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e: 12/11/02 01:11:06 AM

Name: 玄道子

Email:

Subject: Re: 回應玄道子之三

IP Address: 61.18.223.42





意猶未盡,聊就文中觀點再作補充。
劉兄謂「道德心的具體實踐(外在化為具體的道德行為)時,經驗知識是必須的,因為如果缺乏經驗知識,即使我們一心為別人幸福著想,但結果也可能好心做壞事,反而對人做成傷害。」
曾文正公嘗謂:「古今成大事者,規模遠大與綜理密微,缺一不可。」此言原不涉心但義理,移此以論彼,亦未嘗不可。蓋規模遠大者,即良知也,先立其大者也;綜理密微者,格物致知、研精窮幾之功也。王學末流,雖或於良知有見著,然修身工夫甚疏。尤劣者自歧入恣蕩一途。船山云:「及明之季,賣國者皆王學也。」大抵嚴斥此輩,認意見作天理,誣陷正人,鹵莽滅裂,卒釀巨禍也。
滌生始點翰林,後辦團練,始涉軍旅。其學堂廡甚廣,義理詞章、考據經濟,四門兼治,已不落清世經師窠臼,而宗主程朱。其於陽明,持論亦較持平,無門派相爭習氣。其待人也,標格「拙誠」二字,嘗云「以天下之至拙,破天下之至巧」,宜乎其能翕聚一時俊彥,包籠當世豪傑助之以成大業也。雖口不言良知,觀其踐履,一生兢兢業業,未敢放逸,亦有姚江之遺教存矣。

--- --- --- --- --- --- --- --- ---

Replying to:


  再次多謝玄道子先生的回應。
  閣下提的問題很有意思。我是從理想的層面,從公平的原則說官方大學與民間大學應可以有交互流動性,但實際上,的確如你所言,在執行上有著很大的困難。這方面我個人苦無良策,還望各方有識之士不吝賜教。

--- --- --- --- --- --- --- --- ---

Replying to:


劉兄謂「健全的教育局面,應該是辦得好的、有正面的文化學術價值的民間大專可以升格」此理誠然。
至於「而辦得不好的、只是尸位素餐的官方承認的大學,應該被中止資助,甚至撒回其正式承認的地位。」我就要問:辦得好不好,如何裁定?每年中七預科生報讀人數?學者論文「榮登」著名學術期刊之數目?撒回其正式承認的地位,此掀虎髯捅蜂窩之舉也。試問有那個官員敢冒此大不韙?校內師生及既得利益之高層必群起反對,最終必不了了之。本地兩間大學合併之事,尚且如此,何G其他?賢者察之。

--- --- --- --- --- --- --- --- ---

Replying to:


來覆已閱,謝謝。
關於「攝智歸仁」問題,即儒家認識論中「德性之知」與「聞見之知」的關係問題,筆者建議大家一讀《儒家倫理與經濟發展》一書(允晨叢刊18•允晨文化實業有限公司 民國78年4月版,此書為論文集)余暫且維持舊有立場。
至於文中「一個人可以有傳統佛教的信仰,但仍然可以成為一個成功的企業家,如台灣的星雲法師」當中傳統佛教具体內容為何?其於「成為一個成功的企業家」之關係又為何?望賢者教我,謝謝。

--- --- --- --- --- --- --- --- ---

Replying to:


  謝謝玄道子先生的回應。我很同意以道德為本和以知識為本,是傳統中國的文化教育和近現代西方的文化教育的主要分野。
  這堙A我順帶補充一點:新亞精神(依我看,亦即是新儒家觀點)與現代中國其他學派(可以自由主義與社會主義為代表)對中、西文化結合的了解有所不同。這點對了解新儒家的觀點是頗重要的,但由於人文論壇版位及本文題目的限制,為文時沒有述及,現在乘著與大家公開討論的機會加以補充。
  當代新儒家、自由主義與社會主義等現代中國主要思潮雖然與保守派和西化派不同,主張中西文化結合,然而,當中的具體內容仍然有細微但重要的區別:
一、 自由主義者和社會主義者大致認為傳統中國文化的核心是現代化的障礙,故此以為中國文化要現代化,須排斥傳統中國文化的核心部分,只能保留一些與現代化不相妨礙的部分。例如,自由主義者殷海光先生以為儒家的性善論不能以科學來證明,故在現代化時要揚棄。(詳殷先生著《中國文化的展望》p.614—616,文星書店出版)
二、 其次,他們對輸入西方文化的主張大體可說是一種外在的截長補短模式,情況就有如做外科手術那樣,將中國文化的妨礙現代化部分(像損壞了而不能保留的肢體的部分)切除,然後以現代西方文化的部分(像別人捐出的良好的肢體)替代。
  相對應來說,新儒家的觀點與上述看法有明顯的不同:
一、 中國文化的核心部分,如儒、釋、道三家的人生觀和世界觀,與現代化是處於不同的層面,兩者並無根本的衝突,故不必捨棄。以個人的例子來說,一個人可以有傳統佛教的信仰,但仍然可以成為一個成功的企業家,如台灣的星雲法師。再以國家的例子來說,保留傳統儒家核心思想的國家,仍可有相當程度的現代化,例如日本及亞洲四小龍,她們一般被認為屬於「儒家文化圈」,但卻可有相當程度的現代化的發展。
二、 新儒家以為現代化是傳統中國文化精神的內在要求,故此,他們反對拼湊式的、外來移植式的現代化。例如,科學是現代化的重要項之一,但中國要發展科學,並非要先排斥傳統中國的核心文化精神,然後以科學精神取代,然後才能發展出科學。以儒家為例,儒家講道德,其實不單不排斥科學,甚至在一義下對科學有所要求。譬如說,道德心的具體實踐(外在化為具體的道德行為)時,經驗知識是必須的,因為如果缺乏經驗知識,即使我們一心為別人幸福著想,但結果也可能好心做壞事,反而對人做成傷害。

--- --- --- --- --- --- --- --- ---

Replying to:


「依我來看,當中最重要的是人文精神的發揚,特別是提倡在追求知識之外,同時強調人文價值的重要性。這種德學並重的方針,是十分正確的。」象山云「學者須是打疊田地凈潔,然後令他奮發植立。若田地不淨潔,則奮發植立不得。」今日大學教育,專以鬻售知識技能為務。設使子靜復生持先立其大之說喻人,亦恐遭時俗目為迂闊不近事情。立本之學,時人以為末;技能之事,時人以為本,此是顛倒見,嘆,嘆。

--- --- --- --- --- --- --- --- ---

Replying to:

香港人文哲學會網頁 http://www.arts.cuhk.edu.hk/~hkshp
人 文 論 壇
民間書院的個人反思
撰文:劉桂標
  最近,由於良好的機緣,香港人文哲學會與華夏書院決定合辦一系列的文、
史、哲課程,而以哲學為主,稱為「華夏人文學課程」。華夏書院院長列航飛先
生,為新亞書院早年畢業生,深受當年新亞書院創辦人錢穆、唐君毅、張丕介諸
先生的精神感召而創立華夏書院,經過數十年的艱苦經營,最後才因經費困難而
暫時停辦。近年,由於種種因緣,列先生復辦華夏書院,結果得到了各方人士的
支持,轉眼間便取得令人矚目的發展。列先生年過七十,但對傳揚中國文化學術
的熱心不減,做事的魄力依然,實在令我等晚輩折服。列先生及新亞精神的感召
,是本會仝人樂意合辦課程的主要原因之一。筆者寫本文,便是希望談談對民辦
書院的一些個人看法。
  書院教育,可說是中國文化的老傳統,先秦時代孔子興辦的私學,可說是傳
統書院教育的雛形。在此以後,書院教育逐漸成長,並不斷發展,到宋代更出現
高峰,當時由碩士鴻儒所自資開辦的書院,不但走在時代的尖端,甚至其辦學的
理想和精神,放諸現今世界,仍有其不可泯滅的價值。依我來看,當中最重要的
是人文精神的發揚,特別是提倡在追求知識之外,同時強調人文價值的重要性。
這種德學並重的方針,是十分正確的。一方面,學生求學並非只為一官半職,而
是為學與做人,貴能齊頭並進;另一方面,辦學者與教師,並非視教育只是謀生
賺錢的工具,而是在傳授知識之外,同時要盡人類的道德責任、社會責任和文化
責任,視教育有其理想性和神聖性。
  從現代文化的角度來看,中國傳統的書院教育亦有其不足之處,而這種缺點
也與傳統中國文化核心相一致,就是對於經驗知識的獨立價值和意義重視得不夠
,以致蒙上了一層泛道德主義的色彩,用吾師牟宗三先生的說話來說,就是學統
在道德的籠罩之下沒有獨立開出來。因此,從現代教育的觀點來看,傳統書院教
育必須與重視獨立的經驗知識的西方近、現代教育相結合,這樣,傳統的書院教
育,才能更進一步,與現代世界相適應,合乎現代社會的發展要求。
  其實,上述中西教育結合的理想,在香港五十年代曾經很大程度上被實現出
來,這就是由當代大儒錢穆、唐君毅諸先生建立的新亞書院。新亞書院之建立,
可謂篳路籃褸,歷盡艱辛。當時香港大專教育受到港英政府所影響,以貫徹殖民
地教育政策的香港大學一校獨大,而新亞書院在沒有政治、宗教等勢力支持下,
僅憑一群赤手空拳、身無長物的窮書生的理想,在逆境下不斷奮進,捱盡千辛萬
苦才屹立起來,後來甚至成為了中西文化及教育的重鎮,可說是人類依人文理想
奮鬥的奇跡。可是,好境不常,
  當時新亞仝人為了學生的出路及書院的發展,答應港英政府以聯邦制及保留
新亞書院本身特色為條件,加入了由數間私立大專組成的中文大學。然而,後來
大學卻違反承諾,改行聯合制,使新亞精神幾乎蕩然無存,導致新亞書院的多位
創辦學者憤然離開;新亞書院從此改轍。因此,筆者之所以參與人文哲學會與華
夏書院合辦課程的工作,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希望能喚起人們對新亞精神的重新
重視,為新亞前輩未能完全實現的理想繼續奮鬥。
  以上講的是一般的書院教育,以下,筆者集中講講我對目前香港民辦書院的
一些意見。本港由於特殊的政治環境,在回歸前,港英政府一下子承認了好幾間
認可大專院校為正式的大學,令香港這個彈丸之地,大學的數目由數間忽然間變
成了九間之多。由於缺乏了完整的計劃和配套,大學的數目雖多,但資源卻嚴重
不足,而且分配不平衡,導致了重量不重質、市場導向和惡性競爭等等現象。最
近,當局推出了一系列的大學改革,如拉籠部分大學合併、允許不同院校的大學
生的成績可以互相承認、將人數過少的大學部門關閉、令大學教員薪酬與公務員
薪酬脫?等等,雖有不少如獨斷、草率、過於側重經濟效益等毛病,但從好處來
看,未嘗不能反映政府對現存大學種種問題的關注。
  正是由於認可大學存在的種種問題,香港的民間書院便能扮演著更重要的角
色。表面看來,正式大學的數目過多,民間書院的前途便變得十分暗淡,因為政
府將會有一段很長的日子,不會再承認新的大學。然而,筆者以為,這反而是民
間書院發揮其獨特功能的時候。因為,既然被政府承認無望,辦民間書院便成為
了與名利無關的事情。那麼,那些仍然肯用心力去辦學的人,必須是些不計較名
利得失,真心為教育、為文化理想而奮鬥的人,就像當年新亞書院那些一貧如洗
的創辦人,沒有了爭名奪利之心,反而更能專注於全力建設文化、實現理想。這
比起各間正式承認的大學,經常為了爭奪資源而用心,在心理質素上反而更勝一
籌。
  事實上,依筆者之見,民辦書院最大的價值,就是在被政治現實局限了的建
制之外,建立與功名利祿不相干的文化事業與教育事業,這也就是唐君毅先生嘗
稱的書生事業。書生事業之所以可貴可敬,就在於它能以教育自身為目的,而非
以教育為工具來滿足人的爭名奪利的欲望。另外,書生事業亦可以對建制中的大
學起著鞭策和警惕的作用:在文化學術的事功上,民辦書院如做出成績,除了能
正面貢獻社會外,還能令建制中的既得利益者面目無光,自形慚穢,從而迫令他
們反思自己的不足與局限。
  筆者上面所講的民間書院的角色,是屬於非常情況的,其實對民間書院的苦
心經營者來說,是非常悲壯的事情。在正常的情況來說,民辦書院應該與正式大
學是相輔相成的、有流動性的、可以有互相轉化情況出現的連續體,而並非對立
的兩端。健全的教育局面,應該是辦得好的、有正面的文化學術價值的民間大專
可以升格,而辦得不好的、只是尸位素餐的官方承認的大學,應該被中止資助,
甚至撒回其正式承認的地位。
  以上所說的,只是筆者的一己之淺見,並不能代表全部華夏人文學課程仝寅
的看法。不過,我很希望我的看法除了是自我期許外,亦可以有與仝寅互相支持
、互相勉勵的作用。
Copyright (c) Hong Kong Society of Humanistic Philosoph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