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文學會網頁 http://www.hkshp.org

 

《尚書》客家語、粵語考

 

黃鶴昇(自由學者

 

 

提要
《尚書》一書的用語,與客家話和粵語用語非常相近,很多句子簡直就是客家話與粵語的翻版。本文試圖從《尚書》的語句、用詞用字等方面與客家話與粵語用語作考證,判斷今古文《尚書》五十多篇的遣詞用句帶有明顯客家話和粵語,至少可以說,《尚書》是經過客家、粵之先人成書的。或可說,客家話與粵語傳承許多古文化之意義。《尚書》的書寫方式,用語用字,客家話和粵語都有很多保留。
關鍵詞
《尚書》 客家語 粵語


  古藉《尚書》是一部非常奇特的書,它的遣詞造句,與其他古藉都有所不同。如《論語》、《孟子》等書,之乎者也之句很多,《尚書》卻少有此等句子,「之」字有見用,但「乎者也」卻不見。而《尚書》用句簡短,也沒有其他古藉的長句子,而且句子佶屈聱牙,奇崛難讀。唐代大文豪韓愈就有感嘆(韓愈《進學解》有說「周誥殷盤,佶屈聱牙」的話)。可以說,《尚書》在漢文字裡頭,是用另一種語言書寫方式來表達的。這是一種什麼樣的語言?何以會給傳統的中國文化人讀來「佶屈聱牙」、不好理解?
  我在研究先秦哲學的過程中,一個偶然的機會讀到《尚書》。說實在話,我自認我的古文還有一定的功底,讀《論語》、《孟子》等書可以直接在原文上理解。讀《易經》也沒有多大的障礙。但讀《尚書》,當時覺得簡直是一部天書,不知所云。後來找來註釋,一讀,令我驚嘆不已,原來《尚書》,有很多我熟悉的語言文字。我發現,《尚書》一書,與客家話和粵語用語非常相近,很多句子簡直就是客家話與粵語的翻版。第二次我用客家話來讀,豁然開朗,直接就可以讀懂原文。有感於我這個直覺,我覺得《尚書》乃是用客家語與粵語所書寫的,可能是客家人或粵人所作。下面,本人試圖從《尚書》的語句、用詞用字等方面與客家話與粵語做些考證,以解《尚書》難讀之謎。
  我們先來看《尚書》用語與客家話與粵語相同的字句。
  「堯典」:「帝曰:咨汝義暨和。」1這個「汝」(客家話讀「疑」音)字,與客家話說「你們」意義相同。客家人說對方「汝」,是指複數的「你們」,粵語則講「汝底」(即「你們」之意)。這句話是說,我堯帝詢問你們義與和。下還有一句:「帝曰:咨汝二十有二人。」2即詢問你們二十二人。這個「汝」字,不僅發音與客家話相同,意思亦同一。客家人講「爾」,才是指對方你,如「湯誥」說「以敷虐於爾萬方百姓,爾萬方百姓罹其凶害(此罹字,亦是客家話與粵語用語,其意是「要、拿、接受」,如「自己罹罪來受」,即「要(拿)罪來自己承受」)。……俾予一人,輯寧爾邦家……各守爾典,以承天休」3等,這個「爾」字,就指對方「你」一人。《尚書》今文二十八篇,古文二十五篇,有多處用到「汝」和「爾」字。如「湯誓」:爾無不信,朕不食言,爾不從誓言,予則孥戮汝,罔有攸赦。」4,前有「爾」字」,意指「你」,後「汝」字,是指「你們」。不僅字義相同,而且與客家人說話的方式亦同。一般按照國語的說話,說「咨義暨和」、「咨二十二人」,就不該前面加一個「汝」字,也不會說「二十有二」這樣的話。而客家人正是如此說話的,「你們張三李四」、「最多二十有二」等說法,在客家話是常見的口頭語。
