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e: 01/16/03 06:18:37 PM

Name: 劉桂標

Email: kwaipiu@grad.com

Subject: 從儒家的觀點看安樂死的道德問題(講座講稿)

Website: www.arts.cuhk.edu.hk/~kwaipiu

IP Address: 61.15.33.53




2003-01中西哲學講座第二講
從儒家的觀點看安樂死的道德問題
講者:劉桂標
(案:本文僅是筆記形式的講稿,有待來日正式整理成為完整形式的文章。)
一什麼是安樂死的道德問題?
-安樂死是英文Euthanasia一詞的翻譯,從字源上看,是由兩希文字字根eu及thanatos所組成,意思分別是美好和死亡,∴此英文意指「好的死亡」(good death)。在現代,一般來說,它用來指「引致平靜而安逸死亡的行為」(the action inducing a quiet and easy death)。它是現代社會中最具爭論性的道德問題之一。
-至於「安樂死」此一中文翻譯, 源於《孟子.告子下》中的一個名句:「然後知生於憂患,而死於安樂也」。原文的意思是:苦難和坎坷能激發人們奮鬥向上的心志,這對個人和國家來說俱適用;相反,生活安逸,會令人缺乏挑戰,往往使個人及國家的生命下墮,最終被他人或他國所消滅。
 在孟子,因安樂而死(並非一般討論的安樂死的準確意義)是不好的;然而,現代社會中引起很大爭論的安樂死,是否有違道德?今次講座講者便打算討論此問題。
-安樂死的行為其實在許多情況下都可能發生,有的情況可以是很離譜的。e.g.有人中不到今期的六合彩,或者娶不到陳慧琳為妻,覺得人生全無意義,可能想要求安樂死,但這些行為發生的機會率很低,而且行為明顯有違道德,沒有很大的討論價值。
以下,講者只打算討論在應用倫理學中最為典型的一種情況:當一個人患了絕症或嚴重的傷病,正在趨向死亡而且不可逆轉(irreversible) (從醫學界的角度嚴格來說,是經一定數目的、具權威性的醫生判定其傷病為無可救藥者)(廣東話所謂「死緊/梗」──正在死亡dying,並且必死無疑sure die),並且受到極大的、難以忍受的痛苦,生不如死時,他要求醫務人員為他進行安樂死。這時候,安樂死的行為是否有違道德原則?
-在現代應用倫理學中,依一對標準,安樂死通當被分為四類:
 /主動的或積極的(active) -利用積極的行動致死(可以英語mercy killing,或中譯「仁慈殺人」一語來表述),e.g.醫務人員注射毒針令病人致死。
 \被動的或消極的(passive)-消極地停止治療(可以英語letting die或中譯「任由死亡」一語來表述),e.g.醫務人員拔除病人的維生儀器令病人致死。
 /自願的(voluntary) -病人同意進行安樂死。
 \非自願的(involuntary) -病人無法表示意見或不同意進行安樂死。
 →四類安樂死為:
1.主動的自願安樂死
2.主動的非自願安樂死
3.被動的自願安樂死
4.被動的非自願安樂死
 四類安樂死中第2及第3類爭論甚少,∵主動的非自願安樂死明顯是不道德的(≒謀殺),被動的自願安樂死許多人會認為是道德的,並且現代社會中許多地方都已經容許e.g.病人患急性重病,但卻拒絕接受適當的治療,如即時動手術。第4類則仍有些爭論,e.g.不要為患了嚴重的唐氐綜合症的新生嬰兒做去除腸阻塞的手術,但我也以為這也是明顯不道德的,∵剝奪了人們的生存權利,故此類也不打算討論。
 當中,目前社會上最大爭論的是第1類(主動的自願安樂死),本講座以討論此類安樂死為主。
二儒家倫理學的基本主張
-對於儒家學說,現代社會中有不少人存有誤解,以為是古老落後的東西,今天已沒有價值。這種說法其實是不對的,儒家學說雖然源遠流長,然而,它的核心部分(如心性論、工夫論等),依我看,在現代社會中仍然有其不可泯滅的價值。
-對於儒學研究,我個人最感興趣、覺得最有討論意義的是其有關道德哲學,或即倫理學的學說。我以為,儒家的學說當中,其實有許多寶貴的資源可以發掘出來,加以重新的闡釋和發展,能夠解決一些現代社會中人們遇到的道德問題。∴本講座嘗試以儒家本來的學說來嘗試解答上面講述的安樂死問題。
-要講述儒家的倫理學學說,並非三言兩語所能窮盡。這婼瞏瞍s告。講者自己便曾經寫過一些短文來介紹、以及一些論文來研究儒家倫理學,有興趣者請自行上我的個人網頁──「哲學學思錄」瀏覽,資歷不限,費用全免。網址為:http://www.arts.cuhk.edu.hk/~kwaipiu或上人文哲學會網頁http://www.arts.cuhk.edu.hk/~hkshp,在「劉桂標哲學論著選」欄瀏覽。
