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文哲學會網頁 http://www.arts.cuhk.edu.hk/~hkshp

 

生命原理

逄樹豪

 

節錄自《生命原理》一書。

緒 論

        二十一世紀來臨前夕,冷戰結束後所形成的思想空白,掀起新一波全球的宗教復興。曾經帶起法國與俄國大革命的歐洲自然與理性主義,在時代變遷中固已顯示其格局有限的弱點,但三百年來自然知識的大幅擴展,實際上也已擴大傳統宗教教義興現實生活間的認知鴻溝,形成宗教樹立思想權威的障礙。欲尋求自然與理性主義的最終結論,以及宗教與現代社會的深入結合,學術界和宗教人士必須更向前去,探索心靈的神秘領域和建立跨越鴻溝之橋樑。

  就知識的完整性而言,歐洲科學與哲學有其文化上的性質限制,即僅以外在生命的觀察為依歸。然而外在世界並未具體呈現大自然所有的秘密,無形的精神世界另有其規則與支配力量,忽略了內在心靈的動向,則所有外在設計即失去穩定的條件。近代人文理想的受挫,並不意味理性的錯誤,而是代表其不足,由於其價值的設定皆著眼於外在生命的層面,具有生活上的意義,卻未顧及生命上的意義。

  宗教具有銜接大自然心靈的作用,在這方面,各民族依不同的文化性質而有不同的信仰精神,或者應可說,各民族依照對大自然生命不同領悟,而各自發展出不同的文化性質。各民族傳統宗教的教義思想,普遍來自各民族獨立發展時期,先民以數千年經驗而領會的生命觀,這些上古的生命知識,在中國例如五行與八卦,在印度例如劫與輪迴,在中東例如一神與預言,至今仍籠統而含糊地代表人們對宗教的看法。只是在跨越民族籓籬的今天,映照於現代知識的投射,這些數千年傳承的智慧,究竟可以顯現出怎樣的真相與意義?這也正是生命原理寄寓之所在。

  生命智慧的領悟,並不僅限於某一時或某一地,或任一族群。萬物生而平等,皆有大自然賦予之生命特質,具備合其角色對生命的體會。宗教推崇唯一的真理,唯一的真理乃是調和各方矛盾,而不與各方起矛盾的,包括在不同的民族思想間,以及神學與科學的觀點間。欲窺得生命的全貌,人類應尊重彼此所知所由,如此方能擴大心靈的視野,貼近大自然生命之脈動。因此,解開生命原理之奧秘,應運用現代知識以為共同認知的基礎,並運用不同的民族思考角度以做聯想。

  主觀而無形的心靈活動,以及客觀實證的科學知識之間,是否具有足供跨越的管道可循?心靈活動關聯生命運作最核心的部份,為宇宙秩序的起源,自有其超然而無形的運作規律,這部份仍有客觀觀察之途徑,哲學與心理學即是以普遍共通的心靈經驗,以之為客觀研究之對象,從中尋找變化之規則。因此,擴大心靈共通經驗的範圍,比對各項自然運作之原理,以推溯各個未知領域,此方式既符合科學研究的態度,並可因此而將心靈與科學連繫起來。

  首先就個人心靈方面。經過深度的自我心靈經驗剖析,在過往的人生經驗歷程裡,可發現個人的內在精神力量隨時光推移而呈現出變化。此變化不僅具有極精確規律的週期波動性質,波動起伏牽繫著各項成敗得失的生活感覺,且此種心靈經驗和其規律,在人類彼此間具有普遍性。從這種先天的人生規範,我們可明瞭古老文明中所傳說的命運涵意,在錯綜複雜的生活軌道上穿梭著精確規律,則顯見生命在冥冥中嚴密的控管秩序。由此進一步,我們可探索心靈生命的物理性質。

  精確而規律的波動現象,在近代物理學的範疇中是最基本的自然景觀,一切能量與物質型態,其最基本的結構都是層層相屬的規律波動。然而心靈的波動與物理學已知的波動在性質上並不完全相符,原因在於其波長。波長是區別能量型態與物質種類的基本特徵,波長與能量值成反比。心靈的波動在人際的互動上呈現電磁性質,其波長高達數光年以上,已遠遠超過一切已知物質能量值的下限。為解釋此種特殊的物理現象,我們必須重新檢視物理學的能量理論,尤其是曾經造成重大困擾的負能量與重力性質等問題。

  負能量問題與重力性質其實是一體之兩面。在能量值不可能為負的前提下,能量的計算應考慮到空間的向量性質,在方向相反的兩種座標上,其能量值彼此為正負關係。在已知的自然結構中,能階區隔是一普遍的自然結構原理,我們自不能假設我們身處的物質世界,乃唯一總合的能階區域,尤其是真空狀態的物質度,已指示真空背後另有能量的運作機制,並與我們的物質世界呈現互動關係,而這層關係恰符合對重力性質之1描述。

