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e: 01/19/02 01:27:47 AM

Name: HKSHP

Email: hkshp@hongkong.com

Subject: 趙汝明:說澄明之境的開顯與感悟

Website: www.arts.cuhk.edu.hk/~hkshp

IP Address: 61.10.37.109






香港人文哲學會網頁 http://www.arts.cuhk.edu.hk/~hkshp
說澄明之境的開顯與感悟
──讀唐君毅先生《人生之體驗》有感
趙汝明(北京大學中文系碩士研究生)

一、引言
  說人生的終極關懷與人文理想的價值,唐君毅先生皆以篤實的心志與超拔的情懷,而予
充分的肯定。他之所以抱有這種精神,固然是來自個人的氣質、學養及睿智。筆者揭示這個
意思,是就唐先生的心路歷程之演進,而給予明確的證成。說唐先生早歲的心路歷程,有別
於常人,當然也是就他的生命感發之情操來肯定的。家門學風的影響,充實地流露出他非凡
的氣度;人格精神的薰陶,也昭然地潤澤出他純摯的胸懷。
  唐先生對人生意義與人生價值的思考,當可以視他二十至三十歲前後這個階段作為開始
。唐先生就讀南京中央大學時期,已經廣泛地遍閱西哲諸書﹝註一﹞。據他自述,舉凡蘇格
拉底、柏拉圖、亞里斯多德,乃至康德、里格爾、謝林、費希特及叔本華等著作,皆有所披
讀,而涉及的均屬人生哲學、道德哲學、知識論這些範疇。當時學界盛行的《東西文化及其
哲學》,據知唐先生也曾仔細讀過,且給予充分的肯定,認為梁漱溟先生揭現佛家的精神理
念,以此作為人類文化的價值歸趨,是有道理的。唐先生指陳這個意思,依筆者粗疏的理解
,他對梁先生抱有宗教情懷,而落實於人生理想與文化價值中,是很稱賞的。視宗教情操與
宗教理想而為價值的感悟,唐先生可謂深得梁漱溟先生的理趣。
  說人生之體驗的義蘊,自然離不開對人生意義的感悟,也離不開對人生價值的反省。唐
先生而立之年抉發其人生之體驗,並不是就學問知識上著眼,而是他對人生意義與人生理念
的寫照及關懷。這種寫照,不但是實踐,且也是觀解。唐先生確切相信人生的目的,乃在於
求樂,人生價值的認知,並不是向外尋求,而是向內感悟、反省。著實外在生活的經驗來尋
求的價值,唐先生的見解,這是虛浮的;只有內在於精神心靈中來探求的價值,在唐先生看
來,這是充盈的。
二、澄明之境的開顯
  唐先生抉發其人生之體驗,實有很充盈而確切的理念作為憑藉。這個意思,可以取決於
兩部著作來理解。一部是《人生之體驗》,另一部是《道德自我之建立》。唐先生而立之年
竟有這兩部著作問世,依筆者的淺見,是來自「心之能自覺」的意識,而有所感受的。唐先
生在《人生之體驗》自序中,大抵上很明確地宣示撰寫該書的理趣與含義。「心之能自覺」
的意識,對昔日唐先生表述個人的理念時,也許有所引證。「心之能自覺」,能充實地開顯
唐先生的人生體驗之理趣,它所呈示的意境,依筆者的意思,可以稱之為「澄明之境」。唐
先生體驗人生的真實、世界的肯定,也需要依循人心來開顯。唐先生指陳這個道理,可謂完
全著實他對「心之能自覺」的理解與思考。且看一下《人生之體驗》「自序」的解說:
  ﹝一﹞本書重直陳人生理趣。由中西先哲之說,雖多所採擇,然融栽在我,故絕去徵引
。稱心而談,期於言皆有指,可以反驗諸身;故一義之立,多無論證。
  ﹝二﹞本書立義,無論證,亦無外表之形式系統,各部義蘊,交流互貫,中心思想,即
透露文中。故無綱目式之結論,可供人之把握。今為使者易於悟會其中心思想之所在,故設
下列數問,隨意作答。雖有近游戲,然全書歸趣,亦可因此而見。
  何謂人?今藉《禮運》一語答曰:「人者,天地之心也。」復藉尼采一語答曰:「人是
須自己超越的。」
  何謂生?今藉陳白沙弟子謝祐一詩答曰:「生從何處來?化從何處去?化化與生生,便
