易。

  最好的解決方法當然是要預防,不要讓問題出現,所以我認為要討論到文化意識的問題。家庭暴力不是個別問題,而是現代人對家庭的觀念問題,因此要徹底解決,便要從文化意識開始。我現在想提出一個想法,用傳統的家庭觀念作為參考,看看現代人的家庭觀念在那堨X現問題。

  現代的家庭由觀念到實際的結構都不是中國人傳統的家庭觀念。一般人以為中國人傳統的家庭大有問題,有很多的不平等,是落後的,不進步,不文明的,應該放棄的。但我認為先不要以為凡現代就是好的,現代的家庭不是也一樣有問題,就像香港有家庭暴力問題。傳統可能有它的問題,但也有它的優點,有它的意義,說不定可以用來引發出解決現代社會家庭問題的方案呢。

  中國儒家的人生理想,是在人日常生活之中,所以文化生活和家庭生活是分不開的,文化生活就在家庭生活之中。但現代人的生活方式是西方式的,文化生活和家庭生活是分開的。如果一個人想進行宗教生活,要到教堂去;如果想進行藝術生活,要到藝術館、博物館、音樂廳、劇院去;如果要進行學術生活,要到圖書館、學校去;如果要進行體育生活,要到體育館、游泳池去;最重要的,如果要進行經濟生活,要到經濟市場去找工作。總之,各種生活分門別類,都是在家庭以外的地方進行。這表示,文化生活和家庭生活是分開的,家庭不包括這些活動,家庭中也找不到這些活動所帶來的價值。人總要有文化生活,人總要找各種生活的價值,但這些生活、這些價值,都不在家庭之中,在家庭中找不到的。所以現代人會忽視了家庭生活,認為家庭生活不重要。例如:認為工作、學業、宗教等活動都比陪伴父母妻子或子女重要,有空閒時間才做,家庭的重要性總是較為次要,甚至對家庭生活有所鄙賤,家庭阻礙了自己的工作,因而使家庭生活失了應有的生動活潑的價值。更甚的,這些觀念使人自虐於家庭生活中,認為家庭生活不重要而且不愉快,消極的觀念漸漸滋長,越來越不滿家庭生活,認為是人實現價值的障礙,不喜歡家庭,討厭家人,甚至虐打家人,做成家庭暴力。

  根據傳統中國文化的家庭觀念,家庭不是這樣的。家,是溫暖的,是人找到最基本價值的地方。家庭包括了宗教、學術、工作、藝術等各種文化意義,是讓人心藏、修、息、游(出自《禮記•學記》,原本說君子學習應懂得收藏、修習、休息和游於其中)的地方。其中最重要是可游,人的精神可游於其中,自由自在的優悠地游,人的精神可在家庭中入乎其內。人在家中,人的精神可得到藏、修、息、游的空間。注意,不只是休息,不是視家為酒店旅館,只是休息,休息完便又走到家外找其他精神價值,(如此,人會覺得如果家不能休息,則家也無甚價值)也是精神在其中收藏,修習,成長,鍛煉的地方。一個可游的地方,是似平凡而偉大的地方,是讓人精神有所生長的地方。現代人認為人的精神生長,精神生命是在家外完成的,最普遍的想法是事業。人有家外的事業,才是人精神生命的成長,人才找到價值。所以在家從事家務而不收薪酬的家庭主婦,現代人看來是沒有價值的,因為沒有在家外找到價值。家庭主婦本身也會這樣想,丈夫才有價值,丈夫成為權威,被丈夫虐打也甘心。這樣的家不是一個可游的家。

  可游的家,是可優悠於其間,精神穿梭其間,得到生長,找到人的精神價值。孔子說:「游於藝」,是說甚麼是藝術,藝術是人的精神能游於其間。人的精神如能游於其中,便體會甚麼是美。這種體會是人與對象融合為一的體會,游於其中,即是參與其中,再也不分主體與對象,也不分你我,是主客合一,天人合一的渾然境界。游於其中時,其實連甚麼是美也忘記,是一種渾然忘我的境界。中國人所講的美是一種境界,不是外在地欣賞、讚嘆對象,而是游於其中。西方的教堂是崇高的,令人有高卓感,令人感到渺小,感到神的偉大,但人不能游於其中。中國人傳統的家則是讓人能游的地方,平凡而親近,沒有高卓、偉大的表相,但讓人心能游於其中。

