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e: 02/9/02 09:32:49 PM

Name: 轉載

Email:

Subject: 西門的三篇宗教論文

IP Address: 202.67.199.249






西門的三篇宗教論文
一、基督宗教中國化的建議
二、我為什麼要排斥伊斯蘭教?
三、發起反對伊斯蘭教運動的倡議

主題:基督宗教中國化的建議
The Suggestions of the Chinization of the Christianity
作者:西門(Simon)
成於2001年6月25日
這裡的"基督宗教"一詞乃是廣義的,相應於英語中的Christianity,包括天主教(Catholicism)、新教(Protestantism)和東正教(Eastern Orthodoxy)。
我們認為中國須要建立一套適應於中國的新宗教和新文化。儒家和佛教都已經不適宜繼續領導中國,而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也不適宜於領導中國,唯有基督宗教堪當此重任。
我們主張要推行基督宗教為中國的國教,但它要徹底中國化、東方化和能夠針對中國的特殊的國情。
我們有以下的主張:
1. 中國化後的基督宗教承認多元文化及多元化的重要性,承認各宗教的和平共存。
2. 中國化後的基督宗教承認真神雖然只有一個,卻可以有多個不同的名稱。不過,我們應該絕對肯定耶穌為我們的唯一救主。
3. 中國化後的基督宗教承認禪定和觀想的重要性。上述二者為東方各宗教的特長,而為基督宗教所缺乏。基督宗教的特長為祈禱。
4. 中國化後的基督宗教不以聖經為唯一依據的經典,可以增添或參考其他經典。
5. 東方化後的基督宗教承認輪迴的存在。否則我們亦要指出二期生命觀,即今生和來生。來生即死後永琲漸糽R,即永生於天堂。
6. 中國化後的基督宗教承認祭祖先的重要性。祭祖先是為了慎終追遠,並非為了安慰祖先死後的靈魂。祖先的靈魂有天主及耶穌的引導。
7. 中國化後的基督宗教要獲得政府的扶植,就像儒家在古代中國的那樣,但不以排斥其他宗教、排斥其他思想、排斥其他文化作為勝利的手段及代價。例如:可以考慮政府人員的提拔以基督徒為優先。尊重儒家、道家(哲學的道家,尤指老莊哲學)、道教、佛教、印度教及其他一切哲學及宗教信仰。
8. 現在由歐州及美州傳來的基督宗教是西方化及歐洲化的,連耶穌的形象也是歐洲化的。因此東方化的基督宗教要指出耶穌是非西方的人,是東方的人;至少耶穌是中東的人。
9. 中國化後的基督宗教還可以和軍國主義結合,成為使國家強大的思想支柱。
10. 中國化後的基督宗教也支持自由主義和憲政民主。
11. 中國化後的基督宗教都包括天主教、新教和東正教的中國化和本土化。
12. 改革中國的天主教會,使中國的天主教會也中國化。在保持與總教廷梵蒂岡的傳承和聯繫之餘,也保持中國的天主教會的高度獨立、高度中國特色和高度本土化。
13. 中國化後的基督宗教要強調女性貞操的重要性,指出女性不能和任何男人有婚前性行為及婚外性行為,反對女人嫖男妓,不反對男人嫖妓,但亦不贊成男人嫖妓。
14. 中國化後的基督宗教對同性戀、同性關係、同性性行為採取寬容和理解的態度,肯定同性愛、雙性愛和異性愛均有存在,支持同志平權運動。
15. 中國化後的基督宗教要支持多元化的婚姻制度,反對全面一夫一妻制;設法以多元化的婚姻制度來解決人類的家庭問題及婚姻問題。我們也容許離婚,但結婚和離婚都是大事,不能馬虎。
16. 中國化後的基督宗教要參考其他宗教如佛教、道教、印度教等,訂立簡單的戒律,使信徒有了宗教上的道德規範。
17. 除了承認及扶植藏傳佛教在西藏及蒙古的國教地位外,還和藏傳佛教和平競爭。
18. 中國化後的基督宗教應該是三系並蓄,即對天主教、新教和東正教都兼收並蓄,但以天主教和新教為主。
19. 全面分析西方的各種基督宗教文化的內容、特點及優劣,對其適當選擇和吸收,從而揚其所長,避其所短。
20. 我們主張中國化後的基督宗教應該支持政教分離但並行的主張,即支持政治和宗教分離,但同時又提倡和重視宗教。政府應該把所有基督宗教的領袖和代表予以重視,但不要分別天主教、新教和東正教誰優誰劣。
21. 對於能否在地上建立天上的王國的問題,我們不予以回應,亦不予以解決。我們應該繼承儒家的思想,即"小康社會"和"大同社會"。"小康社會"既未達成,又如何達成"大同社會",或在地上建立屬於神的王國?