  事實上在宇宙能量的初分階段,由於時間與空間的互換,便形成以真空為界面,互為正負關係的兩種能階區域,重力之所以吸引一切物質,即是由這種正負關係而來,而心靈波動的能量值亦落於負能量區域,自不屬於物質世界之範疇。

  通過物理性質的定義,我們可進一步探尋人類集體生命與大自然的互動。藉由人類集體信仰精神在歷史中的演變,分別從中東、歐洲、印度、中國四大古老文明的精神角度,我們可發覺人類總體精神在歷史中亦呈現精確的同步波動變化,其波動週期橫跨二千五百年。由於波動代表精神力量的存在,此意謂在人類生命之上,尚存在一宏大的生命形式與力量,承載與支配人類全體之命運,證明一神論之觀點。

  文明思想間的岐異,以及不可調和的民族文化衝突,並不一定即代表著對抗,因為其中蘊涵分工與互補的作用。冥冥中的人類精神生命機能,除了波動的時間秩序以外,尚有從原始生命本質相對分裂而出的靜態空間系統,系統中的每一民族乃至個人,皆擔負一種價值的組成部份,貢獻其特有之生命功能。進化的意義在求自我生命之完成,人類唯有通過彼此認知上的尊重,以及文化上的借取交流,才能相互完成進化的歷史進程,而這乃是人類前景必然的趨勢。

 

第一章 生 命 波

  社會精神的取向時常轉變,形成所謂的時代潮流,並且往往造成世代之間的代溝;在另一方面,我們個人的心靈意識也時常變換,不同的時期有不同的心態,使得初期的個人目標或理想,在一段時間後不是被放棄,便是已然改頭換面。人性中這種心靈的善變,可以解釋為是面對現實環境所做的自我調整,但更進一步地探索,卻發現其中有著深層的原理與寓意。

  就根本的因素而言,人們心靈的善變,係來自生命追尋意義的本能。世上許多冒犯世俗價值觀的叛逆與冒險行為,皆只是意義本能的極端表現,除此以外,其實人們所有的「正常」活動,也都籠罩於這種本能的影響下。在我們深層的意念裡,世俗的價值觀其實並沒有如我們所想的重要,我們之所以沒有逾越那些世俗的價值觀,只不過是因為我們沒有必要如此而已。

  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常以直接的欲望或理想做為生活目標,但潛藏的生命本能,卻並不如我們所願地直接向目標努力,而是採取曲折迂迴的波動形式,環繞著這個目標前進,在不斷變換我們心靈角度的體會過程之中,捕捉目標各層面的全部意義。當最終我們得到滿意的心得時,目標的是否達成已變得不重要了。由於生命本能的迂迴方式,我們直接的欲望或理想便屢遭打擊,形成人生中無處不在的挫折。不過心靈角度的不斷變換,也使我們得以從各方面去體會世事的意義,不斷修正充實我們的看法與想法,使我們益趨成熟,這便是社會進化以及個人成長的由來。

  生命本能的運作,有依個人而不同的標的,以及人類彼此相同的運作模式。個人不同的生命標的,係來自人類整體生命系統的分工,無論人們在生活中扮演何種的社會角色,於潛在的生命系統裡都有獨特的地位與作用,個人的秉賦和人生際遇也都由此而來。相同的運作模式,則是人類都由數個週期循環的心靈波動串聯而成一生,波動具有精確整齊的規律,並且波動所連帶產生的心靈感覺,於每個人的情形都是相同的。

  心靈波動具有精確的規律,這意味大自然潛藏著操控命運的力量,而心靈感覺的彼此相同,則表示儘管我們在生活中競逐著成敗得失,但事實上就追求幸福的目標而言,每個人一生的成就卻永遠是相等的。

  人生由數個週期循環的心靈波動串聯而成,每個波動週期內,平均分為五個時段,各代表一種心靈角度的範圍。由於特定的心靈角度顯示特定的心態,因此各時段及轉折點均帶有特定的心靈感覺,此種感覺乃是共通及固定的,不受個別人事差異的影響。週期的長短因人而異,一般成年人大多介於五至十四年之間,歷史人物則多有長達十四年以上者。

  週期的進行由0開始,0同時也是前一週期的結束點(如圖),因此兼具前週期的總結以及開啟新週期的雙重意義。由0至1是為第一波段,此時期是心靈力量的收合醞釀時期,心靈的意識相對顯得混沌,沒有深刻的生活目標,因而也沒有明顯的生活張力。

Image1.jpg (4894 bytes)