「堯典」:「有能俾義?」5這個「俾」字,是客家話常用字,意即「給、使、貢獻、送……」。「我俾你一件東西。」意即我給(送)你一件東西。此俾字,粵語亦常用。再舉幾例:「俾萬姓咸曰6(「咸有一德」)「承汝俾汝」7(「盤庚中」)「無俾易種於慈新邑、俾以形旁求於天下」。8(「說命上」)這裡還要特別指出,《尚書》有些篇章不是用「俾」字,而用「畀」字,這兩字意思是相同的。俾(Bei音)畀(Bi)都很近客家語和粵語。如「多士」:惟天不畀,允罔固亂弼我,我其敢求位?惟帝不畀,惟我下民秉為,惟天明畏。」9
  「堯典」:「父頑母囂象傲」10,這句話非常接近客家人講話的特色,特別是這個「囂」字,客家人說一個人很惡劣、很厲害、飛揚跋扈叫做囂。一個人很惡劣,客家人說這個人好囂。國語有講囂張,但單講一個囂字來形容非常惡劣人品卻不見,而客家人口頭禪是常用的。
  《尚書》中能夠體現客家話和粵語的還一個字是「錫」字。「堯典」:「師錫帝曰」,11「大禹謨」:「九江納錫大龜」12,「禹貢」:「錫土姓,袛台德先」13、「禹錫玄圭,告厥成功」14(7「洪範」:「天乃錫禹洪範九疇,彞倫攸敘」15、「斂時五福,用敷錫厥民」16,「召誥」:「乃復入錫周公曰」17等。這個錫字,客家人及粵人經常講的一個字,其意是「愛撫、親親、眷顧、疼惜」等,有給予恩愛的意思。如果是客家人或是講粵語的人讀到上面的句子,他們會很容易理解「師錫帝曰」是怎麼一回事:那個叫師的人,畢恭畢敬地向前撫摸著堯帝的手,輕輕地親吻一下,表示敬重地說。這句「師錫帝曰」,的錫字,就活龍活現地展現出當時堯帝上朝接見部下的情景了。也很容易理解「禹錫玄圭」這個莊重儀式。「天乃錫禹」即上天疼惜、恩愛大禹的意思。現代國語用「愛撫、親一親」等詞句來說,很難表達出客家人和粵人說這個「錫」字的意義。而《尚書》這個「錫」的表達,證明客家人和粵人的用語,與當時的《尚書》書寫有一定的相同之處。粵語有「錫一啖」(即親一親之意)的說法,現代國語是沒有的。
《尚書》用字與客家話相同的還有一個「休」字。國語的休,其意是表達休閒、安靜、休息。按字體來看,即一個人靠著樹木,即在樹下休息。我們現在來看《尚書》的用句:「各守爾典,以承天休。」18(「湯誥」)、「君罔以辯言亂舊政,臣罔以寵利居成功,邦其永孚於休。」19(「大甲」)、「王拜稽首曰:公!不敢不敬天之休。」20(「洛誥」)這個「休」字,客家人是作美好解。日常生活客家人常用到。如客家人說罵人的話,「天罔(客家語讀「盲」音,下面會說到這個「罔」字)休呀,那個哥麼仔在我門前亂丟垃圾。」小時常聽到大人罵「天罔休」,讀了《尚書》,才知道這個「休」是美之意。原來客家人罵人的話也說得那麼文明:「天罔休」其意是說,「老天爺不作美」,與《尚書》「休」字之意吻合。我生活在客家語的氛圍中,很少有聽到人們說「什麼什麼很美」,而是說「靚」。說這個女人生得好靓,沒有說這個女人長得很美。說明客家人說美,是用另外的詞來表達的,《尚書》這個「休」字作美解,正是客家話的正宗。」以承天休「即以承上天之美意。如「大誥」篇說「天休於寧王,興我小邦周。」21即老天爺給予美好於大王,使我小小的周邦得以興旺發達。又如「說命•中」「王惟戒茲,允茲克明,乃罔不休。」21「乃罔不休」,還有什麼不美滿呢!再如「武成」:天休震動,用附我大邑周。」22老天爺的美意都被感動了,願意來幫助我大周國。
