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ject:   中西人文精神異同
Name:   郭其才
Date Posted:   Jun 13, 03 - 5:49 AM
Message:   如正岑朗天所說,現在要討論人文思想,免不了受到「西化」和「理性化」格局的影響,即使要討論中國人文思想,沒有西方自文藝復興以後所發展的人文思想的對照,彷彿無從說起。有一點可能也是相關的,就是如果沒有西學東來的衝擊,中國的人文思想可能也不會被提出來,從這方面說,中國人文思想是近代國粹派學者對西學的回應,而不是由內在固有的精神發展出來的。當然,我們不能否定中國人文思想是內薀於傳統文化精神內的。想指出的意思是,以人文思想作為中國文化的焦點是由於受到西學的影響,以此作為安立中國傳統文化在世界文化中的地位。西學東漸是對中國文化的一大挑戰,從回應的態度來看,由於已具地位的人文思想於西方廣被接受,如果中國文化中亦有相當於西方的人文思想,這就有助溝通東西文化,更重要的是使中國文化不致被排於世界文化之外。

新儒家是中國人文思想的擁護者,亦是以人文思想來肯定儒學在當今文化的價值。尤以唐君毅先生對中國儒家的人文思想的論述最為豐富。不過有點很想討論的。如果我們翻開關於西方人文思想的書籍,不難發現人文思想是一種與中世紀「以神為本」相對的思考態度,從對人的醒覺以來的人文主義思潮所打的旗幟是「以人為本」。不錯,傳統儒家精神是對於人具體生命問題而發的,這態度自然和「以人為本」相吻合,可是,照傳統儒家道統觀念而言,性與天道是不即不離的。問題就出現在這堙A因為西方人文思想的特點之一是割裂了上帝觀對人的主宰性,人的覺醒就是從中世紀無所不包的神學中解放出來,相信人的理性實質是如尼采所言的以人的理性對一切價值的重估。

儒家看人是價值主體,這點和人文思想相近,但與之有別的恰恰就是價值的根源問題。西方人文思想以拒絕上帝的態度來展開人對人自身的價值而撐開在各種領域上,所以「人是萬物的尺度」常常用以作為西方人文精神回歸希臘的思想淵源。但中國儒家的人文精神就顯得特殊,性與天道是儒家的主要命題,一方面,人的文化價值是由人自身開展的,所以儒家對文化價值是全幅地肯定的,另方面,由於天道是內在於人,所以人所開出的文化價值又並不是只止於人自身,而是扣緊超越的天道而來的。因此,儒家對文化價值的精神來源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這實有別於「人是萬物的尺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