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ject:   理學家朱子與功利主義儒家陳同甫的義利王霸之辯(講座講稿)
Name:   劉桂標
Date Posted:   Jun 7, 03 - 6:53 PM
Email:   kwaipiu@grad.com
URL   http://www.arts.cuhk.edu.hk/~kwaipiu
Message:   中西哲學與文化系列講座
理學家朱子與功利主義儒家陳同甫的義利王霸之辯
劉桂標

一. 引論
-本講的內容,是討論南宋時期兩位學者的一場重要的哲學辯論。是次辯論雖不及同時代的朱陸辯論轟動,但論重要性卻可以相提並論,∵前者是宋明理學主要學派的重要辯論,屬理學的內部問題,後者則牽涉到儒學與其他學派,主要是現代功利主義的義理分歧問題,屬理學的外部問題,即使在現代亦有其重要性。
-朱熹,自元晦,世人尊稱他為「朱子」,是南宋時代的理學家,他是傳統所謂兩大派中理學派的代表人物。陳亮,字同甫,世稱「龍川先生」,亦是南宋學者,但其學說與傳統理學家不同,後人一般將他歸為事功派,此派觀點與現代哲學中的功利主義有相近之處,∴有現代學者稱他為「功利主義儒家」。

二. 朱子與陳同甫辯論的主題及雙方的基本立場
-辯論的中心環繞著對三代君主及漢唐君主的評價問題而展開,涉及形上學(道德的形上學或即天道論)、道德哲學(心性論和工夫論,或即內聖之學)與政治哲學(即外王之學)等問題。
/朱子的基本立場及觀點:
 -抱持及闡發傳統儒家的觀點(主要是孟子的性善論),強調天理人欲之辨、義利之辨及王霸之辨。
 -依此標準,讚揚三代君主而貶抑漢唐君主。
\陳同甫的基本立場及觀點:
 -表面上亦引用儒家的觀點,實質上卻持與傳統儒家對立分歧的觀點,主張天理與人欲、義與利、王與霸相同。
 -依此標準,不但讚揚三代君主,而且同時讚揚漢唐君主,以為其價值與前者相同。

三. 關於天理人欲的爭論
-在天道問題上,朱子承接統儒家的觀點而加以闡發,強調理先氣後與理氣不離等觀點。
-依朱子/理-宇宙之形而上的、超越的成分
    \氣-宇宙之形而下的、經驗的成分
 朱子說:
天地之間,有理有氣。理也者,形而上之道也,生物之本也;氣也者,形而下之器也,生物之具也。是以人物之生,必稟此理,然後有性;必稟此氣,然後有形。(《答黃道夫書》)
E:這堸ㄔi見理與氣為形上形下之別外,亦可見它們有次序上之別,即在分別的意義上來說,理先於氣。∴朱子又說:
未有天地之先,畢竟也只是先有此理,便有此天地。若無此理,便亦無天地。(《朱子語類》)
E:在分別的意義上,理是氣的根據或原則。在這個意義下,理比氣真實、有價值(重要)。講者:這種理先氣後的觀點,其實與朱子的心統性情說(此說之詳細意義詳後)相一致,前者可說是後者的在形上學上的反映。此心統性情說的要義之一,簡言之,主要表示人之精神能主宰軀體之義。此義可說繼承孟子所說「以志帥氣」的觀點(「夫志、氣之帥也;氣、體之充也。夫志至焉,氣次焉。故曰持其志,無暴其氣。」)。
-朱子雖在一義上分開理氣,但在圓融的意義上卻以為兩者不能區分開來。他說:
所謂理與氣,此決是二物。但在物上看,則二物渾淪不可分開各在一處,然不害二物之各為一物也。若在理上看,則雖未有物,而已有物之理;然亦但有其理而已,未嘗實有是物。(《答劉叔文》)
又說:
理非別為一物,即存乎是氣之中。無是氣,則是理亦無掛搭處。(《朱子語類》)
E:/分別來說-理氣有別,理先氣後
\圓融來說-理氣相即不離,不可分割
-他雖言理與氣可分可合,但卻重在講兩者的區分,故特重理先氣後之說。對應此種天道論觀點,在心性問題方面,他力主心統性情之說,並強調「存天理、滅人欲」,講天理人欲的抗爭。
-與這種觀點相應,在評價值三代與漢唐君主時,他說:
天地無心,而人有欲,是以天地之運行無窮,而在人者有時而不相似。蓋義理之心頃刻不存則人道息,人道息則天地之用雖未嘗已,而其在我者,則固即此而不行矣。不可但見其穹然者常運乎上,頹然者常在乎下,便以為人道無時不立,而天地賴之以存之驗也。夫道之存亡在人而不可捨人以為道者,正以道未嘗亡,而人之所以體之有至有不至耳。非謂苟有是身則道自存;必無是身,然後道乃亡也。……蓋道未嘗息,而人自息之。……此漢唐之治所以雖極其盛,而人不心服,終不能無愧於三代之盛時。(朱子《寄陳恭甫書》八)
 E:朱子以為,天道(理)琣s,但現實上不必表現出。∵理須通過人來體現,但人有時會受私欲的障蔽,不能實現天理。從歷史的角度來說,三代君主能存天理、滅人欲,故能體道;漢唐君主則昧於人欲,不能體道,故其價值不及三代。
-與朱子不同,陳同甫只同意理氣的圓融義而反對理氣的分別義,他雖同意天理琣s,但卻以為理不可能在現實上不表現出來,i.e.他以為理想與現實無從區分(道與日用之間與生俱生),故凡現實存在者在一義下皆合天理。他說:
道之在天下,平施於日用之間,得其性情之正者,彼固有以知之矣。當先王時,天下之人,其發乎情,止乎禮義,蓋有不知其然而然者。……而其所謂平施於日用之間者,與生俱生,固不可得而離也。(《經書發題.詩經》,《龍川文集》)
 又說:
近世諸儒遂謂三代專以天理行,漢唐專以人欲行;其間有與天理暗合者,是以亦能久長。信斯言也,千五百年之間,天地亦是架漏過時,而人心亦是補度日;萬物何以阜蕃?而道何以常存乎?(《甲辰答書》,《龍川文集》)
 E:漢唐君主既然成就宏大的事功,故他們亦能體道,與三代君主並無本質上的區別。否則,如朱子那樣說,他們只是被人欲障蔽,偶然與天理相合,則中國人只是「架漏過時,牽補度日」(如把破漏的屋子支架起來;東牽西扯,彌補一時的過生活),難以解釋漢唐以來千百年中國的安定太平。