  《尚書》最與客家話相同的用語,是「罔」與「厥」兩字。上面已有說過「罔」字,客家話的「罔」(讀Mang「盲」音,即「沒有、不」之意。粵人有一個字叫「冇」,就是《尚書》這個「罔「的表達意義)。如客家話說「罔使啦、罔事啦」,意即不用啦,沒有事啦)而國語的「無」(客家話音「麼」),有表達「沒有、不」之意,《尚書》的「無」,即「不要」之意,並不表示「沒有、不」的意思。《尚書》對「罔、無」各有不同的意義,與客家話同。如「湯誓」:「爾無不信,朕不食言,爾不從誓言,予則孥戮爾,罔有攸赦。」23「爾無不信」,即「你不要不相信」。「罔有攸赦」,即「沒有赦免」。兩字的用義是非常明顯的。《尚書》各篇章有用很多「罔」字。如「大禹謨」:「罔失法度,罔游於逸,罔淫於樂。」24「太甲」:「德惟治,否德亂,與治同道罔不興,與亂同事罔不亡、君罔以辯言亂舊政,臣罔以寵利居成功。」25「咸有」:「德惟一,動罔不吉,德二三,動罔不凶、後非民罔使,民非後罔事。」26等,這些句子,簡直就是客家話的口頭語。
  「厥」字在《尚書》也用很多,這是一個意指代詞。其意即「這個、那個、這件事、那件事」。厥,客家話讀音為「Ge,各」。我為什麼說讀音為「各」?在國語中,「厥、覺、角、腳」是同音字。都讀Jue音,而客家話這幾個字也是同音字,都讀「各」音。國語的「覺悟」,客家話講「各悟」;而國語的「角色「客家話講「各色」,國語說「牛角」,客家話說「牛各」。所以我推斷說「厥」字在客家語中也應讀「各」音。國語說「那個人」,客家話是「各只人」,其實就是「厥隻人」。有很多人對客家話有一知半解,說客家人很奇怪,說一個人叫一只人。人是用「只」來算的,一只,兩只,其實這是「隻」,而不是「只」。厥隻人,就是「那個人」。現在我們來看《尚書》篇章實例。「禹貢」:「禹錫玄圭,告厥成功。」27這個「厥」字,就是指大禹做的那件事,宣告那件事獲得成功。「胤徵」:「殲厥渠魁,脅從罔治。」28即「殺了他那個頭頭,脅從的沒有治罪」。「洪範」:「用敷錫厥庶民」29,厥即「那些」,用佈施恩愛那些庶民。這個「厥」字,在《尚書》用得很多,用國語來讀,就有佶屈聱牙的感覺,而客家人正是如此說事的,讀來就順口了。
  此外還有很多《尚書》用的字,與客家話的意思是一致的。如上提到的:「殲厥渠魁,脅從罔治」的「渠」字,歷代以來很多《尚書》專家解釋不出這個「渠」字是什麼意思。晚「書」傳云:「殲,滅,渠,大。魁,帥也。」30「渠」字多作「大」字解,渠魁,解為「大帥」。而客家話和粵語說「渠」,就是代詞「他」。宋朱熹「觀書有感」有兩句詩就可以證明:「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這個「渠」,就是客家人和粵人的「他」字,香港人造了一個「佢」字以代,國語有說「其」。
  《尚書》還有一個意音相近的字,這就是「敷」字,客家話讀「Pu,舖、鋪音」客家人講「敷德」,即履行道德做好事的意思。「敷平」,客家話意指把某一事弄整齊、平順。這個敷字,在《尚書》有「頒布、實施」的意思,與客家話有相近之意。如「畢命」說,「敷大德於天下,用克受殷命。」31實施大德於天下,所以能承受殷商的大命。又如「顧命」說,「西序東向敷重厎席……東序西向敷重豐席,……西夾南向敷重笋席。」32這與客家人講「敷席睡目」的敷是一個意思,即佈置好一個地方做某事。
  我們再來看「尚書.泰誓」說的「受有億兆夷人,離心離德,予有亂臣十人,同心同德」。33歷代以來,很多學者都不解,我們知道「亂臣賊子「這句成語是貶義詞,為何周武王會自稱他有「亂臣十人」呢?其實,如果懂得客家話說「亂」的意思,就很好理解武王所說的亂是什麼意思了。客家話的「亂」,即不整齊、雜、無秩序的意思。如客家人說這個家好亂,就是那個家到處堆積東西,雜亂無章。客家人說的亂,並沒有圖謀不軌,陰謀倒亂的意思。所以武王說的亂臣,就是沒有經過正規的制度選拔出來的臣子,這十人中,有農夫、武夫、商人,還有女人等,在分工上,也不是你是武裝部長,他是文化部長,可能一人任兩職,一人暨管軍隊,又管文宣等,不一而論。可以說都不是按照當時正規的封建制度來實行的。