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文哲學會網頁 http://www.hkshp.org

《人文》二OO六年十二月第一五六期

為什麼必須開拓潛意識領域
(二之一)
姚大同

  我們常常把人分為靈、魂、體三個部分。體就是身體,是屬於生理的層次;它接觸外界物質事物,產生了各種較為直接的感覺和意識。它是屬於最為淺顯的層次。雖然今天科學得到了迅速的發展,但它的邏輯意識仍然是屬於這一較為淺顯的層次;儘管現代的邏輯思維變得越來越抽象,普通人也已經難以適應。

  這是因為它主要是建立於死物質物件的認識,涉及了外在感知覺的現象意識;反映了物件比較低級的自然特性。這樣的意識活動羈絆於外在知覺的範疇--或圖像思維的形式上,卻無法涉及到人的行為構成的內在感覺和情感的活動;所以無法涉及到人的更加深層的心理根基,也無法涉及到它自身具備的無限的自然根基。

  魂就是精神;屬於心理層次,包括接觸精神界的事物和資訊;它涉及到較為深奧的潛意識領域。我們內在特殊而具體的經驗事件的形成離不開我們的行為背景;它不但受到了我們潛意識情感因素的支配,也是我們與外部世界交往的過程中無數的自然資訊反射於我們經驗世界的東西。它反映了我們的主觀意識與客觀存在的矛盾,也反映了外在不可測度、不可窮盡的自然能力與我們自然思維過程產生的矛盾。我們知道,中國儒家的自然啟示就是建立於這種隱藏的、特殊的經驗事件背景的基礎上。由於它包含了超我的成分,表達了通常的認識途徑無法接近的隱蔽事物的展示。

  按理來說,靈是我們心理最深處的部分,反映了它與神或神靈的交通。

  神或上帝的自身代表了無限的自然世界,也是超越我們智慧的,不可言說的,隱蔽的存在;無疑具有著潛意識的特性。不過歷史上的宗教生活常常以超我的形象出現,針對那時的宗教團體較為普遍的精神現象進行了批判,又以至高者的名義傳達了上帝的旨意;從而與歷史的言詞痕跡聯繫了起來,這又具有著前意識的特性。按照精神分析法的解釋:這是更多的帶有意識特性的經驗素材。

  聖經講到了上帝從空虛混沌的黑暗堻迣y了天地,也使地球有早晨和中午的光照,以及晚上黑夜的區別;還創造了植物、昆蟲、牲畜和野獸等各類生命;最後又以上帝的形象和樣式創造了人。到了第七天就歇了他創造的工作,安息了。以後就按照宇宙星辰早已規定的空間軌跡不斷地運轉;按照我們中國人的說法,他的工作就是顯示於外在不斷的陰陽迴圈運轉,這種四時有序的變化與我們的生命產生了關係。自然存在不但展示了迴圈規律性的東西使我們認識到他的存在,而且還始終顯示出了持久的、慈愛的、永恆的精神品格影響著我們內在的人格;並且緊密地聯繫在一起。歷史的宗教命令告訴我們:應該敬畏上帝並愛人如己;這樣的道德命令始終連接著我們心中很小,又是埋藏堶掖戽`的一塊神聖領地。說它很小,是因為人的潛意識埵陬菬蒛撽M牢固的本我,以及由此產生的自我意識;只要我們迷戀於世上各種有限理性的催眠曲,它們都會幹擾,甚至壓抑著超我的神聖光輝。這正象聖經(《羅馬書》)所說:我所願意的,我並不做;我所恨惡的,或所知道自私的,我倒去做;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的由不得我;因為本我,或肉體的情欲本無良善。而沒有超我抑制的自我意識,只是為了緩和本我與外界的矛盾進行了適當的外包裝而已。

  因此只有超我才與悠久的傳統文化的精神緊密地聯繫在一起;包含了自然的必然之理,構成了我們生存的基礎和歷史遺留的精神食糧;所以它才能真正調節與外部世界的關係,保持著更加廣泛和密切的連接,從而與宇宙中閃爍的永久的星星之光共存。

