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目﹕基督徒的信仰與“功利主義”
作者﹕程松、紀陶銘等 日期﹕1999/09/06

程松﹕在我們的信仰中﹐“功利主義”有各種不同的表現。彭瑋說有
些基督徒“明哲保身”、“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或者用“萬事互
相效力”、“上帝的旨意”等語﹐為自己的消極不努力沒有追求找
“屬靈”借口等等﹐當然是一種“功利主義”。

另外﹐在“信仰與社會改革”方面還有一種功利主義﹐就是把信仰
“俗”化、降低為一種為“政治改良”之目的而服務的工具。這樣的
思潮在海外華人“信主熱”的過程中表現尤其突出。有信仰根基的政
治理念當然不錯﹐但關鍵是到底什麼樣的信仰才能夠成為穩當的“根
基”。

常有人把信仰根基建立在“自由派神學”上面。比如不承認耶穌的神
性﹐不承認聖經裡面“超自然”的地方﹐而只講耶穌的道德教訓﹐因
為這些教訓可以對社會改革、“心靈提昇”、人的素質的提高……等
諸方面有幫助。用某先生的話說﹐就是“可以吸取基督教倫理好的部
分﹐但是對創造這樣的信仰應該揚棄”(大意)。歷史上不少人都曾
嘗試過這種功利主義﹐結果一定都是不奏效﹐因為捨本逐末。

我前一陣看了一本書﹐林慈信博士寫的《先驅與過客》﹐講“五四”
時期中國基督徒知識分子回應“五四”思想文化的一些努力﹐比如
“生命社”領袖人物在“護教”、“本色化”、“社會福音”等方面
的嘗試、奮鬥與掙扎。這本書看得我真是百感交集﹕那個時候──
70年以前的華人基督徒知識分子所面對的“反教”──或者按當時的
說法叫“非基”思潮﹐跟今天我們面對的竟是何等的相似﹗70年後的
今天我們難道不該好好反思一下、“以史為鑒”﹖他們當時的努力顯
然是悲劇性地失敗了﹐因為他們沒有能夠在歷史上真正地用基督教信
仰面對社會文化思想﹐沒有產生有效的影響(儘管在“本色化”等等
方面有所貢獻)。今天我們提起“五四”﹐自然會想到陳獨秀、李大
釗、胡適等人﹐又有多少人知道趙紫辰、徐寶謙、劉庭芳呢﹖(也許
有個例外﹕趙的名字在華人教會的詩歌本一些中國調的歌詞作者名字
裡面可能出現。)他們的失敗有很多原因﹐但是我相信一個很重要的
原因﹐就是他們當時的神學思想是照搬西方一些“新派”的liberal神學。

你看﹐沒有人可以迴避“神學”問題。唐崇榮牧師有一句話我印象很
深﹐他說“共產主義的失敗是神學的失敗”。中國基督徒知識分子從
“五四”以後﹐一直到“六四”﹐到今天﹐如果說到對社會思想文化
的真正影響﹐我自己覺得是極小的。既然上帝給我們這種中國人、知
識分子、基督徒的“身份”﹐我們就應該能夠真正面對、反思這個事情。
 

紀陶銘﹕基督徒的功利思想和泛泛的借基督道德救國的人文功利思想
其實是完全不同的。

在《生命季刊》上讀到一篇文章﹐提到國內一個雄心勃勃地要接班的
新一代有功力的人﹐說到國家未來的宏偉藍圖已經就緒﹐只等下一屆
換屆的時候﹐輪到他們說話就好了。那人接著說﹐他對中國未來發展
的潛力和機會充滿信心﹐唯一沒有信心的是中國民眾的道德。他接著
說﹐我已經考查過了﹐我發現你們基督信仰是最好的﹐所以﹐你們要
抓緊時間﹐趕快傳啊﹗作者文末呼召﹕看哪﹐未來的中共領袖都在要
求我們去傳福音﹐我們基督徒該有怎麼樣的使命感啊﹗

這位未來的國家領導人對基督教所持的態度﹐可能正是剛纔程松所說
的功利主義吧﹖也許對這樣的現象﹐可以說的只是萬事互相效力了。
保羅不也說過有些人傳基督是出於紛爭﹐但不管怎樣﹐基督究竟是被
傳開了。基督教和社會改革及社會功利主義之間的關係畢竟包含太復
雜的因素﹐不是很容易討論清楚的。這兒﹐我想談談這個題目的另一
面﹕基督徒的功利思想。