-這堨u能長話短說,只提出其最基本的特色,我們可以現代西方倫理學兩大派學說作對照,講出其核心觀點。
 /義務論(deontology)-以行為本身,或即道德意志,或即道德理性作為道德的最高標準。
 \功利主義(utilitarianism)-以行為所獲得的大眾利益,或即功利作為道德的最高標準。
-儒家的觀點較近於義務論而較遠於功利主義。
∵儒家素來有「義利之辨」之說,此說用現代學術用語來說,是一種義先利後的主張。∴利益或功利只是第二義,並非道德的最高標準。
∵儒家亦有「仁義內在」及「心即理」等說法,這些學說,主要指出道德的最高標準不假外求,而在於人所本有的良心或即道德本心,後者的意義與義務論所講的道德意志十分接近;主要不同之處,在於本心並非只是純粹的理性,而同時有情感的成分。但這種情感並非主觀的經驗的情感,而是普遍的道德的情感。
/經驗情感-是主觀的,不具普遍性e.g.一般個人的情感,如喜歡什麼(如周星馳電影),害怕什麼(如怕老婆)等。
\道德情感-是客觀的,具普遍性e.g.孟子所講的四端之情(如惻隱之心,羞惡之心)
三從儒家的觀點看安樂死可被允許的理據
I.安樂死合乎惻隱之心
-眼見別人正在趨於死亡而不可逆轉,並且身受極大的痛苦,生不如死時,我們會產生怵愓惻隱之心,而加以援手。但如果援手亦不能救回其生命,那麼令受害人避免極大的痛苦亦是合乎我們良心的反省的事情。
 e.g.張藝謀電影《紅高梁》中有一幕亦可以視為與安樂死相類的例子:有個中國人因對抗入侵的日軍,被日軍活生生地、逐漸地剝皮,令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結果,一天晚上,一個具惻隱之心的中國人趁日軍一時不覺,一刀將那個受酷型的人殺掉。
 e.g西哲赫爾(Hare)的另一相似例子:一位卡車司機的車子翻車之後著火,他被夾在座位堸宎u不得,故被漸漸地火化。他要求旁觀者對著他的頭部開槍,以免他被慢慢燒。→赫爾就這個事例自我反省,覺得安樂死沒有理由被禁止。
-上述兩種情況雖然並非我們討論的典型的安樂死的例子,但卻有極高的相似性:人們正在趨於死亡而不可逆轉,並且身受極大的痛苦,生不如死,而要求別人助他盡快結束其生命以解除痛苦。
 事實上,我們所討論的典型的安樂死的事例中,有不少的情況是人們所受的痛苦不下於上述二例,而且同樣能惹起人們的惻隱之心。例如西哲波伊曼(Pojman)在其著作《生與死:現代道德困境的挑戰》一書的例子:
知名記者史都華.艾索普(Stewart Alsop)提到一個一九七O年代早期發生的故事。當時他在馬里蘭州貝西達地區(Bethesda)的全國保健中心癌症病房接受治療。他有一個室友時年二十八?,他稱之為傑克。傑克的胃部有一顆壘球大小的惡性腫瘤,它已經轉移而無法控制。
傑克隨時都在痛苦之中。他的醫生每四個小時給他打一劑嗎啡,但是它的止痛時間沒那麼久。因此幾個小時之後,傑克就會開始呻吟或啜泣,「然後他就會開始像一隻狗一樣吼叫。」接著就有一位護士會過來,給他鎮定劑可待因(Codeine),但是它通常都不太管用,傑克繼續疼痛難當。
艾索普寫道:「這個過程持續到第三天,我突然有一個可怕的念頭:『如果傑克是一隻狗……人們將怎麼做?』答案很明顯:給牠毒藥吃。只要有點同情心的人都不會讓一個生命毫無意義地忍受這種痛苦。」
這個例子,亦令人對病者產生強烈的惻隱之心。
II.積極的自願安樂死與消極的自願安樂死有相同的道德地位
-此論點是由西哲拉塞斯(Rachels)提出的,講者嘗試從儒家的觀點加以肯定。拉塞斯原只是說積極安樂死與消極安樂死的道德地位相同,但我在這堭j調的只是積極自願安樂死與消極自願安樂死的道德地位相同,∵如前所說,我以為非自願的安樂死是不道德的。
-拉塞斯主要論證,是認為判斷行為道德與否,考慮的只是行為的理由(reason)或根據(ground)而非具體的行為方法(method)。他舉了兩個例子來說明:
 e.g.1:史密夫(Smith)為了要得到全部遺產,在浴室中親手將其六歲侄兒浸死在浴缺堙C
 e.g.2:鍾斯(Jones) 為了要得到全部遺產,也想在浴室中親手將其六歲侄兒浸死在浴缺堙F然而,當他正想下手時,其侄兒剛好在浴缺媟ぉ芊A頭部浸入水中,鍾斯便袖手旁觀,任由其侄兒浸死。
 →此二例可說明行為的方法雖然不同:例一是主動殺人,例二是見死不救,但其行為的根據都是出於謀財害命。∴兩者都是不道德的行為。