  拿今天的自然學科而言,我們心馳外物的分別意識無疑具有著脫離經驗世界而獨立存在的性質;不過這樣的先驗邏輯反映外在個別物件的連續性或中斷性,也只是涉及了我們狹隘和主觀的經驗範疇。外在的物理現象或其他自然特性總是要比它廣泛得多,持久的多。這樣按照我們人的意志運行的分別意識越發展,價值觀念越豐富;那麼自然狀態被破壞的程度必然越演越烈。因為現在的經驗行為更多地被表像的邏輯所支配;它掩蓋了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潛意識的情感和經驗世界的奧秘,也掩蓋了有限個別的現象與更廣泛的、或無限的、不可窮盡的自然源泉的關係。這是一種不斷化整為零的無限分割的科學分析,支離破碎的意識碎片必然也失去了返樸歸真的途徑。現在的經驗行為主要是被表像的邏輯,或支離破碎的意識碎片,以及隨著知覺素材的裂隙被由此萌生的本我欲望所充填;實際上這一切構成了今天的自然異化狀態。同時過去的神聖觀念或超我卻深深地被隱藏了起來,現在我們知道它已經喪失了僅僅與前科學知識系統的結合而形成的以往社會心理基礎。這是近代科學發展之後造成的後果。

  在這樣的基礎上,只能產生一種表像的,滿足人們欲望的外在客體化的普遍意識,並且它總是掩蓋了潛意識領域截然不同的,或毫不相同的特點和特性;卻無視了個別實在與外在終極世界總是存在著真實獨特的、或不可置換、不可取代和不可逆轉的潛意識聯繫。

  如果我們重新反省科學分析的方法,它雖然強調了對於外部自然物件的現象認識,同時又以邏輯形式最大可能地排除了人類自身的感覺情感等心理因素對於認識的幹擾。殊不知這類認識途徑在抽去了意識背後更重要的心理因素之後,它使得人類只是取得了表像意義上的最大成功--獲得了過去神話中諸神般的能力或奇跡。同時我們認識只是停留於這一階段,放棄運用啟示知識對於潛意識領域的進一步追溯和認識;那麼我們也就等於放棄了對於萬事萬物本質意義上的認識--看不到生命在過去漫長的旅途中依靠的是什麼,之所以存在的是什麼原因,以及與萬事萬物的關係。我們往往只是看重於我們的欲望和眼前的需求,或生活中反映一些表像的優劣勝負的競爭因素,也看重反映這些意識成果涉及到社會等級的尊卑關係和功利歸屬等;卻看不到如今的意識索取與大自然允許之間的真正分界線。殊不知在這些表像的背後還隱藏了更深刻的奇妙莫名者的作為;如果我們不能追溯到這一更深層次的自然原因(某種意義上說這已經涉及到了彼岸世界的知識),那麼答案永遠只是虛幻或表像的。神或神靈的工作總是超越我們而存在;他的微妙能力是科學沒有解釋原因的終極原因。而現在這一切原因或因素只能被隱藏於潛意識領域。

  現代科學的分析方法把邏輯背後的情感和欲望等心理因素,看成是無關緊要的,或莫名其妙的,甚至是文不對題的東西排斥於現代知識領域之後;殊不知這樣做也等於放棄了對於我們潛意識精神過程的進一步瞭解。而我們的潛意識領域常常是處於混沌的、莫名其妙的狀態;它不但聯繫著我們的意識還處於非常朦朧不清的時候產生的感覺和情感,還連接著世界上無數的因果鏈條的自然資訊反射於我們潛意識經驗世界的東西;這些都是超越我們一般的理性意識的答案。正是由這樣的潛意識的能量衝動構成了我們的行為,也帶動了我們意識的綿延寬度。

  首先今天這樣的意識成果必然導致了社會支離破碎的、常常是各自為政的狀況;以及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的思想體系始終處於二元分裂化的鴻溝。這是因為這些意識並沒有形成它自身較為完整的精神結構序列,而低級的意識也不能夠整合其他更高的意識成果的序列;相反它總是回避了更為基本的自然狀態和人的心理本性,從而阻止它成為更為完整的精神結構序列。通過物質事物導致了非物質事物的認識,這形成了一種自然的異化狀態;完全背離了歷史的前科學知識系統始終堅持的從神到物到人的認識。當然這樣的求知精神也割裂了與過去信仰和仁愛精神的關係,疏遠了人類具有幾千年文明歷史的精神文化和知識成果。而過去的神聖觀念也必然隨之越來越衰竭;在一些人短視的目光下,必然會無限地抬高和誇大現代意識的成果,並且把它看成是人類一切知識的典範和基石;把這些世俗的知識神聖化,把世俗的政客也神聖化``````於是人本性中含攝的魔鬼源頭就壓倒了上帝的精神起源。