是真立處。」
  人生之本在心,何謂心?今藉朱子一詩答曰:「此身有物宰其中,虛徹靈台萬境融,斂
自至微充至大,寂然不動感而通。」
  何謂人生之價值?今藉王安石詩答曰:「豈無他憂能老我,付與天地從茲始。」復藉忘
名之某詩人之詩答曰:「不是一番寒徹骨,爭得梅花撲鼻香。」
  何謂理想之人格?今藉陸象山一詩答曰:「仰首攀南斗,翻身倚北辰。舉頭天外望,無
我這般人。」
  何謂理想之人格歸宿?今藉近人梁任公詩二句答曰:「世界無窮願無盡,海天寥闊立多
時。」﹝註二﹞
  援引上述一系列話語,筆者實有感於唐先生的用心,並非虛設於某些理念,而是通過文
學著述中的思緒而來。唐先生指陳這個意向,大抵上說,也是本乎個人的理解與思考而來。
人生的真實、世界的真實之如何成為有價值的認知?依唐先生的意思,就是肯定人生的存在
、世界的存在,這種存在而來的肯定,通過人心來開顯而為認知,那便是一股精神信念。展
露精神信念而為充盈的理解與思考,這對人生的存在、世界的存在,是有實在的意義。所謂
「實在的意義」,並非局限於真實的體驗上,而可以在自覺的理境中得到安立。唐先生說精
神信念的真實可貴,一方面是在體驗上,另一方面是離不開自覺意識,他之所以如此強調,
皆認為一切現實存在的人,由實踐,體驗而為感悟,都是心境與精神交互融攝起來。唐先生
而立之年,便很嚮往心境與精神交互融攝的哲學作品,而不太喜愛現代人的著作。他這種心
態,也許在某程度上反映出個人獨特的睿智與理趣。在唐先生看來,那些一門一派的學說,
雖有嚴格的論證,詳盡的分析,但太過機械性,透露不出著者心靈深處的感受。筆者縷述這
個意思,並非妄猜出來,而是通過唐先生的解說予以體認到。這堨B看一下《人生之體驗》
「導言」中,唐先生揭示的觀感:
  現代許多人生哲學道德學之著作,大都是綱目排列得整整齊齊,一派一派學說,依次敘
述,一條一條論證,依次羅列。這一種著作,我以為除了幫助我在大學中教課,或清晰一些
人生哲學道德學的觀念外,無多價值。這種著作,只能與人以知識,不能與人以啟示,透露
不出著者心靈深處的消息。而且太機械的系統,徒足以窒息讀者之精神的呼吸,引起與之對
抗,去重建系統的好勝心。……我對愈早之人生哲學之著作,愈喜歡。我喜歡中國之六經、
希伯來之新舊約、印度之吠陀、希臘哲學家之零碎箴言。我喜歡那些著作,不是它們已全道
盡人生的真理。我喜歡留下那些語言文字的人的心境與精神、氣象與胸襟。那些人,生於混
沌鑿破未久的時代,洪荒太古之氣息,還保留於他們之精神中。他們在天蒼蒼、野茫茫之世
界中,忽然靈光閃動,放出智慧之火花,留下千古名言。他們在才鑿破的混沌中,建立精神
的根基;他們開始面對宇宙人生,發出聲音。在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之心境下,自然有
一種莽莽蒼蒼的氣象,高遠博大的胸襟。他們之留下語言文字,都出於心所不容已,自然真
率厚重,力引千鈞。他們以智慧之光,去開始照耀混沌,如黑夜電光之初在雲際閃動,曲折
參差,似不遵照邏緝秩序。然雷隨電起,隆隆之聲,震動全宇,使人夢中驚醒,對天際而肅
然,神為之凝,思為之深。﹝註三﹞
  詳引這段話,當可以讓讀者對唐先生早歲讀書心態的趨向,有具體的理解。開顯「澄明
之境」而為人生充盈的取向,以及生命理趣的體認,筆者認為唐先生已有所感發了。「澄明
之境」的意涵,是一種人生感悟與生命理趣的寫照,唐先生欣賞那些心境與精神、氣象與胸
襟的融攝性的語文,這是很充分地抉發「澄明之境」的型態,是一種透過生命體驗的精神而
來;它的實存意義,也是一種透過心靈感發的信念而來。唐先生以人生感悟而為真實肯定,
這種肯定亦為開顯「澄明之境」的依據。
三、澄明之境的感悟
  說人生之體驗的理趣,也許會離不開對生命實存的肯定,也離不開對生命主體活動的認
