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ject:   解啟揚:侯外廬的墨學研究
Name:   HKSHP
Date Posted:   Jul 2, 03 - 6:57 AM
Email:   hkshp@grad.com
URL   http://www.arts.cuhk.edu.hk/~hkshp
Message:   香港人文哲學會網頁 http://www.arts.cuhk.edu.hk/~hkshp

侯外廬的墨學研究
撰文:解啟揚
中南大學哲學系講師

摘要:侯外廬的墨學研究主要體現在《中國思想通史》第一卷。他以馬克思主義
唯物史觀為理論指導,從社會史契入思想史,從儒、墨比較入手梳理研究先秦墨
學,對墨家思想學說作高度的概括,抽象出階級論、天道觀、知識論、邏輯學這
樣幾個思想內涵,把墨學"十論"納入其中系統來考察研究。他認為,先秦墨家思
想反映了"國民階級"的思想。他還以先秦墨學發展的內在理路把它分成前後兩個
階段。並肯定了後期墨家在知識論、邏輯學等方面對墨學的發展。

關鍵字:侯外廬;墨學研究;思想史

  在中國近現代學術史上,侯外廬以中國思想史研究見長,並且形成了以他為
中心的"侯外廬學派"。他主編的卷帙浩繁的五卷六冊《中國思想通史》是其思想
史研究的代表性著作,這套書第一冊研究先秦思想史,墨學研究佔據著其中兩章
的篇幅,是第一冊的重心之一。《中國思想通史》是一部以馬克克思主義的唯物
史觀為理論指導的學術著作。可以說,侯外廬也是第一個以馬克思主義哲學的觀
點和方法把墨學研究納入思想史、哲學史體系研究的。

  一

  從思想史、哲學史的範型來系統研究墨學並非始于侯外廬,在侯外廬《中國
思想通史》面世之前,胡適的《中國古代哲學史》、馮友蘭的兩卷本《中國哲學
史》等著作都把墨學納入思想史、哲學史的體系來考察研究。但是,隨著馬克思
主義學說在中國的傳播和發展,中國出現了一批以馬克思主義理論為指導的學者
,並以此為指導來整理研究中國古代思想。侯外廬是第一個以馬克思主義理論為
指導,從思想史、哲學史的範型來考察研究先秦墨學。在《中國思想通史》第一
卷中,侯外廬用《前期墨家思想》、《後期墨家的墨學發展及其唯物主義思想》
兩章的篇幅對先秦墨學作了全面系統的考察研究,包括墨子生平、著作考證、思
想闡述等諸多方面。

  墨家思想研究是侯外廬墨學研究的重心,許多墨學研究者都以墨學"十論"為
綱來考察墨家思想學說,他們從中抽象出墨學的核心觀念,有"天志"中心說,有
"兼愛"中心說等等,不一而足。侯外廬對墨家思想學說作高度的概括,抽象出階
級論、天道觀、知識論、邏輯學這樣幾個思想內涵,把"十論"納入這樣的範疇系
統來考察研究。

  侯外廬用馬克思主義的階級論來考察墨家的階級觀。他說:"墨子從人類中
劃分出舊貴族和國民階級,否定了氏族貴族的"無故"富貴的地位,並把國中之眾
的自由民、四鄙之萌人的奴隸、手工業者以及公社農民和百工商賈等這一類遠者
疏者,和氏族貴族的親者近者看成對立的階級,從而同情著國民階級。"[1]他認
為,墨子與孔子都代表"國民階級"的利益,可是,墨子與孔子並不一樣,他所在
的時代晚於孔子,因而比孔子更激進,代表國民階級的利益,反映了國民階級日
趨走向成熟,是國民階級的代言人。他認為:"如果說孔子的人類觀點將春秋末
期維新貴族與晚出的國民階級的對立調和起來,並依溫和的'損益'史觀解消其矛
盾來維持古代社會,則墨子的人類觀點便將孔子所'由分而合'的人類,再'由合
而分'起來,暴露了階級鬥爭的事實,所以墨子的人類觀點實質上是階級論。"[2]
墨子的階級論,反對以孔子為首的儒家的階級調和論,而強調階級對立,將氏族
貴族與國民階級對立起來。墨子主張"尚賢",實際上是尚國民階級資格,並堅持
著國民階級的立場以反對氏族貴族。需有必要指出,侯外廬所指的國民階級,是
與氏族貴族對立的那部分人,包括自由民、手工業者等平民階層以及奴隸。在侯
外廬看來,墨子的"尚賢"論否定了氏族貴族"無故富貴"的階級地位,反映了國民
階級的參與意識。