出埃及記摩西領了神命去傳達給以色列人時﹐聖經上記載說﹐以色列
人聽到耶和華神睠顧他們、記念他們﹐就俯身下拜。讀到這裡﹐我的
眼淚都要流下來了。當神的選民在無知中困苦為奴呼求釋放時﹐突然
聽到原來萬物之主愛他們要解救他們時﹐他們就俯身下拜。沒有說一
句話﹗我想﹐每個基督徒獲得神的救恩時﹐心情應該是一樣的。

但是﹐剛出了埃及﹐L到一點麻煩時(當然﹐按我們的標準﹐那麻煩
大了﹐沒有銀行存款了﹐冰箱也空了﹐週圍又沒有熟人)﹐就報怨說﹕
我們在埃及又不是沒有墳地﹐我們那時圍在鍋邊﹐吃得飽足。

我們看到﹐這裡以色列人暴露的就是典型的功利主義﹐因為他們把神
的救恩看成是可以得到跟在埃及時想得到的埃及人的東西而已﹕更大
的墳地、更滿的肉鍋。

基督徒亦然﹕獲得救恩﹐滿心歡喜過後﹐就開始琢磨﹐神要給他們什
麼好東西了。是讀書更聰明吧﹖身體健康吧﹖生病禱告也會有效吧﹖
錢會掙得更多吧﹖錢就是不多也會總叫我買到便宜貨吧﹖出門禱告一
下﹐坐飛機總會比非基督徒安全吧﹖等等。

如果神所賜的還不如這個世界所賜的﹐沒有人要歸向神的﹐除非是可
憐神的好心人。可是神所賜的美好的東西﹐剛出埃及的以色列人(我
們還沒有見主的基督徒)如何能知呢﹖就是真的知道了﹐也會裝作理
解錯吧﹖神給以色列民的身分是尊貴的祭司、聖潔的國度﹐不是肉鍋。
以色列人聽不懂嗎﹖當然是聽懂了﹐只是不能順服。

同樣﹐神給我們基督徒的身分是至高的﹐我們是世上的光﹐照在人前﹐
我們的責任是要叫世人悔改﹐與神和好﹐是要照看患難中的孤兒寡母﹐
是有兩件衣裳分一件給沒有衣裳的穿﹐是做眾人以為美的事情。等等。
基督徒聽不懂嗎﹖當然聽懂了﹐只是不能服從﹐就用很多理由來歪曲
神的命令──因為神的命令就是要我們付上代價。有些人以為出來做
傳道人算是付代價了吧﹐不然﹐保羅說﹐為我同胞得救﹐我就是與基
督隔絕也願意。功力高深的基督徒卻說相反的話﹕天地可以廢去﹐我
按部就班過舒服的基督徒生活不能廢去。
 

程松:的確很奇怪﹐明明應該是最不“功利主義”的基督教信仰﹐給
我們一“實踐”出來就變味了﹐難怪有人“憤世嫉俗”──要怪的是
我們自己﹐該“反思”。

一禱告就是“求主給我……”﹐一大串﹐跟進雜貨店買東西太太給開
的shopping list(購物單)似的。一作見證就是“神讓我考試成勣好、
車子買得好、感覺很良好……”──旁邊那位“慕道友”反感得不得了。
心想這幫教徒境界咋這麼低﹖我不信教﹐還相信個“身在低下窪﹐
放眼亞非拉”、“為了全人類的幸福”什麼的呢。得﹐這一“憤世嫉俗”﹐
下回團契的朋友用八抬大轎也請不去了。

更“屬靈”的﹐還有所謂的“成功神學”。聽過沒有﹖那意思是好的
基督徒應該蒙神祝福﹐所以嘛﹐應該是事業、家庭、錢財、女朋友…
…都得祝福﹔好的教會也應該蒙神祝福﹐所以嘛應該奉獻滿筐、人數
增長……我就要問了﹕那些苦難中的弟兄姐妹呢﹖是他們不愛主所以
不蒙主祝福嗎﹖這樣的“神學”差不多等於是說神在約伯記裡面撒謊
了。

我們“傳福音”有沒有傳“功利主義”的“福音”﹖難道主耶穌沒有
說“若有人來跟從我﹐就當背起他的十字架……”嗎﹖

我特別覺得“憤世嫉俗”的“慕道友”很寶貴。對“亞非拉”這樣的
師兄﹐我會很誠懇地跟他說“好﹐讓我們來跟從那位猶太木匠的兒子
吧﹗來﹐我們來跟著他﹐走進這個劫難的世界﹐悲憫苦難﹐共赴苦難﹐
一生揹負十字架﹐努力奔走天路﹐榮神益人……”