  至1點時,我們突然遇到絕大的生活發展契機,一種前所未有的突破與機會,使我們的心靈猛然興奮起來,心中不自覺浮現美好的生活遠景,然而之後,隨即我們發現前方橫亙不應有的阻礙,強烈的衝擊造成我們內心痛苦欲死的感覺。在1至2的第二波段,不愉快的刺激逐漸沈澱鬱積心底,我們努力試圖克服障礙,心中無時或忘那深刻的美好目標,但是前途依然困難重重。

  至2點時,我們忽然容易地克服了一道主要難關,不禁洋溢著得意心情,前途已是充滿一片光明,生活也開始積極起來。由2至3的第三波段,我們滿懷信心向目標繼續前進,前方的困難卻愈來愈顯艱鉅,終致我們被迫放棄原先對目標的美好憧憬,改為全心應付眼前急迫的困境,當急迫的處境紓解之後,目標原具的美好意義卻也隨之而去,我們對目標的看法開始趨於消極。

  至第3點時,目標消失,其在我們心中原佔有的位置,現在已形成一個空隙,虛無之感油然升起,我們開始感到心靈空虛;目標消失同時解除了我們追求目標的壓力,因此在虛無之外也伴隨著前所未有的輕鬆感覺。由3至4的第四波段,輕鬆的心情加上前波段的努力成果,創造了我們一生中最愜意的時光。不過好景並不常,虛無的影響開始顯現出來,心靈的力量已瀕臨枯竭,雖然我們極力試圖振作,但打擊與挫折接踵而至,我們幾乎毫無抵抗的餘力。在最愜意的時光之後卻是最黯淡的時期。

  至第4點,在我們原有方向以外的地方,出現一個新的轉折機會,我們把握機會竭盡全力地工作。由4至5的第五波段,我們接續起第四波段未完成的任務,亦即尋求新的生活目標與方向,在痛苦的摸索之後,至第5點(即0點)時,我們忽然領悟了本週期所有經歷的意義,得到一個超然的認知,或者發現自己已處在一個全新的地位,而這個收穫則成為下一週期的心靈基礎。

  每個波段的前後部分各有不同的心靈感受,這種性質上的不平均,乃是因為每個波段的細部結構,都由另一個小型波動所組成,為了區別起見,我們不妨稱之為次要週期波動。如此一來,各波段同時也是個次要週期,同樣由五個次要波段連結而成,因此一個週期不但具有五個主要波段,並且同時也具有二十五個次要波段。主波段所代表的心靈意識較為深沈,可視為一種心態,次波段所代表的性質則較淺顯,是一種類似生活心情的心靈感覺。

  週期較長的人具有較大的心靈空間,這雖然不具有優劣的意義,但卻有較大的心靈影響力量。...

 

第二章 負 能 量

(一)

  規律的自然現象,通常有其科學上的意義,生命波精確的波動性質,於物理學上的意義尤其重要,因為不僅可借助相關波動理論擴充對生命的認識,並且其特殊的性質,恰可填補現有物理理論一段重要的空白,那就是重力性質和負能量之謎。

  近代物理學的發展,由於相對論和量子力學理論的建立,已知所有物質皆是由能量積聚而成,而能量的基本型態即是電磁波動,波動之波長則與能量值成反比。

  生命波的電磁性質,可由人際關係的親疏情緒表現得知。處於各種相同或不同波段的兩者間,視相對情況而有特定的相對感覺,親友間情感的自然演變,即依循此相對情況的變化而來。人際關係本然的親疏情緒,基本上就是來自各種電磁場的相吸與相斥作用。

  電磁波的產生來自於電磁震盪效應,電磁震盪則是指電流持續地以電場和磁場型態互換。電場與磁場是可以互換的兩種能量型態,人工的電磁震盪器,當電流流至線圈時(如圖一),電流的電場即經由線圈變成磁場,而當磁場增至最強,電場減至最弱時,電流即反向進行,能量再經由磁場轉換成電場(如圖二),如此反覆進行,即是電磁震盪,其所產生的電磁波(如圖三)。就生命波而言,磁場代表生活精神的活動力,電場則代表生活精神的思考力。

   Image2.jpg (3729 bytes)        Image3.jpg (3706 bytes)

        圖一                圖二

 

   Image4.jpg (5377 bytes)    Image6.jpg (3360 bytes)    Image7.jpg (3461 bytes) 

     圖三             

  生命波與一般電磁波之間有一明顯不同,在於其波長範圍。由於電磁波皆以光速進行,生命波波長若以十年計,其波長即為十光年,約為十之十九次方公分,而已知最長的無線電長波,其波長亦僅十之八次方公分。經由波長與能量值成反比的定律得知,生命波能量值遠低於物質能量值,但這意味什麼呢?

