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文學會網頁 http://www.hkshp.org

 

死亡的意義

 

人文臉書編者

 

死亡非但不是生命的反面,而且是生的要素。正是由於死亡的約束,生命才變得有限,人生中的一切取捨、抉擇才變得珍貴,只有這樣的生命才值得珍惜,才有價值。
──中大哲學系教授關子尹

一個直面死亡的晚上
  旁晚,香港下了一場大雨。雨最大的時候,卻有一群人在戶外聚會——在宛若古羅馬鬥獸場的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圓形廣場,頭髮花白的教授站在廣場中央,拿著略微被打濕的講稿準備演講;在他背後,兩個中年人像頑皮的小男孩一樣,爭著為他撐傘。
  這兩個中年人,一個是頗受歡迎的傳媒界、文化界紅人梁文道,一個是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教授周保松,而傘下的演講者是他們的老師──中大哲學系教授關子尹。在這個「蓋樓都會避開四樓」的城市,他要討論的主題卻直中禁忌的核心——死亡的意義。
  講座還沒開始時,四個撐著透明傘的學生走到廣場中央站成一排,用英文清唱了一段《搖籃曲》。這是講座主事者周保松的主意,他以為「生和死都是生命中重要的時刻,既然今天的講座要談『生命的終結』,那就讓講座從『生命的開始』唱起吧」。
  夾雜在雨聲堛犖q曲,並沒有引起觀眾太大注意,以至於好幾位去過現場的學生都記不起當時的曲調。可這段旋律卻觸動了即將演講的關子尹,這位父親曾常用德語唱著這首歌哄年幼的兒子入睡,但15年前,他的兒子因病去世。再次聽到這首歌,他差點哭了出來。而在他講講座提到當年的事的時候,他的聲音也顫抖起來。
  死亡這個沉重的話題在很長一段時間塈x擾著他,無從解脫。失去15歲的兒子以後,平日被學生形容為「輕鬆可愛」的關子尹差不多被摧毀了。這位在德國哲學方面頗有建樹的哲學家一度跑去開發電腦軟件,主要研究康德的他更曾拒絕再開講康德的課程,因為整個心中容不下一個「理」字。
  講座中,關子尹講述很多哲學家如何看待死亡,並說了一個故事:
  「法國女作家波伏娃的小說主角獲得『不死之身』,從公元前一直活到20世紀,可免於死亡的他卻『目光無神,對一切無動於衷』,因為『不能死,生命就成為了一項詛咒,沒有尋求意義的任何衝動』。」
  他畫龍點睛地說:
  「死亡非但不是生命的反面,而且是生的要素。正是由於『死亡』的約束,生命才變得有限,人生中的一切取捨、抉擇才變得珍貴,只有這樣的生命才值得珍惜,才有價值。」
  在雨中,他又拿出一幅濕漉漉的圖,教我們「死字點寫」:
  「甲骨文的『死』字,象形文字,是『生人拜於朽骨之旁』。從來,『死』,不是一個人的事。人去後,仍活在生者心中;生死之思,也是一種宗族、親情的紐帶。」
  在講座即將結束時,周保松提出建議,關閉所有的燈,大家靜默兩分鐘,思考剛剛這場關于死亡的對話。於是,在仍然飄著細雨的時刻,燈光一盞盞熄滅,沾著雨水的臺階上擺放起點燃的蠟燭,參加講座的學生都低下頭,靜默下來。
  最後,籠罩在雨霧之中的大學山頂,所有的燈都已熄滅,只有蠟燭在微雨中閃著光。當每個人都低著頭沉思時,一個年輕人在靜默中吹起單簧管,在這個繁華城市的山頂角落堙A安靜得只能聽到他所演奏的音樂——那首「寓意生命起源」的《搖籃曲》。

以上文字改編自兩篇網上文章:
李斐然:這一夜,我們直面生死
http://zqb.cyol.com/html/2012-12/05/nw.D110000zgqnb_20121205_2-09.htm
區家麟:雨霧.死亡.圓形廣場
http://aukalun.blogspot.hk/2012/12/blog-post_8.html

參考資料:
關子尹教授主講「死亡的意義」講座錄象: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Y_D0A-Nshw

※前往本文臉書讚好、分享或評論: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529334397147519&set=a.492220174192275.1073741826.100002128915192&type=3&src=https%3A%2F%2Ffbcdn-sphotos-b-a.akamaihd.net%2Fhphotos-ak-xpf1%2Fv%2Ft1.0-9%2F988729_529334397147519_2069827378_n.jpg%3Foh%3Dbe0cbfe25d75ce84bd4831e8e84628c1%26oe%3D5488E9C8%26__gda__%3D1422551425_5e770f4484b1cf38e2f238d99be61f37&size=959%2C705

 

回 現 代 人 文 時 政 評 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