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文學會網頁 http://www.hkshp.org

應如何理解老子之自然

黎耀祖(南京大學哲學博士)

摘要
「自然」是老子哲學中的一個重要概念,歷來都有不少學者對「自然」作出解釋;不過,未必所有人對「自然」的理解都是完全符合老子原意,甚至會扭曲老子原意。本文會先將古今學者對「自然」的不同理解羅列出來,以證明學術界對「自然」之理解的確是有眾說紛云的現象;然後再進入正題:處理我們應該如何理解老子之「自然」這個問題。本文分析了王弼、傅佩榮、牟宗三、勞思光、譚宇權、尹掁環、馮春田、陳榮灼、劉笑敢等學者對自然的詮釋;最後指出,在各家對老子的理解之中,劉笑敢的理解是較為全面可取及有系統條理的。他的分析既符合上文列出的檢視標準,亦有文本的根據。
 

關鍵詞
道家、老子、自然

. 引言

「自然」是老子哲學中的一個重要概念,雖然《老子》書中只有五處直接提到「自然」二字,但是不直接用「自然」二字而又表達出「自然」這個觀念的地方卻不少。由於「自然」是老子哲學當中的一個重要概念,故此歷來都有不少學者對「自然」作出解釋;不過,未必所有人對「自然」的理解都是完全符合老子原意,甚至會扭曲老子原意。而在當今學術界中,有些學者甚至對「自然」的理解出現各走極端的情況。既然大家面對的同樣是《老子》五千言,但為何會有眾說紛云,甚至各走極端的情況出現呢?那麼,在眾說紛云的情況之下,我們應該如何理解老子之「自然」才是恰當、才能符合老子原意呢?本文會先將古今學者對「自然」的不同理解羅列出來,以證明學術界對「自然」之理解的確是有眾說紛云的現象;然後再進入正題:處理我們應該如何理解老子之「自然」這個問題。

在處理如何理解老子之「自然」這個問題上,本文先從語言學的角度確立「自然」的本義,再從指涉對象、時間、關係這幾個標準作哲學分析來撐開「自然」一詞所蘊含的引申義,然後再從文本(老子直接提到「自然」二字的章節)及歷史背景去劃定「自然」一詞的適用範圍,從而確立「自然」的核心意義。最後以此作為標準來檢視古今較有代表性的學者對老子「自然」觀念的理解,從而證立「建基文本、回到歷史、配合語言分析、哲學分析」(1)才是正確理解老子「自然」思想的不二法門。

 

. 各家對「自然」的理解

王弼是注解《老子》的第一人,所以先會介紹王弼對老子「自然」的解釋,然後再對現今學術界中較有代表性的說法逐一作出簡單的介紹。

 1. 王弼對老子「自然」的理解

王弼對「自然」有以下的解釋:(2)

5章注說:「天地任自然,無為無造,萬物自相治理。」(此處有順其自然之意)

17章注說:「自然,其端兆不可得而見也,其意趣不可得而覩也。」(事物的發展並不著相,變化亦不顯著,這就是自然)

ƒ25章注說:「自然者,無稱之言,窮極之辭也。」(自然是不能言詮但又普遍存在的狀態)

64章注說:「不學而能者,自然也。」(本來具有的就是自然)

基本上,王弼所理解老子的「自然」是指「自然而然」、「順其自然」的存在狀態。

 2. 傅佩榮對老子「自然」的理解

    傅佩榮認為「自然」的意思是「自己如此」的狀態,並不是一般人所講的「自然界」。

他指出:當古人談及自然界時都是以「天地」或「萬物」這兩個觀念來指稱的,有時更加會專以「天」字來指稱。(3)故此,「自然」在古代的語言環境之中絕不可能指稱「自然界」的事物,而是指事物存在的狀態而已。

 3. 牟宗三對老子「自然」的理解

  牟宗三認為「自然」是「沖虛境界所透顯之自然」。為甚麼牟宗三要從主體精神的沖虛境界(4)上去理解而不從客觀存在的物理世界去理解「自然」呢?因為牟宗三認為自然世界中存在的事物全都是依賴著其他條件而存在,並非自然而然地自己令自己存在,所以「自然物」只是一種「他然」而非「自然」的存在;只有在主體的精神境界上不對事物起執著,這才達到真正的「自然」。關於這點,牟宗三在《中國哲學十九講》中說得更為簡單直接,他說:「自然是個精神生活上的觀念,就是自由自在、自己如此,無所依靠。...道家講的自然就是自由自在、自己如此,就是無所依靠、精神獨立。精神獨立才能算自然,所以是很超越的境界。」(5)總而言之,牟宗三所理解的「自然」是指主體精神上超越的沖虛境界。