  宇宙的構成分為時間與空間兩大要素,時間的具體觀念即是能量,空間的具體觀念即是作用力範圍,兩者都不連續。能量的不連續因此形成波動與波動間的分隔;作用力範圍的不連續則形成所謂的能階區隔,意即能量按能量值大小排列成能階,各階級能量有一定的作用力範圍,全部空間即被能階分隔成各種大小不等的領域。

  能階區隔可用原子內部電子的活動做說明,環繞原子核運行的電子,其運行軌域由原子核往外分為若干層,越外層的電子其能量值越高,當電子欲從外層進入能量值較低的內層時,必須釋放額外的高階能量。原子是宇宙而微的縮影,宇宙各部結構,從星系的層級組織,到物質的各層次聚合,都帶有能階區隔的意義,但能階最基本起始的區分,卻是由正負能量開始,這也是解開重力之謎的關鍵所在。

  負能量於理論上的確立,最早是由狄拉克於一九二八年以方程式為之證明。狄拉克為更完整地說明電子的性質,特地以相對論為基礎,改寫薛丁格波動方程式,創造出包含四個聯立方程式的相對論量子力學,以之計算電子能量的結果,其中二項方程式卻出現負數解。由於物質的能量值不可能為負值,且實驗中從未發現負能量電子的存在,因此物理學界以為該方程式指的乃是帶正電的陽電子。

  狄拉克的負能量電子其實是存在的,物質的能量值固然不可能有負值,但物質運動的空間性質卻有正負的意義,就特定力向的運動而言,反向的動能即可視為該正向運動之負能量。電子的負能量指的並不是物質空間之運動,而是指與物質空間運動反向的另一種動能,這種反向的動能並不神秘,重力就是其中的一種。方程式所顯示的意義,其實是指電子在物質空間的運動,在與物質空間相對應的另一空間中,亦伴隨產生相對應的動能,這就像電子的負電荷與原子核之正電荷相對應一般。

  那麼在我們的物質空間以外,是否真的存在另一種相對應的空間呢?

  能階區隔是以能量的波長範圍為基礎,波長超過物質波的能量即不與物質起作用,無線電波能通過物質障礙也是基於同樣的原理。那麼物質波範圍以外的長波空間,是否與物質空間存在對應的關係?這就必須探討能階的空間性質。

  由於物質皆由能量積聚而成,而能量的基本型態是電磁波,因此任一物質都是一個電磁震盪機構,具有電場與磁場。物質的磁場有其旋向性,旋向相同的磁場相斥,旋向相反的磁場則相吸,這是物質正負電荷的由來。旋向性的產生,亦即電荷的產生,乃是正負成對同時形成的,例如物質之外,尚有反物質的存在,一個高速光子可以轉化成一個電子和一個陽電子,電子和陽電子的電荷彼此相反,兩者相撞又可變回不帶電荷的光子。

  正負能量的形成亦是如此。能量的本身原本是不具空間性質的,但在光子轉化成正反電子的過程中,能量卻由線性光子的一度空間轉化成電子磁場的二度空間,而推究光子線性空間的由來,卻發現它是在重力環境下產生的,在星球重力的壓迫下,星體核心的核融合反應創造出大量光子向各方迸射,光子的線性運動其實伴隨著重力反線性運動同時發生。

  能量有消除空間障礙回歸本然狀態的本能,例如電荷間存在電壓及放電現象,因此線性能量與反線性能量間亦然存在對應關係。線性能量形成包括反物質在內的物質空間,反線性能量則形成與其對應的負能量空間,兩種空間的界面為真空狀態。

  真空狀態並非真的一無所有,事實上純然的真空乃是所有能量之總和。真空狀態具有自發本能,藉由對能量賦予空間性質的方式,將時間轉化為正負能量並相對形成正負能量空間。由於真空持續的自發,正負能量不斷地相對產生,阻止了正負量空間的彼此接近。在量子電動力學的實驗中,真空狀態極細微地改變了電子軌域的能量,說明物質空間能量的界限。

  代表反線性能量的負能量,其能量值雖為正值,在能階區隔的原則下卻不屬於物質能量值範圍。重力與物質電磁力的強度比為一比十之三十九次方,重力所產生的電磁波波長,甚至超過生命波範圍。生命波在超越物質範圍,卻未超越重力標準的情況下,證明生命波空間即等於負能量空間。

 

(二)

  負能量的證明存在,對宇宙圖象的描述至為重要,天體物理學一些長期存在的問題,例如慣力與重力之平衡,宇宙擴張運動之真相,都將賴此獲得合理的解釋。

  慣力乃是物質電磁力的總稱。愛因斯坦為擴充狹義相對論的適用範圍,擬將所有物理基本定律給予幾何化,以達成其廣義相對論統一宇宙力場之目的,因此而將加速度、反衝力、離心力等初步統一為慣力,並以此進一步與重力之間做統合。

