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ject:   怎樣化解危機?
Name:   許民威
Date Posted:   Apr 26, 03 - 1:09 AM
Email:   huimanwai@hotmail.com
Message:   怎樣化解危機? 許民威
羅湖商業城上見到川流不息的人群,一天起碼有十萬八萬人在這裡經過。有的趕著
回鄉或上班做生意,有的趕著回香港。
其中若有一人染上非典型肺炎。馬上就送他去醫院。醫護人員都戴上口罩穿上手套但依
然給傳染上。病人住的那一幢樓病況也開始不可收拾地漫延開來,必須把這幾十幾百個
住客隔離。但受感染的情況卻繼續惡化。
非典型肺炎至今還未找到剋止它的藥物,若再來一個由大陸染上非典型肺炎再回港醫治
的病者,那情況又會怎麼樣呢?我們不可能又要將所有的香港居民再次隔離,這危機每
天都在威脅著我們的生命,那該怎麼辦呢?是坐以待斃還是群策群力來化解這危機呢?
据說哲學就是愛智慧的意思。哲學愛好者應該是很有智慧的一群。而面對非典型肺炎的
肆虐可不可以用研究哲學的方法,出謀劃策呢?記得三年前曾經斷言:龍馬加上陰陽學
是我們中國人的科學思想,而應用到人事上,就是我們中國人的哲學思想。科學與哲學
本來就有著那麼緊密的關係。
可能有的朋友忘了我的「龍馬論」,這裡簡單再介紹一下。我們中國人經常所說的「龍
」呀,「馬」呀,那是地道的中國概念!即是中國人才易理解,而老外常摸不著頭腦的
概念!例如「龍頭老大」和「馬仔」,你要向老外怎樣解譯呢?會不會解譯說那是「戴
上龍頭頭盔的老人家」「很小很年幼的小馬」嗎?諒想不會如此解譯吧!你肯定會說「
龍頭老大」是領袖。「馬仔」是追隨者。但當老外想打破砂煲問到底時,那又要怎樣回
應呢?是支吾以對還是顧左右而談呢?今天你不必再憂疑不決,正確的答案馬上送上。
我們中國人所說的龍那是代表「決定」,而馬是代表「準備」。古代的先智發現每項事
物都是由其「決定」和其「準備」組合而成的。但又不能正確地表達事物內部發展的變
化,即不能用陰的「決定」或是陽的「決定」」來闡述,所以就用龍與馬做代表。
皇帝身披龍袍是向國民顯示,他是擁有國家的最高的「決定」權,他的話就是「決定」
,就是「命令」!中國人的龍和印度佛教故事媞袹n的東海龍王是亳無關係的,可不要
認錯祖宗呀!而「馬到成功」堛滌芋A與動物的馬也毫無瓜葛!這裡的「馬」就是代表
「準備」的意思、準備到家肯定就會成功!還有什麼「唯馬首是膽」「害群之馬」等的
馬也一樣。
一元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成八卦。傳說中龍馬背負八卦出黃河,人們按其足跡編
寫了「易經」這一本古書!龍頭馬身的龍馬是一元,龍與馬是兩儀。兩儀成四象;水是
往下流那是「陽龍」是我們肉眼看得到的「決定」。液態的水是「陽馬」。水達到沸點
便會變成水蒸汽。這是水內存的規律或原理,屬於「陰龍」,平常肉眼看不得到的決定
。水變成水蒸汽,就是由「陽馬」變成「陰馬」。瓦特利用這「陰馬」按他的「決定」
運作,而發明了蒸汽機改善了人們的工作方式。我們知道事物很多內存的規律或原理就
是科學,這些「陰龍」自古以來就已經存在了,人類發現它只是遲早的問題。
水到達沸點成蒸汽是科學,而蒸汽機是科技成果。火藥與炮彈的關係也一樣。現時代可
以說是發展尖瑞科技的時代。時代是進步了,但也是按其科學原理繼續發展的。近代許
多科學家和思想家為本民族的國力能迎頭趕上或繼續保持領先,絞盡腦汁一直追究什麼
是事物內存的共同點,而「決定」就是他們提出的成績。
可是,我們中國人在古代就已經研究並發明龍馬這哲理。並且已經由兩儀發展成四象、
八卦的研究。今天我們經常使用的電腦,就是以四象構成的,以八卦的原理運作。不過
,龍馬失傳后我們的確落后於人了。難怪孔子說:龍馬若不重出,他的理想就完了。龍
馬復醒,吾道興也!
而在人事方面,人也可以視成是龍馬!就像藝人張國榮自殺了。他「決定」跳樓把自己
的「馬」跌死。可見生命的前題是「龍馬」,兩者都重要!對自已的生命失去決定權的
人,是奴隸。人是龍馬,是有尊嚴的!不但自己擁有「決定」權,而且每一個人的「決
定」權都是平等的!這就是仁的原意!
