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哲學論壇

URL:http://www.arts.cuhk.edu.hk/~hkshp

Email:hkshp@grad.com

    印順導師著:〈「我有明珠一顆」讀後〉

    Posted by 轉貼獅子吼 on 29/3/2001, 9:21 am
    203.203.52.168

    「我有明珠一顆」讀後
    ◎印順

    【一】

    讀「現代禪雜誌」,知道李元松新著「我有明珠一顆」。這本書的第一章目錄,有子題「印順法師間接影響禪的式微」一項。式微,是「衰落」的意思。(中國人所說的)禪,宋末以來就逐漸衰落,到近代可說式微極了,這怎麼能說我間接影響了禪的衰落呢?託人買了一本,看看到底是怎樣說的。在第一章中,先說明「今人難現證道果的原因」,是:「缺乏理想的修行環境」,「中了三藏十二部的毒」,「惡知識太多了」。然後說到「印順法師間接影響禪的式微」。內容是說:「由於印順法師對台灣佛教的思想具有最大的影響力,許多佛教徒及學者都可追溯係受其影響,才對禪者存有排拒的心態,這對(現代)禪的發揚,無疑是一大傷害」(二五頁)。這是「障礙了(現代)禪的發揚」,怎麼標題為「影響禪的式微」衰落,可說文不對題!如為了讓一般讀者將禪的衰落責任,誤會而歸咎於我,那現代禪者的文字,可說相當的善巧了。
    我不知道,我的作品是否真的影響了現代禪的發揚。如真的有些影響,我覺得作者也就是現代禪的創立者,應該負起相當的責任!如「我有明珠一顆」(二三頁)說:「我以前也曾從他所著的『妙雲集』中獲得修行的啟示」,這怕也會影響他那顆明珠吧!他在「與現代人論現代禪」二集,一再的說:
    「我鼓勵他們讀三類經書:1.『阿含經』,2.『般若』系統,3.『妙雲集』──這是一小部大藏經(三一頁)。
    「印順法師的『妙雲集』,功德無量!……他提倡人間佛教,理性的佛教,使知識份子加入佛門,而令整個佛教有所改變」(四○頁)。
    「佛教的新氣象,正在醞釀之中。……特別要讚歎的,是印順法師。事實上,若不是他所著的『妙雲集』,為整個中國佛教理出一個新方向,替重視理性的現代佛教,澄清許多深奧、精闢的理趣,我認為佛教這般新氣象,至少要遲上二十年」(五五頁)。
    我──平凡的自己,缺少(想做)祖師精神。面對衰落不堪的中國佛教,只是從經論中提出些純正而又(認為)契合現代時機的佛法,介紹給佛教界。如在大地撒種,也要看當地的土質等,不是主觀願望所能決定的,所以我只是提出些經論的見解,寫出、刊行,沒有什麼成果的預期,也就不會自我吹噓,設法來擴大影響。想不到竟得到了作者的認同,不但自己從『妙雲集』「獲得修行的啟示」;還「鼓勵他們讀」『妙雲集』,讚歎『妙雲集』的「功德無量」;認為如沒有『妙雲集』,中國「佛教這股新氣象,至少要遲上二十年」,那不是如沒有『妙雲集』,現在也還沒有現代禪嗎?對我的『妙雲集』,這樣的鼓勵學眾,讚歎稱揚,到頭來竟影響了作者現代禪的發揚!所以,如真的對現代禪有些障礙,那作者應自我反省,負起應負的責任!
    『與現代人論現代禪』二集,有一篇提到了我,並表示不同的意見,如(三三到三四頁)說:
    如果將他們(指禪宗)類比為真常唯心系,我還沒有什麼意見,但將他們歸類為梵我合一,我就認為是仁智之見了。
    『妙雲集』中,聞思部分談的很多,但修慧及如何從與定心相應的般若慧頓入無漏慧,談的較少。他的批評,從某個層次看,很有道理;但從定心智慧到無漏慧,他本身談的少,再想去批評禪(宗),我認為發揮的不多。(按這一段共八十二字)
    文字寫得相當的含蓄!他對我的批評,明顯的說我對定心、智慧到無漏慧,談的少;也就是知道得不多,所以也不用再想去批評禪了。這篇文字,又被編入『經驗主義的現代禪』(三六到三七頁),末了卻附上一段按語:
    李元松按:七十九年五月,重新讀『妙雲集』,深深為以上所講的八十二個字感到慚愧!事實上,(印順)導師四十年前在『妙雲集』中,討論有關修慧及無漏慧的開示,可說俯拾皆是。自己當時的談話,純根據早先時『妙雲集』的印象,以致有以上八十二個字的膚淺之語。在此謹先向導師的座處頂禮懺悔,並請讀者諒解這一錯誤的訊息!
    這篇文字,本是不同意我對禪宗的評論而講的。不知為了什麼,又附上這段按語,並表示向我懺悔!這麼一來,那我對禪宗的評論,應該是可以而說得不太離譜了。這不等於為我的『妙雲集』宣傳,會引起有礙現代禪的發揚嗎!在最近出版的『我有明珠一顆』,又回到「按」語以前八十二個字的立場,如(二四頁)說:
    『妙雲集』中將禪宗列為真常唯心系,並認為禪宗含有外道思想,我認為這是需要再探究的。當然,認為禪宗帶有外道成份的人,並不是只有印順法師。……禪宗祖師所以引用某類經文,甚至引用道家的經文,……不能因此而歸類為梵我合一的外道。
    年紀大了幾歲,我的記憶力也多少衰退,但在我的記憶堙A並沒有將禪宗「歸類為梵我合一的外道」。作者本是贊同『妙雲集』而一再稱揚的。為了現代禪的發揚,不能同意我的論述;但又同意了而向我懺悔;現在又不同意──連認為可以的「真常唯心」也要「再探究」了。否定又肯定,肯定又否定,現代禪者的隨心所欲,確是使人感到為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