知。唐先生感悟的人生問題,實有其超越而篤實的取向。這種取向,並非單著眼於理性的思
考,而是充盈著「心之能自覺」的感悟層面上。在唐先生看來,能感悟到靈光聖境,是可貴
極矣。俗世有情生的真實取向,唐先生認為心志精神的發皇、提昇,是最重要的。為此,能
坦然醉心於聖哲的睿智中,而有所感悟,這樣對生命實存的價值,亦會有所肯定。唐先生很
確切地體會到這個意思,他對人生價值的思考,以及人生意義的體認,皆充盈著「心之能自
覺」的信念上而為說。依此,可以說,唐先生視「心之能自覺」的信念,而抉發他感悟的依
據。筆者表述這個道理,也許可在唐先生的著述中得到答案。這埵A看一下《人生之體驗》
的「導言」:
  柏拉圖對話集之作法,由實際生活中問題,以引入哲學問題,由事顯理,即理導情。其
啟示人生真諦,皆依辨証歷程,層層展示,由近及遠,由低及高,使人超離凡俗,歸化神明
。文中主客對辯,博譬曲喻,妙趣環生;終恆歸於主客忘形,相悅以解。其靈思之富,如泉
之湧,往復相應,如常山蛇。其歌頌美體至善之價值,終於窮於讚嘆。……柏拉圖以後之亞
里士多德之倫理學,自為治人生哲學倫理學者無不曾讀之書。亞氏之倫理學,自較柏氏之主
張更切近人生,在許多問題上,亞氏之答案,更為圓融中正。然亞氏為人,為一散文式的。
其論道德學,亦如其論形而上學、邏輯學、與自然哲學,徒以冷靜之理智,自外分析幸福、
德目、至善之問題。﹝註四﹞
  上述引言,唐先生無疑甚為稱賞。之所以如此,固然是來自其獨特的理趣與篤實的信念
。唐先生早歲傾向於這類型態的理解,而為人生價值的思考,以及人生意義的體認之依據,
這倒實有一澄明的心志在。人間現實的各種價值被給予肯定,依唐先生的解說,能寄於澄明
的心志中而有所感發的,則這種肯定是可取的,也是純樸的。感悟「澄明之境」而為人生充
盈的取向,以及生命理趣的體認,筆者認為唐先生已有所把握了。這種把握,不但只是停留
於某段時空的歷史光景中,而是在感悟的歷程上,來追求今人感發的生命智慧。依此,唐先
生閱讀東西古今哲人的著作,皆抱有一種以感悟的理趣之態度,來給予肯定。對生命實存有
所感發,唐先生皆抱有一種很明確而篤實的信念,來給予肯定。笛卡兒、斯賓諾莎、康德、
黑格爾,乃至歌德、尼采等,所關涉的人生哲學、道德學與倫理學的睿智,唐先生都很重視
。他有這說法:
  言近代西洋人生哲學道德學著作,英法實非德比。德國道德哲學之著作,自當首推康德
之《實踐理性》及《道德形上學基礎》二書。康德乃嚴肅拘謹而富於虔敬情緒之人。其提出
無條件命令,在西洋道德哲學史上,有劃時代之意義,……。慧眼如斯,真可千古。其在道
德生活上之真實體驗,亦往往透露文中,使人感發。然康德之形式主義,非我所能同情。我
對彼人格之估價,不及我對菲希特估價之高。……黑格爾哲學,宏納眾流,吞吐百川,可謂
近代哲學界之奇傑。我受其影響至大。然我殊不喜歡其為人之驕傲態度。彼以絕對精神實現
於德國,與其自己之哲學,尤為大可議者。其思思之斧鑿痕太顯露,彼蓋根本尚未達於思想
與生活融合之境界,彼抑根本不求此。……
  歌德與席勒,都是德國文學家,然而他們之文學著作,都可說是自覺的為表現他們之人
生思想而著。除了他們之純粹文學著作不說,歌德之《談話錄》,便是想了解人生者必讀之
書。歌德生活豐富。彼對人生之認識,皆從其新妍活潑之生活中體驗出來。在其《談話錄》
中,可以發現一粒粒的金剛石式之言論。此一粒粒金剛石之言論,雖然散見各處,不相統攝
,然其光芒,互相映射,使我們但覺一片柔輝,撲來人面。﹝註五﹞
  至於體認東方人生哲學思維的特質與價值,唐先生亦無疑甚為稱賞。之所以如此,誠然
是來自其深刻的理念與超拔的性情。他體認到東方人的精神型態與西方人不同,東方人的思
維格局與西方人也有差別。但儘管如此,他們對人類真理的追求所抉發出來的氣度與情懷,
倒實教人傳頌的。唐先生似曾很傾向於這種格局的理解,而為人生價值的思考,以及人生意
