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e: 10/23/01 11:43:30 PM

Name: 劉桂標

Email: kwaipiu@hongkong.com

Subject: Re: 宋明理學問題討論(三):張橫渠是否氣一元論(唯氣論/唯物論)者?

Website: www.arts.cuhk.edu.hk/~kwaipiu

IP Address: 137.189.4.3







  這堙A我想講講自己對問題三的看法。
  我以為,在講述宋明理學時,一般學者很容易犯了一種錯誤,就是隨意以西方哲學的用語來加以比附(這是一種新的格義),結果,令人對西方哲學與儒家哲學都易於產生誤解。
  當中,我以為在討論理學家的形上學(天道論)時,較常見的錯誤是以唯心論(唯理論)、唯物論(唯氣論)或心物二元論(理氣二元論)等術語來命名。我以為,這樣的命名往往容易令人有誤解,因此,應盡可能避免使用。理由有二:
  第一,傳統西方的形上學理論,無論是一元論(monism,包括唯心論、唯物論等)或多元論(pluralism,包括心物二元論,原子論等),都主要從知識的角度立論,是西哲康德所謂的「思辯形上學」(speculative metaphysics)。然而,宋明理學的形上學主張,卻主要從道德的角度立論,有類於康德所謂的「實踐形上學」(practical metaphysics)。
  第二,傳統西方的形上學主要運用邏輯方法來建立,故大抵符合基本的邏輯原則或即肯定否定對偶性原則。因此,無論是一元論還是多元論,其主張都不違反邏輯原則。簡言之,一元論主張宇宙的最高存有為心靈或是物質,一切其他事物都可以化約為此元素;而二元論則主張宇宙的最高存有為心靈和物質,兩者不可互相化約,其他事物則可化約為此二元素。這堙A最高存有和一般事物是不同的東西,兩者有終極的和派生的分別。然而,宋明理學家建立天道論卻沒有應用邏輯方法,他們所用的可說是辯證方法或直覺方法。簡言之,理學家無論說到宇宙的最高存有是什麼──天道、天理、誠體、太極或太虛等,它們與一般事物都有著不即不離或即不一不二的辯證關係。簡言之,最高存有在思考上雖與一般事物有別(不一),但在實踐上卻是不可分割,圓融為一(不二)。因此,在這意義下,說最高存有是一個元素或者多個元素都不精確。
  以上論述了宋明理學一般天道論的主張與一元論和多元論的差異,以下,再論述張橫渠的天道論觀點與氣一元論的差別。說橫渠的主張是氣一元論,其實亦即說其是唯物論,因中國哲學中的氣一般可了解為物質。這種說法,除了上面我所說的問題外(理學家的天道論與一元論在義理上有重要的差別),還有進一步的問題。眾所周知,宋明儒俱有「天道性命相貫通」的說法,意即宇宙本體(天道)與道德主體(本心或即善性)相即不離,在此義下,與西方的唯心論的主張較近而與唯物論較遠,故說其是唯物論是很有問題的說法。
  至於其他宋明儒者一般批評橫渠的太虛觀念是形而下者,一方面是出於誤解,另一方面,也由於橫渠的學說有著一些滯辭。他的「太虛即氣」說,其實亦是一種「天道性命相貫通」的主張。不過,由於他太著意要對治佛、老容易輕視現實,流於空疏的一面,因而過於強調氣的意義,故易於被人誤會其學說以氣為主,遂導致其他學者批評其道體是形而下者。

--- --- --- --- --- --- --- --- ---

Replying to:

宋明理學問題討論三:張橫渠是否氣一元論(唯氣論/唯物論)者?
  在芸芸宋明理學家中,張橫渠是最受到其他宋明儒者批評的理學家之一。對於他的「太虛即氣」說,同時期的程明道與程伊川兩兄弟便頗為不滿,以為他所說的宇宙本體──太虛只是形而下的氣,而非形而上的道。例如,明道說:「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若如此或者以『清、虛、一、大』為天道(案:「清、虛、一、大」等詞為橫渠描述太虛的用語。),則乃以器言,而非道也。」(《二程遺書》第十一)又例如,《二程遺書》第三亦記述了伊川對橫渠的批評:「又語及太虛。先生曰:『亦無太虛。』遂指虛曰:『皆是理,安得謂之虛?天下無實於于理者。』」日後,其他宋明儒者論及橫渠哲學時,亦有類似的說法。
  到了現代,亦有不少學者以為橫渠所講的太虛是氣或即物質的概念,例如馮友蘭便以他為「唯物主義者」(《中國哲學史新編》語),陳來則說他是「氣一元論者」(《宋明理學》語)。
  大家以為,其他宋明理學家對橫渠的批評是否公允?另外,稱橫渠為氣一元論者或唯物論者是否適合?請提出大家的意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