  相對論的立論方式,是藉敘述事物間的相對性質,以闡明更基本的物理事實。例如敘述質量與能量的相對性,從中可得質量與能量互換定律,說明物質與能量的互通關係;敘述時間與空間的相對性,從中可得時間與空間量值互換,說明光速恆定且光速是宇宙的最高速限。在廣義相對論的敘述中,慣力與重力的相對性卻並未凸顯,由於除了強度性質以外,重力的表現幾乎與電磁力完全相同,因此愛氏將重力視同為慣力,雖然在以後遭遇困難,愛氏仍以為,宇宙分別存在重力空間與電磁力空間的想法,並不合於邏輯的精神。然而無論愛氏如何努力,卻始終無法克服困難完成兩者之統一。

  基本上廣義相對論的前提並沒有錯,重力與慣力間的確存在共同的電磁場,但此電磁場並不以物質電荷為作用機構,而是以重力和慣力的電位差為作用基礎。電位差可以解釋雲層對地表的閃電現象,靜電在雲層上下緣分別形成正負電荷,當正負電荷克復中間阻礙形成電流,隨即與地表間形成電位差而造成閃電;電荷的對消形成放射光子,電流能量則流向地心。慣力的形成主要來自磁場作用,重力的形成則來自電場作用,能階區隔的意義其實就是在形成電位差的電磁場關係。

  重力與慣力的形成來自於時空互換。時間是宇宙的本然動能,宇宙空間的歷史秩序,光速代表時空互換的程度。藉真空的自發作用,時間分化為相對反向的正負能量,真空則分化為相對反向的正負空間,所有按級區隔的能量,都被賦予層次區隔的空間。時空互換下,重力強度與慣力強度成正比,兩者與空間量度則成反比。光子的動能愈高,速度愈快,其作用力範圍即等比縮小,在羅侖茲轉換效應下,光速成為恆定,光子間的動能差異,反而在波長方面顯出不同。事實上,光速的作用時間量度有別,其作用空間量度亦有別,重力對物質空間的壓縮作用即可說明此點。

  重力與慣力既相對產生,兩者間便只有對應關係而無平衡問題,因此宇宙擴張運動應有更基本的動力因素。比重力和慣力更基本的動力因素,則唯有力質的基本來源,即宇宙時間。

  宇宙時間與宇宙空間有持續的互換運動,兩者之關係類似總成的宇宙電場與磁場。當電場時間傾向轉換成磁場空間,時間便在真空擾動產生正負能量,正負能量有相互牽制重合的反衝動能,為阻止兩者的重合趨勢及完成空間化程序,時間必須持續提高擾動程度,一方面抵消反衝動能,一方面繼續擴大正負能量空間,此即是宇宙的擴張運動。當時空互換至最大程度,時間不堪負荷阻止對消與持續擴張的動能,擴張運動即停止,空間在強大的正負能量重合反衝作用下,傾向收縮轉換為時間,即開始宇宙的收縮運動。

  在時間轉換為空間的擴張過程裡,由於時間擾動的程度持續提高,漸次形成能階區隔和相對的層級空間。宇宙初生的正負能量空間,為線性與反線性能量場,在線性能量場的環境基礎上,次生的為旋向能量場,旋向能量場環境中再次生球體能量場。線性的一度空間代表宇宙輻射擴張,旋向的二度空間代表星系平面運動,球體的三度空間則代表物質粒子結構。能量的階級分佈,在初生的線性能量場,由於宇宙核心強大的重力牽引,於核心邊緣輻射超高頻線性能量,此超高頻能量不能直接補充星系旋向能量之損耗,因此藉星系內部核融合作用予以向量分解,形成星體電磁光譜,行星再經光電效應獲取能源,生物則由光合作用轉換低階熱量。與此對照的負能量空間,應也有類似的反線性能量傳遞系統。

  任一層級空間的真空狀態,為其所處環境之基礎場。當獨立的正負能量體系耗盡正負動能,其獨立空間向量即消失,剩餘向量由於與基礎場向量相同,因此正負能量單位分別納入基礎場中。例如生物的死亡,其高分子結構解體,重投入分子與原子環境,複雜的精神思維則匯整重合,回至負能量心靈世界。

  環境基礎場為更高階的獨立正負能量體系,體系內有更高階負能量核心,主導各項運作秩序和負能量之傳遞。當負能量核心對個別負能量單位作用時,能階差距便使該單位增加重力向量,在能階區隔阻擋下,又形成反作用慣力向量。相對於負能量之傳遞,正能量傳遞例如光電效應,光子以其高階動能打擊電子,使電子一方面提高慣性游離能,一方面則形成電流造成電位差重力向量。正負能量新生向量間的結合,即是獨立體系新生命之誕生。

  人類生命之生成,正能量有慣性游離能的物質活動,以及電路系統的維生需求,負能量則有慣性向量的精神活動,以及重力向量的信仰需求。信仰需求主要是尋求負能量核心的維繫力量,藉此力量肯定自己的生命地位,此即是人類宗教信仰的由來。信仰思想性質在歷史上的變遷,確切地反映了負能量核心的力質變化歷程,而歷史顯示此歷程具有生命波的形式。

(....)