  確實聖經不同於我們中國的自然啟示,當時它一般都回避了對於已經發生的世俗事件背後原因的追溯。相反,它更加強調了對於上帝的敬畏和忠心;認為這樣神靈必定會洞察秋毫,顯示出他的大能和愛,賞賜給患難之中的人們意外的平安和喜樂。

  不過我們應該看到:顯示於這種宗教團契精神的時代,主要還處於前科學的知識系統從神到物到人的認識;反映出當時人們的生活和大自然也始終保持著較為和睦的聯繫。並且那時後大自然的能力與人們的工作似乎有著更加直接、更加密切的聯繫,而人們大同小異的工作和生活方式也顯示出了心理缺憾更多的共性和有序性的情況下;這樣人們的心理意識或特性也就更容易被當時的傳道人所掌握。所以那時的前科學知識系統必然連接著人們更加純樸的情感和經驗生活,當時能夠包羅更多社會現象的象徵言詞,其涵蓋面也極為廣泛和深刻;這也組成了相沿成習的社會傳統觀念和人們普遍遵守的行為準則。這說明瞭外在客體化的普遍意識侵襲潛意識的經驗世界還處於非常有限的階段,而此岸知識與彼岸知識系統也處於非常曖昧不清階段的時候;以經驗性為主的,在今天看來似乎還是不太精確定位的言詞組成的知識系統最終必然連接著社會當時的神聖觀念,並且這樣的觀念還常常佔據著社會的統治地位。於是我們看到,依靠這樣的觀念對於規範當時人們的社會行為(這包括了規範當時社會的各個階層),抑制和防範理性的自我毀滅性傾向,無疑是具有著不可估量的意義。這也是當時世界上許多文明的文化知識系統具有著一種不約而同的,或殊途同歸的傾向。遺憾的是,這樣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首先我們看到,以往的宗教啟示由於不能直接地滲透到今天支離破碎的意識領域,反而被排斥於今天幾乎所有的知識領域之外。這樣隨著科學意識的發展,導致了今天世俗化的傾向勢不可擋,潛意識派生物必然無限地氾濫,充填著今天意識與存在之間的巨大隔閡;這必然就被聖經所說的那些龍形獸性的怪物所利用……這也使得今天的人類世界受到自我毀滅性的威脅比以往任何時代更為嚴重。不是人們說神靈是無所不在,無所不能;那麼為什麼今天就喪失了以往的功能呢?

  為此,我們必須瞭解前科學知識與今天科學知識的不同功能和特性,以及前者在歷史上所處的地位。還有,我們今天聽到了過去宗教啟示中的道德命令,雖然在心靈中還企圖不斷地激蕩起神聖的火花;為什麼最後功效卻與古人大不一樣呢?在這塈畯攽晱眸溶{識言詞這一工具的特性。當然運用言詞只是為了通過這一仲介使我們瞭解各種自然物件,加深人們之間的溝通。然而,歷史的言詞痕跡只是我們本不固定心理的固定表達形式;而我們的心理狀況卻是隨著時代知識結構的變化而改變。尤其是今天科學知識迅速發展,自然存在的範型也在隨之不斷改變的情況下。歷史言詞的痕跡雖然聯繫著我們的心理,然而隨著心理傾向和自然狀態的不斷改變;言詞知覺的殘跡在如此遠離自然物件的情況下,可能已經不再保留這些物件的任何特性。無視了這一狀況,就會造成了今天形形色色的教條主義。這也反映了歷史言詞的痕跡與今天我們心理意識之間的矛盾或隔閡。

  當然我們不否認宗教的真理;它是最初的,又是最終的;一朝揭示出來,就有它不改變的永恆內核。不過,這仍然是有限的人格化上帝的表述,並不能代表今天潛意識神靈的真正工作和特性。例如今天人們的經驗生活的道路已經變得更加複雜、多變、不穩定、又各不相同;這是我們屈從于今天自然異化狀態的情況下必然出現的更具差異性、無序性的方面。一方面,這仍然確實是來自于今天的自然原因,背後始終連接著奇妙莫名者的工作,以及由此形成了相應的自然存在和社會關係--即神靈的工作仍然沒有改變;只是現在要反映出它的途徑有了變化而已。另一方面,在今天這樣的自然原因和社會關係卻始終超越著我們通常的理性意識,要主動地反映出這樣的心理狀況也變得更為艱難;因為這是在自然的異化狀態下產生的難尋難測的心理缺憾。現在意識與存在之間的潛意識隔閡,以及由此產生的派生物已經疏遠了我們過去與自然存在的關係;而這樣的矛盾和衝突往往隱藏於我們的潛意識領域。這又顯示出了原有的前意識啟示由於不能直接地滲透到現代的知識領域,這必然導致了今天潛意識隱藏的經驗材料由於時代的改變而發生的矛盾和衝突;因而它們始終處於一種中斷的、支離破碎的,或者說由於缺乏啟示直接滲透,成為了更為孤立的經驗材料。