  侯外廬把墨子的這種"階級論"和"兼愛"學說聯繫起來考察,認為墨子"不但
把歷史的現實矛盾揭開,而且把當時的人類區別為一個'別'人階級和一個'兼'人
階級,主別者客觀上就是氏族貴族,主兼者客觀上就是國民階級,所謂"兼以易
別",就是社會階級頡頏的表現。李嘉圖在《經濟學原理》中區分人類為三大階
級,曾經馬克思承認其有科學的價值,墨子在另一個時代也有相似的創見"[3]。
在另一個地方,侯外廬認為"墨子在階級立場上的國民自我覺醒,和他在理論上
的人類觀點是不可分離的。他的人類觀點的旨趣是化'別'為'兼',所謂'兼以易
別'。'別'即指西周至儒家所一貫肯定的宗法宗禮的貴賤等差,'兼'的義諦便否
定了這種貴賤等差,客觀上顯示出古代國民階級的平等的理想"[4]。同時,侯外
廬也指出:"無可否認,這是形式的平等觀,而且本質上是另一種不平等觀,即
墨子所謂的富之貴之和貧之賤之的對立。然而在氏族貴族的舊制束縛下的當時,
他敢於非'別'(反對舊階級制度),這卻是偉大的發現,可以說是古代社會的光
輝的知識。"[5]既指出了墨子階級論的歷史意義,又闡明了其局限性。

  侯外廬在唯物史觀的指導下,從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出發,把當時的社會
劃分為氏族貴族和國民階級兩大對立的階級,認為墨子是國民階級的代表,並指
出,墨子的"兼愛"主張是當時社會對抗的產物,也是西周以來思想發展的邏輯結
果,是從思想史角度研究墨學的新嘗試。

  墨子的階級論是與其社會政治思想聯繫在一起的。侯外廬首先區分出墨子社
會政治思想的原則與方法,指出其原則是"興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方法則是
墨學的"十論"。從這樣的原則和方法出發,墨子的"社會思想也左袒了人民。這
堜瓵蚺H民,即墨子三表中'觀其中國家百姓人民之利'的人民"[6]。接著,侯外
廬又指出,墨子社會思想有其出發點,即:

  1.當時的氏族貴族(王公大人)所支配的社會,是對內對外實行侵淩(剝
削)、兼併(佔有)並攻伐的惡社會。

  2.書中所舉的王公大人的一串數以千萬計之財富,不外是生產資料與勞動
力。

  3.這一串數以千萬計的財富,都是不按報償法則而掠奪來的。

  4.從來書于竹帛或銘於鐘鼎的,都被統治者加以法權的規定和道德的規定
,在墨子看來,這是掠奪的特權。

  5.這一掠奪性質的國家的政權,又是被"非所學而能者"的統治階級所擅專
,被基於"骨肉之親"的氏族貴族所壟斷,因此,富貴人永遠是富貴人。這正是奴
隸制社會的經濟關係,更是中國古代社會土地國有的經濟關係。

  6.基於墨子的"民無終賤"的理想,假設賤人也可以竊取,書于鍾銘,遺於
後世子孫,道理上應該是並不矛盾的。這指明了社會現實的矛盾,使他所假設的
問題,能夠提出來。不但如此,他還以為統治階級的仁義內容,越說得"大",越
顯得無恥。[7]