義的體認之依據,這個體驗是深刻的,且也是超拔的。唐先生感悟東方人生哲學的精神價值
,誠屬可貴之至。他在青年求學時代已經很著實這方面,東方人生哲學的精神底蘊,對唐先
生來說並非陌生,而是抱有真切的肯定態度。這個講法,是頗有依據的。感悟「澄明之境」
,而以此有所肯定,唐先生都很著實。他有這樣的見解:
  關於印度哲人之著,我所喜者為佛學中般若宗之經,滌蕩情見,使人意消,忘懷世務,
心與天游。此與讀西哲書覺理網重重,攀緣無盡,情志激蕩,四顧彷徨,乃截然不同之二種
境界。般若經浩瀚曼衍,說明一義,多重複文句,鋪陳名詞,或展卷終日,而理之推進者至
少,人或不耐。然此正所以止息理智之攀緣,情志之動蕩,引人入其境界,而遊息其中。…

  至於中國先哲之書,中國人無不童而習之。中國哲學著述,自以《論語》當先讀。孔子
溫良恭儉之氣象,仁民愛物之胸懷,孔門師弟之間,雍容肅穆,一片太和之氣,無不可於此
書見之。孔子極高明而道中庸,與柏拉圖之欲由庸凡以漸進於高明不同。孔子之言,皆不離
日用尋常,即事言理,應答無方,下學上達,言近旨趣,隨讀者高低,而各得其所得。……
  孔子元氣渾然,一片天機。孟子則浩氣流行,剛健光輝;其所為言,皆截斷眾流,壁立
千仞,直心而發,絕無假借。其性善之義,仁義內在之說,發明孔子之微意,從此為中國人
生哲學,立下不拔根基。人皆可以為堯舜,而人格之無上之尊嚴與高卓,於焉建立。盡性即
知天,而萬物皆備於我,上下與天地同流,徹上徹下,通內通外,西洋哲學中內界外界,上
界下界之分,皆成戲論。……
  孟子剛健光輝,乾道也;荀子博厚篤實,地道也。孟子高明,而荀子沉潛。孟子發強剛
毅,荀子文理密察。孟子之言修養之方,透闢而未及精密,荀子則庶幾密矣。荀子言性惡,
雖有心能知道之義輔之,而心性二元,未見其可。荀子化性以起偽,欲長遷而不返其初,以
合於道,而道則心之所對。……﹝註六﹞
  援引這段話,也許可以讓讀者對唐先生感悟「澄明之境」的意向,有具體的理解,筆者
讀到《人生之體驗》的相關課題時,對唐先生用心與期待都有頗為明確的共鳴。中印聖哲的
睿智,具有時代歷史的意義。這個意思,當然會意味著實存的內涵──歷史型態下的文化精
神。然而,在唐先生看來,中印聖哲的睿智,皆充盈著「安身立命」的價值。筆者揭示這個
觀點,是就其學說中的義理精神來肯定的。中印聖哲的言述,曠觀而言,都是滲透著終極的
精神而為底蘊。這個底蘊也是充盈於他們感悟的氣度中。唐先生很明確地認知所謂「安身立
命」的價值,乃是一種感悟而又自覺的價值。宇宙生命的流衍,民族生命的發皇,乃至心靈
生命的感悟,是離不開精神氣度而為理念,來給予開展。唐先生深刻地思考過這個問題,對
宇宙生命、民族生命與心靈生命的實存之看法,皆認為精神氣度的感悟,是最至要的。唐先
生也認為:中印聖哲皆可以通過其教化,表現出不朽而永恆的價值﹝註七﹞。我們涵泳其教
化,體會其理念,也許可以增益自家的生命理境。唐先生認為:中印聖哲各有其典範與型態
,所彰顯的「真理」,雖然著眼點有所差別,但彼此皆可以關連的、感通的。﹝註八﹞筆者
述這個意思,也許想指出,感悟「澄明之境」的存在與否,內在的動力是要緊的。自家的生
命理境高低與否,內在的動力也是要緊的。前面說過,心境與精神的交互融攝,對建立真實
的感悟,都是很重要的。援引這些理由,也許是對唐先生抉發人生真諦的歸趨,以及人生價
值的取向,給予一個側面的回應。
四、人生實存的價值與悟道體驗
  說人生實存要呈顯光輝與篤實,依唐先生的見解,是需要懇切的體驗。本心與悲情的力
量,對開拓人生的思考,曾有人認為它並無必然的作用。這個意思,也許沒有觸及到這種力
量的特殊性。唐先生對此頗有明確的看法,他視本心與悲情為懇切的認知,取它來感悟,這
樣呈現起來的「思」與「念」,便會有所著實──置於心靈精神處。人生的智慧,能在懇切
