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文學會網頁 http://www.hkshp.org

 

泛民在未來議會選舉中如何能反敗為勝?

 

劉桂標(香港人文學會會長、中文大學哲學系兼任助理教授)

  前言:本文涉及本地政黨的評論,先以聲明,筆者無黨無派,只是站在推動本地民主發展的立場立論,並非以個別政黨的利益為出發點。另外,本文對一般被認為泛民主派的人民力量有較負面的評價,是基於大量客觀事實並與網友長時間反複討論,以及個人作不斷深切的反思而成,並非隨意的、主觀的說法,可參看筆者在OurRadio通識看天下討論區的「人民力量反理性、反民主言行實錄」及「黃毓民議員主講民主系列講座」二帖:

 http://www.ourdiscuss.com/bbs/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8887&extra=page%3D1

 http://www.ourdiscuss.com/bbs/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5944&extra=page%3D2

  立法會選舉落幕,結果是建制派大勝、民主派大敗──泛民直選選票與議席皆銳減,甚至連六四定律也不保。我相信,除了極少數泛民中人會因一己黨派的議席多了而沾沾自喜外,絕大多數民主支持者都會感到挫敗。泛民整體的劣勢,凡有良知的民主支持者皆難安心。

  然而,勝敗乃兵家常事,為正義而戰、為民主而戰,從來就不是輕易而舉之事。現在泛民是時候收拾心情、重新上路。

  我自己歸結泛民大敗的主要原因及應對方法為:

1.建制派可能種票或賄選。

  正如我在OurRadio通識看天下討論區的「未充分解決問題:民怨沸騰下為何建制大勝而泛民大敗?」一帖(http://www.ourdiscuss.com/bbs/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9075&extra=page%3D1)所言,目前我以為許多政治評論,對今次民怨沸騰下泛民仍然大敗的原因仍未能作充分合理的、徹底的解釋。因此,我嘗試作一大膽假設──建制派有可能以不正義的,甚至違法的方式種票或賄選。當然,我的說法沒有實在的證據,但我提上述假設,是有理由的。今次立會選舉與上屆區選舉情況相似,泛民大敗到難以理解的地步;上次區選甚至連不少星級泛民代表都敗陣。事後,泛民陸逐揭發不少大規模種票的勾當。今次立會選舉的結果的意外程度更高,這種可能性我們不能排除。

  應對方法:今天閱讀報章,知悉前自由黨成員、獨立候選人方國珊已經公開舉報民建聯候選人賄選,這方面我們須留意事情的發展。泛民中人更應對選舉中一切建制派可疑的行徑嚴加追查,有可能如區選那樣有重大發現。

2.更多市民,特別是中間選民日漸傾向建制派。

  更多市民支持建制派,一部分原因是由於內地新移民增加。他們通常較支持建制派,使建制派的支持度增加。

  另外,個人以為另一個主要原因,是中間選民對泛民,主要是激進泛民的抗爭方式反感與不滿。這方面,我以為人民力量要負主要責任。因為他們許多時為抗爭而抗爭,往往為求目的而不擇手段;故其手法越來越惹人反感。例如,他們的抗爭,強調用暴力,這是多數市民,甚至不少泛民支持者所不樂見的,而且也違反世界民主政治發展潮流。又例如,立法會拉布策略,雖有阻止惡法的實效,但亦同時妨礙了立法會的正常運作,令許多中間選民十分不滿;況且,人力使用拉布的同時,不斷抹黑其他泛民及對他們惡意攻擊,使泛民支持者對不拉布的泛民也容易有誤解。

  應對方法:內地新移民增加建制派支持度問題,這方面我們應多加注意,若情況惡劣,則必須加以預防或阻止。

  另外,民主倒退、特區政府一屆不如一屆,是造成泛民越來越多抗爭的主要原因,因此,我們對泛民增強抗爭,不必反對。然而,人力的抗爭,卻使用暴力或不顧後果、不顧民意,甚至是其黨同伐異的工具。他們這些非理性的抗爭,我們一方面不必跟隨從;二方面,甚至還須向其抹黑及惡意攻擊全力反擊。當然,這方面其他泛民需要同時充分向泛民支持者作充分的解釋和交待。

3.比例代表制不利泛民團結。

  特區政府在個別民主政黨日益強大的趨勢下,改行比例代表制,此制不利大政黨,反而有利更多的小政黨入局;而小政黨要入局,則往往要突出自己的獨特的路線,向相同路線的其他政黨搶票,這樣容易造成黨派分裂。

  應對方法:近日不少政治評論指出,比例代表制在本港並非合乎正義的制度。此制度對於多種族的國家會有平衡種族利益的好處,但在本港無此需要,反而造成入局者往往並非民意所歸而是不同政黨不同策略互相競爭(甚至是惡性競爭)的結果,有違議會政治體現民意的原意。因此,泛民應該全力爭取立法會回復昔日的選舉制度。