武王這個「亂」,以客家話的「亂」的意思來說,相當於國語的「雜」,用一個成語來說,即「烏合之眾」。如此,我們就理解武王為什麼自稱他有「亂臣十人」了。作為一個客家人,我讀到這句話,一下就明白了,所謂的「亂臣」,並沒有貶義的意思,是「雜臣」的意思。幾千年來儒家極力否定「泰誓」這個記載,可是他們又拿不出什麼圓滿的解釋,武王為什麼會自稱他有亂臣十人?這是因為現代國語把「亂」字作為貶義詞而錯誤理解武王的話。而相當於國語的「亂」字,我看《尚書》有一個字就是「昏」字。如「虺之誥」說,「有夏昏德,民墜塗炭。」這個「昏德」,34亦可解釋為亂德或壞德。粵人有講「昏佶」,就是罵人亂來的意思。可見粵語、客家語與古文化的相通,也可說粵語與客家話傳承了一定古文化語言。
  「周書.武成」:「大賚於四海,而萬姓悅服。」35賚,(讀Lai,賴音),從字體上看,一個來字,下面一個貝字,即來寶。其意就是送來寶貝。這句話的意思是把財寶散發給四方百姓,各邦人民心悅誠服。讀了這個「賚」字,我突然想到客家人為什麼稱兒子為「賚子「了。賚子(有人不知這個「賚」字,稱「賴子」),其實就是寶貝兒子的稱謂。「我有周惟其大介賚爾」36(「周書.多方」)賚爾,即送給你寶貝。「湯誓」:「爾尚輔予一人,致天之罰,予其大賚汝。」37
  還有「咸有一德」篇,這個「咸」字,客家話與粵語發音為Han,與「喊、函」等同音。是「都、全部、所有」的意思,客家話與粵語有「咸旁另」,即全包括在內、全部的意思;粵語有「咸家鏟」罵人話,即全家死光光。「咸有一德」篇有曰:「俾萬姓咸曰:大哉王言!」38這句話簡直就是用粵語和客家話所說的:使(給)萬邦的百姓都說,大王所言真是太好了!「俾、咸、大哉」,是廣東人和客家人經常用語。又如「微子之命」:「與國咸休,永世無窮。」39「咸休,一切都很美。」
  《尚書》用詞還有一個與客家話與粵語相同的字是「爽」。「康誥」:「王曰:「封,爽惟民,迪吉康……爽惟天,其罪殛我,我其不怨。」40這個爽,客家話是經常講的,其意是「愉快、快樂、過癮、乾脆利落、暢通無阻」等意,客家人講爽快,即做事毫不猶豫,乾脆利落。如「大誥」:「爽邦由哲,亦惟十人,迪知上帝命。」41這個「爽邦」,郭仁成先生釋為「昌明的國家」,42如以客家話的意思,我則釋為「快樂之國」或「無憂無慮的國家」。
「畢命」:「越三日壬申,王朝步自宗周,至於豐。」43越三日」,即過三日。客家話也是說「越」,而不說「過」。「顧命」有:「越翼日乙丑,王崩。」44越亦即過。
「牧誓」:「王曰:『古人有言曰:「牝雞無晨,牝雞之晨,惟家之索。」』」45現代漢語:「大王說,有古諺語說,母雞是不會報曉的,若母雞報曉,不好的兆頭(霉運)就降臨你家了。」這個「索」字,其實就是客家人和粵人說的「衰」,國語說的「衰」是弱,頹勢,衰弱的意思。與粵人、客家人說的「衰」完全不同。粵人與客家人說衰,是不好的兆頭,帶來霉運的意思,有很大的迷信成份。如一個人出門看到一條蛇躺在家門口,或半夜有貓頭鷹在屋頂上叫,客家人認為這是「衰」,是不好的兆頭,預示有不好的事件要發生了。這與「牧誓」所說的「索」是一個意思。這個「索」,客家話與粵語是否就讀「衰」音,有待考究,但音有點相近。