的認知與體驗中得到開展;人生的思考價值,能在自覺靈明中得到肯定。依唐先生的意思,
倒實有它的作用。這由於不但是確立人生之道的動力,也是確立人生實存當下的動力。對人
生負面的感嘆,假使沒有懇切的認知與體驗而為依據,則這種「感嘆」,只會是虛浮於心靈
感悟之外的表徵而對人生價值的肯定,假使沒有懇切的認知與體驗而為依據,則這種「肯定
」,也許會飄流於心靈感悟之外的意願而已。唐先生縈思的人生,當然是自家的感受;他所
思所念的人類價值,當然也是自家的感受。在《人生之體驗》的前文附錄中,唐先生有一篇
名為〈我所感之人生問題〉的按語,全文四千餘言,確切地指陳出他信念及意向。其中強調
自覺靈明的精神之可貴,更是他感念人生問題與人類價值理趣的依據。筆者在此揭現一下唐
先生這個意思,以供印證。這些話就是:
  吾有靈明,吾能自覺,吾又能自覺其自覺,若相引而無盡:吾若有能覺之覺,源深藏於
後。然覺源何物,吾亦不得而知也。吾思至此,覺吾當下之心,如上無所蒂,下無所根,四
方無所依。……
  人與人之所以有愛情同情了解者,所以填充此潛藏內心之絕對孤獨寂寞之感耳。然吾復
念:人之相了解也,必憑各人之言語態度之表示,以為媒介。然人終日言時有幾何,獨居之
態度,未必為人見也。人皆唯由其所見於吾之外表者,而推知吾之心。吾之心深藏不露者,
人不得而知也。吾心所深藏者,不僅不露於人,亦且不露於己。……﹝註九﹞
  說人生靈明自覺的理解,唐先生是本乎推己及人,由內至外的思考方式來肯定的。說一
切價值的體會,唐先生也本乎推己及人,由內至外的認知模式來肯定的。這個意思,具體說
來,也許屬於實存價值的肯定,筆者之所以如此理解,正是有感唐先生揭現這種肯定,皆完
全著實以靈明自覺的精神而給予所謂「實存價值」的認同。說人生的目的與價值,唐先生在
《人生之體驗》第一部的篇幅堙A很明確地宣示「生活之肯定」的價值,而對所謂「人生的
目的與價值」,便有這樣的說明:
  它不外由自己了解自己,而實現真實的自己。所以人首應使自己心靈光輝,在自己生命
之流本身映照,以求發現人生的真理。其次便當有內心的寧靜,與現實世界,苑若有一距離
,由是而自日常的苦痛煩惱中超拔,而感一種內在的幸福。再進一層,便是由此確立自我之
重要,知如何建立信仰與工作之方向,自強不息的開闢自己之理想,豐富生活之內容。……﹝
註十﹞
  的確,能夠肯定自己,實現真實的自己,從而抉發自己生命的光輝,這倒是一種自覺的
體會,也是一種實現真實的肯定。在唐先生看來,生活之肯定的價值,是內在於心靈光輝中
,也是內在於自覺的體會中,他這個意思,依筆者淺薄的理解,是充實地貞定人生的目的、
價值及真理實存而又超拔的話,那就必須確立自我、肯定自我,而為一切活動的本源。能夠
感通生活與生命的實存,唐先生認為這是實現價值理想的有效根據,此由於生活與生命的實
存,不能離開自覺及現實的體會;反之,更必須在這體會中凝聚出多點內涵。開關自己的理
想,需要充實的肯定,這種肯定是感通自己的生活與生命的實存,得到理想性的認知。而豐
富生活的內容,也需要充實的肯定,這種肯定,倘若離開了生活的體驗與生命的活動,那就
沒有實存的意義與價值可言。唐先生為此曾具體地指出,生活之肯定,當可以遍及若干範疇
來宣示的,此計有:﹝一﹞說人生之智慧、﹝二﹞說真理、﹝三﹞說寧靜之心境、﹝四﹞說
自我之確立、﹝五﹞說價值之體驗、﹝六﹞說日常生活之價值。這媯妒抴岸猺藆生的部分
觀點,以便理解一下:
「說人生之智慧」
  1. 人生的智慧是不待外求的,因他不離你生命之自身。智慧是心靈的光輝,映著水上
的漣漪,生命是脈脈的流水。
  2. 你要見水上的漣漪,除非你心映放你心靈的光輝,在生命之流上回光映照。這是說
,你當發展一個「自覺生命自身的心靈」,如是你將有人生之智慧。
「說真理」
  1. 你應當永遠認識真理之新意義,而獲得新真理。你將覺你所認識之真理之範圍,逐