 4. 勞思光對老子「自然」的理解

    勞思光認為「自然」是就「各存有之本性而言。」他更進一步指出:「(在)老子眼中,萬有皆有其本性,因之皆各循其自然之道路(natural course)而運行;這即形成一種全面的自然秩序。...而從這個角度來看文化,便只強調文化的陰暗面。因為依自然秩序的基本認定,人對萬物將不應有所干擾或有所造作;於是文化既也是人的造作,便在基本上是違反自然秩序的。這就是老子所以講絕聖棄智等等話頭的理由。」(6)可見,勞思光將老子的「自然」理解為人與萬物之間的自然秩序(natural order),而這秩序的規限就是人不可對萬物有所干擾及造作,最後只會令人絕聖棄智,回到沒有文化的原始生活中去。

 5. 譚宇權對老子「自然」的理解

    譚宇權認為「自然」是指「人為世界」的自然。他引《老子》64章作支持,老子在此章中說:「是以聖人欲不欲,不貴難得之貨;學不學,復眾人之所過,以輔萬物之自然而不敢為。」譚宇權認為聖人任由事物、甚至輔助萬物的自然發展而不加干預其實就是一種人生的修養。因為人生修養是個體生命境界的超昇與突破的事,完全是內在的東西,根本與外在的自然現象亳無關係,所以他將老子之「自然」理解為「人為世界」的自然。(7)

 6. 尹掁環對老子「自然」的理解

尹掁環將老子的「自然」理解為大自然,他引《老子》23章中「希言自然」一句作例證支持。他認為「希」即「稀」,是「少」、「罕」的意思;他更指出《論語》、《孟子》及諸子對日月星晨、風雨雷電、日蝕月蝕、山崩地裂、萬物的生生滅滅等自然界的種種現象都談得很少(罕言)。故此,他由孔、孟等罕言自然而推斷出老子「希言自然」即「罕言自然」的意思,由於「希言」與「罕言」同義,故此他再由此進一步推論出老子所希言的「自然」亦即孔、孟所講的大自然。(8)

 7. 馮春田對老子「自然」的理解

馮春田認為「自然」是指物自然。他說:「『自然』範疇主要是用來解釋事物生成、變化的本因,又演變擴展為事物之理、性的範疇。其涉及的對象範圍,則主要是自然界或客觀事物;它雖然也可以指涉人類,但限於人的生物本能,而不包括人的智能或有意識行為。」(9)

 8. 陳榮灼對老子「自然」的理解

陳榮灼是從王弼、郭象的老、莊注疏中整理出自己對道家之「自然」的理解,換言之,他對「自然」的理解並不只限於老子的思想。陳榮灼認為「道家之自然義並非一般之物理義之自然,...並不是那種與人文世界相對立之野生自然界。」(10)既然道家的「自然」並非指「野生自然界」,究竟是指甚麼呢?可以說,他只是從否定的角度來指出「自然」不是甚麼,並沒有從正面去界定「自然」是甚麼。

 9. 劉笑敢對老子「自然」的理解

劉笑敢從「自然」的本義(自己如此)出發,分析出「自然」蘊含的三個引申義:本來如此、通常如此及勢當如此(而「自然」的本義及引申義又含有自發性、原初性、延續性及可預見性這四個性質)。然後再從個體與整體這兩方面來對「自然」的本義及引申義作進一步的分析,得出作為「自然」的四個必要條件。(11)最後,將「自然」的應用範圍劃定在人文世界之中而提出「人文自然」這個新概念,而這個概念又有三個不同層次的劃分,而實現人文自然的必要條件,他提出了兩個要求。可以說,劉笑敢對老子「自然」的理解,比起其他各家的理解要深刻、全面得多,並且有文本的支持。有關他對老子自然的理解,可表述如下:

 

「自然」的本義及引申義

定義

性質

時態

作為自然的必要條件

總命題

 

自己如此

17章:百姓皆謂我自然

自發性

共時

(靜態描述)

 

發展動因的內在性

 

外力作用的間接性

64章:萬物之自然)

 

 

 

總體狀態

的和諧性

 

本來如此

通常如此

 

勢當如此

 

51章:夫莫之命而常自然

64章:輔萬物之自然而不敢為

原初性 

延續性 

 