我的“起點”一點不高﹐應該說是比較現實的話題。我不過扔個磚頭﹐
大家的討論才是玉。為這裡有這麼多認真追求的弟兄感謝主。我們仰
望十字架彼此共勉吧。
 

紀陶銘﹕那就再談談功利主義。

程松說的基督教本是最不功利的、傳福音卻可能把功利傳進去的說法
是有道理的。不過要討論這個東西﹐就太難了。

首先﹐我們在使徒行傳中看到使徒們施行的奇能異事帶出的直接“經
濟效益”是許多人歸信的開始﹐後來許多真的信徒從此就開始走上十
字架之路。

其次﹐我們的經歷也告訴我們﹐我們也是這樣信主的。我看過一些大
牌的牧師講自己信主的經歷﹐強調了自己在萬神中求真理﹐發現只有
耶穌是真理﹐才信了。我對這樣的見證有些懷疑(當然是自己見識有
限)﹐我想更多的是神一下子抓住了我們﹐憑的是愛。就象從摩西聽
到上帝垂顧他們的以色列人一樣﹐這愛常常是通過其他基督徒投到我
們身上的。神的愛抓住了我們﹐我們就說我們信了﹐就受洗、上教堂、
讀經。但在這階段﹐神給我的印象真的是要給我屬世的好東西的﹐什
麼都給﹐就像我上一次提到的。這是不是功利主義呢﹖如果是﹐我很
難想象﹕神為什麼要用功利主義來試探我們呢﹖我們沒有歸入他的名
下嗎﹖他不是明明的為我們成就了神跡嗎﹖(當然是﹗)

漸漸地﹐神的靈引導我們抬起頭來﹐看見了耶穌、十字架和那十字架
後面天上的榮美﹐那才是我們的家﹐好東西在那裡呢﹗感謝主和他榮
耀的十字架。

再次﹐現在輪到我們去傳福音去了。你怎麼傳呢﹖“你要去背十字架﹐
我的朋友”﹖不﹐他會說﹐“你胡說些什麼﹖我上教堂是來吃飯的。”
(感謝主﹐他們總算願意來跟我們分享上帝所賜的養身之物﹗)──
這就是教會的難題。我想教會很容易陷在這個難題裡面。

那麼現在問題出來了﹐程松兄提到的很可寶貴的心懷亞非拉的追求者
跑掉了。他心裡剛硬﹐不願意和“低檔次”的情操攪和在一起。這也
是教會的難題。教會倒底是幹什麼的呢﹖傳福音﹐牧養羊群。這樣看
來﹐是不是可以說﹐教會是在傳福音和牧養的關係上失衡了呢﹖為傳
福音﹐要讓聽者舒服﹐為留住羊群﹐要讓羊舒服。要舒服﹐就得讓人
少操心。還有什麼事比為社會公義更讓人傷腦筋的呢﹖

表面上看﹐這真是一個難題﹕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主那裡去得
安息。那基督徒不關心世事﹐不投身時代﹐不就是因為要在主裡面得
到安息嗎﹖其實﹐這是基督徒們錯誤的想法。在主裡面得安息的人﹐
應當是剛強壯膽、無所懼怕、靠著那給我們加力的凡事都能做。做什
麼好呢﹖主動地﹐讓法制公正、讓人人吃飽、讓罪惡受控、讓罪人悔
改、讓受難的弟兄姐妹有靠。等等。還是一句話﹐文化、政治、經濟
等等的責任都是義不容辭的。

這樣做是真正的結果子、討主喜悅、得獎賞﹐真正的“功利”所在啊﹗
 

楊晶﹕論到傳福音﹐紀陶銘的說法似乎更實際一些﹐可惜沒有什麼結
論。

我個人認為﹐傳福音就是傳神的愛﹐傳耶穌基督。如果我們接受他住
在我們心裡﹐他必不離棄我們﹐我們必得到永遠的生命﹐不論我們現
在是富貴還是貧窮﹐是一帆風順還是飽經滄桑﹐他必與我們同在﹐因
為他愛我們。

從很多弟兄姐妹還有我們自己的見證和經歷裡﹐都可以看到這樣一個
大致相同的信仰經歷﹕從糊裡糊塗地被感動信了主﹐到注意看主的作
為和週圍的弟兄姐妹﹐然後才知道要看主﹐才知道凡事要仰望神。

問題是﹐如果我們在傳福音的時候加點料進去﹐如“背起十字架”、
“主持社會公正”、“剛強壯膽”等等﹐是不是和加進一些如“考試
拿好成級”、“能找到工作”、“能買到好車”一樣﹐是一種“功利
主義”呢﹖
 