漸擴大。你將覺新真理,自舊真理湧出來,猶如胰子泡上的新花紋,隨胰子泡之吹大,而自
舊花紋之夾縫中,湧現出來。……
  2. 你不必處處用思辨力去分析真理,真理最需要的是深心的體玩。這是說你所得之真
理的知識,必須滲融於你之生活中。
  3. 無窮的真理,在你愛真理的態度籠罩之下,互相滲貫。因為你愛真理的態度,在其
發展的歷程中,是前後自相滲貫的。所以包含無窮真理的真理世界本身之中心,即潛藏在你
愛真理的態度堙C
「說自我之確立」
  一、說唯一之自己
  1. 你生命之本質來自無始之始,終於無終之終。同時你如是之生命,是一亙古所未有
,萬世之後,所不能再遇。
  2. 你要珍貴你唯一無二之人格,如是的宇宙,依賴你而存在。
  二、說價值理想之無窮
  1. 自強不息,也不是一絕對無依之心靈,因為他依於無窮之價值世界,他是要實現無
窮之價值理想。
  2. 無窮盡的價值世界,依著次序展開,你只要有無窮盡的努力,是可以窮盡價值境界
之無窮盡性的。無窮的價值境界,不在你的心以外;實現無窮的價值,只是實現你無窮的自
己,你將有真正的自尊。
「說價值之體驗」
  一、說價值之體驗
  1. 你必須把當前宇宙視作充滿價值之實現的境地。你必需知道凡是存在的東西,在其
最原始之一點上,都是表現一種價值的。
  2. 所以你必須自現實的存在中,去發現價值,在產生一切罪惡的事物中,去發現價值
,猶如在污池中去看中宵的明月。因為一切產生罪惡的事物,其所以能存在之最原始的一點
,仍依於一種價值。
  二、說人間之善
  1. 人們善「善」,善以其自身為善,善自己肯定它自己。
  2. 人們惡「惡」,惡以其自身為惡,惡自己否定它自己
  三、說惡惡與好善
  1. 當你歸來默坐時,你可以想一切惡人未嘗無向善之機,惡人本身亦是可原諒的,以
玫你可對惡人之犯罪,生一種悲憫。
  2. 所以為了好善,你必然將去作扶持善人,懲治惡人之事。如其不然,你決不是真正
好善者。
  3. 只是你不可忘了你之惡惡,出於你之好善,你永不可為惡惡而惡惡。因為當你為惡
惡而惡惡時,你的心只以惡為對象,向它投射你的恨惡。……﹝註十一﹞
  為此,說生活之定定,是建立人間世各種價值的依據,唐先生無疑是認同的。他這種理
念是超拔的、內在的,因為他說生活之肯定的理念,並非向外尋求,而是依著自我的實現意
識,以及自覺的心靈活動中來彰顯。筆者對此深感認同。人間世各種價值理想之能否呈現,
固然需要涉及很多緣由;人間世的善與惡之能否被確切地理解,以及人類價值實現的依據之
能否被充實地體會,這也需要涉及很多緣由。不過,這些緣由,依唐先生的見解,它都內在
於自我心靈活動中。為此,自我的心靈發展,便有實現價值的意義了,做為心靈自身的發展
之體驗依據,「自己肯定」及「自己超越」,便有實現價值的作用了。唐先生抉發這個義蘊
,是要尋求貫通內外而為超拔的證成。依此,唐先生具體地指出,心靈之發展,當可以遍及
這若干理念:﹝一﹞心靈與自然之不離、﹝二﹞心靈在自然世界之發展、﹝三﹞心靈之自己
肯定的自己超越、﹝四﹞心靈在精神世界中之發展、﹝五﹞精神自身之信仰。這堮e筆者續
緩引一下唐先生的部分含義,以供體會:
「心靈與自然之不離」
  1. 在你直接經驗中,你與你所認識之對象不離。此外,你亦永不能說真有絕對離心之
對象。
  2. 你可說:縱然一切存在的外物,都是在某種情形之下可經驗,存在之意義與可經驗
之意義不離,然而存在的外物之範圍,總比我們實際經驗之範圍廣,存在的外物,時時變更
我們的經驗。
  3. 當你知道一切存在者存在之意義,根據於其可為你經驗之意義,可為你心之對象之
意義,知道心物兩端,原有內在的聯結時,我們可以談心靈之發展了。
「心靈之自己肯定與自己超越」
  1. 當你了解你自己內部,有內外兩世界時,你馬上更進一層了解,你自己內部之內世
界,可以繼續不斷的成為你內部的外世界中之所有物。……