22. 我們對伊斯蘭教應該採取否定的態度,直接指出伊斯蘭教是魔教。基督宗教要和印度教、佛教、道教和其他宗教聯合一起,對抗伊斯蘭教,設法把伊斯蘭教的影響減至最低,甚至把伊斯蘭教逐出人類的文明之外。但對伊斯蘭教,我們要用兩手策略,即同時也要維持伊斯蘭教內部的各個教派的多元存在,以及扶植蘇菲教(蘇菲教即是伊斯蘭教的神秘主義教派)。注意:魔教未必就是邪教,魔教也可以半正半邪的。例如,伊斯蘭教就是半正半邪的魔教。綜觀基督宗教和伊斯蘭教的鬥爭史,看來基督宗教和伊斯蘭教簡直是天生的死敵。伊斯蘭教是基督宗教的天生的死敵,亦是基督宗教的唯一的死敵。
23. 中國化後的基督宗教應該明確堅持要保留私有產權制度和市場經濟制度,絕不允許全面共產。這和意識形態無關。而是我們研究各種經濟制度後,認為只有私有和公有相混合,市場和計劃相混合的經濟制度最可行。
24. 中國化後的基督宗教還可以組成以信仰基督宗教為主的政黨,嘗試循民主制度上台執政,或下台成為在野黨,監督政府施政。
25. 中國化後的基督宗教還可以支持上身赤裸主義(Upper Body Nudism),尤其是鼓勵男性赤裸上身(赤膊)。
26. 關於邪教的問題。的確有邪教的存在,但邪教的定義很難界定,所以爭議很大。它除了涉及自由和法治等比較世俗的問題外,亦涉及宗教本身的爭議。為了公平及毋枉毋縱起見,我們建議如下:凡是提倡集體裸體及集體性交(尤指男女大混合的性交)的、凡是提倡自殺或集體自殺的,皆可以稱之為邪教。主要就是這兩個定義,已經足夠。對付這些邪教,應該立法禁止。
27. 中國化後的基督宗教還應該創立循環的時間觀,認為神不但創造宇宙,也可以毀滅宇宙。如是,宇宙不斷被神所創造和毀滅。這樣,就不存在末世論的問題。
28. 中國化後的基督宗教亦應該接上中國哲學中的"天人合一"的觀念,以有別於西方文化所認為人和神的關係是對立的價值觀,而強調人和神的關係是和諧的。中國有兩句成語:"順天應人"和"順天而行"就是這種思想的最佳的註腳。
29. 中國化後的基督宗教亦應該分別好好地接上中國古代哲學中的道家老莊思想、法家思想和墨家思想,不要偏於儒家思想,並且要糾正儒家的偏失。
30. 除承認蘇格拉底、孔子、耶穌和釋迦牟尼佛為世界四大聖人外,亦承認中國的老子、錫克教和耆那教的教主以及印度教的聖人等都是聖人。
31. 基督宗教不應該介入唯心論或唯物論的爭論。但基督宗教應該指出心靈的淨化比對物質生活和物質享受的追求更加重要。因為擁有有靈性的生活非常寶貴,而人類不能成為物質的奴隸。
32. 教會生活和團體生活是基督宗教的強項,基督宗教應該好好發揮這個優點。

主題:我為什麼要排斥伊斯蘭教?