趙剛﹕這就是說到我們的信仰的根基的問題了。有兩點是我一直願意
強調了又強調的﹕

一﹐我們行善(社會公義、心懷亞非拉等等)是我們應該做的﹔二﹐
我們得祝福﹐是神公義的彰顯。是應該的。

我們不是要靠我們的好行為來得到這些賞賜﹐而是我們如果順服神﹐
有這些好行為﹐神如果是公義的﹐神就可以給我們這樣的賜福。得賜
福不是我們的目標﹐我們的目標是神。得賜福是我們順服神的後果。
但是既然受祝福不是我們的目的﹐或者我們本來沒有非要那個不可﹐
所以便有這種時候﹕雖然我們行善﹐神卻不賜福給我們﹐為的是讓我
們順服神。因為我們的目的本來是順服神。所以神這樣做﹐讓我們更
順服他﹐也正是答應我們所求的。除非求的人心裡只不過是懷著詭詐﹐
嘴上說的是求神讓我更順服﹐心裡想的是順服就可以有好處。所以神
按他嘴上所求給他的時候﹐他的心裡就開始抱怨。一點沒有矛盾﹐神
更是一點沒有不公義﹐對吧﹖神是輕慢不得的。阿們。

對傳福音的態度﹐我倒一直堅持那麼不太招人喜歡的看法﹕神既然是
天地的主﹐就不缺少什麼﹐甚至好像要來哀求我們與他和好。神讓我
們與他和好﹐乃是神給我們的恩典﹐一不是我們的工價﹐二不是神心
裡有個洞。而我們要活出神的愛來﹐是因為神把我們重價贖回的目的﹐
就是要我們行出善來。神兒子的名份﹐就要求我們行出愛來。愛不是
為了吸引別人來歸向主﹐而是我們如果愛了﹐別人就會被吸引來歸向
主。這裡的邏輯因果一定要清楚。

講“心懷亞非拉”和講“吃餅得飽”都是愛的彰顯。沒有信主的朋友
有他們所不能了解的事﹐我們不能也跟著他們的鼻子跑了。保羅說他
對什麼人就做什麼人﹐不是說他是變色龍﹐而是因為他知道更妙的道。
這道我們現在也都知道了。所以感謝主。
 

程松﹕趙剛的“總結性發言”太好了。

我同意趙剛所言﹐基督徒見證上帝在自己身上的恩典大能﹐是理所應
當的。當然條件是“見證”是真實的。信仰上的“經驗的真實”往往
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的﹐基督徒並不能因為旁人有懷疑﹐或者
不以為然﹐或者甚至因此“
跌倒”﹐而不把上帝該得的榮耀歸給上帝。基督徒的那些生命裡面的
經歷﹐之所以稱為“見證”﹐就因為其見證的重點並不在基督徒本人﹐
而在於上帝的信實與權能。“亞非拉”朋友往往正是渴望“印證”的
人﹐而當他們自己“信”
了以後﹐往往“見證”上帝的熱情比別人更高──這回他們自己真的
清楚他們在神裡面經歷的真實。

想起創世記28章雅各的故事。要說“功利主義”﹐恐怕沒有人比得過
雅各﹐他的名字的就是“抓住”的意思。他夢見天梯(創世記28﹕1
0-17)之後﹐在那裡做記號﹐他的禱告所求的﹐在我們看來也許非常
“功利”(創世記28﹕20-21 )﹐而且他的許願也許我們更覺得“俗不
可耐”(創世記28﹕21-22)。然而他起碼是誠實的﹐也是“理性”的
(求“應證”)﹐他要“試試神”﹐要神先把信實顯給他看。他的
“信心不夠”也是“正當”的──神顯現的時候本來只說是“你祖亞
伯拉罕的神﹐也是以撒的神”(創世記28﹕13)﹐並沒有說是“你雅
各的神”﹐而且雅各當時正是逃難而惶惶不安、心裡沒底的時候。
後來(當然)神的應許沒有落空﹐那快石頭也就成為耶和華的見證。
雅各的這個經歷使他對上帝的認識從“風聞有你”變成“親眼見證”﹐
那個地方成為他“轉彎的地方”(19節“路斯”本來的意思)。從此
以後﹐上帝就稱自己為“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再
回頭看看神在夢中應許的祝福﹐卻是真正超越個人的“功利主義”的﹐
因為神祝福雅各﹐是要通過他和他的後裔(以色列人)祝福“地上萬
族”(創世記28﹕14)──“功利”的人竟然在神那裡成為他人的祝
福﹐而且真正的是“亞非拉”的層次了。
 

