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e: 11/7/02 12:36:50 PM

Name: HKSHP

Email: hkshp@grad.com

Subject: 李桂芬:儒孔子學說在現代家庭教育中的積極意義

Website: www.arts.cuhk.edu.hk/~hkshp

IP Address: 61.15.33.53




香港人文哲學會網頁 http://www.arts.cuhk.edu.hk/~hkshp
儒孔子學說在現代家庭教育中的積極意義 撰文:李桂芬
  大家看到「家庭教育」這個老掉牙的話題,或是有人會說這個不是哲學的課
題。大概是甚少人從哲學的角度去探討這個問題吧。也許是我已為人母的關係,
而最關心的莫過於孩子的成長。既然,反省及思考是哲學的基本要務,所以我有
理由要寫我的論文題目為「孔子學說在現代家庭教育中的積極意義」。實話實說
,現代人忽略了道德和情感的教育訓練,尤其是談家庭教育已遺忘了孔子倫理學
說的「智、仁、勇」。其實「智、仁、勇」的修養,不是高不可攀的層次,而是
可從現實生活鍛煉出來的一些強化內在,應付逆境的能量。
  無疑,孔子的倫理道德思想就是教人立身處世,加強自我修養之道,可是,
現代人對孔子學說的歪曲和誤會,硬要說中國傳統的儒家精神是迂腐、老套、不
合潮流。
  而事實上,孔子把「仁」作為處理人與人關係的基本準則和個人修身立命的
根本,他以「仁」為中心,闡發了仁、義、智、孝、悌、忠、信等許多道德規範
,其中的孝悌,即為孝順父母、敬重兄長的道德修養。
  可是,在專制社會堙A尤其是於漢代以後,統治者對有孝行的人,不但免稅
並且封予官位,所以社會上不少人別出心裁地「孝順」父母。有的孝子聽說人肉
可治病,便割取自己身上的肉作藥治療父母的病。最早這樣做的是唐代池州人何
澄粹[1]。何澄粹的父親病後,他割了一塊股(大腿)肉給父親吃。到了宋代,
「割股療親」的孝子不斷出現,以至人們爭相效法。據不完全統計,僅宋代有文
字記載可查的割股者就有五十五人。元明以後,更是不勝枚舉。當然在這種非人
性、非人道的家庭教育下,只會培育出性格扭曲的後代。
  因此,我有理由相信現代人要打破的傳統,正是這種封閉的傳統思想,只不
過是專制統治者把孝塗上一層政治色彩,統治者出於專制統治的需要,而不擇手
段的利用「孝」,成為培養臣民忍、順、忠的性情,這種違背了人的正常心理與
性格的自然規律,成為束縛人性的桎梏。
  究竟孔子倡導兒子孝順父母的最終目的是甚麼呢?孔子的這段話頗能說明問
題:「孝順父母,犯上作亂的人就少,甚至見不到,社會風尚也就好,這樣,統
治者的統治局面就會穩定。」如果說孔子這句話是從社會道德風尚方面來思考的
話,那麼只是曾子訴諸孔子的權威,將孝作為統治者的統治工具。曾子說:「先
