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文學會網頁 http://www.hkshp.org

 

佔中運動 正式啟動

抗爭壯舉 千帆並舉

劉桂標(香港人文學會會長、中文大學哲學系兼任助理教授)

 

 

摘要

人大落閘,對香港的民主發展有重大打擊。然而,危中有機,因為中共的決絕,可以令民主派更齊心對其全力抗爭。

至於抗爭的關鍵,首要的是民主派要團結起來。另外,抗爭策略應是多元化和大量化。除了以佔中為主力外,支援佔中的行動亦很重要,其後繼的不合作運動,更是不可或缺。這方面,罷課、罷教,甚至罷工、罷市等,應千帆並舉,令政府疲於奔命,大大增加其否定真正普選的管治成本,迫令她向市民跪低,最後實現真正普選,還政於民。

 

  日前,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極保守的政改框架──特首選舉方面,在提委會組成、特首候選人數目及「出閘」門檻上連落三閘;而在立法會選舉方面,則維持違反民主原則的功能組別。這樣的結果,令香港民主支持者極度失望和憤慨。

  中共的強硬態度,當然對香港的民主發展有著嚴重的打擊。然而,危中有機,筆者以為,在泛民及民主支持者爭取真正普選方面,也有一些可能正面的影響。最主要的,是中共的強悍,令泛民在抗爭上可以縮減分歧,較有機會團結起來。原因是:在人大落閘前,多數港人對中央放權並非完全絕望,這令到較樂觀的民主支持者及較悲觀的民主支持者在爭取普選上有想法上及行動上的巨大分歧,民主陣營大抵分裂為溫和派和激進派,或者主流派和本土派。個人以為,兩派最重要的分歧,是前一派還對中共改革存有期望,著重通過談判而令香港循序漸進地得到民主,而後一派則早已對中共絕望,故側重香港人靠自己激烈抗爭。(當中亦有用理性方式或用激情方式抗爭、團結中華地區力量齊心抗爭或主張中港切割等分歧,因並非本文重點,這媦且不表。)然而,隨著人大落閘,正如十八學者方案倡議人方志恆所說,「這是一個時代的終結」,因為中共的決絕令人們對其徹底失望,談判之路可說完全斷絕,港人要有真正的民主,唯有抗爭一途;故此,一義下可說,所有民主派都變成了抗爭派。這個結果,看來可使民主派能更齊心以抗爭方式爭取民主。

  今次人大落閘,使以佔中三子為領導人、主流民主派合力推動和參與的佔中運動宣佈正式啟動,這可說是新時代的一個最為重要標誌──民主派正式實行激烈抗爭策略。

  筆者以為,佔領中環行動應只是廣義的佔中運動的一部分,後者應理解為爭取真正普選的抗爭運動。無可否認,佔中是日後抗爭的最大殺傷力武器。這當然只是比喻,實際上她是和平的、非暴力的公民抗命,但由於用前所未有的方式,即違法而承擔責任,使人們受其道德感召而群起向政府施壓的方式,過去年多可說一石激起千重浪,凝聚了民主派最多的人力與物力參與。故此,她亦是未來抗爭中最受期望的手段。

  正如佔中三子所說,佔中只是抗爭的揭幕,是否能夠成功爭取真正普選,還需視乎後繼的公民不合作運動是否成功展開。而後者,筆者以為,應是本地所有民主派共同努力才會有成果的;如果民主派仍然像人大落閘前的鬆散、不團結,甚至互相排斥、分裂,效果會大打折扣,因為民主派的內部不和會令抗爭行動互相抵消。因此,民主派內部大和解、大團結,是整個普選抗爭運動(廣義佔中運動)的重中之重。或者,最起碼的,是不同的民主派別,不要排斥其他派別的抗爭做法(例如從旁熱嘲冷諷,甚至猛烈抨擊、故意阻撓等),而是持大家有共同目標而各自努力。

  除了有團結精神外,民主派的抗爭策略應是多元化和大量化;形象地說,是應該千帆並舉,令中共、土共疲於奔命。較為重要的,是民主派除了盡最大的人力、物力參與佔中行動外,亦應推動支援佔中的週邊活動。

  佔中方面,由於由佔中三子策劃,以及多數泛民參與和推動,這方面我不擬多講意見。以下側重講支援佔中的週邊活動。為什麼我們需要後者?理由是:佔中始終是違法及承擔責任的道德感召行動,一般人由於種種原因未必可以參與,故此,人數槳觀估計也許只有萬多人。然而,從旁支援佔中,則可以不用違法而達致強化佔中的效果,一義下也可說令更多的人可參與佔中行動。這方面,人民力量最近提出了流動佔中的行動,其實是一種好的支援佔中策略。筆者以為,人力在人大落閘後曾嘗試實行,但效果不彰,主要原因是參與人數過少,以及與佔中行動分離。故此,我以為以下方式可以加強其效果:就是盡量配合佔中正式發生之日進行。在當日,佔中發起人可以通過互聯網通知參加及支持佔中者進行佔中,而所有民主派可以團結起來,除了盡最大人力物力參與佔中外,亦可同時號召支持者及市民以步行或駕車方式,從四方八面湧入中環以作支援。這種行動沒有犯法,但卻可以壯大佔中的聲勢,真正做到通過癱瘓中環而喚起市民對普選訴求的關注,並且使警方因大量人流睹塞而難以執法拘捕佔中者,或者起碼要用倍增的力量才可以完成拘捕行動。

  除了支援佔中行動外,其他民主運動的抗爭行動,也可以在佔中前後持續及大量進行,以增加政府不給港人普選的管治成本。這方面,學聯、學民思潮推出的罷課行動,很值得民主支持者支持和參考。另外,與此配合的,是老師的罷教,這方面浸大教職員工會主席黃偉國教授提出的大學罷教行動,是值得支持的行動,因為既可支持學生,也可向其他行業作示範,推動更廣泛層面的罷工與罷市等群眾行動。

  由於筆者也在民間專上機構任教及在大學兼職,對罷課、罷教更想獻一策略,就是:學界應罷課、罷教而不罷學。不罷學,是指老師即使罷教,但應只罷教一般課程以方便學生罷課,但在課堂上,可以向想了解民主自由的學生講授有關知識。另外,我們可以吸取台灣太陽花運動的經驗,推動大學學者,或對民主有了解的人士,在適當的場所公開義教有關民主的課程,其至情況許可的話在街頭上進行。此外,各大媒體、文化學術和教育團體,亦可以在罷課、罷教的時期,推出大量的網上民主授課、講座或相關活動,令學生可以利用罷課空閒的時間,吸修更多有關民主的知識。

  總而言之,如果我們能夠團結一致,努力抗爭,香港的民主發展,必定會出現新的局面,甚至使不可能者成為可能──推翻人大的框架,迫令中共作出讓步,使香港能落實真正的普選。

 

參考資料:

方志恆:一個時代的終結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25635

5000人集會發聲 啟動公民抗命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25721

流動佔中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24494

大專學者不排除升級至罷教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40902/18853073

 

 

回 現 代 人 文 首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