  侯外廬用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原理來分析墨子時代的生產關係,指出墨子的社
會思想是從財產私有制所得出的。在此基礎上,他進一步考察墨子的政治思想,
批判了那些認為墨子的"尚同"是開創專制主義先聲的觀點,"因為墨子並沒有把
一般的天子規定為可效法的,而只假定一個被人民所選擇的天子才可以效法,這
一個天子又是墨子的主張之執行者"[8]。強調不能從抽象的概念出發,而應該歷
史主義的看待墨家"尚同"的政治觀念,指出,"墨子所主張之平等,'兼'與'同'
,是古代的形式民主"。但又指出這種形式民主的局限性:"近代資本主義社會的
形式民主離實質較遠,古代的形式民主離實質更遠,然而這不妨礙墨子是一般的
民主主義者。"[9]

  至於墨子的天道觀,許多研究者都指出了"非命"與"天志"的矛盾。侯外廬另
闢蹊徑,從馬克思主義的唯物史觀出發,認為天命思想是統治階級欺騙人民的工
具,因而,墨子的"非命"是針對統治階級的。"如果說孔子的知命而不語'力'的
論點是前期儒家調和思想的表現,則墨子的'力'而非命的論點是前期墨家改革思
想的標幟。調和與改革的分歧點,集中的表現在儒墨有關天命的理論上"[10]。
侯外廬並不回避"非命"與"天志"的矛盾,指出:"墨子的天道觀的上帝(天),
也保留下傳統精神上的主宰性"。"這個能賞能罰的天,無疑地有宗教的性質。然
而,墨子的天道思想同時又不是西周以來無條件的上帝,他在'天'的性質上附加
了使天老爺也難接受的條件,那便是天等於一個'方法'"[11]。這樣的上帝,便
是一個"法儀"。因此,從形式上看,"非命"與"天志"是矛盾的,但從內容上看,
則是相反而相成的。形式從屬於內容,"天志"與"非命"是一個問題的兩個方面,
在內容上是統一的。

  知識論是先秦墨學最有價值的內容之一。侯外廬肯定了墨子的知識論是唯物
主義的知識論。首先,從知識的物件上看,墨子的知識物件,可以說客觀上是國
民領域的農、工、商生活。墨子三表法中的第二表"下原察百姓耳目之實","眾
和百姓即當時的國民(農、工、商)。其耳目之實是可感覺的世界現實,其'耳
目之情'是感覺的實在。因此,他注意著感覺世界,也強調人類的感覺。這是唯
物主義的知識論"[12]。而且,在《墨子》書中最特別的地方是首先在中國思想
史上提出"非以其名,亦以其取"的知識論。"取"即取材,墨子所取材的,大多是
人類社會的生活。侯外廬指出,墨子這一"取材"的知識論,後期墨家發展而為"
以類取,以類予"。他用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思維與存在的關係來觀照墨家的知識
論,進而指出,取予即存在與思維的過程,墨子的知識論是以存在為第一性的。
[13]他也指出,墨子的知識論把"可感覺的"看成"即存在的",是唯物主義的認識
論。但是,又過分誇大了感覺的作用。之所以如此,侯外廬又作歷史的分析,認
為"是與國民階級的登臺密切相關的。當戰國初葉,國民階級,作為創造歷史的
主人翁,對於殘餘的氏族遺制開始了偉大的清算;在勝利信心的激蕩下,目無全
牛的肯定了自己的感性認識,並不自覺地流於誇張,以感覺與否為測定存在與否
的尺度。這種'感覺既存在'說,不能離開具體的歷史"[14]。

  其次,侯外廬還比較先秦儒、墨在名實問題上的不同觀點,批評了孔子的"
循名以責實",肯定墨子的"取實以予名",因為歷史是發展變化的,"名"應該隨
著"實"的發展變化而改變,即"必須取現在的實在以予新名"。侯外廬稱這叫做"
實變而名遷行論",這種唯物主義的認識論對後期墨家乃至先秦其他學派有著廣
泛的影響。

  再次,判斷知識的真偽問題是知識論的又一內容,墨子是如何做的呢?侯外
廬認為,墨子用"立儀"來鑒別知識的真偽,墨子所立的"儀"是什麼呢?即歷史實
際、社會實際以及人民利益。這種知識的標準,是與傳統思想作鬥爭的產物,是
主觀主義知識論的反對物。但他也指出,墨子立儀的知識論,是企圖建立知識的
客觀標準,是絕對的標準論,因而是形而上學的。