4.抗爭方法不同導致泛民分裂。

  回歸後,香港受到強悍的中央政府(共產黨)操控,民主情況倒退(有人說民主毫無寸進其實不夠準確)。故此,港人的抗爭意識日漸高漲。一些泛民中人以為,這種情況,唯一或主要原因是泛民的大政黨(主流泛民)抗爭不力,要負全部或大部分責任,他們主張行激進路線取而代之,這造成了目前一般所云溫和民主派與激進民之派的對立,甚至可說是分裂之局。

  應對方法:共產黨的操控及強悍才是民主倒退的主因,而特區政府的管治越來越差,更令情況惡化。歸咎並猛烈批評主流泛民抗爭不力是混淆了焦點,只會造成泛民分裂日漸惡化的趨勢,對整體泛民不利。故此,為了推動民主進程,泛民日後應以中央及特區政府為共同敵人而集中力量抗衡,主流泛民與非主流泛民的抗爭策略應互相尊重。人力之流的激進泛民妄顧一重要事實──溫和民主派長期從事文化教育,推動民主意識,是本地民主發展的重要力量,即使民主抗爭,也不能欠缺背後這種民主意識為基礎。因此,六四、七一及其他大規模抗爭(如最近的反對國民教育的抗爭),都是多得於他們長期工作才取得重要的成果,這對照人力之流單單靠以暴力或出位抗爭,?力強大百倍,而且不會令一般市民誤解,惹起他們的反感。人力之流,經常扭曲事實,一味吹捧、跨大其在議會掟蕉及拉布等偏激的抗爭的作用,並以此抹黑其他泛民。此等下流手法,雖為其在泛民陣營搶得激進人士的選票,但惹起許多市民反感而入了整體泛民的數,損害泛民在本地的支持度,有理性的民主支持者必須認清,不應隨波逐流。

5.建制派較團結及民建聯配票成功,泛民分裂及欠缺集體統籌。

  雖說今屆選舉建制派也分成許多不同的陣營,但我們難說他們真正鬧分裂,因為他們背後有強大的統一中心──中央政府(共產黨)。然而,泛民陣營因講民主的多元價值,背後沒有共主或統一的中心,故此因政見不同而容易出現分裂。泛民的分裂,令其在選舉方面欠缺集體統籌,在議會選舉中因此而大為吃虧。

  應對方法:泛民可以組成議會選舉大聯盟,由類似上次港大做的特首公投方式,由泛民支持者選出聯盟負責人,並訂立共同的選舉策略和守則。初時可以有條件地包容所有泛民黨派,包括自稱為民主抗共的建制派同路人--人民力量(條件為:人力必須清楚交待其重大劣行,特別是收受建制派及共產黨利益的事情、惡意抹黑主流泛民等,其解釋必須得到多數泛民接納。)。如果在選舉過程中發現有政黨違規而無合理解釋,則取消其資格,將其排除於泛民主派之外。

  若上述說法泛民中人覺得不可行的話,則退而求其次的辦法,是政見較近的泛民政黨自己組成聯盟,自己的聯盟及其他泛民的聯盟個別或一起協調選舉事務及進行如建制派那樣的配票工作。超級區選中民主黨與民協的成功的配票策略,可作借鑑。

6.建制派同路人對泛民內部的損害。

  溫和民主派與激進民主派,其實是兩種大分的推動本地民主發展的策略,本來是相輔相乘,可因應情況而有所側重,使泛民進可攻、退可守,有更全面的推動民主及抗拒專制的方法。然而,有證據顯示,個別別有用心的所謂泛民政黨──人民力量,收取了建制派甚至是共產黨的利益,以一己私利為目的,但卻以民主抗共為名,不斷抹黑、踐踏主流泛民,掠奪泛民支持者的選票。他們在上屆區選時擺明車馬狙擊主流泛民,結果遭遇反擊而幾乎全軍覆沒;今次立會選舉便出陰謀,事先公開說不再狙擊,但事實上卻與建制派勢力勾結而暗地媢磞璊j規模抹黑主流泛民的詭計(例如印製了數十萬本名為「偽民主派賣港實錄」的手冊在港九各區派發並在互聯網上廣泛散播),此偷襲行為令主流泛民沒有防備,後來反擊已為時已晚,結果,主流泛民的選票及議席大量流失,影響到整體泛民的選票和議席。

  應對方法:無論人民力量口說什麼,我們不用理會,因為客觀事實上他們不斷做出與建制派相同的、損害泛民利益的行為。因此,日後泛民除了正面推動民主,反面實行抗拒共黨外,也應反擊表面為泛民,實際為建制派同路人的所謂泛民政黨。

※前往本文臉書讚好、分享或評論: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hk-sh/%E5%8A%89%E6%A1%82%E6%A8%99%E6%B3%9B%E6%B0%91%E5%9C%A8%E6%9C%AA%E4%BE%86%E8%AD%B0%E6%9C%83%E9%81%B8%E8%88%89%E4%B8%AD%E5%A6%82%E4%BD%95%E8%83%BD%E5%8F%8D%E6%95%97%E7%82%BA%E5%8B%9D%E8%91%97%E8%BF%B0/362334210514206

 

回 現 代 人 文 時 政 評 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