王用來治理天下的方法有五條,崇尚道德,崇尚尊貴,尊敬老人,尊敬年長的,
愛護年幼的。」從這句話可以見到曾子的動機。
  其實,孔子認為敬重父母,並不是盲目服從父母的意願,父母有不對的地方
,做兒子的可以用婉轉的語氣加以勸止,這就是「事父母幾諫」。
  孔子學說《中庸》云:「智、仁、勇。三者,天下三達德也。」這三部分完
滿發達的狀態,我們先哲名之為「達德」。智、仁、勇為甚麼叫做「達德」呢?
因為這三件事是人類普通的道德標準。總要三件具備,才能成一個人。當然,我
認同這段話,更認為其價值仍然能在現代家庭教育上發揮到其積極意義。我想:
先說說為何我要強調家庭教育呢?當然,我的理念認為孟子說得好:「國之本為
家。」我也認同現代教育家馬卡連柯這樣說:「現今的父母教育子女,就是締造
我國未來的歷史,因而也是締造世界的歷史。」他們的意思也蘊含著,一群怎樣
的國民,自然有一個怎樣的政府。
  而事實上,個人與家庭之間,有著一股強烈的關聯。然而社會就是由個人所
組成的,因此,家庭的作用,正是盡量使每個人都成長為堅強、心智健全的人,
當然家庭氣氛充滿真誠、活力及愛,將會提升家庭成員的智慧、精神及心靈。比
如說,當每個人說話時,有人傾聽;同樣地,別人說話時,他亦會專注。彼此關
心,無所顧忌地流露任何知覺及感觸,即使是痛苦的,或是不願意的,都能盡情
傾吐,發揮著彼此互信、互敬及互愛的作用。所謂「育善在家」就是這個道理,
無疑「善」是蘊含著努力琢磨的意思。
  現代教育目標強調重視培育下一代的獨立思考能力,面對逆境能力,有創造
力等等的理念,可是在探索過程中的困難,必然在千頭萬緒,不知從何處著手,
我則認為「教先從家始」。既然,父母是孩子的指路明燈,那就必先瞭解人性內
在的需要,當然,人性內在有很多種的需要,如:愛、被愛、被關注、被接納、
被尊重、被一種既抽象又具體的感覺所觸碰等等。簡言之,就是投入孩子的感覺
堙A其目的是幫助孩子建立健康的自我形象,配合社會的教育目標,也可說,正
是現今要成立「家長教師會」的目的,強調家庭教育的重要。
  其實,家庭是塑造人性的工廠,意思是重視家庭生活,重視內部和睦,重視
培養孩子的智慧:判斷力、是非觀念、領悟力和平衡力,然而,上述的東西正是
締造獨立思考能力和面對逆境能力的元素。換言之,家庭教育的目的是發揮子女
的潛能,且兼及社群的幸福。
  無疑,中國傳統對人性的研究和心智的教育,特別是孔子學說的「智、仁、
勇」有源遠流長的歷史,且曾散發出燦爛的光輝。
  孔子說:「智者不惑,仁者不憂,勇者不懼。」這幾句話當然擲地有聲,可
是「智、仁、勇」有甚麼具體價值呢?不如,我先說說它們的具體內容。
  「智」是實踐必須具備的知識技巧,是人由生活經驗的累積,或由於人情世
故的練達,而自覺地自我要求吸收相關的知識。這知識能明是非、辨善惡的智慧

