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文學會網頁 http://www.hkshp.org

 

駁斥陳雲的民主觀與普世價值觀

 

劉桂標(香港人文學會會長、中文大學哲學系兼任助理教授)

  陳雲一般被認為是本地民主派的代表人物之一,一般人稱他為本土派或城邦自治派。然而,筆者以為,這種看法其實並不準確;因為,依據他對民主與普世價值的看法,我們可說他其實是反民主的。所以,嚴格來說,他屬反民主派。至於其本土論述與城邦自治理論,依我看,其實是經過包裝的港獨主張,故此,為了與本地的民主本土派區分,應稱為偽民主的自治港獨派。
  本文將以其論述民主與普世價值關係的兩篇文章為據,指出其民主觀與普世價值觀表面講民主與普世價值,但實際上卻將兩者嚴重扭曲,故有上面說其屬反民主派、偽民主派的結論。他一直以來反對本地民主派,許多時候其觀點與建制派全同,如反對平反六四、悼念李旺陽及佔領中環等,可說是其反民主的最佳佐證。
  本文針對的兩篇文章如下:
  一、陳雲著「告別離地中產,慎防普世價值」(網址為: http://www.kpwan.com/news/viewNewsPost.do?id=690 )
  二、陳雲著「實踐普世價值,令你國破家亡」(網址為: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wan-chin/陳雲告別離地中產慎防普世價值/599834330040520 )
  一 什麼是民主?什麼是普世價值?兩者關係如何?
  民主的英文為democracy。眾所周知,其本義為由人民(即大多數人)統治(rule by people)的意思,簡言之,是一種以少數服從多數的政治模式。
  然而,這只是民主的本義,可稱為方法義、形式義。在今天,此義已流於籠統,因為近現代西方講的民主比古代精確得多。當中,最重要的,是民主除了訴諸大多數這種政治方法外,還須有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的政治內容,後者是依人類的道德反省而應用於政治的價值內涵。這可稱為民主的價值義、內容義。
  因此,近現代的自由主義者,通常將民主理解為少數須服從多數〔意志〕,同時多數須尊重少數〔權利〕的政治模式。
  為什麼近現代學者講民主政治,除了要講民主的方法外,還要講人權、自由等普世價值?原因是:古希臘的民主政治由於只講方法而不講內容;結果,容易導致人們只維護多數人的利益,而忽略少數人的基本權利。例如當時奴隸、女性及外邦人,其人權便常常被人忽視,包括其政治權利,沒有選舉與被選等權利等等。結果,造成所謂多數人的暴政或即暴民政治。
  因此,自近代開始,自由主義者如洛克、盧梭及孟德斯鳩等,提出天賦人權、主權在民、法律前人人平等等主張,以防止上述的多數人的暴政的出現。另外,他們保留了民主這種方法,主要原因是:自由、人權是每個人的基本權利,大家都不想這些權利被人剝奪;故此,若政治決定由大數人決定的話,則最能保障每個人的人權、自由。
  總括而言,民主政治是方法,人權自由等普世價值是內容,兩者層面雖不同,但卻有很大的親和性(affinity);故此,當代自由主義者通常將兩者並舉,而鮮有將之割裂或對立。而我們仔細閱讀上述陳雲的兩篇文章,卻發覺他經常將兩者割裂和對立。
  二 陳雲著「告別離地中產,慎防普世價值」一文商榷
  陳雲在本文中有許多錯誤的論述,以下筆者就其主要觀點加以回應:
  1.說民主是本土權利
  他說:
  民主就是本土權利、本土文化慾望之伸張、本土傳統文化之復興……。
  回應:民主是政治方法,說它是權利是概念的混淆。另外,即使說權利,也應說成民主是保障人權、自由等普世價值的方法。這埵A出現另一問題,就是:人權、自由等是每個人都應享有的,故此將它說成是本土權利,是有問題的,因為本土只是某一地域,這樣說否定了人權是放諸四海皆準的普世價值。
  2.否定了普世價值的客觀標準
  他說:
  普世價值的危險在哪裡?是普世價值沒有準則!它沒有詮釋的本土主體,甚至它沒有詮釋的國體。你懂得這樣看,普世價值就很危險。無人可以在傳統的字典、傳統的法典、傳統的長老和地域組織裡面取得解釋的價值觀,民眾無法在周圍的自然締結裡面取得諮議權力,取得向政府武裝力量的制衡,最終,普世價值任由取得政權的革命者任意解釋,國家官僚組織取代了社群組織(The nation takes over the community),國家雄辯滔滔,民眾變成無言的奴隸,青年才俊誇誇其談,父母長輩羞澀退場。這就是法國大革命血洗巴黎、殘害傳統的教訓。最終,自由被扼殺了。
  回應:普世價值之所以為普世值,正正因為它有普遍的或客觀的標準;因為其基礎在於具普遍性的道德反省。例如人的生存權利、思想及言論自由等等,是無分種族、性別、階級等等的。陳雲說它沒有準則,故此是危險的,可見其對普世價值並不了解。他說「普世價值任由取得政權的革命者任意解釋」、「法國大革命血洗巴黎、殘害傳統」,顯出了他對歷史的無知。普世價值正是人民限制政府濫權的重要手段,民主革命正是結束專制統治的重要方法,但到了陳雲眼中卻完全相反,實在令人莫名其妙。
  3.對民主派的人身攻擊
  他說:
  香港的資產階級是離地的買辦集團,香港的民主黨是規劃好移民外地的離地的高級中產,香港的左翼的知識是離地的美國行貨。
  普世價值——民主、人權、仁愛之類,民主黨是相信的,但不會奮鬥實踐的,他們作勢在香港爭取普世價值,除了令良心好過,是心靈消費,也令到他們的專業服務和職業道德獲得道義的鍍金,可以提供跨境服務,可以締結跨境人脈。在內,普世價值是他們的心理治療;在外,是他們的職業光華。
  於左翼而言,他們接受的是美國那種用來批評現代社會的後現代教育,那種拆解主流意義的解構主義,這些知識在香港是不對路的,因為香港缺乏建制和主流。他們寄身於跨國NGO(宗教組織、人權組織、救援組織、環保組織等),也由於階級往下流動而要藏身香港本土底層(舊區、工廠大廈、農村等),故此感到有必要抗爭,但他們的抗爭不足以令他們脫離其美帝國主義的知識系統聯繫,也不足以令他們脫離跨國NGO組織而全面採取本土立場。
  回應:民主派的政治觀點並非不可以批評,然而,要批評,必須有充分的理據。然而,上述的批評,往往只是對說話人的內心想法的隨意推測,或者是沒有論證意義的階級分析,在方法學上全屬人身攻擊(不是就說話本身是否合理反駁,而是就說話人的動機、身份等加以反駁)。另外,這堨蝳酗@值得大家注意之處,就是他所使用的階級分析(如說民主派是資產階級、買辦集團、離地的高級中產、美國行貨等等),正是否定民主與自由的極左思想、特別是晚年毛澤東思想的主要特質。後者,主要以為並不存在普世價值,因為西方講的普世價值並非建基於普遍的人性,而是特殊的階級性。由人的階級隨意否定說話的真確性,這是共產黨最擅長的一套,看來陳雲在重要的論述方面似共產黨遠遠多於民主派。
  三 陳雲著「實踐普世價值,令你國破家亡」一文商榷
  陳雲在本文中有許多錯誤與上述文章相同,這方面盡量不重複,以下只回應上面沒提及的觀點:
  1.說以普世價值為動力的人都沒有好結果
  他說:
  以普世價值為動力的人,都沒有好結果。結果只有兩種:犧牲或虛偽。實踐半吊子的普世價值,可以生存,但要變得虛偽。貫徹普世價值的人,只能犧牲。當然,現實情況犧牲不了的,或敵人不容許你犧牲的,結果也是苟活世上,成為作狀犧牲的偽善者、假道德。我們在世上見到滿口普世價值的,而未曾犧牲性命的、未曾死去的,沒有一個不是虛偽的。你找到一個誠實的給我看吧。
  回應:上述說法不符事實。基本上,中西歷史上許多自由主義學者(如洛克、羅爾斯等)、政治家、革命家(如林肯、甘地、孫中山等),都可說以普世價值為動力。他們是否「犧牲或虛偽」?陳雲難道不當他們是高舉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的自由主義者?若連他們也不是,則還有什麼人會是?
  2.說民主制衡及折衷普世價值
  他說:
  民主制度的目的,不是彰顯普世價值,而是制衡普世價值、折衷普世價值……。
  回應:上述說法是對民主外行人的說話。如本文開首已明言,民主是最能實現人權、自由等普世價值的政治方法。相反,獨裁者才要限制人權自由,甚至將人權自由置諸不顧。以最近本地發生的事例來說,只顧港人利益而不顧普世價值而發出限奶令的,正是獨裁的梁振英政府;這方面,本地民主派反而持反對意見,當中以立法會議員何秀蘭最出力反對,不少泛民議員也表態反對。