作者:西門(Simon)
成於2001年6月25日
我對伊斯蘭教的認識是不深的。但我為什麼要排斥伊斯蘭教?理由如下:
1. 伊斯蘭教在中亞、新疆、巴基斯坦、東南亞等地的存在是對人類的其他非伊斯蘭國家的一大威脅。而且,伊斯蘭教的分佈的區域很廣泛,從非洲的沙漠到新疆的沙漠,從土耳其到印度尼西亞,都有伊斯蘭教的蹤跡。
2. 伊斯蘭教強迫非穆斯林信仰伊斯蘭教,否則對非穆斯林加以懲罰、排斥和迫害,企圖將某一地區或國家或社會伊斯蘭化。這是我們不能接受的。
3. 伊斯蘭教有所謂"聖戰"之說,而穆斯林對伊斯蘭教的信仰的堅固和虔誠是令其他國家及其他宗教恐懼的原因之一。
4. 伊斯蘭教的信徒數目位居世界第二,直逼基督宗教。這是對基督宗教的一大威脅。
5. 伊斯蘭教只准人們信仰伊斯蘭教,貶低其他宗教,說信其他宗教會受到真主的懲罰。伊斯蘭教對叛教者的懲罰也是很嚴厲的。
6. 泛伊斯蘭主義和泛突厥主義是我們不能接受的,我們也反對新疆獨立運動。
7. 我想伊斯蘭教是有很多優點,但也有很多缺點。我們可以好好地向伊斯蘭教學習、再學習,但不一定要因此而信仰伊斯蘭教。
8. 伊斯蘭教最尊重的先知是穆罕默德,而非耶穌。對此我們不接受。耶穌是人類有數最重要的救世主,我們尊重及接受耶穌,多過接受穆罕默德。
9. 或許,將來要有一位或數位偉大的宗教家出來改革基督宗教,好讓基督宗教中國化、東方化及亞洲化。唯有這樣,才能完成基督宗教弘傳於全世界的使命。

主題:發起反對伊斯蘭教運動的倡議
作者:西門(Simon)
成於2001年6月25日
我們倡議發起反對伊斯蘭教運動(Anti-Islam Movement),目標是減少伊斯蘭教對某些地區及民族的影響力,進而把伊斯蘭教的影響力局限在西亞(即中東)及北非的大部分地區之內。
如果能夠消滅伊斯蘭教,那是最理想的。但事實上這絕不可能做到。所以我們只能盡量減少伊斯蘭教的影響力。
這個反對伊斯蘭教的運動應該由基督宗教肩負主要責任,而聯合印度教、佛教、道教及其他宗教等,聯合組成反對伊斯蘭教的陣線。
根據統計,穆斯林佔全國人口比率佔70%以上的有四十多個國家,穆斯林佔全國人口的比率佔50-70%的約有十四個國家,合共接近六十個國家。而以伊斯蘭教為國教的國家也約有五十多個或六十多個,大部分位於中東、北非及中亞。這個統計數字不可謂不驚人。
我們必須用力對付伊斯蘭教及穆斯林。
下列各個國家或地區是我們全力對付的目標:
中亞五國:哈薩克(Kazakhstan)、吉爾吉斯(Kyrgyzstan)、塔吉克(Tajikistan)、烏茲別克(Uzbekistan)、土庫曼斯坦(Turkmenistan)
高加索地區中的阿塞拜疆(Azerbaijan)。
南亞及部分中東的國家:土耳其(Turkey)、阿富汗Afghanistan)、伊朗(Iran)、巴基斯坦(Pakistan)、孟加拉(Bangladesh)、馬爾代夫(Maldives)
東南亞:馬來西亞(Malaysia)、汶萊(Brunei)、印度尼西亞(印尼,Indonesia)
歐洲:阿爾巴尼亞(Albania),除阿爾巴尼亞外其他穆斯林聚居的地區
非洲:比較重要的是摩洛哥(Morocco)
中國的穆斯林聚居的地區:新疆、寧夏
我們的目標是:
1. 盡可能使穆斯林佔全國人口比率超過70%以上的一些國家或地區降低穆斯林的比率,由超過70%降低至50%左右。
2. 盡可能使穆斯林佔全國人口比率超過50%-70%的一些國家或地區降低穆斯林的比率,由50%-70%降低至40%左右或以下。