《尚書》不僅有很多用語發音與客家話、粵語相同,而且句子的結構與客家話、粵語亦有很多相同之處。如「禹貢」說:「錫土姓,袛台德先,不距朕行。」46「袛台德先」這樣的倒裝句,只有粵語與客家話才有。國語說「你先走」,客家話與粵語是「你行先」,把指示詞放在句尾。與現代國語是大不相同的。而客家話與《尚書》的語法相同的還有:如「大誥」說,「弗弔!天降割於我家不少。」47(「割」字在客家話也有傷害的意思,客家人說某某被人割了,就是某某被人殺害了。)老天爺不留情,降下不少災害給我家。這也是一個倒裝句,把「不少」數量詞放在句尾。這樣的句子在客家話也是經常講的,粵語也經常講。粵語「我多得爾唔少」(請你不要給我太多的麻煩)亦是把量詞放在句尾。又如「大禹謨」:「朕言不再」48。朕不再多說了。此話也是倒裝句。在國語是很難找到這樣的句子的。再如「盤庚中」:「乃話民之弗率,誕告用亶。」49國語是我告訴你什麼什麼,我說什麼什麼,而粵語是我話你什麼什麼。如粵語說,「我話俾你知」(我說給你知道)。這個「乃話民之弗率」,不就是粵語嗎?
  《尚書》用語簡潔,短而不長,與客家話非常相近。如「湯誓」:爾無不信,朕不食言,爾不從誓言,予則孥戮汝,罔有攸赦。」50「咸有一德」說:「德惟一,動罔不吉,德二三,動罔不凶。……俾萬姓咸曰:大哉王言,……後非民罔使,民非後罔事。」51又如「君罔以辯言亂舊政,臣罔以寵利居成功,邦其永孚於休。」52(「大甲」)等,這些句子,簡直就是用客家話所說的。
 《尚書》為什麼有那麼多的客家話和粵語?據東漢史家班固在其《漢書•藝文誌》所說,「《易》曰:『河出圖,洛出書,聖人則之。』故《書》之所起遠矣,至孔子纂焉,上斷於堯,下訖於秦,凡百篇,而為之序,言其作意。秦燔書禁學,濟南伏生獨壁藏之。漢興亡失,求得二十九篇,以教齊魯之間。訖孝宣世,有『歐陽』、『大小夏侯氏』,立於官學。『古文尚書』者,出孔子壁中。武帝未,魯共王壞孔子宅,欲於廣其宮,而得《古文尚書》及《禮記》、《論語》、《孝經》凡數十篇,皆古字也。……孔安國者,孔子後也,悉得其書,以考,二十九篇,得多十六篇。安國獻之。遭巫蠱事,未立於學官。」53以班固所說,《尚書》乃是洛這個地方所出,經專家考證,洛,乃洛水,即今河南以西一帶,亦即中原地區。有人說客家人是從中原一帶移民到南方的一個族群。客家語言是否與中原口音有相近?我不懂河南話,無從考證。但《尚書》的用語、字句與客家話、粵語有很多相同、相近之處是不容置疑的。據班固的記載,《尚書》由孔子編纂過,其內容跨度非常大,從堯帝到秦穆公,歷經夏商周幾個朝代。《論語》、《左傳》、《孟子》等春秋戰國時期的古籍都有提到過《尚書》的部分內容。此也可證明《尚書》遠在孔子年代以前就存在過,後來流失了。據現流傳下來的《尚書》版本,今文28篇據說為漢代伏生整理所出,後古文25篇乃東晉時期文人整理所出,此古文25篇有人認為是偽作(也有人懷疑伏生的28篇亦是偽作),一些學者認為是東晉文人所編造(班固已提到孔安國獻出十六篇古文,班固是東漢人,比東晉早。認為是東晉所編造也不合邏輯)。他們推測造假者有:王肅、荀勖、梅賾、孔安國等東晉學者,這些人都是南方人。王肅,祖籍東海蘭陵。梅賾,祖籍汝南。荀勖,穎川穎陰人。即今之廣東許昌縣人。值得一提的是孔安國,據《尚書》專家郭仁成先生的論證,漢代有一學者孔安國,即班固所說的孔安國。東晉時亦有一學者孔安國,東晉的孔安國亦是南方人,其兄汪,曾出任廣州刺史,安國是位儒學者,曾任過侍中太常會稽內史、領將軍等職。可以說,孔安國亦是在廣東一帶生活過的人(郭仁成:「論晚《書》二十五篇仍不可廢」)54。這些人可能就是講客家話或粵語的學者。我們不管《尚書》是否真偽(此問題不在拙文考證之列),但從今古文五十多篇整體來看,它的遣詞用句帶有明顯客家話和粵語是可以肯定的,至少我們可以說,《尚書》是經過客家、粵之先人成書的。或可說,客家話與粵語傳承許多古文化之意義。《尚書》的書寫方式,用語用字,客家話和粵語都有很多保留。