第四章 系 統

(一)

  在歷史的波動中,由於各民族的文化精神不同,因此造成變化的事因也不一樣。文化精神的不同並非出於隨機或偶然,因為民族的文化精神具有相對性,在四大文明體系間呈現交叉對比的型態。此相對性與環境的影響無關,乃來自先天的賦予與規範,其實是大自然最基本而普遍的內涵結構。相對性的內涵結構編織成嚴密的封閉系統,代表生命潛在的靜態秩序,波動則代表生命潛在的動態秩序,靜態與動態間另有密切的互動關連。

  相對性內涵結構的認識,可先由生活中的價值系統說起。在歐洲傳統觀念裡,價值可大分為真、善、美三種領域;真代表知性,是知覺與推理的表現,科學的精神即在於此;善代表和諧,是信仰思想的平衡,哲學的精神即在於此;美代表感性,是直覺與情感的表現,藝術的精神即在於此。在中國的傳統觀念,則天地萬物分為精、氣、神、形四類,就價值上的意義而言,精同於真,氣同於美,善則分為內外二種:內在思想上的和諧為神,神代表信仰,同於歐洲的哲學精神;外在秩序上的和諧為形,形代表活力,是生理欲望的平衡,政治的精神即在於此。

.......

  價值觀亦可成為學術思想的訴求方向,以中國儒、墨、道、法四家為例。

  儒、墨並稱顯學,同是社會意識濃厚的學說,卻以相反的和諧價值為訴求。儒家講仁,著重倫理思想的涵養,以理想的道德人格為個人努力目標,主張賢才政治,用道德教化治理人民,其理想為大同社會,以經過設計的統一行為模式,達成道德實務化的社會生活。墨家兼愛,著重實質團結的人際關係,以發揚社會實務的公理正義為目標,主張辦事能力重於修身立德,在能力主義前人人一律平等,其標的為尚同社會,以宗教精闢的統一思想模式,達成公理教條化的社會生活。

  道、法二家則基於相同的自然哲學原理,發展出方向相反的自然生活態度。道家無為,主張絕學棄智,以主觀直覺順應生命本能的進行,使生活退返率性樸質的原始型態,其思想依據為自然變化的相對邏輯,目標則是超越相對因果陷阱的慾望機心。法家術用,主張法治權術,以客觀知性掌握人心弱點,以之設計權術運用,避開人情侵蝕以厲行公平法治,用法律觀念取代道德意識,尊農人和軍人為社會主體,達成效率化的富國強兵,其思想依據亦為自然變化的相對邏輯,目標則是利用人性相對因果的慾望機心。

  儒、墨、道、法各家的訴求方向,則成為四大民族的文化精神張本。中東的政教社會與博愛精神,乃墨家理想的擴充;歐洲的法治社會與天工精神,乃法家理想的擴充,印度的倫理社會與慈悲精神,乃儒家理想的擴充;中國的人情社會與順天精神,乃道家理想的擴充。

  就文化的核心性質而言,中東成之於主觀的態度與客觀的經驗,歐洲成之於客觀的態度與客觀的經驗,印度成之於客觀的態度與主觀的經驗,中國成之於主觀的態度與主觀的經驗。由於客觀的經驗是感知於外的,所以中東與歐洲注重事實實務的意義,主觀的經驗則是感知於內的,所以印度與中國注重事體精神的意義。

  中東文化有一種務實的傾向,這是體認塵世生活乃出於上帝應許及負有使命所使然,因此生命的意義便落在對現實的經營和負起宗教責任上。在回教的觀念中,宗教是純正的信念而非理念,異教紛歧的教義理念對現實團結有所妨礙,違背促進人類團結的宗教使命,因此應以課徵異教稅做為補償,而印度教崇拜偶像的行為,則是對純正信念的嚴重扭曲,因此務必予以破壞。中東的政教文化,從嚴謹的宗教生活中煥發出博愛精神,以及宏揚公理正義的精神特質,是人類塵世生活中最高貴的情操,但形而上哲學相對地缺乏,不易釐清複雜的理念,以致時常混淆了宗教精神方向,使行動往往出現分歧和流為狂熱的燥動,反而削弱了信仰的堅實信心。