  2. 因為心肯定它自己又否定它自己,另肯定一自己,所以它能離開它原來的活動,而
化之為另一活動之對象,可以繼續的化其內部的主觀,為內部的客觀,而充實擴大其內部的
客觀。……
   因為心能肯定它自己又否定它自己,而另肯定一自己,所以它能打破外界事物與其自
己之隔絕對待,而在外界事物中,發現其自己以外之外物,為其內心之象徵。……
  3. 所以你必須超越純知的階段,而到體會的階段,你不當僅由你之能無窮的自覺,而
明了你自性之無限,你當處處去體會你自性之無限。所以你當忘掉你是能無窮的自覺的。因
為當你只想著你是能無窮的自覺的時,你是限制於你自己的自覺力之中,你是限制於你的反
省之中。……換言之,你當超越你以上的了解,否定只作以上了解的你自己,而肯定能真正
體會你自性之無限的你自己。
「心靈在精神世界中之發展」
  1. 當你感到實際接觸的人中,有比你高的人格,來吸引你的人格向上時,你才真體驗
了人類向上精神之可貴。你將親切感觸人類向上棈神本身,是一力量的中心,是一真實不虛
之存在。你將隨處去發現人類之向上精神。你將真了解人類向上精神所創造的一切文化之可
貴。
  2. 當你真正能自已成文化產物中看人類精神,發思古之幽情,而想像古人創造文化之
精神,並對於人類偉大人格之出現,文化創造之無窮,真有一種相信時;你的心順著人類精
神創造之歷史,文化之長流,去認識由過去到未來之人類精神了。……一切偉大人格,已成
之文化產物,都為此客觀精神表現其自身之資具。此客觀精神,在偉大人格下活動,在已成
文化之產物中活動;更將復活而表現為無盡的未來的文化,未來的偉大人格。﹝註十二﹞
  說人類心靈活動之可貴處,依唐先生的意思,它是充實地表現於精神世界中。其超越處
,依唐先生的觀點,它也是充實地表現於反省及自覺的心靈活動中,自心聯貫於他心而為真
實的、內在的體驗,這是心靈在精神世界中的發展之價值所在。人類心靈活動之可貴與超越
處,在唐先生看來,皆是向上充盈的終極而為真實的存在。理想與價值的世界,要表現於心
靈活動中而求真實的感悟,這倒是精神自身得以內在發展的肯定。
  說心靈活動在精神世界中的存在價值,筆者認為實先要肯定精神自身的真實,以此而求
充實與豐富。唐先生縷述其一系列的著述──《人生之體驗》,究其用心,都是本乎「肯定
」的理念與精神而來。誠然,這些所謂「肯定」,並非隨機抒發,而是真實的、懇切的展現
自身的生命體驗。有很多時賢認為,唐先生宣示這種理念與精神,皆深具心性實踐的義蘊,
且兼有道德宗教的淑世情懷。這個意思,當然是頗有見地。因為依唐先生早歲的學思歷程而
言,對道德人性與宗教意識的問題,已經作過不少思考。《人生之體驗》諸章節,對人文理
念與宗教體會的問題,他很顯然地也作過不少探究。悟道體驗的實存意義,唐先生都在〈生
活之肯定〉、〈心靈之發展〉,以及〈自我生長之途程〉諸節中,給予整體而通貫的解說。
依此,我們當可以這樣說,唐先生的悟道體驗,是深具道德宗教的淑世情懷,他真實懇切的
生命感悟,並非只是一套理念,而是一種回歸人性常道及真我自在的精神。這種精神是有反
省的、自覺的意義,也有觀照的、超拔的價值。
  說人生的實存與悟道的義蘊,唐先生印證自身的體驗,這是值得我們重視的。唐先生抉
發自家的人生之路的感受,這也是值得我們深思的。他開顯「澄明之境」,感悟「澄明之境
」,固然實屬自身的體驗,以及自家的人生之路之感受。不過,其可貴與真實處,乃是彰顯
生命存在的價值及理趣。這個意思,筆者認為也許可以展讀唐先生的〈心理道頌〉處,得到
進一步的理解。其有云:
  1. 光明之喻,喻取一分。光之照物,相與瀰盈。唯心攝象,心復上臨。上臨曰「縱」
,攝象惟「橫」。帶象為攝,超象為臨。覺源不竭,運化無形,「能」既帶「所」,如復上
昇;併前「能」「所」,推之下沉;心恆在頂,自明其明;視先之明,己之留痕。雪泥指爪
,鴻飛冥冥。