四. 關於義利、王霸的爭論
I. 關於義利方面的爭論
-朱子以傳統儒家的學說,特別是以孟子的性善論為主要理論基礎,以為道德的標準在於人的道德本心(即孟子所說的善性與四端),∴贊成孟子「仁義內在」之說,以為道德價值是人所固有、不假外求的,故此一切以本心以外為價值根源的學說都是不正確的。
 在其他紜紜學說中,傳統儒家特別反對以利益(功利)為價值根源的學說,∴儒家素來有義利之辨:
 孔子:「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論語》)
 孟子:「王何必曰利,亦有仁義而已矣。」(《孟子》)
 董仲舒:「正其誼不謀其利,明其道不計其功。」(《春秋繁露》)
 →正統儒家一直排斥利益作為道德的基礎。
-陳同甫在與朱氐辯論以前,久已有反對董仲舒有關義利之說,朱氐亦知之。語錄云:
在中見諸葛誠之,云:仁人正其誼不謀其利,明其道不計其功,仲舒說得不是。只怕不是義,是義必有利,只怕不是道,是道必有功。(《朱子語類》,卷一三七)
 E:諸葛之論,即陳氐之說。此即將義與利,道與功合而為一的主張,此說與漢儒董仲舒的義利之辨的學說正相對反,這種觀點被朱子稱為「義利相行」。
 i.e.將利益等同仁義,同時視為道德價值的基礎。
 此說與西方倫理學中的快樂主義與功利主義在一義下相當,即它們俱是以利益(亦即快樂)為道德的基礎,此後二者之分別:快樂主義講個人利益,功利主義講大眾利益。
II. 關於王霸方面的爭論
-以上講義利問題上兩家的主要主張。接著講兩家在王霸問題上的主張。
-在王霸問題上,朱子所持的亦是傳統儒家的觀點,而後者對政治的看法,主要以為它是道德的引伸。∴政治問題在一義下只是道德的附屬問題而沒有獨立性。以牟宗三先生的用語來說,是內聖可以直通外王。
 →傳統儒家的政治觀可說是德治或人治思想,以為政治的最高準亦即是道德的最高標準。∴政治的成功,端賴於最高的統治者(君主)能修養好本身的圓滿的道德本性,這樣,他便能推己及人,對人民施行仁政,國家便得以大治。能夠達到這種最高的政治標準,便是王道。
 至於以別的方法,特別是以武力而達到天下的大治,都並非真正的王道,而只是霸道。王道由於出於道德理性(出於本心),∴國家的大治有必然性。但霸道由於並非出於道德理性(主要出於武力),∴國家的大治只有偶然性而無必然性。
 i.e./王道:出於義/仁心,合乎天理,有必然性。
  \霸道:出於利/武力,不合天理,無必然性。
→根據以上的觀點,朱子便判斷三代君主才符合王道,漢唐君主只符合霸道。他說:
以儒者之學不傳,而堯、舜、禹、湯、文武以來,轉相授受之心不明於天下,故漢唐之君或不能無暗合之時,而其全體卻只在利欲上。此其所以堯舜三代自堯舜三代,漢祖唐宗自漢祖唐宗,終不能合而為一也。(朱子《寄陳恭甫書》八)
-陳同甫認同儒家內聖直通外王的說法,即政治依附於道德的說法,但因以為義利相同,∴王霸亦相同,故亦反對儒家的王霸之辨。
 依此觀點,他以為漢唐君主與五代君主在道德上、政治上應有相同的價值,∴反對傳統儒家重五代輕漢唐的觀點。他說:
高祖、太宗……,禁暴戢亂,愛人利物而不可掩者,其本領宏大開廓故也。……此儒者之所謂見赤子入井之心也。其本領開廓,故其發處,便可以震動一世,不止赤子入井時微不易擴耳。(《又乙巳春書之一》,《龍川文集》)
 又說:
諸儒之論,為曹孟德以下諸人設可也,以斷漢唐,豈不冤哉!高祖、太宗豈能心服於冥冥乎!(《又甲辰秋書》,《龍川文集》)
E:此即反對宋儒輕視漢唐之論;而以為漢唐之事功,亦即是合乎天理(分別地說,是道德、政治之理)者。
-朱子反對陳同甫的觀點。他說:
……若以其能建立國家,傳世久遠,便謂其得天理之正;此正是以成敗論是非。但取其獲禽之多,而不羞其詭遇之不出於正也。千五百年之間,正坐如此,所以只是架漏牽補,過了時日。其間雖或不無小康,而堯舜三王周公孔子所傳之道,未嘗一日得行於天地之間也。(《朱子文集》,卷三十六)
 又說:
嘗謂天理人欲二字,不必求之於古今王霸之?,但反之吾心義利邪正之間,……視漢高祖唐太宗之所為而察其心,因出於義耶,出於利耶?……若以其能建立國家、傳世久遠,便謂其得天理之正,此正是以成敗論是非。(《陳亮集》,卷二十八)
E:朱氐的意思是,成敗問題與是非問題本不能相混,並指出成敗問題與是非問題不同;惡勢力亦可以成功,而認為漢唐之下,政治從未以理性原則為引導,故與天理不合。總之,不是合於天理者方能成功,成功者亦可是不合天理。