  3.說普世價值寄託於基督教會和革命黨
  他說:
  普世價值有兩個寄託的地方,一個是基督教會,一個是革命黨。基督教會是反國家的,它要天下一家,但實踐起來,也是內外有別。所謂救濟外邦人,依照《聖經》記載的例子,也只不過是不收割麥田的四個角落,容許貧弱的外邦人、流浪客來收割一點點的麥。
  革命黨也可以寄託普世價值,認為在位的王朝、獨裁者或貪污腐敗的政權沒有實現自由、平等和仁愛,故此要攻打它、推翻它。推翻的時候是可以實現普世價值的,例如平等瓜分統治者的財產,自由霸佔他們的家園和田產,但談到仁愛,就只能限於自己的兄弟同志,不能普及到被推翻的政權的人。
  回應:上述說法在概念上頗為混淆。他說的革命黨語焉不詳,如指孫中山先生領導的同盟會,由於以民權等三民主義為宗旨,則還可以說得通(當然說仁愛只限於兄弟同志等是錯誤);然而,基督教會卻不必如此。因為,基督教會中並非全部是開放派,也有著不少保守派(有人稱極端保守的教派為基督教右派)。後者,在一些人權議題上其實與建制派相差無幾。他們不但在私人及宗教領域將宗教價值高舉,而且在公眾及政治領域也如此。因此,他們的主張往往是神權至上(最後往往是講宗教權威人士的權利而多於民權),常將宗教價值凌駕於人權、自由等普世價值之上。
  4.說民主派執政會導致國破家亡
  他說:
  民主派無法執政,故此他們的普世價值沒有機會弄到大家國破家亡。
  回應:陳雲的意思,是指民主派執政會導致國破家亡,這樣的看法,正與建制派全同。建制派常說香港不適宜有民主,因為一有民主,社會就會亂,故常以維持社會穩定來打壓民主派。現在,號稱為港人爭取民主的陳雲,居然也有相同的謬論。民主派講民主,以及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這正是現代社會,甚至是香港本土的政治理想和核心價值,是順應歷史的大流,正如孫中山先生所說:「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專制獨裁者的想法和做法,在現代社會才會令人國破家亡;現在陳雲唱反調,正顯出了其表面講民主,但在骨子堨u是他個人了解的本土利益,其實最後只是他一己的個人利益,與講普世價值的民主思想背道而馳。
  5.批評港人悼念六四而不悼念被屠殺的西藏人
  他說:
  他們(案:指港人)要悼念六四,卻不會悼念中共在西藏的屠殺,因為悼念後者會被中共視為分離主義者,受到政治打擊的。
  回應:他的說法,明顯是侮辱港人,以為港人漠視中共對西藏人的屠殺(此可含冷血之意)。然而,他的說法是混淆視聽。今個月是六月,港人當然熱衷於悼念六四屠殺遠多於西藏屠殺,因為後者發生在三月。另外,港人當年對六四屠殺,近於耳聞目睹的親身經歷,因為當時也有些關心國是的港人在天安門廣場現場;而且當時正值戈爾巴喬夫訪華,天安門廣場成為了世界焦點,眾多中外傳媒雲集。故此,事發時,許多新聞影片、相片等即時傳送返港,港人感同身受。港人悼念六四屠殺遠多於西藏屠殺,是完全可以了解的,陳雲繼詛咒港人被雷劈後又暗示港人冷血,可見他近日失盡本土民心,並非偶然。
  總言之,陳雲對民主、對自由與人權等普世價值的看法非常扭曲,根本不能將他的觀點看作民主派,而應稱為反民主派或偽民主派。一些人只見其表面提出了反共的港獨主張,而忽略了其內堛澈銩Q,其實近於否定普世價值、肯定族群利益的法西斯思想。本地支持民主的人,對其反動思想,實在不能不察。

※前往本文臉書讚好、分享或評論: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hk-sh/%E5%8A%89%E6%A1%82%E6%A8%99%E9%A7%81%E6%96%A5%E9%99%B3%E9%9B%B2%E7%9A%84%E6%B0%91%E4%B8%BB%E8%A7%80%E8%88%87%E6%99%AE%E4%B8%96%E5%83%B9%E5%80%BC%E8%A7%80/481462788601347

 

回 現 代 人 文 時 政 評 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