可預見性

過去

現在    動態

描述

未來  

ƒ發展軌跡的平穩性

 (51章:道之尊,德之貴,夫莫之命而自然)

 

發展質變的漸進性

「自然」的適用範圍及其不同層次的價值

「自然」的核心

意義

 

人文自然的三個層次

 

《老子》原文

 

實現人文自然的兩個條件

 

 

人文自然

最高層次的自然:

終極關切與最高價值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第25

「希言自然。」第23

ƒ「夫莫之命而常自然。」第51

自然秩序高於強制秩序

人文自然的原則高於正義、正確、神聖的原則

中間層次的自然:

對群體生存狀態的關切

「百姓皆謂我自然。」第17

「希言自然。」第23

基礎層次的自然:

生存個體的自然

「是故聖人能輔萬物之自然。」

64

 

10. 小結

各家對老子「自然」的理解,不外乎是無生命的純物理存在(大自然或物自然)及有生命的存在(人文世界)的自然秩序這兩大範疇,再加上亦心亦物的自然而然的存在狀態一類。不過,有些學者他們的觀點是各走極端的,例如牟宗三是完全從主體的「心」上來講「自然」;尹振環及馮春田則從純客體的、物質性的「物」來講「自然」。現將各學者對老子「自然」的不同理解圖示如下:

個體生命,一切的存在,有生命的存在:心
(可包含物的存在)

,無生命的存在:物
(純物質性的存在)
,精  物
神  質
,有情識   無情識,牟宗三:
心靈上的沖虛境界

,劉笑敢:
人文自然

,譚宇權:人
為世界的自然

,王弼:自然而然的狀態

傅佩榮:指事物存在的狀態
而非指自然界
,尹振環:大自然

馮春田:物自然,包括人的物質身軀
,陳榮灼:非指野生自然界,勞思光:自然秩序,個體生命,備註:有情識的存在除了人之外,還有其他的動
物,如牛、羊、猪、猴、犬、雞等等。無情識而有生命的存在是指花、草、樹、木等植物,亦包括已沒有意識思維活動的植物人。
 

 

 

 

 

 

 

 

 

 

 

 

 

 

 

 

 

 

 

 


   

 

牟宗三:
心靈上的沖虛境界

,劉笑敢:
人文自然

譚宇權:人為
世界的自然

勞思光:自然秩序

,陳榮灼:非指野生自然界,王弼:自然而然的狀態

傅佩榮:指事物存在的狀態
而非指自然界
尹振環:大自然

馮春田:物自然,包括人的物質身軀
 

 

 

 

 

 

 


     

心                                      物

   有情識          無情識

 

 


有生命的存在:心              無生命的存在:物

一切的存在 

 

 

 

 


. 確立「自然」的核心意義

從上文可見,在當今學術界之中,不同的學者對「自然」有不同的理解,甚至有各走極端的情況出現。既然大家面對的同樣是《老子》五千言,但為何會有眾說紛云的情況出現呢?我想除了是基於他們有不同的學術訓練、學術背景之外,更大的可能是因為他們對老子的「自然」概念欠缺深入而全面的研究,只是偏面地理解「自然」,甚至乎只是斷章取義地理解自然。如某些學者只從主體心靈來理解「自然」或只從純物質性的客體存在來理解「自然」;又如某些學者單就「自然」一詞的本義去作理解或單就「自然」一詞的引申義去作發揮。究竟在眾說紛云的情況之下,我們如何能分判各家對「自然」的理解是否恰當?我們應該如何理解老子之「自然」才能符合老子的原意呢?其實,我們若是要分判各家對「自然」的理解是否恰當的話,必先要有一個分判的標準,而這個標準會從下列幾方面來建立。本文先從語言學的角度確立「自然」的本義,再從指涉對象、時間、關係這幾個標準作哲學分析來撐開「自然」一詞所蘊含的引申義,然後再從文本(老子直接提到「自然」二字的章節)及歷史背景去劃定「自然」一詞的適用範圍,從而確立「自然」的核心意義。最後以此核心意義作為標準來檢視古今較有代表性的學者對老子「自然」觀念的理解是否恰當。此外,透過上述分析架構所分析出來有關「自然」的核心意義,應該較能貼近老子的原意。

如要確立「自然」的核心意義,就必要先為「自然」建立起一個分析架構,在此分析架構下才可確定它的應用範圍及核心意義,而這個分析架構會從下列三方面來建構:(12)