五. 兩家辯論的得失
-與朱子、陳同甫同時的另一位學者陳止齋(傅良),曾寫信給陳氐對二人的爭論作出了總結和評論:
 以不肖者妄論,功到成處,便是有德;事到濟處,便是有理。此老兄之說也。如此則三代聖賢,枉作工夫。功有適成,何必有德?事有偶濟,何必有理?此朱丈之說也。如此則漢祖唐宗賢於盜賊不遠。(《止齋文集》,卷三十六)
 E:其以「功到成處」四句以表陳氐立場;「功有適成」四句以表朱氐立場,甚為恰當。但所謂流弊則語焉不詳。(笑:這是各大五十大板式的評論)
-以下為講者的看法:

I. 天理人欲問題
-陳同甫的觀點偏而不全,他只看到理與氣(或即理想與現實)的圓融義,而看不到兩者的分別義,其看法有類西方(黑格爾)哲學的「凡存在皆合理」的觀點,不能解釋現實上沒有價值或有負價值的事物,如屠殺、淫亂、戰爭等事情。此點不及朱子既能說有理氣相即,又能說理氣不離,∴能從人有人欲的角度解釋現實事物的不如理。

II. 義利問題
-從倫理學的角度來看,陳同甫的學說有頗多問題:
1.. 未能區分開個人利益(私利)與大眾利益(公利),∴不少時候違反道德的反省。i.e.合乎個人利益往往不必合乎道德。
2.. 即使其說明其所講的利益為後者,但卻有與西方功利主義的觀點相當的理論困難。i.e.有時候合乎大眾利益也不必合乎道德。e.g.懲罰無辜者。亦不能解釋超利害的道德行為。e.g.仁人志士的捨生取義。
-從倫理學的角度來看,朱子過份傳統儒家的義利之辨的說法,亦難以解釋不少時候合乎公眾利益的行為往往合乎道德反省的情況。其學說有進一步檢討的必要。

