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轉載自台灣心靈小憩網站

 

『人是什麼?』 ── 人的宗教向度(散文體)

彭士峰



所有的生物堙A只有人有宗教。

奇怪的是,不管文明是高是低,是東方是西方,都有宗教和宗教儀式的產生。

人類的宗教情懷竟完全不受思想、文化、和空間的阻隔。

而其他的生物再怎麼找,就是找不到類似宗教的情操和儀式。

人類和其他的動物在這一點上的差距好像永遠無法填補。



為什麼?一個人一生下來,他身上所有的器官和心理狀況都不會是毫無意義。

手可以用來操作工具,心思可以用來儲存生存必備的知識。

奇怪的是,宗教情懷是用來做什麼用的?這並不直接關係到人類的生存啊?

是什麼樣的動力使得人和動物面臨同樣的生存環境時,人會莫明的敬畏某種力量,臣服於某種超然的法則,甚而渴望某種的永琠O?



沒有答案..找不到自明的答案。

找不到答案,但是心靈的需要還是在,必需想辦法解決。

沒有答案?那何不自已創造?

於是,各個文化都有人創造宗教的努力和心血。

不知道有多少的傲世才情投注在這場搜尋心靈的世紀行動堙A

而呈現出來的,也常常是不負眾望,精微高妙的哲理。



奇怪的是,就是有人不信邪。

如果已經找到答案了,那搜尋豈不可以早早結束了?

...人到底要信什麼,又不要相信什麼?

如果已經把人生說的如此逍遙,人為什麼好像老是放不開?

如果已經把人生看的如此通透,人為什麼就是有那麼一點纏累?

如果已經把人生解的如此宿命,人為什麼還是不太甘心受命運擺布?

...

是我們的心靈錯誤,還是理論有問題?

這些東西真的有回應人內心最深處的呼喚和事實嗎?



的確,也開始有人注意到這些理論還是不完美的,

於是乎,人類開始忙著進行理論的嚴格化。

你說理論不夠超越,我就忙著踩扁更多的價值...

我嫌思考不夠空靈,就有人把理論弄的越來越虛無...

...

就這樣人類創造出一套又一套的理論,美其名應付各種人的需要

但我們要問的是:

究竟是什麼樣的需求才會創造了這麼多解釋?

而當需求反過頭來質問這些解釋時,是否真的滿意了?



在理智上,人類絕對可以玩弄無視受苦的虛無,無視存在的空靈,還自詡是高超的修行。

人類的創造力和合理化在這堹u是高的嚇人。

但是,究竟是什麼樣的心靈,才能產生這麼精銳的思辨?

又是什麼樣的需求逼迫心靈要往這方面思考呢?

...

人的存在,是一個永恆的神祕。



於是我們發現,真正偉大的,原來是人的心靈。

所有精微的思想和經典,在人類的心靈面前,都只能謙卑俯伏。

就像富麗堂皇的宮殿本身不值得稱讚,設計者才值得稱讚。

思想和經典都曾經有人了解過,探究過。

而光只是談到大腦的結構和功用,到現在都還是一個未解的謎。



我們懷疑的是:如果人類連物質的身體都無法透徹的了解,對更抽象的心靈,

人類憑什麼去規範他「應該」是什麼樣子?

人畢竟不是上帝。



於是宗教的觀念,導致了一場偉大的嘲諷。

為人心需要設計出來的理論,為了他自已本身的正當性,可以反過來要求人類的心靈。

為了所謂的逍遙,血肉的心腸要化成冰冷的石頭。

為了一無所有的空靈,世間種種的不平和受苦被漠視成幻象和虛無。

究竟是什麼時候這些人類心靈的產物變成了絕對真理的代言人?

還是我們在相信那些在事實上是在找答案的人留給我們的玩笑?



如果有能力,人類真是恨不得揪出那個讓生死存在的東西,逼問他生死的奧祕。

豈碼自已到底是已經存在,總想知道自已活著是為什麼,在幹什麼。

幾千年來人類忙著思考,也拼湊出了一些答案。

只是我們不禁要迷惑:這些答案究竟有什麼東西能保證他是真實的?

要命的是,在心靈的吸收下,不管是真是假,這些答案總是進來了。

於是我們要問,如果有一天,真理真的自已出來啟示給人們的時候...

人類有這個肚量,有這份心眼能認識他嗎?



啊,心靈,心靈啊!

我們只能期待這個人類最寶貴容器堶捲掘邞滿A真的是宇宙最深刻的奧祕..

我以溫柔敬畏的心等待真理的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