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文學會網頁 http://www.hkshp.org

 

古代的大學之道──《大學》導讀

劉桂標(香港人文學會會長、中文大學哲學系兼任助理教授)

摘要
《大學》是先秦儒家的重要典籍,主要內容是講工夫論,這是以道德本心為基礎的循序漸進用功的一套道德實踐方法的學說,成為了日後儒者講有關問題的主要模楷。
《大學》講大學之道,雖遠在先秦時代,但她的道理卻有永恆而普遍的價值,值得現代人去好好學習。她的教訓可以用以下說話概括:「萬丈高樓從地起,為學做人同一理。」
關鍵詞
大學 工夫 三綱領 八條目 格物 致知

什麼是大學?

  在現代,一講起大學,有些人便會想起教育產業中的名牌,如英美的劍橋、牛津、哈佛、耶魯等,或中港的北大、清華、港大、中大等;有些人則會想起宏偉崇高的教學大樓,甚至形形色色的國際排名等等。但這些真是大學最重要的東西嗎?
  昔日清華大學校長梅貽琦在其就職演講中說得好:「大學者,非謂有大樓之謂也,有大師之謂也。」真正的大學,是培養德學兼備的大師,這個道理,我們中國人其實很早已經了解。宋代大儒朱子(朱熹)在解釋先秦儒家典籍《大學》時,清楚地表明:「大學者,大人之學也。」(朱子《四書集注•大學章句》)
  在我國古代,大學即太學,也就是現在所謂的高等教育,而其主要的教授內容,就是大人之學,這是相對小學來說。據朱子所說,古代的小學有如現在的中、小學,是基礎教育,主要教授的內容,是「灑掃、應對、進退之節,禮樂、射御、書數之文」;至於大學,則教的是「窮理、正心、修己、治人之道」。小學教的東西,是較為經驗性的,主要是一般的禮節、待人之道及較容易了解的學科和術科,一般兒童和青少年都比較容易把握;而大學教的東西,則是較為理論性的,是讀書、做人的道理,以及將道理推廣到家、國、天下的層面,須較年長及心智成熟者才能把握。由此可知,古代的大學──大人之學,就是成就完善人格、道德君子的學問。

物、事、知本、知所先後

  古代的大人之學,用學術專門用語來說,主要是工夫論。但這堣u夫論中的工夫並非外國人稱為”Chinese Kung Fu”的「工夫」(武術),而是指道德實踐的程序和方法(成德工夫)。在道德反省方面,中國人甚至比西方人更全面。西方人,甚至如蘇格拉底、柏拉圖等大哲,主張「德即是知」(Virtue is knowledge),以為道德主要是理論問題,把握道德理論便是有道德的了。然而,中國人,特別是孔子、孟子等大哲,提倡知行並重,認為真正的道德不單是理論問題,也是實踐問題;因此,中國哲人很早已有工夫論──有關道德實踐的程和方法的討論。
  此工夫雖不同彼工夫,但卻有相似的地方。譬如說,成德工夫有其循序漸進的實現歷程,就像武術那樣,一招一式,須由淺入深,按步就班的學習。
  更貼切的比喻是建築工程。建築需要材料,如砂、石、水泥、鋼筋等,成德工夫也需要材料,在《大學》,就是工夫的對象,即是物、知、意、心、身、家、國、天下等(統稱為「物」)。在蓋房子時,相應於不同的材料有不同的技術,而實踐道德時,相應於不同的對象也有不同的工夫的技術,即是格、致、誠、正、修、齊、治、平等(統稱為「事」)。
  蓋房子很講求地基穩固,因為地基不穩,則整間房子搖搖欲墜;而實現德性也需要把握基礎──知道以至善的道德心為根本(稱為「知本」),否則成德工夫不踏實,宋明儒者稱為「玩弄光景(影)」。另外,建築樓宇講究施工程序,須由下而上,層層遞進;道德實踐也講究為學次第,須由內而外、由親及疏,步步為營。《大學》稱這種了解為「知所先後」。