 1. 從語言學的角度確立「自然」的本義(13)

 1.1

義秦時期可以確定已很普遍。「自」指向自我「自」的本義及假借義(14)

許慎在《說文解字》中說:「自,鼻也,象鼻形。」他指出「自」字在甲骨文及金文中是「鼻」的初文。不過「自」的字形很快就被「由」、「從」、「在」及第一人稱的「自己」假借去了,而要再造「鼻」字來代表原先的意思。在「自」字這些假借義中和「自然」這個合成詞關係最密切的應是「自己」這個第一人稱主體,而這個字義的用法在先秦時代已很普遍,如:(15)

為政,卒勞百姓。《詩經.小雅.節南山》

天作孽,猶可違,作孽,不可逭。《孟子.公孫丑》上引《書經.商書.太甲》

 1.2「然」的本義及假借義(16)

許慎在《說文解字》中說:「然,燒也。從火肰聲。」可見「然」的本義與燃燒有關。由於「然」字後來被假借為代詞、助詞、連詞等的其他詞類,因此要另造新字「燃」來取代「然」字。在「然」字眾多用法之中,有兩種用法是跟「自然」的構詞有密切關係的,分別是:

a. 代詞,解釋為如此、這樣。例如:

,將具敝車而行。《左傳》襄公廿三年

爾之遠矣,民胥矣。爾之教矣,民胥傚矣。《詩經.小雅.角弓》

從以上引文可見,在先秦時期已很普遍地將「然」字作為代詞使用。因此,老子在選用「然」字作為構詞詞素時,可能是要以「然」字來表達「自然」一詞中關於存在本質、基礎方面的意思。

b. 助詞,置於形容詞或副詞之後,作為詞尾,表示狀態,如:

終風且霾,惠肯來。《詩經.邶風.終風》

弒不成,卻反,舍於郊,皆說息。《公羊傳.定公八年》

所以「自然」的「然」字作為詞尾使用時,可譯作「自己的樣子」,指涉的亦是「自己」本然的存在狀態。(17)

1.3「自然」的本義

從《說文解字》及先秦典籍中對「自」、「然」的本義及假借義的說明及對其用法的分析,我們可以確定老子「自然」的本義是「自己如此」的意思。當中「自」字是名詞,「然」字是形容詞,兩者結合成為一複合詞時,本質上雖然是名詞,但意義上卻是形容詞的用法,即事物自然而然的存在狀態(18)

 

2. 從指涉對象、時間關係等標準來確立「自然」一詞所蘊含的引申義(19)

在上一節中,我們已確立了「自然」的本義是自己如此的存在狀態。但當我們進一步追問老子「自己存在」的「自己」是指涉甚麼東西的存在的時候,我們可分析出個體生命(人)及客觀事物(物)的存在這兩方面意思。基本上,「人」、「物」是二分而窮盡的分類。另外,無論人也好,物也好,都不能獨立自存,必定會跟其他事物發生關係,而「人」與「物」在邏輯上只可能構成三種關係:即人與人、人與物及物與物的關係。但是在物與物的「自然而然」的存在狀態中,由於沒有人參與其中,所以這種關係是沒有價值可言的。換言之,在一切的存在中,只有以人為中心的人文世界才有價值可言。此外,當活動主體與別人或外物接觸時,「自然」便可視為一種態度或方法,即不對個體生命或個別事物的存在、發展加以強力的干預,如果將個體擴大至群體的話,就會構成一種自然而然、沒有強大外力干預的和諧關係,這種和諧關係最終會轉化為個體生命對人生的一種終極價值的追求。最後,這樣的存在關係必定是落入時間框架中,時間可有過、現、未這三個階段,故此「自然」亦蘊含了過去如此、現在如此和將來如此(和諧地存在與發展)這三個意義。

 

3. 從歷史背景及文本去劃定「自然」一詞的適用範圍

每一個概念、每一本典籍、每一個思想家甚至每一個學派的思想,往往是生存於歷史時空堶悸滿A我們並不可以將之抽空,或憑空來作研究的,當時的歷史背景往往就影響到這個學派,甚至某一概念所要處理的問題。如果要研究老子的「自然」思想,一定要將之放回歷史的脈絡、環境之中來作研究,絕不可以抽空地研究,我們最低限度要知道那個時代所面對著及處理著的是甚麼問題,然後再問老子面對著這些問題時如何去回應。