  這超越了我們的理性意識,或者說是我們通常的知識無法涉及到的問題;這才需要用啟示來揭示它。因為它不是我們的直觀知覺意識可以表達的圖像思維形式;而是涉及了更為微妙、或隱蔽的自然原因,也是一種不可見的資訊中介。其實人的行為或心理就是意識與潛意識,自然與社會學科的矛盾交叉點,也是有限與無限存在的矛盾交叉點。從中普遍傳遞的也是更為複雜的、有限生命的生理或心理的資訊;雖然有著在於使人們去掉不確定性的認識功能,同時它的象徵意義和不斷變化性又始終有著不可知的方面。當然,而是涉及到了更為細微、隱蔽的自然原因,是一種看不見、摸不到的,無形無相的資訊仲介。只有神靈的工作可以滲透它,我們生命的生長奧秘也與它有著不解之緣。

  事實又證明,只要啟示系統不能滲透到現在知覺意識的背後,源源不斷地產生出新的意識材料,主動地補充或充填我們今天心理的知覺材料的裂隙,或者是我們在自然思維過程中必然被漏掉、或被忽略的部分;那麼反過來啟示本身必然會被今天世俗化的潮流所壓抑,被由此產生的狂妄理性主義思潮所左右。這樣超我也失去了調節自我的真正功能。

  我們知道只有我們的個性或人格,我們潛意識的經驗世界才能被神靈所滲透,因為這一切才具有著獨特的、不可置換和不可比較的差異性;它們與外在不可測度、不可控制的源頭始終連接在一起,才具備了自然世界的真正特性和品格。正是我們的人格和經驗世界與奇妙莫名者的工作始終聯繫在一起;從而我們才能承受或領悟到這位造物主和其旨意,並顯示於精神人格方面的東西。當然這一切都超越了外在客體化的普遍意識,在這情況下我們才不得不運用特殊的啟示知識揭示它。

  看來聖經的作者在當時已經覺察到了聖經啟示的有限性,與類似中國的自然啟示不同的特性方面,以及它們之間相輔相成的關係;這就是新的有關神靈啟示的形式告訴我們,或者使我們明白現在和將來的事情。就拿中國的自然啟示而言,主要是用來開拓潛意識領域,針對著我們特殊的、隱藏的、幾乎是始終綿延不斷、變動不居的心理矛盾和衝突;以及它與潛意識神靈的密切聯繫。在今天,這也是關係到隨著自然異化狀況變得越來越嚴重的情況下不得不引起人們重視的問題。當然,它不是一種固有的、可言說的、針對著宗教團體的普遍性精神現象而闡述的啟示。所以關於以後的預言和啟示,在《哥林多前書》就曾指出:這些啟示雖然不同於聖經;不過這也是從前所隱藏的、神奧秘的智慧,是神在萬世之前為我們預定的。這啟示智慧正象保羅所說:是一些人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只有神借著神靈向我們顯明;因為神靈滲透萬事,就是神深奧的事也滲透了。