  侯外廬用馬克思主義哲學的認識論系統地梳理了墨家的知識論,指明了墨家
的知識論是歷史的產物,是樸素的唯物主義的反映論,它不僅承認存在對思維的
決定作用,而且試圖用"立儀"來作為知識的標準,進而肯定了墨家知識論的價值
與歷史作用。如果說,胡適是第一個用西方近代哲學來樹立墨家知識論的話,那
麼,侯外廬則是近現代第一個用馬克思主義的認識論學說來梳理墨家的知識論系
統的。

  墨家的邏輯思想也是侯外廬墨學研究的重心之一。他首先批評了那些只承認
後期墨家的邏輯思想,而不承認或者不重視前期墨家邏輯思想的偏見。進而指出
,墨子的著作充滿著"辯"的精神。墨子既是充滿辯詰精神的思想家,便必然有其
辯詰的方法,而這種辯詰的方法就是墨子邏輯思想的所在。墨子時代,由於國民
階級已衝破了氏族舊人的桎梏而尋得了自己的經濟生活,其邏輯思想也就呈現為
顯在狀態。墨子雖然沒有文字上的邏輯著作,而在思想實質上正是中國邏輯史的
偉大發端。[15]墨子在邏輯學上最偉大的貢獻是在"類"與"故"兩個概念上。"類"
與"故"這兩個概念在墨子之前的儒家著作中已經使用,但並不是作為邏輯學概念
,而在《墨子》一書中,"類"與"故"才成為邏輯學上的術語,在《墨子》中,訓
"是以"的"故"字多至二百四十四個,訓"原因"的"故"字也出現了九十一個。而墨
子在運用"類"概念時,也包含著形式邏輯的矛盾律的思想。墨子依據"知類"的邏
輯,使其推理方法走入了歸納法的途徑。墨子的"以往知來"則是由全稱推出特稱
的演繹推理。

  侯外廬還運用歷史的方法分析了墨家邏輯學產生的社會歷史根源,"類""故"
兩概念,就其社會的根源說,是戰國顯族社會的合理產物;就其作為理論的發現
說,則是國民思想家的墨子的偉大貢獻。並且指出,墨子的邏輯思想,不是名家
的離實踐而詭辯的概念遊戲,而是國民階級的古代社會改革運動的批判武器,並
且是與"武器的批判"緊相配合的"批判的武器"。墨子的"察類""明故"方法,則是
從格物致知的古代科學所吸收的邏輯。至於墨子的方法之所以能保證其科學性,
是因為墨子的"察類""明故"方法,更與實踐有著內部的關聯。

  侯外廬對前期墨家邏輯學的研究,抓住了"類"與"故"這兩個概念,並從文字
訓釋入手,有理有據,是對那些認為前期墨家沒有邏輯思想的有力回擊。同時他
還分析了墨家邏輯的特質與時代的關係。他不僅肯定了前期墨家邏輯在中國邏輯
史上的地位,也指出其缺陷,即"墨子的類推的方法,有時陷於純量說的錯誤。
這就是說,在運用類概念以明是非、別同異的場合,墨子往往見量不見質,不知
由量變質的道理,不至同量成分由於所系屬的事物有高級形態與低級形態的差別
;不知異質異類不能相比,而仍視為同類,相為推論,以致陷於錯誤而不能自知
"[16]。不過,侯外廬認為墨家的"以往知來"是由全稱推出特稱的演繹推理則值
得商榷,我認為,這不過是一種類推,而並非演繹推理。

  二

  侯外廬還對後期墨家作為詳細的研究,認為前期墨家與後期墨家思想有著內
在邏輯的聯繫,因而,他在研究後期墨家思想時首先考察後期墨家對前期墨家思
想的發展,侯外廬稱為"對墨學的通約"。後期墨家為什麼能夠"通約"墨學,又在
哪些方面"通約"墨學呢?