根據司馬遷《史記》的記載,老子是春秋晚期的楚國人,和孔子同時而稍早一點。老子所處的年代正值周室日漸式微,不但王綱不振,禮樂征伐亦不能由天子出,諸侯間為了爭霸而互相攻伐,五霸爭雄後又有南方的吳越爭霸。戰亂頻仍(20)令到社會經濟破落,井田廢棄(21),人民生活艱苦(22)。禮樂教化的崩潰不但不能起著善民心的道德教化作用,反而變成束縛思想的僵化形式。面對這個禮崩樂壞的大時代,老子的回應方法跟孔子不一樣(孔子知其不可為而為之,要努力重建周禮的秩序),他主張以自然、無為來消解僵化的禮樂所強加於人的思想束縛。故此,老子「自然」觀念的提出,絕對是針對周文疲弊及禮崩樂壞的情況而發的。我們可以由此再作一步推論,就是老子所講的「自然」是一種自然而然、自己如此的狀態,而這狀態並非指涉大自然或純物理現象,而是指涉人的存在狀態,甚至擴大為人文的世界。換言之,人文世界就是老子「自然」觀念的適用範圍,而這是有文本的根據的。(23)如第17章說:「功成事遂,百姓皆謂我自然。」指出優秀的統治者無為而治的情況下治理好人民之後,百姓都會稱讚他的管治合乎自然。又如第23章說:「希言自然」,指出不擾民、不施苛政的政治就是合乎自然的。第51章也說:「道之尊,德之貴,夫莫之命而常自然。」這堣ㄕ指出「自然」具有延續性、持久性,更重要的是指出聖人或統治者受到尊重時不會沾沾自喜;不受尊重時亦不會怨天尤人,滿有一種因任自然的處世態度。第64章又說:「以輔萬物之自然而不敢為。」指出聖人輔助萬物的自然發展而不加干預,這亦是自然的表現。以上種種都是有關理想管治的陳述,都是屬於人文世界範圍之內的事;所以,老子「自然」一詞的適用範圍應是人文世界。除此之外,第25章亦說:「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指出「自然」是宇宙一切的根源,亦是最高的價值或原則。由於價值是人所要追求的東西,只在人文世界才有意義,所以亦屬人文世界之內的事。可以說,「自然」觀念的提出,主要是消解禮樂的形式化強加於人的思想束縛。(24)有關「自然」的意義可表述如下:

 

自然

本義(25)

引申義(26)

 

 

 

 

自己

如此

引申標準

引申內容

1.指涉對象

2.關係

人與人

人與物

物與物

3.時間框架

過去如此

現在如此

將來如此

4.人接觸人或人接觸物時

成為一種態度或方法:

對個別人或物不加強力干預,順其自然,自然而然地發展

對整體事物不加強力干預,順其自然,構成整體和諧的秩序

如第17,23,51,64

5.價值

是每個個體生命所追求的終極價值,即人文世界的和諧秩序

如第25

6.所處理的問題

針對周文疲弊,消解社會上強加於人的不自然束縛

 

4. 小結

從上文所討論的分析架構之下,我們可以從「自然」的本義、引申義去掌握其核心意

義。我們以「自然」的本義:自己如此的存在狀態作為基本意義,然後將「自己」的指涉

對象確定為人與物的存在。(27)因為只有人才有價值的追求及處事的方法與態度,所以自

然是指人與人、人與物之間的一種自然而然,不受外力干預、漸漸質變的和諧發展關係,

這種自然而然的存在及和諧發展的關係落入時間框架中,必定是過去如此存在,現在如此

存在及將來亦如此存在的。總括而言,老子所說的「自然」有以下五個特別意義。

「自然」指人與物的存在狀態,而非具體的存在物本身。

人與物的的存在狀態及發展過程是自然而然的,不應受外力干預。

ƒ「自然」落入時間框架中,必定是過去如此,現在如此,將來如此。這就顯示出事物發展的穩定性。

「自然」的適用範圍只限於人文的世界。

「自然」是個體生命所追求的一種終極價值或處事態度。

. 檢視古今學者對老子「自然」的理解

1. 檢視王弼對老子「自然」的理解

基本上,王弼所理解老子的「自然」是指「自然而然」、「順其自然」的狀態。不過王弼對老子自然的理解只限於本義而已,即只說出自然而然,順其自然的狀態。那麼自然而然的狀態是指涉甚麼東西的存在呢?順其自然的主體是誰呢?自然概念適用於那個範圍之上呢?「自然」概念的提出是要處理甚麼問題呢?王弼完全沒有作出交代。可以說,王弼只限於理解「自然」的本義而沒有處理它的引申義。