三綱領、八條目

  為了使人了解道德工夫的要點,《大學》提出了三大原則及八大步驟──三綱領、八條目(簡稱「三綱、八目」)。我們可以下表表示:


  所謂三綱領,指明明德、親民(一說當為新民)及止於至善,依次為發揚本來光明的道德心,親近(或革新)人民以推廣道德心至社會層面,以及以實現至善的道德心為一切道德實踐的目的。此三大原則並非並列的原則,而是有兩個不同層次。最高的原則是止於至善,指道德實踐須以道德心為基礎;而明明德與親民則是次層原則,明明德指個人層面的道德實踐的,而親民則指社會層面的道德實踐,兩原則都隸屬於止於至善的綱領,因為無論個人或社會的道德實踐,也應以道德心為基礎。
所謂八條目,指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八個歷程。它們體現了道德實踐由內而外,以及由親及疏的大方向。道德實踐須由內而外,因為道德基礎是內在的道德心;須由親及疏,因為道德實踐由自己親人開始,再擴充到我們不認識的人,合乎人之常情和常理,使我們更容易將德性實踐出來。
  八條目中的格物致知兩項個人實踐工夫的意義較具爭論性,我們可以宋明儒學中的程朱學派及陸王學派的看法來說明。程朱學派的代表人物朱子以為,格物、致知指即物窮理,意即:我們要作道德實踐,需要多看儒家經典,並與人多作討論,這樣,才能把握道德價值的意義及道德實踐的道理。而陸王學派的代表王陽明(王守仁)則認為,格物指正行為,致知指致良知,意即:道德實踐的基礎在於每個人都具備的良知(道德心),因此,作道德實踐,最重要的是要把握良知的存在,並且將它在現實層面表現出來。
  朱、王的觀點表面上有不同,甚至有矛盾對立;然而,實質卻是相輔相成,互相補足。用《中庸》的說話來說,朱子重「道問學」,王陽明重「尊德性」。他們的主要意思可綜合為:我們作道德實踐,一方面必須向外學習,這樣才不致閉門造車,自以為是;一方面又要向內反思,這樣才將可將學習的東西理解和消化,以及符合我們的道德心的反省。用現代大儒錢穆、唐君毅諸先生所撰的香港新亞書院的學規的用語來綜合二人所說,就是:「求學與做人,貴能齊頭並進,更貴能融通合一。」
誠意、正心、修身,這三項個人工夫較易了解。誠意是指人要為人真誠,不要自欺欺人。正心講的是要調節情緒,不要讓喜樂哀樂等情緒影響正確的道德判斷和實踐。而修身是由個人實踐到社會實踐的關鍵,是要抱持公道的精神待人,不會因一己的好惡而偏私。
  齊家、治國、平天下是《大學》講的三項社會實踐工夫,它們是由個人的道德實踐推廣到社會的道德實踐去。表面上,它們涉及三種不同的工夫──「齊」(整頓之義)、「治」(治理之義)及「平」(平定之義),但依原文來看,這堛漱嬪O只是數量上有不同,天下是最大的單位,國次之,家則是最小的,但其基本原則都可說是實行將心比心、推己及人的恕道。
  總而言之,《大學》講大學之道,雖遠在先秦時代,但她的道理卻有永恆而普遍的價值,值得現代人去好好學習。她的教訓可以用以下說話概括:「萬丈高樓從地起,為學做人同一理。」筆者願以此與各讀者互勵互勉。

※編案:本文為劉桂標博士與方世豪博士合著的《大學、中庸》一書的《大學》部分的導論,該書是香港中華書局剛於今年七月出版的新視野中華經典文庫其中一部,詳情可瀏覽以下網址:
http://www.chunghwabook.com.hk/9789888290789

 

回 現 代 人 文 首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