  看來,今天的啟示和預言必需超越聖經的範疇;決不是僅僅圍繞著聖經的話語依樣畫葫蘆,始終不能超越前意識的範疇。因為只有開拓出潛意識領域,新的啟示產生的意識材料才能滲透到現象意識的背後。較高的啟示意識材料雖然不能取代較為低級意識的具體內容和結果,不過只有它才能補充或填補低級意識的裂隙,整合或包含低級的知覺材料;從而成為更高的說明根據之用的東西。在今天,這也是針對著特殊個人更多的、更為具體的、更為豐富的啟示素材直接滲透到較為低級的意識領域;於是才能密切地聯繫到我們經驗生活中無限多的細節和觀念。我們知道,我們人與外界時空的自然資訊有著統一性和全息性;這反映於我們潛意識經驗世界堛爾穈T。另一方面,處於支離破碎的、外在客體化的普遍意識,與潛意識的領域總是有著截然不同、或毫不相容的特性。這時候我們內在的神靈還在默默無聞地工作,不斷地整合和包容等;我們人的生存觀念也總是不知不覺地聯繫著它,而現實生活中產生的心理矛盾又使我們常常不能看到它的真實性。在這情況下,只有運用特殊的啟示知識開拓出潛意識領域,與神靈工作發生聯繫和溝通,或者說產生一種共鳴;實踐證明,這埵蛣M還包括著我們具體的心理缺憾的資訊等。自然這連接著我們意識與潛意識,本我與超我之間許多不可知的、或莫名其妙的精神形式;它們需要我們從心靈深處源源不斷地湧現出新的生命活水般的啟示充實,才能與經驗生活中無限多的細節和觀念更密切地聯繫起來。

  既然神靈是無所不在,無所不能的;那麼它就必定能夠滲透於今天的各個意識領域。反之就違背了它的功能和宗旨。當然它也不可能生存於死的、固定不變的文字上。相反,它就是生存於無限永恆的存在堙A生存於無限的生命資訊資料而反饋於我們潛意識堙F因為潛意識就是一個小宇宙,它與外界大自然的資訊總是互相映射、對應發生。反映著這樣的神靈工作就必定"是活潑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兩刃的劍更快,甚至魂與靈,骨節與骨髓,都能刺入、剖開,連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並且被造的沒有一樣在他面前不顯然的;原來萬物在那與我們有關係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開的。"(聖經《希伯來書》)所以真正反映出神靈的能力,就一定能夠滲透有關神靈活動的奧秘事;這必然包括了開拓我們潛意識的領域,加強和加深對於我們過去的經歷、或精神過程的瞭解。因為這一切在我們的造物主面前,都是赤露敞開的。

  如果用這樣的觀點來重新考察儒家的自然啟示,就會感到它的真正魅力。例如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外在現象意識的活動與我們人的內在精神品格--由此還反映到了道德倫理的方面;這二者無疑涉及到了不同的學科領域和特性。如果我們把它們混為一談,那顯然也是錯誤的。不過在一般的認識領域是如此,在儒家的啟示領域就從來沒有如此截然分明的界限。因為實際上這二者決不是互不往來,各歸一方的領地。我們生活在這世界上,總是參與或聯繫著社會廣泛和深刻的意識活動;儘管在我們的頭腦媞諯奏硎c的序列會產生它們的中斷或裂隙。不過按照儒家思想,自然資訊的特性總是合中有分、分中有合;那麼我們就必定能夠找到有關它們陰陽感應而產生的,既有互相對立、又有相輔相成、互補會通的方面;這樣我們同時也就一定能夠找到它們相應的中間媒介和特殊的啟示知識,並且都融合到"天人合一"的思想堙C於是生命與死物質,短暫與永恆,必然與偶然,混沌與有序,有意識與潛意識總是形成了某種聯繫和滲透;生命在這一接觸和碰撞的過程中,總是能夠從部分中看到整體的資訊。不管這些精神結構序列的知覺成分是外在的,或內在的;是中斷的,或暫時連續的;事實證明只要我們能夠找到有關它們相應的仲介,在一定條件下它們都可能成為有意識的啟示。誠然,精神現象中有著知覺、感覺、情感、思維過程和意志判斷等。而這些精神活動原始和完整的資訊,甚至包括神聖觀念或神靈的奧妙,其實仍然隱藏在我們潛意識的經驗世界堙F現在只是未經開發而已。

  在實際的生活中,許多潛意識的精神過程是很容易轉變成為有意識的生活素材,儘管這類意識常常是處於非常變動不居的狀態。這樣它們有的可以退出意識;不過又可以通過所謂的回憶,或經驗生活資料的再現和加強等,從而再度順利地轉變為意識。有意識與潛意識總是有著顯中有潛、潛中有顯的關係。有意識的表達總有它回避了不可言說的東西,或者說它常常並沒有形成較為完整的精神結構的序列--例如回避了更高的啟示等。而潛意識總是與我們每個人的日常生活有著那麼千絲萬縷的連接;它就是通過我們各種各樣的生理活動,心理活動,包括身體某階段的病理狀態,甚至受到社會壓抑的心理狀況等。在這堣H類仍然是大有作為。只是由於今天社會更為重視科技硬體的發展,忽略了相應的潛意識軟體的開發;潛意識的奧秘才更加遠離了我們。我們把潛意識的活動常常看成是有關特殊個人的、不斷綿延的、不成系統的,或者是瑣碎的、莫名其妙的、模糊混沌或變動不居的東西等等。總之,今天我們過分看重了較為固定的所謂"科學觀念"、"普遍意識"、"功利目的"等;相比之下,前者卻被常常看成是無關緊要的、或可有可無的,完全忽略了它與神聖觀念、或神靈工作更加密切的聯繫。