註釋:
1,郭仁成《尚書今古文全璧》,岳麓書社出版,2006年3月第一版,4頁。以下條列該出自此書,只註明頁數。
2,26頁。
3,100—101頁。
4,93頁。
5,5頁。
6,115頁。
7,124頁。
8,131頁。
9,237頁。
10,6頁。
11,6頁。
12,55頁。
13,68頁。
14,71頁。
15,164頁。
16,166頁。
17,219頁。
18,101頁。
19,113頁。
20,227頁。
21,133頁。
22,160頁。
23,93頁。
24,22頁。
25,113頁。
26,115頁。
27,71頁。
28,88頁。
29,166頁。
30,88頁。
31,298頁。
32,290頁。
33,149頁。
34,95頁。
35,159頁。
36,266頁。
37,92_93頁
38,115頁。
39,194頁。
40,202頁。
41,190頁。
42,190頁。
43,296頁。
44,289頁。
45,155頁。
46,68頁。
47,186頁。
48,25頁。
49,123頁。
50,93頁。
51,115頁。
52,113頁。
53,班固《漢書》,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年10月第一版,592頁。
54,郭仁成《尚書今古文全璧》,岳麓書社出版,2006年3月第一版,29—33頁。

 

※前往本文臉書讚好、分享或評論:

https://www.facebook.com/modernhumanities/photos/a.886615458094108.1073741853.546823142073343/886615481427439


 

回 現 代 人 文 首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