  「仁」是德性的表現,愛人的能力。當然是積極、主動的。也是創發性的一
種精神富饒表現。簡言之,「仁」就是一種合乎禮義,發而中節的情感。從心理
學上言,這種「情」是心理活動的一個重要部分。梁啟超在《為學與為人》引申
說人類心理有知、情、意三部分。可見知、情、意(價值自覺)與「仁」的密切
關係。無可置疑人類的知、情、意是從吃苦中磨煉得來的。那麼「仁」這種情感
如何表達得恰當,實有賴於後天的培育。
  「勇」是排除萬難衝破障礙的能力,在挫敗中仍然自覺地自我要求實現理想
。然而無論大小的成就,勇氣和知識是必不可缺少的條件。
  換言之,「智、仁、勇」就是應付任何逆境的能力。如果一個人具備「智、
仁、勇」的本領,他對人會主動關懷、尊重、了解、負責。凡事只求己心所安,
以積極的態度面對人生,有高瞻遠矚眼光看事物,還有包容的胸襟。兼有高度的
智慧辨別善惡、是非。既然已具備「智、仁」的條件,當要為正義而作戰的時候
,又怎會貪生怕死呢?
  如果一個家庭重視對孩子的培育,從小就重視德性加強自尊尊人的價值意識
,和儲備強化內在修養的能量,長大後,當然,不容易走向吸毒、自殺等的極端
途徑。反之,對社會當會作出貢獻。
  不要以為「三達德」(智、仁、勇)的修養高不可攀,以為這些只屬於古聖
賢人的事。其實孔子學說平實易學,然而,德性修養只是一件在日常生活自我檢
討的操練,任何人都能學習得到的修養,不過只要有一顆至誠的心,先要量力而
為,按部就班,使其成為持之以恆的習慣。德性成長的過程中,必定發見忍耐生
老練,老練生智慧的層次。或許有人要問:究竟父母應持守甚麼態度來培育子女
的德性修養呢?我會在下回分解!我想先說說為何人需要有德性修養呢?我不得
不說孟子的憂患意識。
  其實,孟子所說:「…知生於憂患,而死於安樂也!」就是指人的內在有一
種道德的要求,此要求能夠自覺地盡自己的力量去實現價值理想,也可說,這是
一種能夠領會自己、他人和自然存在的本能,也是一種積極而肯定的自我認識的
能力,所以人稱為萬物之靈,就是不同於動物的本能,也是說人的特殊性。
  既然知道人內在的特殊性,在管教孩子方面雖然要重視原則,卻不宜十分固
執。其實管教子女方法的成效如何,也在乎父母的創造性,想像力和耐性,當然
,父母的榜樣表率作用是不可低估的,所謂「身教重於言教」。
  因此,父母應持守開放接納的態度,讓孩子知道父母就是他們的支持者,聆
聽者及慰藉者。有人曾說:「孩子的自信好像一個會漏水的桶子,需要父母不斷
的澆灌。」對於「智、仁、勇」培育的方法與態度,我則認為若父母多給孩子鼓
勵與支持,當會提升孩子的自我價值,孩子亦不自覺地往深層認識自己的獨特之
處。多給孩子們機會,刺激孩子多方面的興趣。耐心地引導他們培養自我控制的
感覺,並用自尊尊人的方式來處理孩子的事情。唯有當孩子珍惜自己且愛自己,
欣賞自己及肯定自己存在的價值,方能發揮個人應付逆境的能力,這種源源不絕
的動力,來自父母的支持與鼓勵。我的意思是多磨煉,多儲備,多有應付逆境的
能量力。
  父母宜盡量以誘導的方法,其包括用身體語言的表達,如眼神、語調及態度
等,告訴孩子他們會有出息。當然這是教育的第一步。接著是將這種信念達給孩
子,讓他自己也堅信不移,在面臨是非善惡抉擇時,也能以擇善固執的態度處世
,更以悲憫的心腸接世情。藉著不斷重複,將信念深植孩子的潛意識堙A讓他覺
得「我能做得到」形成一股推動力量,助他向善,這就是為他儲備(強化)內在
應付逆境的能量。
  另一方面,父母也應保持孩子的好奇心和求知慾。持守對孩子從不感到灰心
、從不放棄循循善誘的態度,讓子女知道父母給他們的肯定,如同這首英詩堛
那隻天鵝那麼勇敢堅強:
  "Swan swam over the sea --Swim, swan, swim;" Swan swam back again,
Well swam, swan.
  這種玉不琢不成器的積極思想,方能造就孩子面對逆境時,也不輕易放棄自
己。當子女感到被了解和被關愛,間接地推動子女擴闊自己的空間,促進與外界
聯繫和對事物的好奇,就如抽絲剝繭般的了解和探索世界,促進吸收外來知識的
能力,以適應對社會新的要求。
  簡言之,智(見識)、仁(胸襟、愛心)、勇(魄力、勇氣、決心)這些東
西都是強化內在,應付逆境能力的元素,並提煉出自知、自處、自信、自立、自
強的生命力,其必須多磨煉、多學習、多儲備就多有力量。
  其次,孔子以身作則「學而不厭」,「誨人不倦」的態度,值得現代父母們
效法的。
  孔子謙虛地對世人說:「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論語
》這句話是孔子以此自勉而勉人。孔子之所以成為一個精深淵博的大教育家,並
非由於「生而知之」先天的原因,而是由於喜好古文傳統,他永不自滿地學習新
知識,並且不倦地教人育人。
  既然,父母是孩子指路的明燈,我有理由要求父母積極地接受教育,裝備自
己。當然若父母認真地認識孔子的倫理學,至少對個人和家庭育方面也起了積極
作用。似乎,這段話正顯示我心中的期望,意思是我更希望社會設立的家長課程
,亦能兼及中國文化課程!當然,能抽取有效和可行的東西,讓其繼續發揮積極
意義的效用是最好不過的。
注 釋:
[1]王定祥、汪維玲著《中國家訓智慧》頁182至186。
參考書目
韋約翰著,盧佳定譯《內在革命》
王煥琛、柯華葳著《青少年心理學》
謝扶雅著《基督教與中國思想》
維琴民亞、薩提爾著,吳就君譯《家庭如何塑造人》
Copyright (c) Hong Kong Society of Humanistic Philosoph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