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e: 12/22/01 10:49:29 AM

Name: HKSHP

Email: hkshp@hongkong.com

Subject: 郭其才:發問與想像的預設

Website: www.arts.cuhk.edu.hk/~hkshp

IP Address: 61.10.37.109






香港人文哲學會網頁 http://www.arts.cuhk.edu.hk/~hkshp
發問與想像的預設
郭其才(新亞研究所哲學組碩士研究生)
  古希臘哲學源於泰利士(Thales)的問題:「萬有從何處來?」他自已回答是「水」,因
為水本身具有一種活潑的生命動力,萬物皆由水的潤澤而來,又回到水本身而去。泰利士的
回答並不是哲學發展的搖籃,而卻是由他的提問才引發人類重索存有的依據。為什麼萬有是
「有」而不是「無」?這個「有」是從何而來?將往何處去?在在都是尋根究底的發問。
  如果考察一下發問活動,每個問題本身都具有一種預先設想的東西,「為什麼?」、「
是什麼?」、「怎樣的?」、「在那堙H」、「是誰?」和「為何?」都預設了某解說,預
設了某說明,預設了某原理,預設了某界域,預設了某人,預設某申論,據此分析而得知,
種種問題中的預設是意識處於欲求探索那未知領域的狀態。另一方面,問題中的預設也是一
種對處於確知某東西的意識狀態,這即是發問者由發問活動中對於問題自身的無知程度的意
識,並且在問題中有關人、事、地及觀念等存在的察覺。比如「為什麼火是很熱的?」這問
題中,「火是熱的」的背後原因是待解說的,亦就是意識欲求探索的未知狀態,而同時發問
者亦意識到這種自身內在的無知程度,而問題中的「火」及「熱」則是發問者在意識中己經
確知的存在。因此在發問活動中,發問者最起碼注意到對有某些東西呈現在他的意識中,而
這種東西又是發問者無所知的。在考察之下,發問活動實具有這種關係:發問者意識到某種
存在物或觀念,而僅僅就是意識到其存在於意識之中而已。發問者意欲進一步了解存在物或
觀念的待揭曉的內容。依上述分析,從發問活動中是預設了一個既未知又可知的意識領域。
  發問與求解是人類文明發展的重要因素,發問的能力甚至只有人類才具有的,就算不然
,人類求解的能力顯然比其他動物更優越。因而,發問與求解活動是人類顯著的特徵,甚至
我們把它提升為人的定義也未尚不可(哲學家亞里士多德的傳統定義:人是理性的動物)。
  想像力是我們探求新知識,實現新環境的動力,來考察一下想像力,就發現想像力和發
問活動都具有某種相類似的過渡特性,發問活動的意識狀態是處於一種既知又未知的不確定
性中,而想像力則是處於虛與實之間,這是什麼意思呢?當我們正在想像時,想像的內容不
是完全曾經發生過的,否則就是回憶而不是想像。但我們的想像的內容往往又是具體的,其
中的各種特質甚至與經驗世界所具有的形、聲、色等性質完全沒有分別,可是想像比之於現
實往往是減少一點或增加一點,這微妙的差異就令得想像與現實加以區分開來了,但想像力
和發問活動皆預設我們欲虛而求實,探未知為知曉。
  想像力只屬個人參與的,這是基於想像的私人性,無論想像是出於自發或是他人觸發的
,想像的思域僅僅就是私人的。從私人性這方面而言,想像亦意味著不可分享性,這是指沒
有任何人能同時地與他人進行同軌的想像而又能獲得彼此的想像內容。至於想像是基於個人
的自主性這點,縱然我們可能被以某種方式驅使不自主地進行想像,或處一種精神學或心理
學上所稱謂的病態中,否則想像是出於個人自主的。
  想像力的特徵是虛擬性、私人性及自主性,為了把想像力與知識說清楚起來,必需要把
兩者的關係聯繫起來。從一些普遍的常識觀點出發,想像力是作為知識的前期思想這個想法
是容易了解的。扣緊上文論及發問活動中「既知又未知」這個意識狀態,想像力在知識上的
位置就明顯得多了。進而言之,想像力用心的地方是向「未知」領域進發的,這好像探險者
面對陌生的環境時,先假想地認定一個較可行的方案,因為方案或多或少是出於探險者主觀
的確定,如果探險者是有根有據地推想出可能的情況,這還需要想像力的輔助嗎?最少想像
力只是一個前景的浮現而已,對於一個老手來說,他的行動簡直就如習慣般的輕易了。然而
,一旦探險者使用了想像力,這就透露了探險者對推想前路的理由的不信任了,當理據顯得
薄弱,沒有經驗可遁,憑什麼可猜想出可行的腳步呢?想像力的出現是處於這個紛亂的心思
而出現的。
  再思考一下發問與求解和想象活動是一種怎樣的關係。發問源於意識(主體),求解是
對預設對象的揭示(客體),而想像力是為求確當解答的嚐試。這樣我們得出一個結構:主
體運用種種方法試驗想像力的效力,以不矛盾的、清析的及系統的語言,提供對問題的完滿
解答,最後主體以確實的證據或理由支持其解答企圖獲得認可。有那些解決問題的方法?麼
什才是問題的真解決?提供怎樣的證據或理由等等,這就形成我們對方法的重視。
  總結而言。發問的意義預設了四點,首先,發問活動的呈現被理解為一種理性能力的表
現。其次,發問和求解的思維活動發展出方法觀念,作為求解的恰當途徑。其三,在發問和
解答之間,暗含承認理性當下的限制,但渴望對這限制的超越,最後,發問活動的理性特質
作為人性的本質。
Copyright (c) Hong Kong Society of Humanistic Philosoph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