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e: 12/20/02 01:56:28 AM

Name: 朗天

Email:

Subject: 反對基本文二十三條立法再一種意見

IP Address: 203.198.24.1




這是我所屬另一個團體---閱林文化社對二十三條立法的立場:
關於: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實施立法的基本意見
1. 反對立法
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的基本精神是國家控制。我們反對二十三條立法,就是要反對國家機器對人的控制。
2. 無奈面對次等選擇
香港民主制度發育嚴重不良、民間監察的公共空間不夠、公民意識不足,所以立法之後,法例被當權者濫用是很難避免的。何況年前人大釋法,推翻本港終審法院就港人非婚生子女居留權問題的裁決,更使法治能否有效保障人權,防止當權者濫權,成為一大疑問。我們認為在沒有民主的基本條件(如: right of dissent and disobedience, popular sovereignty, political equality...)底下,所有建議都是次等選擇。
3. 政府硬銷聲音污染公共空間
當權者(也包括相當的親政權者)為求急於立法,強行推銷的言論 --- 如甚麼民主選舉也會選出希特拉、"你地信我啦......不妨放長雙眼睇下啦......"等 --- 所暴露的驚人識見與胸懷,實使人憂慮他們會使香港走到甚麼樣的不堪境況,也使我們難以忍受。近來政府利用公安法的權力,肆意對和平示威的學生和市民作選擇性檢控,以達到他們的政治威嚇目的,更是自己親手製造事實,說明當權者的虛f和不可信。
4. 不得已接受:有條件立法
假如我們還是逃不過二十三條立法,我們便認為監察和制衡很重要。立法需要附帶條件(確保次等選擇仍是一種選擇),如:
設立投訴或直接監管機制,防止行政干預司法,動不動便以妨礙國家安全入罪於人;
設立新的訴訟機制;
防止警權過大。
5. 確立制衡機制
在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中所能觸犯的罪行的定義含糊不清下,我們不能以相信中央政府或香港行政機關不會濫用條文而把條文通過,使香港有信心便要把條文的使用及制約權限弄清。行政權力、司法權力及立法權力相互制約是必要的。正因立法建議約束市民及法院的權利及權力,在運用法例時法院亦應相應增加權力使之難以被濫用,方能平衡。特區的司法部門應有審訊某項行為、某些組織是否視為危害國家、顛覆、叛亂、或應被禁制,某些資料是否受保護等權力;而這項權力不應納入國家行為或國防事務中而收歸中央政府或中央人民法院擁有。某些過大的執法權力如放寬警方入屋搜查權力應被否決,法院有必要在這方面嚴謹把關,市民現時擁有的權利不應因通過二十三條的立法而損失或被削弱。若行政或執法機關不當地運用權力或受起訴人士提出上訴、特區法院應有完全的司法管轄權。就行政機關或執法機關的行為失當,立法會(有民選議員)可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

6. 推動民間監察
在討論任何次等選擇時,我們也不要忘掉民間監察的可能。假如政府不落實監察,便應設有其他形式的事後制衡。就如市民大眾沒有參與公共機構加價的機制,市民就設立民間的監管組織一樣,以發揮民間社會的監察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