3. 最理想的是,穆斯林佔全國人口比率低過30%或低過40%。
4. 增加基督徒的人口及在全球人口及全國人口中所佔的比率,促進基督宗教普及於全世界。
5. 增加印度教、佛教、道教及其他宗教的人口及在全球人口及全國人口中所佔的比率。
6. 在上述伊斯蘭教盛行的地區,增加信仰其他宗教的人口及其比率。例如增加基督徒的人口及其比率。
7. 在新疆,我們致力用各種手段,減少穆斯林的人口及其比率。
8. 在回族聚居的地區如寧夏,我們採取監視及防範的政策。只要他們不提出建立伊斯蘭國家的訴求,大搞獨立及分裂的活動。我們容忍他們。
9. 在馬來西亞及汶萊,我們要迫使他們取消以伊斯蘭教為國教,而且他們只能選擇基督宗教、印度教、佛教、道教等其中一種作為國教。除此之外,絕不允許他們建立國教。我們的最終目標是使馬來西亞及汶萊的穆斯林佔全國人口的比率降低至40%左右或以下。
10. 對印度尼西亞的態度最好和對馬來西亞和汶萊的態度一樣。我們的最終目標是使印度尼西亞的穆斯林佔全國人口的比率降低至40%左右或以下。
11. 對中亞五國,包括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烏茲別克、土庫曼斯坦,我們的最終目標是使這些國家的穆斯林佔全國人口的比率降低至40%左右或以下。
12. 對土耳其、伊朗、阿富汗、巴基斯坦、孟加拉、馬爾代夫、摩洛哥、阿爾巴尼亞、阿塞拜疆等國,我們的最終目標是使這些國家的穆斯林佔全國人口的比率降低至40%左右或以下。
13. 我們要致力在北非實現宗教多元化,以減弱伊斯蘭教的影響力。


論述突厥民族、南島民族和南亞一些民族需要一種或兩種新宗教
作者:沐神恩
日期:2001年6月28日
我這是指中亞、新疆和土耳其這些突厥民族和假突厥民族,以及馬來西亞、印尼、汶萊和菲律賓四國的南島民族都須要一種或兩種新宗教。
先論突厥民族,新疆的維吾爾族、中亞五國的哈薩克(Kazakhstan)、吉爾吉斯(Kyrgyzstan)、塔吉克(Tajikistan)、烏茲別克(Uzbekistan)、土庫曼斯坦(Turkmenistan)五國以及土耳其(Turkey)等的民族都是突厥語系(Turkic)的民族。他們有一共通點,即大都信奉伊斯蘭教。
泛突厥主義和泛伊斯蘭主義二者一旦結合,不但對突厥語系的民族不利,也對其他國家不利;不只不利亞州國家,也不利歐美國家。說得更清楚一點,伊斯蘭國家的建立對基督宗教國家和其他宗教都很不利。
突厥民族好像不大會出現宗教家,但突厥民族真的很須要一種適合突厥民族的新宗教,來取代伊斯蘭教。但它不一定是基督宗教。
新疆的維吾爾族其實是人種混雜的民族,但它自隋、唐兩代以來,都說一種不屬於他們的語言--突厥語,以至弄假成真,他們變成突厥語系的維吾爾族了。究其底,他們不是純粹的突厥民族。
其次,我要談的是馬來西亞(Malaysia)、印度尼西亞(印尼)(Indonesia)、汶萊(Brunei)及菲律賓(Philippines)四國他們的主要民族都是南島語系的民族。
南島語系的另一譯名是馬來--波里尼西亞語系(Malayo-Polynesian)。
馬來西亞人、汶萊人、印尼人都是以信奉伊斯蘭教為主,馬來西亞、汶萊及印尼都是伊斯蘭國家。其中,馬來西亞的民族及宗教最多元化。
而菲律賓則是天主教國家,國民中大多數信奉天主教。