  侯外廬考察了後期墨家的時代背景:"墨辯一派的活動,開始于孟、莊時代
,終結于荀、韓時代。這個時代,思、孟腫脹了孔學,走向宗教性的唯心主義,
老、莊以為孔、墨改革現實的樂觀想法和歷史的前途並不一致,因而走向否定歷
史發展的玄妙世界觀,詭辯者超"存在"而逃避到概念的抽象世界,離開人類社會
走向離堅白、合同異的詭辯論。墨辯一派在這樣的思潮堭蘑了特別的路數,他
們把墨子的社會變革理論通約于人類思維的世界。……相對地走入了名學領域中
的科學途徑,堅持了認識論的唯物主義。"[17]接著,侯外廬又考察了後期墨家
能夠發展墨學的內在原因,基本贊同方授楚的觀點,即"墨子本注重知識,又與
其弟子,多參加實際生產事業。日積月累,親身之經歷既多,後學繼此精神加以
組織之,說明之"。可見,侯外廬是從歷史的角度來分析後期墨家為什麼能發展
墨學。

  後期墨家對墨學的"通約"表現在三個方面:其一是發展並修正了墨學;其二
是後期墨家具有豐富的自然科學知識;其三是後期墨家綜合了先秦名辯思潮。

  後期墨家修正墨學的地方,大都在於洗刷其對舊形式的曲解,表現在先王觀
念、人性論、心理學等方面。關於先王觀念,侯外廬通過對《墨經》的考察,指
出後期墨家除了《大取》、《小取》偶爾提及先王以外,摒棄了前期墨家的"天
志"、"明鬼"之說,否定了上帝,從而更接近唯物主義。在人性論方面,墨子重"
所染"、重"欲惡",主張對人性"損益"。後期墨家繼承了墨子這一觀點,並把它
理論化。在心理學方面,《墨經》對知、情、意三者作了明確的規定。此外,後
期墨家還把墨子的"兼相愛,交相利"通約於人們的一切行為道德。

  侯外廬從思想發展的內在理路考察後期墨家與前期墨家的邏輯聯繫,並從歷
史的角度指出了後期墨家對墨學的發展。

  《墨經》中包含豐富的科學知識。侯外廬指出,《墨經》中的科學思想與其
唯物主義思想是分不開的,具體表現如下:其一,《墨經》肯定物質第一性,且
是客觀的實體。其二,《墨經》詳細地闡明了時間、空間諸範疇。其三,《墨經
》講到運動與變化。其四,《墨經》中有量變與量定之說。其五,《墨經》中有
許多科學定理。

  顯而易見,侯外廬對《墨經》科學思想的發掘不同于其他的研究者,他沒有
具體闡述《墨經》中包含哪些科學知識,而是用馬克思主義哲學的辯證唯物論高
度概括其科學思想,並詳細論述其科學思想的哲學價值,肯定其唯物主義性質。

  侯外廬對後期墨家的知識論也作了詳細的考察,明確指出,其知識論包含以
下幾方面的內容:

  第一,承認人類主觀意識之外,有客觀的物質的存在,而且它是第一性的東
西;第二,承認我們主觀的官能--所謂"五路"(即五官)和"心""知"--有"貌""
擬"外物(即反映外物)的能力;第三,認為主觀的官能,不但須與外物接觸,
並且還須與外物相習,才能認識外物,即是說,承認認識是一種實踐的過程;第
四,承認客觀事物是有真理的基準的,真理須以實踐的檢證為基準。[18]

  具體說,《墨經》承認認識是一個過程,"知,材也"與"知,接也"可以看到
三點:"第一,承認認識是一個過程,對於外物要切實'貌之',並必須相習。第
二,承認物可以知。第三,人的才能也確能知物。"[19]這些都是感性認識。而"
慮,求也","(知心,說明:上知下心),明也", 則開始進入高級思維領域,
即理性認識。

  關於知識的來源,《墨經》分為"親知"、"聞知"、"說知"三種,侯外廬指出
,"墨家自墨子始,最重實踐,故在認識論上必然也重視親知,而以親知為求知
識的基礎。"[20]