  有的人認為:只要我們違背了聖經堙A或者舊約誡命中記載的東西;就認為自己褻瀆了神靈。或者說是自己試探神,不相信神而犯了罪。這些想法在今天可能是對聖經死的文字的迷信。殊不知神靈住宅不是在這堙A而主要只是隱藏在我們的心靈中。

  聖經《約翰福音》談到了耶穌與井邊打水的撒瑪利亞婦人的談話。當耶穌啟示了她已經有了五個丈夫,而現在有的並不是她的丈夫;後來這個婦人就對眾人說:"你們來看!有一個人將我素來所行的一切事都給說出來了,莫非這就是基督嗎?"這堶C穌運用了類似儒家的自然啟示--追溯了她的經歷,或"素來所行的一切事";這樣的啟示手法在聖經堙A尤其在舊約塈韝眲搢魽C現在的基督教認為這是耶穌揭示了她"不光彩"或"不聖潔"的行為經歷;卻回避了就是這樣的經歷或行為仍然密切地連接著神靈,有著它不可言說的奧秘方面。因為照現在的說法,這個婦人除了比較愛好神秘事物之外(故對耶穌所講的喝了永遠不渴的生命活水就如此嚮往);似乎並沒有任何其他的長處可言。既然如此,那麼為什麼耶穌要衝破當時許多習慣勢力的障礙,把福音和神跡卻輪到了她的頭上呢?尤其當耶穌啟示的意識材料與她潛意識隱藏的這些經驗行為發生了如此強烈的共鳴、激發或領悟之後;就產生了奇妙的結果--她就認識和承認了耶穌為基督。這個?述至少也說明瞭聖經作者對於當時人們就事論事地奉行摩西誡命的蔑視和挑戰(因為耶穌的做法更加接近於中國術數的算命啟示,這是摩西誡命所禁止的);所以捨棄了他們傳統啟示的途徑而直接運用了類似儒家的自然啟示。我們看到至少對於這個婦人而言,只有開拓了她潛意識的這些奧秘之後才連接著她內在神靈的召喚;而基督福音的啟示就是以此作為基礎。

  今天社會之所以神聖觀念不斷地衰竭,根本原因就是現代的西方國家過分地看重科技的發展;同時忽視前科學的知識系統在今天真正的啟示功能,以及與今天科學系統的關係。我認為這個問題從根本上講,與遵行或不遵行摩西律法從來沒有多大的聯繫。

  現在首先必須要尋找我們身上唯一能夠承受神靈工作的源泉;然而現實生活的潮流又使我們更加遠離了潛意識的奧秘,也使我們看不到神聖源泉發出的啟示亮光。這潛意識奧秘包含著我們先天的或後天的因素;知道的或不知道的東西;失敗的或成功的;顯露的或隱藏的;光彩的或不光彩的經歷等。這也包括我們聽了基督的啟示之後,仍然具有生命固有的軟弱與剛強,不完全與完全的矛盾;這一切才組成了經驗生活中無限多的細節和觀念。現在這些細節和觀念形成了無數的自然因果的資訊鏈條,只是反射於、或隱藏於我們的潛意識堙F較為完整地反映出這些,與神靈的工作才談得上有著這樣或那樣的連接。平時我們可能並不介意,只有一旦啟示出來之後才有可能真正地感受到。