我認為這些南島語系的民族也須要另一種新宗教來取代伊斯蘭教,它也不一定要是基督宗教。
因為要伊斯蘭的穆斯林改信基督宗教頗為困難,除非你能拿出比這二者更好的宗教。
第三,南亞中的巴基斯坦(Pakistan)、孟加拉(Bangladesh)及馬爾代夫(Maldives),以及外圍的伊朗(Iran)及阿富汗(Afghanistan)等五國,都是印度--伊朗語系的民族。印度--伊朗語系之下,再分印度--雅利安語系及伊朗語系兩大支。偏偏他們都信奉伊斯蘭教,而不是信奉印度教。這不但對印度教不利,也對基督宗教不利。
他們和中亞的突厥民族一樣,也須要一種新宗教,來取代伊斯蘭教。這種新宗教可能要吸收印度教和佛教的成份。
現在時代不同了,新宗教可以不受時代、國家、民族或地域的限制,而在全球傳播。
就讓我們一起努力吧!

回應:
主題:可以考慮用巴哈伊信仰來取代伊斯蘭教
作者:明眼人
我建議:可以考慮用巴哈伊信仰(Baha'i Faith)來取代伊斯蘭教,即是用巴哈伊信仰(Baha'i Faith)、蘇菲教(Sufism)和基督宗教(Christianity)聯合取代伊斯蘭教(Islam)。只要達到巴哈伊信仰為國教,穆斯林的人口比率降到40%或30%以下,即成功了。
蘇菲教是伊斯蘭教的神秘主義教派,自有其可觀之處。
巴哈伊信仰是於1844年創立於波斯(即今日伊朗),是迄今為止最年輕的宗教。它也有許多精采的地方。

芥子兄的回應:
對於西門的這三篇文章,愚以為這真是荒謬致極,身為天主教平信徒,不得不站出來說話。
--------------------------------------------------------------------------------
西門說:我們認為中國須要建立一套適應於中國的新宗教和新文化。儒家和佛教都已經不適宜繼續領導中國,而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也不適宜於領導中國,唯有基督宗教堪當此重任。
--------------------------------------------------------------------------------
  宗教和政府是兩個不同的範疇,先不說別的,先說中國,五千年以來,儒家和佛教都未真正的領導中國,領導中國一直都是法家,明白的說:「儒家其外,法家其內」,至於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也未曾在過去一百年中領導中國,真正領導中國的還是法家,是「共產其外,法家其內」,法家並非現代人所講的「法治」,蘇聯的共產主義根本未在中國生根。
  如果宗教可以領導中國,由誰來決定那一宗教,是人民還是西門,若由人民投票,我看第一選擇是「法輪教」,「法輪教」由單純的健身,組成宗教,(法輪大法如同聖經),其次是道教,第三是佛教,基督宗教能否入圍還是問題,因此西門主張結合軍國主義,看起來是要強迫人民投基督宗教一票了。這和西門反對的「伊斯蘭教」又有什麼差別。
  如果基督宗教成為「國教」,那由誰來當國家主席?牧師?神父?主教?
  在2000年前,以色列人希望耶穌統領大軍,趕走羅馬人,如果基督的意思如同西門所想要的,現在全世界早就統一了,但耶穌卻說:「凱撒的歸凱撒,天主的歸天主。」我們對一千多年來的基督宗教教徒深表同情,他們想建立地上的基督國,而忘了耶穌的真正教誨,..........