2. 檢視傅佩榮對老子「自然」的理解

    傅佩榮指出古人談起自然界的事物時都是「天地」、「萬物」及「天」這三個觀念來指稱,從而證明「自然」一詞在古代並不可能是「自然界」的意思。不過,他並沒有引用古代的資料文獻來證明古代不以「自然」解自然界,似乎有點兒欠嚴謹。另外,基於「自然」並非「自然界」的意思,所以他認為「自然」的意思是「自己如此」的狀態。不過這樣理解「自然」只限於本義上的理解,並沒有處理「自然」的引申義,所以亦是有所偏失。

3. 檢視牟宗三對老子「自然」的理解

不過,牟宗三完全偏重於在主體精神境界上講自然,完全忽視現象世界的存在。他對自然的這種理解,雖然可以指導我們去除執著,使心不黏著於外境之上,有助精神境界提昇與突破。但是這種將客體存在收歸主體精神活動的做法,無疑是忽視了客體存在的客觀性、獨立性及自主性,最終更有落入唯我論之中的可能。另外,他將自然觀念與自生觀念混為一談,認為自然就是不需依賴外在條件而可以自己存在,由於經驗上一切的現象都要依因待緣而生、而存在,故此就沒有真正的「自然」物而只有「他然」物,由此推論出自然不可在客觀存在的現象上講,只可在主體的精神境界上講。其實,牟宗三這樣的理解是「自生」的意思而非「自然」的意思。「生」是指事物的產生原因及形式,而「然」是指事物產生之後繼續存在及發展的狀態,是一種形容詞的用法。所以牟宗三指「自然」應為「他然」的講法是不成立的。不過,牟宗三的講法亦有其可取之處,因為不執取外境及不對其加以強力干預是有助於我們精神修養的提昇。總之,牟宗三對「自然」的理解只局限於「主體精神」上講,有欠全面。

4. 檢視勞思光對老子「自然」的理解

勞思光認為「自然」是指事物存有的本性,而這本性構成了自然秩序,而這秩序是由人與萬物所構成的。這種理解雖符合自然的本意:自己如此(即勞氏所說「各存有之本性」,亦符合自然的其中一個引申義:涉及人與物的存在關係。但是勞思光認為人對萬物不應有所干擾或有所造作,而推出人要絕聖棄智回到沒有文化的原始社會中去的講法是不合老子原意的。因為自然的其中一個特點就是不加強力去妨礙事物的自然發展,而並非要否定文化。所以勞思光基本上是在自然的引申義上借題發揮,完全有違老子的原意。

5. 檢視譚宇權對老子「自然」的理解

他認為「自然」是指人為世界中那種自然而然的關係,當中包含了自然的本義,引申義及適用範圍,亦有指出「自然」亦可以作為一種人生修養及處世態度。這完全符合老子的原意,不過,他沒有引所有直接提及自然的原文來作深入的探討,略嫌未夠全面深入。

6. 檢視尹掁環對老子「自然」的理解

我們在上文亦曾分析過,自然的引申義可指涉客觀事物的存在,但是老子關心的並非自然現象的存在,而是人文世界的存在。故此,尹振環將「自然」理解為大自然,亦是不合老子原意,甚至是扭曲老子原意。

7. 檢視馮春田對老子「自然」的理解

馮春田認為自然是指物自然,即自然界及客觀事物。他的理解不合老子原意。因為「自然」所涉及的對象可指涉客觀事物,但老子的原意卻只限於人文世界中事物存在的狀態。況且,老子強調的是存在狀態而非存在物本身。

8. 檢視陳榮灼對老子「自然」的理解

陳榮灼只從反面說出「自然」的意義, 但卻沒有給「自然」作一個正面的界說。況且他對「自然」的理解並不只限於老子的思想本身,而是從王弼、郭象的老、莊注疏中整理出自己對道家之「自然」的理解。換言之,他對老子「自然」的理解並非純是老子的原意,而是滲入了很多對「自然」的後起意義。

9. 檢視劉笑敢對老子「自然」的理解

無論是自然的本義及引申義,劉笑敢都有涉及,亦能將自然的核心意義確立為人文自然,並提出將人文自然應用到現代的條件及方法,亦有文本作本去支持,所以他的理解應該是最貼近老子原意的,亦符合我們在上文所提出的理解自然的標準。至於作為自然的四個必要條件及實現人文自然的兩個條件的提出,實在是他將老子「自然」思想應用於處理現代問題所作的嘗試。