  中國傳統家庭的房屋設計反映出中國文化中家的特色。家,不必高大,但要求寬大。不只有一個門口,有多個門口,名門大族更是千門萬戶、四通八達,讓人可游於其中。一個大戶人家,中間有堂屋,前後有院子,左右有廂房,當然還有廚房柴房雜物房等地方,可能還有花園,小橋流水的裝飾,前前後後便有很多門口和走廊,讓人游於其中。香港地少人多,當然不可能很容易就有很寬大的房屋,但就算有,房屋的設計都以高大為時尚,不會浪費地方在走廊,也不會有多個門口。中國人有所謂閭閻廛閈,即里巷和里巷的門,不只一家中,一家與一家之間,家家戶戶之間也有通道和門口,讓人可游於其中。現代的房屋,沒有走廊,沒有多門,人不能游於其中,家中已不能游,家外更是門禁森嚴,住在隔壁的都只是陌生人。中國人的家,有房門里巷,一家可通數百家。家中的庭園也可供人游。西式房屋高大開揚,開窗直見外面,無敵大海景,沒有深曲設計,沒有讓人游的空間。

  中國人的家中有堂屋,即中間的正屋,側邊是偏廳、臥房和客房等。堂屋就像村中的祠堂,放置祖宗及天地君親師的神位,也是舉行禮儀,如婚禮、喪禮的場所。所以中國人的儀式不必另外找地方,不必到教堂或殯儀館進行,不必到其他地方才找尋到生死的意義,家就是生於斯,長於斯,死於斯的場所,家就是人安息之所。家中有天地君親師的神位,不就是落後迷信,天地代表對自然的尊敬,君代表對君位的尊敬(注意:是君位,不是個別的君主,更不是專制獨裁者),親(祖宗)代表對宗族生命來源的尊敬,師代表對中國文化生命的尊敬。在天地君親師的神位前舉行儀式,表示家庭中人的精神生命,通於天地、政治、社會、文化各範疇。中國人的各範疇不是獨立的,是相通的,所以在家庭中可找到各種價值,不必定要在外邊找尋。在家中舉行禮儀的意義,比今天到教堂舉行的禮儀更豐富。可惜中國文化的意義已失傳甚久,禮失而求諸野,今天在教堂舉行婚禮始終比在酒樓設宴多些意義。人死後,靈柩也是停在堂前,不必去殯儀館,表示人的死亡也不與人間文化相分離,無論生或死的意義也可在家中找到。中國人傳統的家庭,晨昏會向各神位上香致敬,表示人的精神在自然、政治、社會、文化之中流行,人的精神游於各文化價值之中,家就是人心藏修息游之所。

  現代社會是西方文化主導,要得到宗教生活,要到教堂,要得到文化生活,要到學校。而這些家以外的文化價值是很重要的,西方的宗教家、哲人甚至不屑於有家庭的,他們的精神寄於高遠的天上,實現於家以外的地方。但中國人的堂屋中的神位,就已表示中國人是把各種文化生活、價值融於家庭生活之中。納高遠於卑近,家的意義其實比教堂、學校、博物館更深遠,讓人有藏修息游的地方。

  但可惜這些深遠的意義在現代社會的家庭中已失去了。現在的家,甚至連最基本的親情意義也找不到,人又怎會喜歡這些無意義的家。既然人的意義要在家以外的地方(主要是工作場所)才找到,人便不重視家庭,家人囉唆些,甚至視家為阻礙自己找尋意義的障礙。家庭再不是一個人精神活動最重要的場所,不是人心藏修息游的地方,而是人的負累,這樣的家庭觀念,又怎會不產生家庭暴力呢!所以我說家庭暴力問題,已不是個別個案,而是文化意識問題,是現代人視家庭為負價值的表達。若人對家庭的文化意識沒有改變,問題只會越來越嚴重,任何社工或電話求助熱線的補救,也只是杯水車薪而已。

Copyright (c) Hong Kong Society of Humanistic Philosoph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