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文學會網頁 http://www.hkshp.org

 

假作真時真亦假、幫港出聲害香港──破周融三十提名論

 

劉桂標(香港人文學會會長,中大哲學系兼任助理教授)

 

 

  昨天,幫港出聲主要發起人周融以個人名義提出了其所謂「三十提名」的政改方案;雖云「個人名義」,但幫港出聲的一些成員,卻公開支持這個方案,再加上從幫港出聲的眾成員一直以來的表現來說,他們都是支持以假普選蒙混過關,故在此義下他們根本是沆瀣一氣,無須區別。
  周融說了不少說話來描述他的方案的特點,然而,萬變不離其宗的,是如上所述,只是以假普選來蒙混過關。
  周融以為其「三十提名」是一個極度開放的、符合國際標準的提名的方案。然而,仔細看他的方案,則明顯是一派胡胡言,因為不但將中共的提名委員會的選舉方法極力吹捧,而且將民主派的公民提名方法極力詆毀,完全混淆是非黑白。以下根據幫港出聲臉書所載「周融建議三十提名方案」一文(網址: http://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580151378740639&set=a.500993386656439.1073741828.498565150232596&type=1
   ),就他所說的主要論點加以破斥:
  一、提名委員會人數及代表性表面上優於上屆的選舉委員會,但實質上仍是小圈子選舉。
  周融建議將提委會人數由千二人增至千六人,所增的人數為全部民選區議員,表面上比上屆有進步;然而,實質上卻可說亳無寸進。
  首先,提委會人數由千二人增至千六人,相對於七百多萬港人來說,仍然是極小眾,小圈子選舉的本質無任何改變。
  其次,眾所周知,近年來由於建制派動用資源選區議會遠勝於民主派,故此,其區議員數目亦明顯多於民主派。這不同於立法會選舉,由於政治理念比地區工作重要,故此民主派議員數目多過建制派。周融建議只增加民選區議員而不同時增加民選立法會議員為提委會成員,反而是使提名的開放性倒退。
  二、將提名所需提委人數減少,表面上增加候選人,但實質上反而減少。
  周融以為,港人只需獲得三十名提名委員會委員支持,便可成為準特首候選人。由此,可獲提名資格者將由上屆最多八人,增加至最多五十三人。
  他的說法只是掩人耳目,實質上其方案比上屆特首選舉更倒退。因為,他的方案同時要有複選:上述最多五十三人中,再由提委會選出(說得準確些,是篩選出)最後三人。故此,相比於上屆沒有限定候選人人數來說,他的建議其實是倒退。
  三、妄稱包含了政黨提名的元素
  周融表示,以2012選委會泛民有大約二百名代表為例,根據其方案,最少可令三至六名泛民支持的?候選人能出?。「香港大部分區議員都有政黨背景或關係,所以這已實質包含了政黨提名的元素。再者,開放式提名代表不單大黨能參與,連小黨派的朋友也會有實質機會入閘。」
  這堙A他明顯睜著眼說謊。他說比上屆更多候選人出線是謊言,因為,如上段所說,他建議提委會有複選,故此實際候選人只有三人,比上屆的人數只會更少,他說其方案包含了政黨提名的元素只是亂說一通。
  四、加入具獎勵性的強制投票制度
  他以為加入具獎勵性的強制投票制度會「令香港普選更具全民參與的實質意義」,這是胡扯。首先,小部分先進國家雖有具獎勵性的強制投票制度,但在民主國家中是有爭議性的,因為有違選民選舉的意願;故此,在開放性的角度來看,大抵是沒有很大的關係。至於周融的提議,估計是將來提委會可能經複選後選出三位都是建制派背景的候選人,令港人選特首意願大為降低,很可能會出現極低投票率的情況,故此,上述做法只是為封閉的、低投票率的假普選粉飾。
  五、無理否定公民提名
  他不但提出修修補補的假普選方案,還極力詆毀由泛民提出的公民提名方的真普選方法。他說,提名委員會符合基本法,而公民提名則不然。另外,公民提名有一弊端,就是大政黨比所有人佔優,因為只有大政黨才有金主或財團的支持。再次,他以為公民提名會導致偷步拉票行動。最後,他說他以為「公民提名有可能成為否決政改方案的藉口,令香港在普選上原地踏?,並藉此『合理化』去實行佔中行動,帶來動亂」。
  他的說法明顯是混淆視聽。首先,基本法是憲法,憲法只講立法原則而通常不會涉及細節。基本法有提及提名委員會,但對於它如何組成,包含些什麼元素等等,都沒有仔細規定。故此,它沒提及公民提名及政黨提名,不表示它們無法理依據,因為基本法亦沒有明確否定兩者。另外,真正的憲法,必須以人權和自由的普世價值為依據,而公民提名、政黨提名都合乎人人應有的政治權利,這就是其法理依據;相反,無論是中共或周融所講的提委會組成方法,因為明顯有篩選,故此,它本身才是真正違反憲法的精神。
  其次,大政黨比一般人佔優,這是任何民主選舉都會有的情況,與選舉的公平性大抵無關。況且,他建議的篩選方法,明顯使建制派完全壟斷選舉,這才是真正的不公平。
  至於說公民提名會導致偷步拉票行動,可說是不知所謂的說法,完全站不住腳;因為凡民主選舉,都有時間上準備先與後的問題,但這與選舉的公平性無關,故「偷步」的說法亳無意義。
  最後,他說公民提名與佔中掛?,目的是要使普選原地踏步,成為佔中動亂合理化的借口,這是極不負責任的說法。戴耀廷等人提出佔中,是爭取真正普選不果才使用的最後方法;但周融倒果為因,將佔中說成是使香港沒有普選、原地踏步的原因或藉口,可見他盲目為專制護航到了完全顛倒是非曲直的地步。
  除了周融的說法外,幫港出聲成員馬恩國亦補充了周融批評公民提名不符合基本法之說,但他的說法只是中共幹部李飛與郝鐵川的翻版,了無新意,筆者亦曾為文反駁(見下面延伸閱讀),這堣ㄖ@回應。
  總言之,周融的方案,其實只是加入一些技術細節的假普選方案,他反對的公民提名(或者具公民提名元素)的方案,才是真普選的方案。如果我們運用周融的方案為特首選舉方案,便是以假普選來欺名盜世,成為香港的一大禍害,港人對此實在不能不察。

延伸閱讀:
劉桂標:故步自封、不進反退──回應郝鐵川的特首普選論
劉桂標:滿紙荒唐言、假的真不了──回應李飛的特首普選論

 

※前往本文臉書讚好、分享或評論: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hk-sh/%E5%8A%89%E6%A1%82%E6%A8%99%E5%81%87%E4%BD%9C%E7%9C%9F%E6%99%82%E7%9C%9F%E4%BA%A6%E5%81%87%E5%B9%AB%E6%B8%AF%E5%87%BA%E8%81%B2%E5%AE%B3%E9%A6%99%E6%B8%AF%E7%A0%B4%E5%91%A8%E8%9E%8D%E4%B8%89%E5%8D%81%E6%8F%90%E5%90%8D%E8%AB%96/583574445056847

 

回 現 代 人 文 時 政 評 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