  關於生命經歷的啟示與神靈之間的奧秘,蒂塈ヾ]Paul Tillich 1886-1965,美國的著名宗教哲學家)講的較為深刻。他指出:啟示就是用來表達通過平常的認識途徑無法接近的隱蔽事物的展示。即使啟示中包含了認識因素,不過神秘性被啟示之後也不會喪失其神秘性。這也意味著它超越普通經驗背景的認識,在啟示中被人瞭解和認識。同時它又成為了普通經驗背景之內的認識。當理性超越自身走向存在之真實而非虛無之時,真正的神秘性也隨之出現了;這樣的神秘性也就顯現在客觀和主觀的理性之中,顯現在有限理性與無限理性之中。他認為啟示是出於大自然有規則、有協調的資訊反饋于自然物件;這仍然是離不開根據已知條件投射於未來的原則,從而確立它們的相互關係。至少從這些方面的原理而講,啟示知識與一般知道的科學知識仍然是相同的。(《蒂利希選集》下集1015 頁等;在有關《啟示的實在性》,第三編 理性與啟示{系統神學第一部分},上海三聯書店出版,1991年1 月第一版)

  他又認為:我們人的理性還是意識到了自身無限的深度,這種不可窮盡的基礎存在於所有的存在物之中;不過,這又不可能通過一般普通的知識來表達它。所以他認為只有通過啟示知識才能瞭解這些奧秘,而僅僅知道科學知識的人仍然是有知識的無知人。(同上,979頁等)

  他的話告訴我們:有關神秘性或神靈的啟示知識的問世,決非是我們主觀臆造的東西。只要理性走向存在之真實,那麼神秘性就必然出現。只要不是象近代有關死物質的知識--僅僅沉溺于自然的異化狀態之中,又與人的心理因素幾乎完全隔絕。我認為,一般的意識途徑之所以無法表達出這些神秘性因素,主要還是在於它的意識途徑不同於啟示的資訊構造;而不同的資訊資源也形成了不同的知識結構和其特性。

  所以,啟示知識就是為了反映出客觀與主觀的理性世界的矛盾;即我們既被不可測度、不可控制的自然能力所滲透,同時我們的精神結構序列又相應地產生了各種裂隙和中斷等;如果我們原先的精神結構序列沒有出現這些缺憾、或中斷的缺陷,那麼啟示知識的充實也就不可能應運而生。當運用象中國陰陽五行的先驗理論等,用意識材料的事件重新構造出被啟示的物件;有關他特殊而普通的經驗事件的背景又重新顯現出來,同時已經激發起他共鳴的時候;這是與啟示者的雙方形成了某種吻合或默契的狀態,神秘的奇妙莫名者的作為也必然隨之被顯現出來;因為他就是超越我們的一切意識,又伴隨著這樣的矛盾和心理缺憾而同時顯示出了他的能力``````這時候使我們看到了一種看不見、摸不到的神秘能力對於我們世俗經驗生活的滲透,認識到有限個人與無限存在的自然根基的聯繫;最後又返回到對於我們普通的經驗背景的認識。當然,這埵陬菑@般普通的知識,或現有的可言說的道理永遠也無法解釋的東西;相反超越著這一切,啟示目的就是為了使我們領悟到神靈對於我們經驗生活的參與,以及顯示出由今天的普通知識看來還是奇妙莫名的能力和原因``````可以說,只要我們真正領悟到了這一切,那麼也就等於回答了我們原先的問題;從而進一步加深了對於我們原先精神過程的瞭解。

  現代科技發展一個值得注意的傾向就是:所謂科學的精確定位和認識充其量只是涉及了一個極為有限和短暫的範疇;自然存在總是超越了這樣有限的經驗形式。實際上它總是以各種各樣的、有形或無形的潛意識派生物的形式向我們提出了挑戰。尤其當它以極為錯綜複雜的,常常超越我們理性的,更為可怕的威脅形式侵襲著我們人類的時候;常常使我們處於一種鞭長莫及,又不知所措的狀態。例如我們今天要談論控制這些派生物的話,首先就必然會涉及到有關它們專業化的名稱和知識;可以說社會上極大部分人可能對於這些專業化的名稱就瞭解甚少,或極為陌生。即使已經對於人類造成了極大的威脅和嚴重的傷害,可是處理起來確是困難重重,收效甚微。這反映了今天自然環境的污染,生態狀況的破壞和惡化,以及對於我們人類和其他生命的危害等;這一切當然還包括了今天世界上各種矛盾激化而引起的各種衝突和戰爭,不斷產生的恐怖事件、核威脅等。因為運用這些空前毀滅性的武器都在利用著最新的科技成果。即使在普通生活中已經對於許多人造成了直接、嚴重傷害的時候,而涉及到的問題或知識常常就使我們寸步難行;因為有的人類對此認識仍然還屬於空白;或尚有爭議;或者有的涉及到社會千絲萬縷的、錯綜複雜的涵蓋問題;有的甚至還涉及到政府的行政、司法或律法方面的棘手問題等;故處理起來似乎又顯得那麼間接和遙遠,常常使人感到鞭長莫及,束手無策。這說明瞭現代知識所謂的精確定位仍然是表像的;因為所謂的科學意識都回避了意識索取與大自然允許之間的真正界限,同時也缺乏意識心理學或其他的手段對於派生物的追溯,以及對於人的特殊行為和人格方面的真正揭示。所以,如果僅僅環繞著現代知識就事論事,這等於放棄了對於自然物件的真正認識。