  歐洲文化傾向物理循環的生命觀,這是源自遠古時期對現象界的觀察而來,代表上帝的宇宙心靈則是未知的神秘中心,超然於物理世界之外。由於上帝並不干涉物理循環的運作,因此物理世界便有賴人類自己的開發與適應,而為了與宇宙心靈親近和建立連繫,歐洲致力於從自然現象中破解其原理,企圖穿過物理藩籬,從最終的原理中獲得探觸宇宙心靈的線索。因此歐洲對科學有近乎宗教的虔誠,當十九世紀科學分支出歐洲哲學後,哲學仍始終帶有濃厚的科學色彩,並與科學上的進展保持密切互動。由於自然法則嚴格冷酷的特性,歐洲便借助基督教的博愛情懷予以調和,但每當科學進展的解讀造成教義歧見或不同信仰思想,科學力求真確不容妥協的精神,便使得博愛的廣泛基礎嚴重破壞,彼此間往往演成冷酷無情的激烈鬥爭,予人歐洲不寬容之印象。

  印度是公認的哲學王國,這是由於印度的生命觀是以出世為重心,為支持出世的論點而發展出龐大的形而上思想體系。印度從心靈變化的邏輯現象中,整理出觀念與慾望的循環和生滅原理,據此推斷出宇宙心靈的存在。印度傳統觀念認為,生命乃是宇宙能量無止盡的循環過程,支持此種循環的因素則為因果律的輪迴。人類由於無法認知生命現象中的因果關係,因此便受生活中的觀念和慾望所羈糜,永遠停留於循環的輪迴中。若認知生命在輪迴中的痛苦,要打破輪迴鎖鍊以進入永恆的寧靜,則唯有認清慾望的因果連帶關係,超越拘執慾望的塵世觀念範圍,使輪迴失去因果基礎而中斷,個人的心靈則擴大到與宇宙心靈合一。因此,為使人們認清生活慾念乃因果陷阱與表面的幻象,印度致力推崇此方面的知識與修養,並為強化此思想而將印度社會區分為四個不平等階級,階級不但出生時即繼承,且終生須受與階級制度相配合的倫理法典所約束。印度思想對人生苦痛施以關懷的態度,形成一種慈悲精神,此乃人類最深沈的同情心,但印度的出世精神削弱了其現實中的積極性,以致無法抵禦外族的侵略,在外族的現實欺凌中,反而被迫放棄了出世的理想,轉身正視現實的存在。

  中國傾向精神循環的生命觀,這是源自遠古時期對現象精神的體會而來。宇宙具有總成的精神力量,此精神力量以正負相對分裂原理,由總成而分解為萬事萬物的精神層級系統,在正負力量自然本能的互動中,精神層級愈高者愈單純,範圍愈大,也愈具決定性。由於人的欲念精神在層級系統中屬分支末流,常引起複雜互動關係而使人陷入煩惱,為求心靈清靜之美,必得放棄欲念的精神世界,感覺體察更高層級的精神力量,與其同行。在同為正負因果的精神邏輯結構中,中國是以跳過層層推理的直覺方式,直接進入印度思想所要表達的客觀意象,上帝既是世間的主宰,中國便以直覺投射於上帝的精神領域,感覺並順從其意志。天人的直覺成為中國文化主要特色,凡事以簡馭繁大而化之,生命問題委之於上帝的安排,生活問題委之於自然的變化,人情成為社會動力基礎,超越客觀析理之束縳,中國社會熱鬧有餘但卻效率不足,須依賴宗教的倫理來約束盲動,但每當現實效率需求與倫理規範形成對立,倫理的約束即破裂而造成社會動亂,為爭奪政權往往演成毫無理性的激烈鬥爭,予人中國無知的印象。

  四種精神價值源自生與死的互動而來,生是生命外向的趨勢,死是生命內向的趨勢,在內外向交替進行中,產生四種價值的向位。生死互動則是源自混沌狀態的生命本體,由於受外來能量的激發,生命本體便呈現內外往返的震動,當震動消耗掉額外的能量,生死便重合回歸原本的混沌狀態,各個生命的混沌狀態皆是生命世界中一種穩定和固定的軌道。

  在中國古典的說法中,性質的變化稱為易,混沌狀態稱為太極;故易有太極,太極有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四種價值的下分:情感有愛、恨兩種機轉,欲望有建設、破壞兩種態度,推理有具體、抽象兩種層次,思想有樂觀、悲觀兩種性質。四種血型配以男女差別,成為八種基本人格性向。四大民族的內部,中東與歐洲東西對比,印度與中國南北對比,形成八種文化型態。化學元素以氫、氦為軸,發展出八種相對基本化性。日光經分光後,呈現八種相對色系。