  中國需要的是民主,法治,彼此尊重。

某人的回應
芥子兄,
何以閣下說二千年來真正領導中國的是法家?願聞其詳。一般人皆以為二千年來領導中國的是儒家,這也是事實。因為二千年來儒家文化對中國的影響極大。

芥子兄的回應:
一般來說儒家以孔子和孟子為代表,著作則為四書《大學、中庸、論語及孟子》五經;而法家則以李悝為代表,但實際上管仲、慎到、吳起、公孫鞅、申不害、韓非子和李斯等亦為法家的代表人物。
用簡單的幾句話來分別:
儒家思想是保守的,認為社會是退化的,最好的永遠是最好的,而最好的時代已經過去。現在不如過去,未來不如現在,所以必須事事以古為法,至少也要保持現狀。
道家思想是逃避的,把人生的富貴尊榮,看得都像天際的浮雲,決不追求,也不跟人競爭,如果有人競爭,他們就立刻退讓,使對方在沒有競爭對象之下,自行崩潰。
法家思想是一種統御術,認為崇古是一種罪惡,最好的時代不是過去,而是現在。只有君主嚴厲的實行法治,才能發揮國家的功能,完成秩序與和平。
儒家講的是「中庸之道」、「天、地、君、親、師」、「民為本、君為輕、社稷次之」............
請問中國五千年以來那一個朝代、那一個皇帝是奉行儒家的思想,以儒家的思想作為統治的手段??
打開歷史:春秋五霸、戰國七雄;他們的成功是任用法家的行政人員,秦國統一中原用的就是法家的學者,呂不韋就是典型的法家,只不過中國數千年以來講的法治和現在我們講的不同,他們以君皇為主,而不是以人民為主,皇帝就是「法」的制訂者,雖然有「皇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之說,但犯不犯法最後的決定權在皇帝手裡,而且從沒有人說過『皇帝犯法與庶民同罪』這種話。
由於法家重統御、重權謀、重利益、不講人性,所以沒有人會承認自己就是在實施法家;由於法出自一人之手,守法就是守一人之法,守一家之法(帝皇家),官員都是法的執行者,每一個朝代都有自己的一部「法典」,法典中可能有「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等儒家的規定,那不過是統御術之一而已。儒家的「禪讓」、孝友弟恭,那一個皇帝遵守過?如果中國真的以儒家來領導中國,中國在三千年前就是一個「民主、自由、平等」的聯邦國家了,國名叫『大中原聯邦合眾國』!
再看看影響中國最大的三大小說:「西遊記」、「三國演義」、「水滸傳」;「西遊記」是被著佛教的法家小說,「三國演義」是被著儒家思想的法家小說,「水滸傳」根本就是法家小說。先說「水滸傳」,裡面講的都是統御、權謀、利益,誰是法的主宰?梁山泊的宋江;「三國演義」也是,每一個人都在統御、權謀、利益上較勁;「西遊記」的法不是佛祖的法,是孫悟空的法。
為什麼一般人會認為:「二千年來領導中國的是儒家」?儒家對中國最大的貢獻是「教育」,『有教無類』,古代科舉制度就是法家的產物,懂的人都會假借儒家之名行法家之實,再深一層的看,真的是『有教無類』嗎?過去教育何曾普及過,不是人人都可以接受知識的。要知道:「儒家思想是保守的,認為社會是退化的,最好的永遠是最好的。」所以農民是賤民,不應受教育,偶有出頭的,也是那些懂得「假借儒家之名行法家之實」的人,名弟世家才是最重要的。
儒家的思想經歷代所謂的「士大夫」不斷的詮釋,就像一個虛無龐大的未來遠景,領導者都用這來騙人民,因此不明就理的廣大民眾都以為「二千年來領導中國的是儒家」。