不過,在將「自然」的價值應用於現代的問題上,我覺得將自然的核心精神抽出來(即尊重每一個體的存在:包括自己與別人及萬物,順其自然而不作強力的、突然的干預)作為人生的指導原則已足夠,不用再列出作為「自然」的四個必然條件及實現「自然」的兩個先決條件來使之成為可必然操作的運作原則(Operational Principle)。這樣做不但增加了理解「自然」概念的複雜性,而且這樣機械式的運作未免有違老子的「自然」原則。

10. 小結

各家都老子「自然」的理解,不外乎是純物理存在的大自然(物)及人文世界(人)的自然秩序這兩大範疇,再加上亦心亦物的自然而然的存在狀態一類。雖然各家對「自然」的理解總是離不開這三大類,但卻不免仍有所偏而欠全面,只有劉笑敢對老子自然的理解較為全面及符合老子的原意。但是有一點要特別指出的是:雖然各家對老子「自然」的理解有所偏失,但是有所偏嚴格來說並不是對與錯的問題,而是恰當與否的問題。

  換言之,他們只是對有豐富含義的「自然」概念在理解上有所偏失,他們所講的始終是「自然」概念中的某一部份內容,所以並不是理解的對錯問題,而是這樣片面地去了解「自然」是否恰當?能否完全掌握老子的原意?

 

. 結論

老子的「自然」概念並非一個簡單的概念,它除了有明確的本義之外,更有豐富的引申義。如果不對「自然」概念作全面而多層次的分析的話,就不可能正確理解老子的「自然」思想。本文嘗試以多層次的綜合研究方法,分析出「自然」的核心意義,並以此作為標準來檢視古今較有代表性的學者對老子「自然」觀念的理解。雖然本文對「自然」所分析出來的核心意義未必一定能夠完全符合老子的原意,不過這不竟是一個透過較全面及多層次的方法分析出來的分判標準。基本上,在各家對老子的理解之中,劉笑敢的理解是較為全面可取及有系統條理的。他的分析既符合上文列出的檢視標準,亦有文本的根據。總之,透過上文的論述,證明了建基文本,回到歷史真實,配合語言分析及哲學分析才是理解老子「自然」思想的不二法門。

 

. 參考書目

 1. 王弼著、陸德明釋文《老子道德經注》 世界書局印行  20051月初版12

 2. 陳鼓應著《老子註譯及評介》  中華書局   20031月再版

 3. 陳鼓應著《老子今注今譯》  商務印書館   2003年北京版

 4. 牟宗三著《才性與玄理》  台灣學生書局    198910月修訂8

 5. 牟宗三著《中國哲學十九講》  台灣學生書局  198610月版

 6. 勞思光著《虛境與希望───論當代哲學與文化》  香港中文大學  2003年版

 7. 劉笑敢著《老子》 東大圖書公司印行  19974月版

 8. 劉笑敢著《老子古今五種對勘與析評引論》上下卷    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2006年版

 9. 譚宇權著《老子哲學評論》  文津出版社印行   19928月初版

10. 李玲珠著《魏晉新文化思潮───自然思潮》 文津出版社 20044月初版

11. 佩榮著《解讀老子》 立縉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2003年版

12. 尹振環《帛書老子釋析》   貴州人民出版社   1998年版

13. 袁保新著《老子哲學的詮釋與重建》    文津出版社    19919月版

14. 吳怡著《新譯老子解義》    三民書局      20085月版

15. .段玉裁撰《說文解字注》   漢京文化事業有限公司印行    1983928日版傅



註釋:

(1) 這亦即是文獻學、語言學、歷史學及哲學等四個不同層次互相配合的整體綜合研究法。

(2) 引自王弼《老子道德經注》。

(3) 詳見傅佩榮《解讀老子》頁55

(4) 沖虛境界其實是指主體在精神上的一種境界,沖與虛同義,即無所執著的意思。沖與虛同義是有文本根據的。《老子》第4章有云:「道沖而用之或不盈,淵兮似萬物之宗。」王弼對這句話有這樣的解釋:「道沖用之,用乃不能窮。滿以造實,實來則溢。故沖而用之又復不盈,其為無窮亦已極矣。」王弼此處以「沖」與「滿」、「實」對言,實有以「沖」為「虛」的意思。