  關於名與實關係,侯外廬指出:墨家重實,"用實正名",明顯地是以"實"為
主導,即凡名必須副實。

  侯外廬還指出,《墨經》"知、聞、說、親;名、實、合、為",其用意是表
明重視實踐。這堨]含兩種意義:一為求知的目的在於聯繫實際的致用;一為知
識的正確與否須靠實踐的檢證。

  侯外廬以馬克思主義的認識論來觀照墨家的知識論,從分析知識來源、認識
過程入手,指出墨家在知識來源上注重實踐的作用,在認識過程上則是從感性認
識到理性認識。通過對後期墨家知識論的考察,侯外廬強調,由此可以證明《墨
經》作者的哲學是唯物主義的。

  後期墨家的邏輯學也是侯外廬墨學研究的重點之一。他對墨家邏輯的考察顯
然不同於其他墨學研究者把墨家邏輯與西方的三段論式、印度因明的形式比附,
而是與墨家的哲學思想結合,特別是知識論綜合來考察的。比如,《墨經》中的
"名"與"實",既是知識論考察物件,也是邏輯學考察的物件。侯外廬指出,從邏
輯學上講,"實"是主詞,"名"是敘詞。"名實耦,合也",就成了命題。

  《小取篇》論辯七法向來為研究墨家邏輯者所重視,侯外廬也予以自己的詮
釋:(一)演繹法的絕對前提,謂之"效"。(二)舉他事以明此事之比較法,謂
之"辟"。(三)比較兩個同一命題的平行法,謂之"侔"。(四)援例擬事的類比
法,謂之"援"。(五)概然判斷,謂之"或"。(六)假設命題,謂之"假"。(七
)以類取而以類予之歸納法,謂之"推"。至於《小取篇》說的"以辭抒意","以
說出故",他指出,前者指的就是命題,後者指的就是推理。"故"即推理的理由
或前提。

  通過對墨家邏輯學的考察分析,侯外廬指出:"後期墨家在形式邏輯上承繼
了墨子的傳統,得出了歸納法的同異論。這個方法論的優點是,否定先驗的類別
,而依據客觀物件的類別,分析事物的規律,這是墨子理論的發展。"[21]

  《中國思想史》第一冊對墨家邏輯的考察分析顯然是比較簡單的,作者之一
的杜國庠後來對墨家邏輯作了一進步考察研究,彌補了這種不足。

  四

  侯外廬是中國近現代學術史上較早接受馬克思主義,並自覺地把馬克思主義
理論作為自己學術研究的指導思想的學者之一。1927年,他赴法國留學,第二年
開始翻譯《資本論》,以此為契機,接觸馬克思主義學說,他說:"這件工作卻
幫助我比較系統地學習了馬克思主義的基本理論和方法,確立了我的辯證唯物主
義世界觀,對我後來從事史學研究起了重大指導作用。"[22]20世紀三十年代初
中國學術界、思想界關於中國古代社會史問題的論戰,侯外廬沒有直接參與,但
深受那場論戰的影響。之後,侯外廬就嘗試以馬克思主義理論為指導從事中國古
代社會研究,寫了《社會史導言》(1933)和《中國古代社會和老子》(1934)
等文章,初步把馬克思主義理論作為其學術研究的指南。四十年代初,他又著《
中國古代社會史論》,以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為理論指導,對中國古代社會作了
深入細緻的剖析。完全確立了馬克思主義理論在其治學方法中的指導作用。《中
國思想通史》便是侯外廬以馬克思主義理論為指導,系統研究中國思想史的一部
著作,墨學研究是其中的一部分內容。因此,以馬克思主義為理論指導是侯外廬
墨學研究的一個總的特徵。他把墨子的時代的社會階層劃分為氏族貴族和國民階
級兩大對立的階級,就是對馬克思主義理論的運用。在具體的墨學研究中,還表
現了下述特徵:

  首先,從社會史切入思想史研究是侯外廬思想史研究一個典型的特徵,用侯
外廬自己的話說:"把社會史和思想史有機地結合成一個系統進行研究,我認為
是一個合理的途徑。"[23]他在《韌的追求》中又把其具體表述為五個方面:

  一、社會歷史階段的演進,與思想史階段的演進,存在著什麼關係。二、思
想史、哲學史出現的範疇、概念,同它所代表的具體思想,在歷史的發展過程中
,有怎樣的先後不同。範疇,往往掩蓋著思想實質,如何分清主觀思想與客觀範
疇之間的區別。三、人類思想的發展與某一時代個別思想學說的形成,其間有什
麼關係。四、各學派之間的相互批判與吸收,如何分析研究明其條理。五、世界
觀與方法論相關聯,但是有時也會出現矛盾,如何明確期間的主導與從屬關係。

  在侯外廬從事思想史研究之前,他已經對中國古代社會史作了詳細的梳理考
察,特別是在《中國古代社會研究》一書中確立了中國古代社會是"亞細亞生產
方式"為主導。在此基礎上,侯外廬認為,由於中國古代社會的特殊性,中國古
代的思想家不是古希臘的"智者"型,而成為所謂的"賢人"型。墨子便是中國古代
"賢人"型的思想家。因而,墨子所論究的問題,不是宇宙的本源,而是以人事為
範圍,重視道德論、政治論、人生論。

  其次,在先秦學術的大背景下,從孔、墨顯學比較中來研究墨學。這在侯外
廬的墨學研究中很顯著,《中國思想通史》第一冊中篇的標題就是"孔墨顯學",
其中有一節"維新束縛下的孔墨顯學",對孔學、墨學作了多方面的比較。孔子學
術活動的時代是在春秋末世,墨子學術活動的時代是在戰國初年,二人的學術活
動是銜接的。"這個交替時代,正是中國古代社會轉入不完全典型的顯族時代,
人類性的問題、社會的國民之富的問題以及天上宗教的問題,都發生了變革。
"[24]他肯定孔學、墨學都是先秦學術的一部分,孔學、墨學既有內在思想的聯
繫,又有很大的不同。墨子對於孔子是批判的,而不是抹煞的。孔、墨內在的聯
繫,侯外廬通過"國民階級"來表現。孔、墨都是國民階級的代表,但孔子早出,
其思想帶有調和性,反映了國民階級的軟弱性。墨子晚出,其思想的激進性表現
了國民階級開始登臺,並日趨成熟。墨子高揚了孔學的優良傳統,而批判了孔學
的軟弱性。孔學、墨學雖有內在的聯繫,但更多的是表現思想的對立。他認為,
"孔、墨顯學的對立,首先以西周文物的'述而不作'與'循(述)而且作'為其主
要爭執點,自是勢所必然的思想動向。關於'述而不作'與'循而且作'的分水嶺,
也即所謂孔、墨異同之一。"[25]他還認為,"孔子是以全盤西周(《詩》、《書
》、禮、樂)為觀念根據,墨子是以一半西周(是《詩》、《書》,非禮、樂)
為觀念的根據"。"用近代語言講來,如果孔子是以內容為先形式為後,而訂正
西周文化(《詩》、《書》、禮、樂);則墨子是以內容高於一切,形式不妨唾
棄,而發展西周文化。這是孔、墨顯學所爭持的要點之一"[26]。類似這樣的孔
、墨比較在侯外廬的墨學研究中還很多。我認為,有兩點原因必須注意:其一是
後外廬從社會是切入思想史,孔學、墨學都是當時社會歷史的產物,經濟、政治
、文化等諸多環境是孔學、墨學誕生的社會文化基礎。因而,他們中間有著某種
聯繫。其二,孔、墨時間先後不同,社會文化環境也不同。從學術發展的內在理
路看,孔學、墨學有某種必然的聯繫,無論是繼承還是批判。