  在派生物肆虐的情況下,意識與存在之間的巨大隔閡實際上也總是被社會上少數人利用著--使得歇斯底里般的、惡性膨脹的情欲充填著這樣的隔閡。這是因為意識善的根本匱乏;這必然導致了人本性中無限膨脹的情欲,或魔鬼的源頭利用著它。這樣所謂的普遍意識或理性思維,只是為個別人非理性情欲的辯護和文飾;而潛意識的奧妙也必然更加遠離了我們。所以真正的有意識必定是科學硬體的意識與心理軟體啟示的結合。

  另一方面,相對于歷史文化的知識而言,這類啟示總是把追溯和反思我們具備神秘、多變的人作為自己直接的揭示目的。這堜鼎僧O由象徵的言詞承受著資訊的載體,有著內在的、更加模糊或含蓄的、甚至有著更加多義或變易的特性。因為它涉及到了人與大自然互相映射的資訊關係,還延伸到了不可言說的情感和經驗世界。

  這些知識是以更早的、更接近於我們人類的啟示形式而問世的;同時它的副產品或缺陷也往往伴隨著這些形式同時顯現出來。所以相對而言,它是以更加直接和敏感的形式問世;其副產品往往也就更容易受到社會廣大民眾的批評的監督。就拿中國的術數知識而言,八卦中的幾個象徵文字似乎也就可以包羅萬象,並且能夠打破現代各種專業知識的界限;滲透到我們精神生活中的許多領域。實踐證明:不管我們對於它感興趣或不感興趣,它最終總是以較為通俗的語言接近於我們每一個人;從而肯定了大自然與人之間一個共同的語言,同時也使我們每個人成為了檢驗它成果的最好鑒定人。雖然在中國古代還沒有象現代科學那樣的用詞,說明人與時空的統一性、全息性。不過在它的思維成果中,又無處不在地運用著這些理論。這就是在中國漫長的歷史文明堙A為什麼這樣的啟示始終能夠更容易接近於我們的心理,因而可以與大自然保持長久和睦關係的根本原因。

  如果我們出自於同一的知覺材料所作的觀察,前科學的啟示知識得出的判斷和結論--即顯示出的意識材料確實可以填補現代意識的心理缺憾--填補它在精神結構序列的裂隙或中斷等;那麼我們就不應該繼續再把科學知識與前科學的啟示對立起來。而是應該把科學意識與心理啟示--即此岸知識與彼岸知識聯繫起來,取長補短,融會貫通。所謂知識都有其有限性或副產品;我們決不應該看到心理啟示的副產品就害怕,因噎廢食;忽略了它有著以毒攻毒的功能。我們真正應該感到害怕的是:現代片面和狂妄的理性主義思潮,這導致了今天潛意識派生物無限氾濫;對於這些弊端我們卻鞭長莫及,眼睜睜看著卻又無能為力。

  總之,在今天的形勢下,我們只有開拓出潛意識領域,運用特殊的啟示知識重新構造出意識材料的事件去充實我們的心靈;這樣才能密切地聯繫上經驗生活中無限多的細節和觀念,加強對於我們精神過程的瞭解。同時神聖觀念必然也會隨之獲得加強,因為心理啟示本身就是一個聖化的過程。反之,缺乏中間的心理啟示融合較為低級的知覺意識;那麼過去的宗教啟示或道德命令由於缺乏新的、更為具體和豐富的啟示仲介充實它,只能成為越來越空洞的教條;隨之過去的神聖觀念必然也會越來越衰竭。因為神靈或神聖觀念只是有賴於潛意識,在我們具體的生活中與潛意識的經驗世界始終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只有當我們無視了有關心理啟示的仲介,才會導致生活中許多悖逆性後果。

(待續)

Copyright (c) Hong Kong Society of Humanistic Philosoph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