(5) 見牟宗三著《中國哲學十九講》頁90

(6) 引自勞思光《虛境與希望───論當代哲學與文化》頁142

(7) 詳見譚宇權著《老子哲學評論》頁185

(8) 詳見尹振環《帛書老子釋析》頁342

(9) 引自馮春田自然與典範:文心雕龍與魏晉玄學之比較研究〉一文,該文收於《漢學研究》第17卷,第

  2期,1999)

(10) 引自陳榮灼王弼與郭象玄學思想之異同一文,該文收於台灣《東海學報》33卷,19926

(11) 這四個條件為:發展動因的內在性,外力作用的間接性,發展軌跡的平穩性,發展質變的漸進性。引自劉

   笑敢《老子之自然十題》一文,該文收於《諸子學刊》第一輯,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12月版。

(12) 為了要確立「自然」的核心意義,就必定要為自然建立起一個分析架構,有了此架構才可以進一步分析出「自然」的本義、引申義及其應用範圍,這樣的處理問題方法就是哲學層次的處理。

(13) 這堿O要對「自然」一詞作語言學層次的處理,即運用語法學(Syntactic)、語意學(Semantics)、語用學(Pragmatics)的知識來釐清概念,掌握內容。語法所指是語文文法,主要討論記號與記號之間的關係;語意即是指語言所代表的意思,主要是討論記號與意義之間的關係;語用是問語言是在甚麼語言脈絡之下使用的問題,所以它主要是研究記號與記號使用者之間的種種關係。

(14) 例句引自李玲珠著《魏晉新文化思潮───自然思潮》頁1318

(15) 這是對「自」字作語意及語用學的處理。

(16) 例句引自李玲珠著《魏晉新文化思潮───自然思潮》頁1318

(17) 以上是對「然」字作語意及語用學的處理。

(18) 這媢鵅u自然」一詞的構作進行語法及語意的分析。至於「自然」一詞的語用,可落入《老子》文本中作處理。

(19) 用指涉對象、時間框架、關係、接物態度、價值等標準來分析出「自然」的引申義,就是哲學層次的處理。

(20)《老子》46章說:「天下無道,戎馬生於郊。」

(21)《老子》53章說:「朝甚除,田甚蕪,倉甚虛。」

(22)《老子》30章說:「師之所處,荊棘生焉,大軍之後,必有凶年。」

(23) 在引用文本時應先對文本作文獻學的處理。所謂文獻學的處理就是要對所要使用的原典及版本問題加以處理,如以《老子》帛書本、竹書本、通行本等作比較,校勘原文正誤。有了這方面的知識後,對我們掌握文本的意義或詮釋文本時有很大的幫助。由於劉笑敢老師在這方面花了很多功夫,亦有很大的成就,所以我在此不打算對有關「自然」的個五章節作版本的校勘、比對。

(24) 以上就是對「自然」概念作歷史學層次的處理,亦即是探討歷史環境對老子哲學問題的影響。如周文疲弊的背景就影響了老子「自然」、「無為」思想的形成,同時亦劃定了「自然」的應用範圍是在人文世界,目的是要解決人文世界的和諧問題。

(25) 如果我們對「本義」一詞進行語理分析的話,「本」就有本來、根本、根源的意思;「義」就有意義的意思。換言之,將「本」和「義」二字組合而成為一複合詞時,它的語意就是指這個詞語所盛載的本來的、最根本的意義。這個根本意義又可有兩層的意思:如果單就宇詞構作的原意來說的話就是文宇本義;如果將這個宇詞意義放到特定的語言脈絡中(即文本中)使用的話,就有文本中的根本意義。而這媢鵅u自然」本義的分析並沒有落入特定的語言使用脈絡之中,亦即沒有落入文本之中而只對「自然」一詞作純哲學的分析,所以這堛漸遘q只是單指「自然」一詞構作本身的根本意義而已。

(26) 如果我們將本義視為文宇本義的話,引申義就是在本義的基礎之上,用不同的標準來對本義加以分析及引

申。這樣,本義與引申義之間就會有一條較為客觀及明確的劃分界線了。

(27) 從哲學的分析,雖然可分析出自然而然的存在狀態可指涉純物質性的東西的存在。不過,在《老子》有關「自然」的章節中可見,老子所關注的並不是「物」存在的自然而是「人文世界」的自然。

回 現 代 人 文 首 頁  回 2 0 1 4 年 2 月 號 首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