楊晶﹕說到“功利主義”﹐這個詞在我信主以前對我來說是個貶義詞。
這兩天又提到這個詞﹐我又想了一下﹐我們信主不就是為了最大的功
利──得到永遠的生命嗎﹖當然這是我們從神的“功”而得“利”。

《聖經》沒有用這個詞﹐而用了“屬神的”、“屬世界的”或“屬肉
體的”……來說“功”和“利”。不過談到這些就已經和我們起初的
話題“傳福音”挨不上邊了。
 

趙剛﹕奧古斯丁有一段名言﹐大意是說﹐如果你發現我講的與聖經不
一致﹐那你可以不聽﹔如果你發現我講的與聖經是一致的﹐那你最好
要聽。我一直覺得這應該是我們每一個弟兄﹐無論是說的還是聽的﹐
都應該採取的態度啦。求主幫助我們。

所以最後我還有感動和大家分享應該是我們每個基督徒的人生指南的
主耶穌給我們的兩段教訓。

第一段我一直認為是一首非常美的散文詩。

馬太福音6: 24- 33﹕
“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不是惡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
個。你們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瑪門(瑪門﹕財利的意思)。

“所以我告訴你們﹐不要為生命懮慮吃甚麼﹐喝甚麼﹔為身體懮慮穿
甚麼。生命不勝于飲食嗎﹖身體不勝于衣裳嗎﹖“你們看那天上的飛
鳥﹐也不種﹐也不收﹐也不積蓄在倉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養活他。你
們不比飛鳥貴重得多嗎﹖你們那一個能用思慮使壽數多加一刻呢(或
作﹕使身量多加一肘呢)﹖何必為衣裳懮慮呢﹖你想野地裡的百合花
怎麼長起來﹔他也不勞苦﹐也不紡線。然而我告訴你們﹐就是所羅門
極榮華的時候﹐他所穿戴的﹐還不如這花一朵呢﹗

“你們這小信的人哪﹗野地裡的草今天還在﹐明天就丟在爐裡﹐神還
給他這樣的妝飾﹐何況你們呢﹗所以﹐不要懮慮說﹕契甚麼﹖喝甚麼﹖
穿甚麼﹖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們需用的這一切東西﹐你們的天父
是知道的。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

我原來不講出處﹐單把這一段講給未信的朋友聽﹐他們也深受感動。
台灣好像有一位作曲家把這一段還譜上了曲﹐唱起來也非常優美﹐是
我非常喜歡的曲子之一。

上面這段我想大多數弟兄恐怕都會背吧﹖但是下面這一段要是還有弟
兄不會背﹐那就該打屁股了。

路加福音9章23節﹕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
來跟從我。

【編者S.C.按語】
1、這篇討論記錄﹐經作者同意﹐自網頁『基督徒之家
轉載。原載於《生命文摘》﹐第44期。謹向各作者申謝。
作者程松、紀陶銘、趙剛、楊晶來自中國大陸﹐現居美國。

2、『功利主義』是‘Utilitarianism’的翻譯。
意思大致是﹕『為社會最大多數人謀取最大可能的福利。』
下文幾位作者似乎誤用了這名詞。作者程松把『功利主義』
和“明哲保身”、“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相提並論。他們
說的是所謂『自我功利主義』。這點讀者請留意。

3、作者程松說﹕『基督教信仰是最不“功利主義”的。』
我認為這描述十分正確。
另一位作者趙剛說﹕『得賜福不是我們的目標﹐我們的目標
是神。......我們本來沒有非要那個[S.C.按﹕賜福]不可﹐
所以便有這種時候﹕雖然我們行善﹐神卻不賜福給我們﹐為
的是讓我們順服神。因為我們的目的本來是順服神。所以神
這樣做﹐讓我們更順服他』。

這段話顯示出『奴在其心』的思想﹐我多次說明做『神的奴
隸』是基督教的中心思想(之一)﹐教徒都不肯相信。現在
教徒趙剛的言論又是一例證﹐可證吾言非虛也。

另一方面﹐中國的儒家是非常功利主義的。儒家的道德規則﹐
最終都是爭取幸福的。我認為一條道德規則如果除了『神聖』
之外﹐就沒有其他理由支持﹐這條道德規則只是教條。基督
徒卻很滿意於這種『神聖』的教條。

作者趙剛又引馬太福音6: 24- 33﹕
『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不是惡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
個﹐輕那個。你們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瑪門(瑪門﹕財利
的意思)』。
但儒家不會這樣說。儒家絕不介意人去事奉瑪門。孔子只是
說不義的富貴是浮雲﹐『合義的富貴』人是可追求的。

比較本文和本網頁其他文章﹐或可看出耶教和儒家等人文宗
教的旨趣分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