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文學會網頁 http://www.hkshp.org

 

聖誕前同毛澤東「做忌」•晚期思想批判篇

 

劉桂標(香港人文學會會長,中大哲學系兼任助理教授)

 

 

  聖誕將臨,本是普天同慶的佳節。然而,作為中國人,今年聖誕卻可說百感交集;因為,12月26日剛好是中國共產黨創黨人毛澤東120周年忌辰。中國官方以前一直將毛澤東捧若神明,文化大革命之後則常說毛澤東功大於過,這些都是不公道的評價。單單就其建立共產主義王國,令中國民主憲政之路嚴重受阻,已經可說是千古罪人;更遑論其晚年形成極左思想,甚至推動文化大革命等,更是罪大滔天。但中國官方不以史為鑑,還是要肯定、高舉和宣傳毛澤東思想。中國各地辦了不少紀念活動,如研討會、座談會、大型展覽等,以及推出紀念郵票、紀念章和紀念幣等,連香港也舉行「中國出了個毛澤東——紀念毛澤東誕辰120周年大型展覽」,可見毛澤東仍然受到當權者的吹捧。以下,筆者對其晚年極左思想作出批判,以提醒港人警愓專制獨裁思想對人類的嚴重禍害。
  毛澤東的前期思想(主要是四九年之前的思想),即其所謂「新民主主義」思想,已有著明顯的不足(主要是推行中國式的社會主義,否定民主、自由、人權等思想);他的後期思想(主要是四九年之後的思想),可稱為「極左思想」,則犯了許多更嚴重的錯誤,將極端共產主義思想的種種流弊表露無遺。
  毛澤東這些不合理的思想,並非通過嚴格意義的理論著作而表述出來,而是通過一些片斷零星的講話、批示等;而更重要的,是從他晚年的政治實踐中流露出來,特別是十年的文化大革命的所作所為暴露出來。
  一 階級鬥爭理論的失誤
  馬克思本人的階級鬥爭觀,在批判資本主義方面,有其不容否定的歷史意義;然而,毛澤東卻將其意義完全扭曲了。他將階級鬥爭理論看成是政治上唯一最高的方針,用他自己的說話來說,是「階級鬥爭是綱,其餘都是目」。這種觀點,在許多方面都造成了嚴重的錯誤:
  i. 不適合國家的正面建設
  他的階級鬥爭理論往往局限於一個階級推翻另一個階級的暴力革命,故雖在其與當時腐敗的國民黨及日本軍國主義的抗爭中發揮了一定的作用;但在四九年後,在正面建設國家的政治、經濟與文化等方面,不但沒有作用,甚至導致國家的長期的政治動亂和經濟衰退。
  ii. 「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理論的錯誤
  這個理論是在文化大革命時期提出的,意思是指:即使在無產階級專政的國家中,資產階級與無產階級的鬥爭仍然是政治的核心,故中國的政治革命仍須繼續下去。因為毛澤東所作的階級分析主要建基於政治思想上,以為「資產階級就在黨內」,故其繼續革命的對象是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主要指劉少奇、鄧小平等與毛澤東有不同意見的共產黨開國功臣)。
  這個論點的主要錯誤如下:
  1. 依馬列主義,階級是個經濟概念,不同的生產方式是階級劃分的標準;然而毛澤東卻將它誤解為政治思想上的概念。
  2. 所謂黨內的走資當權派根本不能成立,他們只是走毛澤東自己早年也講的節制資本主義的路線,並非復闢資本主義。另外,資本主義與自由主義是關係密切的意識型態,不能分割,反對資本主義,往往就走上自由主義的對立面,變成專制獨裁的家長思想。
  iii. 階級鬥爭在方法上的失誤
  在較早時期,毛澤東以為階級鬥爭可以是對抗性的,也可以是非對抗性的,這就是其所謂「敵我矛盾」與「人民內部矛盾」的區分;然而,他的後期思想中卻往往採用了極端的對抗性的鬥爭方法。特別是文革命時期所運用的所謂「大民主」方法,即「大鳴、大放、大辯論、大字報」等方法,美其名為民主,實際上是發動群眾自下而上的非法奪權運動,結果導致國家出現了空前的動亂。按照中共幹部葉劍英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十三日在中共中央工作會議閉幕式上的說法,文革整了一億人,死了二千萬人,浪費了八千億人民幣;其對國家的嚴重破壞,可說是前所未有。
  二 空想的社會主義
  在四九年建國後不久,毛澤東即認定中國由資本主義過渡到社會主義的新民主主義的階段已經完成,當時中國已正式進入社會主義階段,並批評仍然講新民主主義的黨內幹部為右傾份子。這時候,他的判斷並非建基於社會實踐而只是自己的主觀的、錯誤的想法;故此,他自己犯了他曾經批評過的左傾教條主義。
