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ject:   陳成斌:從中共十六大和十屆人大說起
Name:   HKSHP
Date Posted:   Apr 30, 03 - 6:11 AM
Email:   hkshp@grad.com
URL   http://www.arts.cuhk.edu.hk/~hkshp
Message:   香港人文哲學會網頁 http://www.arts.cuhk.edu.hk/~hkshp

人 文 論 壇
從中共十六大和十屆人大說起
撰文:陳成斌

  幾個星期,香港人有很多新聞要關心,不關心也不行。遠的,美國進攻伊拉
克,新聞天天在直播;近的,非典型肺炎在肆虐,令我們人心惶惶。於是,一則
與我們其實也很接近的新聞便被我們忽略了。若有留心的話,前陣子大陸當局其
實已在兩會(人大、政協)完全完成了領導人的換屆。不過說實在的,忽略了也不
出奇,一來反正只是走過場而已,二來最重要的換屆會議其實早在上年十一月的
中共十六大上已經舉行了。這陣子新聞那麼多,自然沒多少人再需要留意大陸領
導人的換屆情況。

  能讓我們把換屆不當成是一回事,其實是好事。中國自古至今都對領導人的
替換十分敏感和害怕。原因無他,只因大家也不知新領袖是個怎樣的人,會把國
家帶去哪兒。過去數千年,人們會說是個「明君」還不怎樣,但若遇著「昏君」
甚至「暴君」則不知如何是好了。人民沒法決定他們的領袖,便只能盼望上蒼有
眼。可惜,上蒼似乎是無眼或無閑理會人間領導,差的領袖總是琲e沙數,好的
領袖總是寥若晨星。於是,人們只能在心中盼望明君萬壽無疆、昏君早登極樂。
這是很無奈的心態,卻是當時政治的現實。

  數千年過去了,人們發明了民主的政制。民主政制不是好的制度,但卻是所
有可行的制度中最好的一個。原因無他,在於人民有權選擇自己的領袖。所以,
在理論上我們可留住好的領袖,也能換走壞的領袖。當然,眾人的選擇不一定是
對,所以現實上我們也有可能換走了好的而請來了壞的。但至少,那是我們所選
擇的,因此我們要承擔後果。我們的心態再不能是無奈的怨天,也不用向不可知
的力量去祈求。若我們能有穩定的民主政治,我們或許需要關心政治,卻不用在
政府換人時提心吊膽,惶恐換屆會帶來我們沒法控制卻要我們承擔的後果。這就
是民主的可貴之處吧!

  這麼說來,大陸這次換屆,可能是一個很奇特的例子。大陸的政制離民主還
有一段長長的距離,但這次換屆卻沒有導致社會或政府的任何震盪。這是很難得
的一件事,因為這次大陸領導人的換屆幅度是開國以來最大的。撇開江澤民不談
,基本上上屆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只有胡錦濤一人留任,其餘的新常委都是由上屆
留下的政治局委員和一位後補委員(曾慶紅)升任;而上屆的另一位後補委員吳儀
也升為政治局委員。這種換屆幅度既是史無前例,卻又像是理所當然-舊人走了
,剩下來的便全升了職。說換了人不會有新作風是怪事,但新上來的人其實又是
走剩的舊人,這種傳承確實開創了「有中國特色的換屆」。若江澤民不再留任兩
個軍委會主席(中共中央軍委、國家軍委)的話,這次的換屆將會給人更成功和完
滿的印象。然而不可否認的事,這次恐怕是自中華人民共和國,甚至近百年來政
治的變動導致社會最少的震盪甚至關心的一次。

  然而,我們不可因此有著誤解,以為這代表著另一種成功的權力轉換。儘管
這次交接順利,但這種順利沒有甚麼必然性,也難保下一次也是如此成功。江澤
民的留任,就突顯了這種權力轉移的不穩定性。在去年年中到今年三月,對於他
會否繼續擔任軍委主席一直眾說紛紜,要直到三月中的人大會議上才正式確定。
然而,他留任了,那麼究竟誰才是中國的真正領導人?在以往的十年內,大家習
慣了是國家主席的人同時是軍委主席和黨總書紀;這情況一度讓人對中國的體制
有所期待,覺得中國政治可以由以人為本變成向職務為本的制度發展。以往,毛
澤東、鄧小平的權力源自他們是毛、鄧;這十多年來,江澤民的權力卻只是來自
他是黨,國家、和軍隊的最高領導人。這是習大權於一身的情況,卻合乎現代政
治的常規,因為這是由職位而非個人定下來的權力。但現在江澤民不是黨和國家
的領導人,卻還是軍委主席。有人比喻為如在美國,就好像是克林頓交了總統給
布殊,自己卻還呆在三軍總指揮的位置上一樣奇怪。國家領導不是軍隊領導,這
是中國憲法上的一大敗筆。本來大家希望可以從江澤民到胡錦濤開始將國家領導
和軍隊領導二為一體變成慣例,但這願望最終卻落空了。

  憑良心說,江澤民這十多年來做得差嗎?我想,最頑固的人也無法否定這十
多年來中國的發展是如何迅速。另外,江澤民也令得這十多年來中國不會因為上
層的政治鬥爭而影響到平民的生活,對比起中共過去數十年的政治鬥爭,江主政
的時候是政治最平穩的時代,平穩得大家已忘記了政治鬥爭可以是如何的殘酷。
那麼他留任軍委主席有甚麼不好?不好不在於他本人,而是在於他破壞了制度。
本來人人年紀一到便要退休,連不到七十的李瑞環都不幹了,偏偏只有他以七十
六歲之齡一人留著,變成了「爺爺領著一群孫子幹」的局面。把制度破壞了,也
是把人們對中國政治的希望破壞了。

  為甚麼民主那麼珍貴?因為它本身其實是一種制度,也是人們對政治的一個
習慣。江澤民、甚至胡錦濤未必不好,但問題是我們沒有制度去約制他們。用年
紀去作約制其實是一個很奇怪的制度,但總比沒有制度好。但民主可以由得人民
作主,這樣的約束才是最有效的約束。布殊未必是一個好總統,但我們至少知道
他明年要面對可能下台的危險(下年是美國四年一度選總統的時候);即使他能連
任,大家也不用擔心他在二零零八年之後還會賴在總統的位置上不走。對比起這
半年來大家對江澤民以致其他政治局常委的人選和位置的揣測,有民主的地方不
是好多了嗎?現在誰也說不準江澤民會在位到何時,也不知道胡錦濤是否又會效
法江澤民般的在十年後「再坐一會」。而即使他們是好領袖,但誰也說不準他們
之後會有甚麼人主宰中國。萬一那些人是如現在的香港特首,甚或更差的,怎辦
?又要等他們夠年齡後退休,甚至賴著不走嗎?

  觀乎此,民主的好處,又讓我們多了一重體會了!

二零零三年四月五日
寫於港大研究生堂

Copyright (c) Hong Kong Society of Humanistic Philosoph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