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轉載自人文哲學論壇 URL:http://pub46.bravenet.com/forum/show.php?usernum=3895088079

 

 

    Re: 宋明理學問題討論(一):宋明理學分系問題

    Posted by 劉桂標 on 12/5/2001, 3:04 pm , in reply to "宋明理學問題討論(一):宋明理學分系問題"

      我的問題在論壇張貼了一段時間,暫時仍未有人提出回應,故此我先提出自己的看法,希望能收拋磚引玉之效。
      對於三種宋明理學分系的觀點,我以為各有其優點與缺點,而我暫時較傾向於傳統二系說的觀點。
      先說一系說。我以為,勞思光先生的觀點雖有其合理的成份
    ──肯定宋明儒有共同的標準,但卻有較多的問題。首先,分派系不必排斥共同判斷的標準。譬如說,中國佛學一般分為天台、華嚴、禪宗三大派系,但她們同屬佛教,有共同的判斷標準,只是大同中有小異(相對於儒家、道家等學派來說)。我們不能說因為她們是三派便沒有共同的標準。因此,我以為勞先生將宋明理學看成只是一系,容易令人忽略理學家中的一些重要的理論的分歧。
      此外,勞先生雖然持一系說,但卻承認宋明儒學有三個不同階段的發展,而理論內容和價值亦有不同,其實亦間接承認了宋明儒可分成不同的三系。因此,我以為勞先生的所謂「一系說」其實只是一種不一致的、變相的三系說。(我曾聽人說勞先生的觀點是一種「三論說」。)
      另外,勞先生的三階段說亦包含了一種被許多人批評的不太妥當的說法,就是認定宋明儒學的主要價值只是講述道德主體,當理學家講述形上學問題時,便是犯了漢儒的宇宙論中心哲學的毛病。漢儒的宇宙論中心哲學是否全無價值是一問題,這還可以進一步討論,但以為宋明儒講及形上學問題時便即是混雜了漢儒的宇宙論中心哲學的成份,這個看法實有問題。因為宋明儒的形上學理論,若依牟宗三先生的說法,是一種「道德的形上學」
    ──從道德的進路而建立的形上學,其內容與進路與漢儒的形上學觀點大為不同,我們不能將兩者混為一談。
      再說二系說。傳統以來將程朱一系的理學和陸王一系的心學加以區分,這種觀點普遍受到認同,因為前一系中的朱子哲學不但與象山哲學迥異,而且亦與陽明哲學在一些角度上對立,亦無庸置疑。可是,此一系亦有不足之處,就是對於二程兄弟哲學觀點間的一些重大差異有所忽略。據我所知,早在馮友蘭先生時候已看到二程哲學有很大的差異,到牟宗三先生提出三系說,人們才更清楚意識到兩者的重大的差異。我覺得傳統觀點在這方面有所不足,我們必須注意。
      筆者雖然覺得一、二系說都有其不足,但並不表示我完全認同牟宗三先生的三系說。我覺得牟先生的觀點雖比勞先生的觀點好,但卻在一義下並不比二系說合理。那就是:牟先生對於朱子哲學的過份排斥,這是不少學者所未能認同的。牟先生引入康德哲學的學說,以道德自律作為儒家的主要特質,這一點我其實並不反對。然而,我的疑問有二:其一,如果如牟先生所言,只有五峰蕺山系和象山陽明系是宋明儒學嫡系,講道德自律,但伊川朱子系卻是別子為宗,是歧出,講道德他律,那麼,牟先生的三系說其實只能是二系說。因為,依上述判準,伊川朱子根本不符合儒學的宗旨,只是非儒學的體系,根本就不能說是宋明儒學的派系。其二,朱子哲學是否道德他律系統,這是個頗具爭論性的學術問題。牟先生的《心體與性體》雖然有很多詳細而複雜的論證說明,但我覺得當中亦出現了不少問題,但由於這問題牽涉許多細節,須另文詳述,這塈睄且略過。
      總括而言,我以為對於宋明儒學分系的三種觀點,各有其合理的地方,亦各有其不足之處。然而,我以為,相對來說,傳統二系說所出現的問題較少,是我目前較傾向的看法。不過,二系說忽略二程哲學間重大的差異,仍是一問題。因此,我以為未來在宋明儒分系問題上,最合理的觀點可能是一種新的三系說的觀點。但在這方面,限於個人的學力與水平,我暫時仍未能全面而嚴格地提出這種新的說法,這有待於筆者或者別的學者未來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