  當時,由於蘇聯所實行的一套社會主義制度出現了很多問題,故他便以自己設想的社會主義模式為標楷。
  簡言之,他希望將中國建立成一個純粹公有制成分,分配平均的社會主義國家;但在實際上,那只是他曾批評過的,類似晚清時候康有為在《大同書》中提出的農業社會主義思想,只是馬克思主義者批評的、脫離實踐的「空想的社會主義」。由他發動的一系列激進的政治運動,如「反右」、「大躍進」、「人民公社化」及「文化大革命」等等的失敗,足以見出這種思想的錯誤。當然,從自由主義的角度來看,一般的社會主義已有將個人自由置於國家之下的濫權問題,至於毛澤東的空想的社會主義,則更是極權之至,達到了無法無天的程度。
  三 破壞民主和法制
  從在野的地位變成執政的地位後,毛澤東就不像以前那樣強調(雖然也只是口頭強調而非真正實行)民主,更從不提及民主必須制度化、法律化。相反,他假人民民主專政之名,以民主為表,專政為實,逐漸實行以個人高於黨的獨裁統治,將集體負責制變為個人集權制、一言堂,並破壞曾經建立的一些法制而使自己的權力不受約束,包括通過取消法制局和司法部而削弱法院等作用,並且通過取消公安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合署辦公等三者相對的獨立性而取消各司法機構間的制衡作用等等。至於他在文革命時期所鼓吹的大民主,根本與民主並不相干,只是假民主之名而徹底破壞法制,從當權派手上奪回其日漸旁落的權力。再加上他不斷發動群眾攪統治者的個人崇拜,其唯我獨尊、獨攬大權比古代專制君主還要利害,可說是前無古人。
  四 片面誇大政治思想的作用
  以辯證唯物論為核心的馬列主義,強調政治依賴經濟,特別是社會的生產力;然而,毛澤東卻經常片面誇大了政治思想對經濟的作用,主張政治掛帥,強調以人民的革命熱誠統帥生產。所以,他批判重視生產力發展的主張為「唯生產力論」,貶斥經濟規律、物質力量和企業管理的規章制度,把包產到戶、集市貿易、個體副業、長途販運等統統當作資本主義來加以打擊。結果,國家經濟每況愈下,在政治動蕩時候更出現了嚴重的衰退。
  五 錯誤的對待知識分子及輕視教育
  在四九年建國之後,由於受到一些知識分子對其政策的批評而不能容忍,故此毛澤東對於知識分子的態度有了很大的改變,由原初的團結、聯合態度轉而為排斥、打擊的態度。他錯誤地將知識分子與資產階級、右傾等概念聯繫起來,將知識分子視為剝削階級,是「牛鬼蛇神」、「臭老九」,頻繁發動針對知識分子的批判鬥爭。在文革時期,許多知識分子和學術權威,以及文化藝術界大批知名人士(包括剛過世的粵劇名伶紅線女)被定性為反動派,受到了紅?兵的殘酷迫害,令到他們不但不能正常工作,甚至有人被迫害至死,造成了許多?案,更造成文化學術的大倒退,亦耽誤了十多年的人才的培養。
  與此相關的,是毛澤東對文化教育的輕視。不用考試是當時教育的特點,學生生活是無休止的政治學習(學習對象有《毛澤東語錄》、最新指示、《毛選》等等)和停課鬧革命、街頭運動等內容,教育質量極低;有資料顯示,當時高校招生人數減少10萬人。凡此種種,可見其對教育方面也造成極大破壞。
  以上僅是對毛澤東晚年思想的一些主要方面的批判,但已足以見出其對中國的塗毒與禍害。因是之故,與其如中共土共大攪他的忌辰紀念,對其歌功頌德;倒不如將其思想加以批判,使中國人民全面認識其毒害,日後避免由此導致的人類大災難。

參考資料:
毛誕紀念展港開幕 境外首次
程翔:顯示港意識形態大陸化
維基百科「毛澤東」條目
維基百科「文化大革命」條目
李銳《毛澤東的功過是非》(天地圖書,1996)
廖蓋隆《毛澤東思想史》(中華書局,1993)
馮友蘭《中國現代哲學史》(中華書局,1992)

 

※前往本文臉書讚好、分享或評論: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hk-sh/%E5%8A%89%E6%A1%82%E6%A8%99%E8%81%96%E8%AA%95%E5%89%8D%E5%90%8C%E6%AF%9B%E6%BE%A4%E6%9D%B1%E5%81%9A%E5%BF%8C%E6%99%9A%E6%9C%9F%E6%80%9D%E6%83%B3%E6%89%B9%E5%88%A4%E7%AF%87/570783539669271

 

回 現 代 人 文 時 政 評 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