III. 王霸問題
-從政治哲學的角度來說,朱子嚴分王霸之道,固有其合理之處:政治與道德有其緊密的關係的一面──不合乎道德反省的政治觀點,是有缺陷的觀點,即使國家一義下可以得到治理。e.g.納粹主義德國或軍國主義日本雖然亦可算強盛的國家,但這些國家並不符合我們的政治理想。
-然而,朱子及傳統儒家將政治完全附屬於道德的觀點,?殺了政治的獨立性,與今天的民主政治要求格格不入。
 /現代民主政治-體現主權在民的政治理想,宣揚自由與人權的精神,以及議會政制等。
 \傳統中國政治-只是民本而非民主,是君主專政的一種,只是強調君主須以人民為依歸,是較開明的君主政治。
-陳同甫講王霸並用,其實可以帶出政治標準有獨立於道德標準的新觀點(相對於傳統中國文化為新),甚至更進一步,可以開出現代的民主政治的觀點;然而,他卻思之未精,將道德與政治混淆起來,只講一套變相的德治觀點,比傳統儒家的一套思想猶有不及。

六. 餘論:略論儒家倫理學與功利主義的比較與會通
-以下順帶討論離開本講論會題目較遠,但有一定關聯、而且極具現代意義的問題:儒家與功利主義的比較和會通。
-朱子對傳統儒家能有恰當的了解,∴他的觀點能代表正統儒家的觀點(現代新儒家學者、吾師牟宗三先生曾斷言朱子是「別子為宗」,其說頗受時下學者所接受,但我卻有不同的看法,但這媯L暇細說牟師的觀點及我的不同的看法。)。
 但陳同甫的觀點,卻只是混雜了儒家和功利主義思想,不能真正代表現代的功利主義的觀點,更不能代表現代民主政治的觀點。∴以下講功利主義和民主政治的思想,以西方學者如穆勒(J. S. Mill)、邊沁(J. Bentham)等為代表。
-先講儒家與功利主義的比較和會通。
-功利主義:以功利原則作為道德的最高原則,即主張符合大眾利益的行為是道德行為,違反大眾利益的行為是不道德的行為。
 /優點:功利原則往往符合道德反省,i.e.促進大眾利益的行為往往是道德行為;經常做公益行為的人是有高尚道德人格的人。
 \缺點:道德與大眾利益有時不一致。
-儒家的義利之辨的說法,是一種與西方現代倫理學主流之一的義務論相近,而與功利主義明顯有別的主張。這是以道德(西方義務論者稱為道德理性,儒家稱為本心)而非利益(在功利主義來說,指大眾利益)為首出的主張,或者可說是義先利後的主張。儒家並非反對利益,即以利益為不道德的(immoral),然而也沒有說利益能促進道德,∴依此,利益其實是非道德的(non-moral),即與道德無關──一種行為是否道德與它是否有利益是不相干的。或者即是說,利益有時與道德一致,有時與道德相違,關鍵在於它是否以道德為條件。
-儒家這種利先義後的觀點,如果以功利主義觀點作對照的話,確實有其合理處,即能避免我們上面所說的功利主義的缺點:將道德的行為混淆為對大眾有利的行為,並且反過來將對大眾有利的行為混淆為道德行為。
-不過,傳統義利之辨的觀點,卻不能對大眾利益有合理的安排。
-∴傳統的義利之辨的觀點,必須加以改造,用以吸納功利主義上述的優點。講者以為,改造的方法,就是把功利原則吸納成為中層的原則。換言之,道德原則可以分開三層:
/最底層-是一般的道德原則,如不可說謊、不可偷竊、要守諾言,要孝順父母等等。
-中層-是功利原則與非功利原則,前者,可說是道德的量化和外在化(轉化為可計量的大眾利益)原則,後者,可說是道德的非量化和非外在化原則。
\最高層-是終極的道德原則,若依儒家的用語,可稱為仁義原則,若依西方義務論者康德的用語,可稱為道德自律原則。
-我以為,這種經改造的儒家倫理學,是可以吸納功利主義的優點──功利原則許多時候都符合我們的道德心的反省,而同時避免其缺點──混同道德與功利。
-E.g.電影《英雄》中的主題──高舉大眾利益在一切價值之上,與我們的道德反省不相一致。
 其故事大概:殺手李連杰欲刺殺秦始皇為其父母報仇,但受另一殺手梁朝偉的影響,在緊要關頭想起秦皇的才能足以一統六國,令人民可以結束長期在國家分裂下的痛苦,故其姓命關乎天下百姓的幸福,最後終於放棄行動。
-若以新的儒家倫理學觀點來反省上述的道德情景,我們可以有更合理的道德抉擇。∵即使秦皇真的可以令社會大眾的利益提高,但他勞役人民築長城、焚書坑儒等手段卻明顯嚴重有違道德,不應對他姑息。(當然,時代不同,我們今天當然不應以行刺的手段來達致一道德的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