  第三,郭沫若、侯外廬都是在唯物史觀指導下從事墨學研究,而且都是從孔
、墨的比較中來研究墨學,但他們對墨學的評判有著很大的差別。郭沫若肯定孔
學,對墨學幾乎持全盤否定的態度,認為墨學是反人性、反科學的;而侯外廬對
墨學則肯定多於否定。郭沫若的結論是在所謂"人民本位"的立場指導下的必然結
果,他認為孔子反對亂党,代表人民的利益;而墨子反對亂党,代表貴族利益。
侯外廬則相反,認為墨子時代氏族貴族與國民階級對立,墨子代表"國民階級"的
利益。侯外廬所指的"國民階級"包自由民、括手工業者、商人等階層,是當時進
步的社會階層。郭、侯二人都是以馬克思主義理論為指導,之所以結論大相徑庭
,是由於二人的個人風格及具體學術方法不同所致。郭沫若急於用世,對唯物史
觀的理解不免教條化,學術研究又受其所在的政治環境制約,理性的考察顯然不
夠。侯外廬則在唯物史觀指導下,從社會學的角度,用歷史的方法加邏輯的方法
來考察墨學。侯外廬在治學上雖然曾受過郭沫若的影響,[27]但在墨學研究上自
成體系。

  其實,就學術研究的指導思想來說,侯外廬受郭沫若的影響不小。但就具體
的研究方法來說,侯外廬則更多受章太炎的影響。侯外廬與章太炎在治學性格上
有許多相似之處。章太炎治學,重在獨立自得,他褒貶學術思想,關鍵在看是否
有自得。侯外廬在學術問題上敢於堅持真理,堅信依據理性所獲得的學術結論,
闡微決疑,大膽創新,自成體系。侯外廬推崇章太炎的治學方法和態度,但並非
因循謹守,而是批判繼承,吸收章太炎的學術方法的長處,運用馬克思主義理論
改造並形成自己的學術方法和風格。

《註釋》
[1]《中國思想通史》第一冊,人民出版社1957年3月第一版,第200頁。
[2]《中國思想通史》第一冊,第198頁。
[3]《中國思想通史》第一冊,第204頁。
[4]《中國思想通史》第一冊,第201頁。
[5]《中國思想通史》第一冊,第204頁。
[6]《中國思想通史》第一冊,第207頁。
[7]《中國思想通史》第一冊,第210頁。
[8]《中國思想通史》第一冊,第214頁。
[9]《中國思想通史》第一冊,第215頁。
[10]《中國思想通史》第一冊,第218頁。
[11]《中國思想通史》第一冊,第219頁。
[12]《中國思想通史》第一冊第225頁。
[13]《中國思想通史》第一冊,第226頁。
[14]《中國思想通史》第一冊,第227頁。
[15]《中國思想通史》第一冊,第238頁。
[16]《中國思想通史》第一冊,第242頁。
[17]《中國思想通史》第一冊,第485-486頁。
[18]《中國思想通史》第一冊,第503頁。
[19]《中國思想通史》第一冊,第507頁。
[20]《中國思想通史》第一冊,第513頁。
[21]《中國思想通史》第一冊,第524頁。
[22]《侯外廬史學論文選集》(上),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第6頁。
[23]《韌的追求》,三聯書店1985年版,第118頁。
[24]《中國思想通史》第一冊,第193頁。
[25]《中國思想通史》第一冊,第133頁。
[26]《中國思想通史》第一冊,第134頁。
[27]侯外廬在《韌的追求》中說:"在這場論戰中(指關於社會史的論戰),以
郭沫若為代表的中國馬克思主義者的一個重大功績,就是他們在批判形形色色的
唯心主義史學的同時,開創了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的中國新史學。新史學的出現
,激起了巨大的社會反響,推動了中國社會史問題論戰的高潮。我就是在論戰高
潮中,由於受到郭沫若的影響而開始轉向史學研究的。1930年我從國外回來不久
,便有機會讀到郭沫若的新著《中國古代社會研究》。這本內容豐富而又新穎的
著作很快吸引了我。尤其是他在掌握大量史料的基礎上,運用歷史唯物主義觀點
和方法,以其銳利的眼光,第一次提出並且論證了中國古代同樣存在奴隸制社會
,從而證明了馬克思主義關於人類社會史一般規律的普遍意義,這一大膽的科學
發現使我感到興奮。……郭沫若在古文獻、古文字和考古學方面的淵博知識以及
他對古史研究中疑難問題的大膽論斷,都開闊了我的眼界,啟發了我的思考,喚
起了我對古史研究的興趣。"

Copyright (c) Hong Kong Society of Humanistic Philosoph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