至於「二千年來儒家文化對中國的影響極大。」這句話,更沒有根據,反倒是「二千年來法家文化對中國的影響極大」才是骨子裡的事實。試想:如果大家都懂得「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每個人都有這種儒家的思想,而不是只是口號,而不是只是別人要做,自己不必做,那多好。
回應:
芥子兄,很佩服你沒有讀死書,能對中國的傳統文化及歷史有一深入的了解。而且你能別出心裁,有你自己的獨特的見解。尤其是你對法家思想的鑽研及另眼相看,更是不可多得。
你的這番見解,可以言之成理。我亦多謝你化繁為簡,辛辛苦苦地為我們講解你認為二千年來統治中國的是法家,而不是儒家的理由。
但是我經過再次思考之後,我還是不完全認同你的理論。
我個人認為中國的傳統文化的確受到儒家文化的一定影響,而且儒家的影響相當大。
但我亦不否認你所言,法家思想對中國的政治及文化的影響。而這影響頗為人們所忽略。
我個人認為,儒家是在漢代開始以官方哲學的姿態出現,並盛行於世。但道家及道教亦以民間哲學及本土信仰的形式相抗衡。佛教亦於東漢時開始輸入中國,佛教的形態介於官方和民間兩方之間,它同時受到皇室、政府及民間的歡迎。但同時佛教亦同時受到道教及儒家的信徒的抗拒。即使在佛教最興盛的隋、唐兩代,佛教亦曾經受到滅教之厄。
佛教經過二千年來的發展,佛教一直不能成為中國的國教,但佛教是中國的各宗教之中最有影響力的宗教。道教的影響力僅次於佛教。
我不認為儒家是一種宗教。儒家是在宋代之後被宗教化了。但是儒家自漢代以來,即兼有宗教的功能。這亦是不爭的事實。
我只能說中國人的儒家文化是不徹底的。中國的文化同時夾雜了道家、道教、佛教、陰陽家及法家的思想,成為一個大雜燴的文化。
同時,中國的佛教亦在融入中國文化的過程中變得中國化了。佛教受到道家的老莊思想及道教的一些影響。而佛教亦難免受到儒家的影響。但是佛教大體上仍然能保持印度佛教的基本教義。這一點則是各地的佛教的共同點或共通點。
中國的儒家思想加入了陰陽家的思想,例如五行思想、五德終始的思想等。陰陽家的一些思想對中國文化頗有影響。
中國的歷代統治者是採用法家的思想。這一點觀點沒有大錯,但卻不完全。
我個人認為西漢初期的文景之治,漢文帝和漢景帝這兩個皇帝的確比較放棄法家思想,比較傾向黃老思想,即無為之治,有些自由放任的味道。
到了漢武帝時代,除了漢武帝本人崇尚儒家以及受到大臣董仲舒的建議的影響之外,他亦是鑑於當時中國的政治及社會環境,亦須要儒家來支撐。因此漢武帝獨尊儒術,罷絀百家,便對中國二千年來的文化造成深遠的影響。
但是,中國的政治性文化的確是"儒法互相表裡"的統治術。首創此種統治術的不是別人,正是漢武帝劉徹本人。但是運用"儒法互相表內"的統治術最成功的,則是唐太宗李世民。唐太宗留下了千古佳話--貞觀之治。
但是"儒法相表裡"的統治術在唐代中葉之後逐漸失傳了。宋代之後的皇帝仍然是採用"儒法相表裡"的統治術,但是已大不如前。
我認為儒家正是在宋代開始得到加強的地位。宋明理學就是儒家的地位得到提高的產物。
歷代皇帝及官員皆是以儒家來騙人民。但幾百年乃至一千多年以來,連皇帝本人亦自己騙倒了自己,以為自己正是以儒家來治國。
中國的亡國正是以儒家而亡國的。至少儒家有不好的一個原則,那就是禁止競爭原則。就是這些原則導致中國屢次亡於異族入侵。宋代及明代的亡國更是一個明證。