  2. 「唯心識理,理乃心知。心但覺理,理覺攸分。心雖未覺,理自常呈;理之世界,
外心潛存。唯心之義,將不得成。」此疑千古,難哉言明。
  3. 心之窮理,自超其覺。超覺入理,即忘其覺;忘覺之覺,是為真覺。理之顯心,自
轉高理。理轉高理,理如失己;失而無失,是為實理。理即心體,理外無心;心外無理,窮
理心明。理如導心,心實顯理;所顯之理,實即心體;體自顯用,非心映理。﹝註十三﹞
  說悟道體驗的意涵,唐先生揭現心理體用的宗趣而為價值的認知,這是極有啟迪的意味
。心理體用而為一如之呈現,唐先生的確有所把握,亦有所感悟。從無窮的內省中證成體用
一如的存在,實有待心性實踐的工夫,但在唐先生看來,這種工夫並非外在的,而是自身的
感悟,以及自家的精神之超越表現。生命存在的價值與義蘊,唐先生認為,是以悟道體驗為
究竟的歸向,而這種歸向所觸及的,也是以悟道為內在的依據。
五、結語
  《人生之體驗》的含義,雖屬個人生命理趣的作品,但它彰顯的價值,卻是即充實而又
通貫的。筆者之所以有感而發,當然是就自己讀後的心得而宣示的。關於《人生之體驗》這
部書,得諸唐先生的感發的讀者之多,深信不計其數。筆者固然是其中一個。這堮e我略述
一下得諸唐先生的感發之某些體會。
  筆者而立之年左右,生命精神正處於很寂寞悲涼的情境中──究其原因,當然是涉及個
人的性情與際遇。那時工作上的諸多阻滯,情緒上的諸多困惑,促使對人生的目的與價值,
以及人生實存的信念,產生許多疑問。其間讀到唐先生早歲這部《人生之體驗》小書,就被
它深深吸引著。這部自述式的作品,確實讓筆者感到無限的親切,因為書名是以「體驗」二
字揭現,這無疑別具特色。這部作品,共費了三個星期才讀完。作者撰寫的方式,以及遣詞
用語,都是很明朗、平實,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是這樣的自然、充實。有人讀後曾說,
唐先生所感之人生問題,正是每個人都能感的。唐先生所說之生命體驗,也是每個人都能說
的。這個意思,確實妥當之至。《人生之體驗》這部作品,引領我對人生的實存價值與意義
,有一番明確的理解,而唐先生的人生哲學理念,也引領我對人生悟道的終極關懷。說「澄
明之境」的開顯與感悟,正好反映《人生之體驗》這部作品的寫照,筆者在此深感認同。唐
先生直陳人生的實存價值,以及生命理趣的奧蘊,亦可作如是觀。
註 釋
註一:唐君毅先生曾在其學思歷程的回憶中,說過他就讀中央大學時期,遍閱很多哲學經典
,並於畢業前發表過十餘篇論文。關於唐先生早歲的心路歷程,可參見其《全集》第二十九
卷的〈著述年表〉部分。
註二:見《唐君毅全集》卷一,〈自序〉,頁六。
註三:同上,〈導言〉,頁十三至十四。
註四:同上,〈導言〉,頁十五。
註五:同上,〈導言〉,頁十八至二十。
註六:同上,〈導言〉,頁二七至二九。
註七:唐先生這個意思,實肯定東西方傳統的聖哲,皆有共通的精神而流貫於他們的教化中
,見《全集》第十一卷。
註八:這些見解,皆可閱唐先生有關中西哲學思想的比較研究論文。此外,方東美先生早歲
撰著《哲學三慧》,皆有清晰的表述。
註九:見《唐君毅全集》卷一,〈導言附錄──我所感之人生問題〉,頁三二至三三。
註十:同上,〈生活之肯定〉,頁四一。
註十一:同上,〈生活之肯定〉,頁四五至七三。
註十二:同上,〈心靈之發展〉,頁一二○至一二八。
註十:同上,〈附錄:心理道頌〉,頁三○一至三一○。唐先生撰述該文有云:「因本部多
用東土哲學典籍中之成語,由此諸成語之暗示性,讀者亦可意會其所啟示之哲學意境。……
」這個意思,當可窺見作者的用心所在。
Copyright (c) Hong Kong Society of Humanistic Philosoph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