-拉塞斯以上述二例為例證,證明安樂死如果是出於善良的理據,即避免病危者受到極大的痛苦的話,那麼,在具體行動方法上,不管是主動替病人注射毒針致,還是被動停止替病人醫治致死,都是合乎道德的。
-從儒家的觀點來看,我贊成他的主張,∵儒家講道德,自孟子主張「仁義內在」,以至王陽明主張「心即理」以來,都強調以合乎良心的反省作為道德的最高標準,而非以外在的軀體行為作為道德的最高標準,用孟子的說話來說,是「由仁義行,非行仁義」。如果兩種自願安樂死的行為都是依於惻隱之心而作出的,那麼,便沒有理由說被動的那種才合乎道德,主動的那種不合乎道德。∵主動與被動只是外在的軀體行為,並無是否出於良心的分別。
-澄清:有人也許以為拉塞斯上述二例子是有分別的,因為兩者的法律責任不同,例一中的史密夫要負型事責任,但例二中的鍾斯卻不需要負型事責任。然而,法律與道德並非是一回事,固然一般來說,法律能反映道德,即違法者往往亦是不道德者,但有時卻並非如此,例如企圖自殺是不道德的行為,但企圖自殺者是不須受法律制裁的,∵想自殺的人已經很慘,還要拉他坐牢便很不合理。
四結語
-依以上的分析,從儒家的觀點來看,安樂死(嚴格來說,是主動的自願安樂死)如果是出於我們的惻隱之心的話,那麼,它便沒有違反道德,或即是在道德上是可被允許的。當然,我並非指凡遇到典型涉及安樂死的情況便以實行安樂死來解決;相反,我們在一般情況下都應盡量防止和避免,∵加速了結生命,在在一義下始終是一種必要的惡(necessary evil)(例如,自衛殺人是一必要的惡,∵如不殺敵,則自己被殺,但殺敵的惡小於無辜者被殺),即為了避免更大的惡而不能不行的較小的惡,所以,我們應用方法盡量防止和避免。我的建議如下:
1.應有公開的、嚴格的機制容許安樂死的實行,這方面應由高水平的醫務人員和倫理學家共同去製訂,並且有專業人員去執行和監管。
2.盡量運用止痛藥物和善終服務來紓緩病危者的心身上的痛苦,以減少安樂死出現的情況。
附識:對反對安樂死主張的回應
I.破壞生命的價值
─有人以為生命的價值是絕對的,故一切毀壞生命的行為都是不道德的。
我以為這是反對安樂死中的理據中較強的論證,但亦可以回應:
 生命雖然有絕對價值,但遇到義務衝突時,捨棄生命可以獲得更高的價值。
 e.g.捨生取義──如為了救人而犧牲性命。
 況且,在上述典型安樂死的情況下,醫務人員根本就沒有破壞生命,∵是否執行安樂死,病人始終也是會死的。
II.違反自然律
─我們有保護生命的自然傾向,安樂死就違反了這種傾向。
反駁:自然律與道德原則無必然關係,符合它並非必然是道德的,違反它亦不必是不道德的。
E.g.住在山洞(合乎自然)並不一定道德,住在九龍塘豪宅(不合乎自然)並不一定不道德。
另外,「自然」一詞詞義含混,許多時候,尤其是現代社會根本難以區別出自然與非自然的界線。特別是關於人的行為,許多時候難以界定是否自然。e.g.多做運動來促進個人健康。在安樂死的典型情況中也如此,進行醫療難以說是否自然。
III.「扮演上帝的角色」
─只有上帝才可以創造和毀滅生命,而安樂死既是毀滅生命的做法,∴它是不道德的。
 反駁:宗教的觀點對無宗教信仰者無約束能力。而且,對於什麼事情才算是扮演上帝,並無普遍標準可言,有宗教信仰者彼此間亦無定論。最後,《聖經》其實亦沒有明言安樂死是否扮演上帝,是否不道德。
 E.g.使用藥物避免人們死亡、使用避孕方法使人不生育等是否扮演上帝,沒有決定的理據可言,《聖經》堣]沒有清楚說明。
IV.滑坡理論
─此理論說如果一種行動被允許的話,會導致其他相關的不道德的行為亦被允許,∴這種行動在道德上亦是應該被禁止的。具體從安樂死的角度來作例說,主動的自願安樂死一旦被允許,則主動的非自願安樂死也很容易被允許。
反駁:並沒有經驗的證據決定性地證明這種滑坡現象;況且,政府的鄭重監管可有效防止滑坡現象。
V.止痛藥及善終服務
-安樂死並非令生不如死的人得以解脫的唯一方法,運用止痛藥及善終服務也可以達到同樣的效用。
-回應:這只能解決一部分人(包括病人及病人親友)的問題,仍有不少人的問題尚未解決。
 E.g.止痛藥往往亦有令人痛苦的副作用,如嘔吐、頭暈等。
 E.g.善終服務往往只能令人心身的痛苦稍加舒緩,但不能令人完全脫離痛苦。
VI.適合安樂死的具體情況難以判斷
E.g.對「主動」、「自願」、「病情診斷」、「不能忍受的痛苦」等意義難以清楚確定。
回應:有不少情況是相當分明的;而且,難以精確判斷不等如不能大約判斷。在日常生活中,我們亦有許多為人接受的道德判斷並非很精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