另一方面,是隋、唐兩代的偉大的政治制度受到破壞,不能復原,亦是中國衰落的原因之一。宋代的三省制已經比唐代差,明代更差。
法家的地位的增強,其實是明代之後的事。明、清兩代君主獨裁更甚於前代,而相權的衰落則為宋代之後的趨勢。由於君主掌握太大的權力,因此君主感到難以駕馭臣下及百姓。那麼明、清兩代的皇帝是更為側重法家的思想及統治術的。明代的張居正位居宰相,他正是比較側重法家的統治術。
另一方面,明、清兩代更為側重特務及間諜的統治。這種統治亦為蔣家王朝及中國共產黨承襲下來。
在五四運動,儒家就是以"吃人的禮教"的罪名被推倒下來,迅速衰落。
但我亦同意,法家亦講"法治"。但法家的"法治"跟現代西方的法治觀念大不相同。除了以人民為主或以君主為主的不同外,現代的西方的法治是"由法自治"(Rule of Law),而不是Rule by Law。其來源則是猶太人與上帝訂立的契約,以及古羅馬帝國的法律。
基本上,法家的"法治"含有不少的人治的意味。因為皇帝的好壞更重要。何況,中國的統治術不是純粹的法家,而是法家和儒家的混合。古代中國的人治意味更重。
你說共產中國的統治亦包含法家的思想在內。恐怕不太公允。
我個人認為中國共產黨的統治術大部分是從現代的西方如蘇聯及納粹德國學來,亦有一部分是從國民黨學來,法家的意味比較少。
我個人認為,至少要到鄧小平時代,中國共產黨的統治才比較多法家的意味。但是我不覺得中國共產黨正在運用法家。因為鄧小平讀書不多,他那裡懂得法家?如果他懂得法家的統治術,他正是從毛澤東學來。
毛澤東不算學貫中西,但他對社會主義及國學倒是頗有研究,而且他的思路比較邪僻。以至中國讓思路比較邪僻的毛澤東統治幾乎三十年,吃足了苦頭。
我認為中國共產黨只是近二十年來才開始研究運用法家的思想,可能將來會有人將法家的統治術現代化。
其實法家的統治術的現代化已經有人開始悄悄地做了。除了黨總書記的權力及說話外,還有中共高層的話就是法律。此外就是黨大於法。簡單一句話,就是以黨總書記的法律為法律,以中共高層的法律為法律,以及以中國共產黨的法律為法律。這其實是一個很壞的趨勢。
你說:儒家的思想經歷代所謂的「士大夫」不斷的詮釋,就像一個虛無龐大的未來遠景。這兩句話倒是事實。
我亦同意:中國的歷代君主、王室及政府高官多數都是懂得"儒法互相表內"的統治術的。他們亦懂得法家的重要性,但他們不會公開地說的。換言之,古代中國的上層階級是頗懂得法家的重要性的。
很抱歉,我對古代中國的傳統哲學還研究不多,但我對佛教倒是比較有研究。因此有關古代中國的統治哲學,我不願意跟你爭論太多。我只想指出一點,你的見解清新脫俗,卻不理解儒家的影響並不少。
順便一說,我認為道家和道教是不同的。道家比較側重哲學,亦比較側重老莊思想。道教的宗教成份比較濃。道教奉老子為先祖,亦有吸收道家的思想,卻不純粹。道教的思想和道家的思想不完全相同。例如,道教的內丹術的思想即不同於道家。
平心而論,中國官方推廣儒家是相當成功的。因為他們成功地把儒家普及化,並植根於中國文化之內。
但皇室、許多官員及許多平民的確沒有好好徹底地奉行儒家思想的。儒家的道德理想如能實行,則能夠實現人民普遍有道德的國家,根本不須要法律。
但是佛教的說法卻是:即使轉輪聖王時代也要有法律。此與儒家不同。此點值得人們深思。
但是儒家的確有許多缺點,值得我們好好改進及深刻反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