可能人們會驚訝地問,張國榮為什麼如此決心一定要死呢?心就是「陰龍」,肉眼看不
到的決定。具有衡量、計算、處理的作用。而其內心世界就是「陰馬」,內存人的感情
、理智和慾望等。有的是與生俱來,有的是后天學習進修得來的。
想治病救人,那就要學習醫術,學習前人的「決定」化成自己的「準備」。沒有這「準
備」你就無法「決定」怎樣治病救人了!醫術就存於「陰馬」堙A是肉眼看不到的準備

而我們古代的中國人認為天地恩情,冥冥中有人主裁。天是代表公平和擁有至高無上的
權威!所以會祭天禱告上帝。人間不平的事太嚴重時就會有人樹起「替天行道」的大旗
反暴政。天人合一,天地良心,人與天就是通過與生俱來的魂與上帝溝通,並認為死後
黃泉再相會。有的人相信拜祭先人祖宗是要合上雙眼,讓心里話通過陰馬告知陰府裡的
他們。如此信仰也是由「龍馬」來的。
龍馬論失傳後,很多中國人以為我們並沒有科學和哲學思想,要全面西化!但對於清醒
的老外他們深知中國人很早就擁有如此驕人的智慧,但暫時找不著其所以然。因此,把
失傳的祕決再找回來,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
言歸正傳,非典型肺炎肆虐嚴重破壞香港的繁榮安定。雖然我們不是專業人士,但我們
可以用「龍馬」來分析。非典型肺炎傳染性高,死亡率也不低,又要等一二年才有解藥
。目前是決策者措手不及,醫護人員疲於奔命又無計可施,又紛紛中招,更使膽小的市
民不寒而慄。
但在一些個案堙A我們發現並非每個人接觸後都「必中」,有的夫妻和小女兒共睡一床
生活在一起,其夫中招,但其妻女卻沒事。有的是其妻染後病重逝世,其夫卻沒事。
可見這病毒並非極毒,我們體內的免疫系統是可以自動消滅它的。而從兒童比較少染上
,唯一的解譯,是他們的免疫系統比較精靈,很容易找到病變的位置,從而集中力量消
滅來犯者。
可是有的比較遲盹,知道有來犯者,但卻不知在何處。緊張起來就亂打,結果將肺功能
搞跨了而窒息斃命。現在的關健就在於怎樣幫助我們的免疫系統找到病毒的位置!
根據理學博士顧小培提供的看法如下:「現在正在施行,對付非典型肺炎的療法,是一
方面用類固醇去「消炎」(減低免疫能力,也就是叫體內的警察––免疫系統不須太緊
張,要take it easy, 免傷無辜),另一方面,用另一種藥,刺激體內一種專門對抗病
毒的免疫細胞naturan killer,發出干擾素interferon。干擾素能令「感染了的人體細
胞」,不去幫助病毒自我複製,最終這病毒毫無建樹,「死」在感染了的人體細胞內。
加大藥量會不會更好呢?醫生肯定經過深思熟慮後做出比較好的決定。我對不顧自已生
命安全緊守崗位的醫護人員甚表佩服,相信他們的出發點是好的,是堅定的仁心仁術。
若按普通常理來說,小病易醫,大病就難醫了。但當有人投訴他們的親人進醫院時並不
嚴重,怎麼突然惡化逝世時,又要怎麼交代呢?乘病情輕時加重現時用的藥量阻止病情
惡化並死亡會不會更好呢?這些屬於專業的問題還是讓醫生衡量決定!我們犯不著亂猜
疑,以免加重醫生的壓力。
而醫學界除了多方面探討對策,應該撥一部分力量去探索怎樣讓非典型肺炎的病毒顯示
出來這個問題,讓我們的免疫系統接到正確的位置才攻擊,不要傷及無辜達到治病的目
的。從青徽素的發現,在這看來是骯髒不堪發了霉的飯巴卻含有救命的藥這一點,相信
藥方就在近處。
如果不幸中招,我必會試一試「飲尿療法」配合,按其說法是尿液堨i以提供體內病變
位置的情報,動員免疫系統去消滅來犯者。這方法未經實踐證明,不一定有用效,心理
關也很難過但起碼安全不會喝死人,若有效比要等一二年後才有解藥更加快速。
「飲尿療法」在日本、臺灣流行,而他們非典型肺炎的情況卻一點也不嚴重,是否與此
有關呢?總之,病人尿液可能有很多情報,其「陰龍」可能就藏有我們所需要的情報,
非典型肺炎的病毒雖然經常變型「淆亂」免疫系統的決定,但始終會露出馬腳鄋滿A多
方面的探索務將對策早一點提出來,可能會少死很多人,社會也早一日恢復正常, 解
除危機功德無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