  生命本體是無知無欲的混沌狀態,可知覺或體察的一切性質,皆只是生命本體的局部呈現。道體是生命本體的原力,無欲則剛;自然是生命本體的原則,無知則和。道法自然,是謂太極;太極有兩儀,則道生一;兩儀生四象,則道生二;四象生八卦,則道生三;卦卦相爻,則三生萬物。

 

(二)

  在人類的超越性觀察中,上帝與地球僅是宇宙生命的中程,但用做人類超越性觀察的生命力量,卻皆由上帝與地球分支而來,以上帝和地球為最終歸宿,就像感官與意識雖能察覺外在的世界,但感官與意識畢竟只是我們生命的一部份。就某種角度而言,地球社會可視為上帝的有機形體,各民族與個人皆負起機能與細胞之職責,和平乃本然的共識,衝突則是活力的激化。

  超越性觀察,如二千五百年前祅教的宇宙上帝、印度耆那教的一元心靈,中國道家的自然精神,乃是人類生命精神的擴張,由於擴張過程中所導致的內部矛盾須予以調和,因此自公元十六世紀中葉起,人類文化精神重返中和的收縮。擴張與收縮乃是生命的自然循環作用,生命力流動的基本形式。

  為維持人類精神不斷的旋向發展,上帝以人類生命的輪迴來更新社會精神方向,因此新生代總有新的時代精神。輪迴對個人生命的意義,則是自我經驗的完成,此自我經驗的目標乃上帝交付的使命,潛藏為生命的本能。在數個人生的輪迴中,人生情節主旨與基本人事關係不變,性質上卻有正反合辯證法的精神變換,舉凡人生中的愛恨情仇皆於此程序中產生與化解。在輪迴中生命波波長亦有所變化,其變化符合物理量子力學原理,合人生分別與正、反人生之波長差成比例,其比值為三比二或負三比負二。

  輪迴現象依循能量的自然循環原理,同樣具有八卦性質。精、氣、神、形所代表的精神現象,除代表生命空間系統的價值分佈以外,尚代表生命時間系統的分段表現,四者間具有循環互換之關係。

  在日常生活中,內心的欲望或理想激發實行的動能,此動能即屬氣;動能醞釀累積到一定程度便推為實際行動,實際行動即屬形;實際行動的經驗和結果促成認知和檢討,認知和檢討即屬精;認知和檢討的結論歸入內心,與原發的欲望或理想進行調和或修正,內心的調和即屬神;內心的調和或修正則形成新的欲望或理想,再進入下一輪的循環。

  在生命波的波動中,第一波段是欲望或理想的形成期,至第二波段起點時,欲望或理想具體成形,激發強烈的實行動能(氣);第二波段在連番的障礙阻擋下,動能累積愈來愈高,至第三波段起點時,強大的動能終於突破主要障礙,進入具體的實行步驟(形),第三波段的連串奮鬥,使現實中能力所及與未及的範圍逐漸清晰,至第四波段起點時,原有的欲望或理想已知破滅,進入認知和檢討的階段(精);第四波段的認知與檢討,經過成敗冷暖的比較,至第五波段起點時,擺脫原有的欲望或理想開始進行調和(神);第五波段的思想調和工作,經過劇烈的摸索掙扎,至第一波段起點時,矛盾的心結豁然貫通,使心靈進入超然祥和之地位,未完心結則進入建構新欲望或理想的第一波段,開展另一次的循環。

Image8.jpg (8364 bytes)

  在生死的輪迴中,精神現象的變化範圍較大,已超越我們的日常經驗,因此須借助圖形幫助瞭解。如上圖。虛線表示生死界限,形與精為生活世界,神與氣為死亡世界。斜直線兩端的 -- 與─分別為生與死的極致,在精神現象上為純粹之客體與純粹之主體。客體與主體的差別在於,客體為了密接物質世界,便把原為主體的精神現象分裂為知覺與感覺兩部份,藉兩部份的互動對物質環境做反應。=與Image10.jpg (864 bytes)底下的橫線─代表主體狀態,上面的─與 -- 則分別代表趨向純主體與趨向純客體。==與Image9.jpg (819 bytes)底下的點線--代表客體狀態,上面的 -- 與─則分別代表趨向純客體與趨向純主體。

  就能量的變化而言,人生處於固定的能階軌道,因此在整個人生階段能量值不變,但知覺與感覺的互換,卻引起生命波的電磁震盪。死後生命則由於直接接受上帝核心的作用,因此時常變換軌道與能量值,能量值的變化來自精神上實質的擠壓與進退變化,不過卻沒有生命波的震盪波折。

  在生命循環的意義上,形代表意志,精代表意識,神代表神志,氣代表神識。四者的互動,在形與精的生活世界出現刺激(主動意志)、反應(被動意志)、想像(主動意識)、夢像(被動意識)四種精神現象,神與氣的心靈世界則有對內的內刺激、內反應、內想像與內夢像。

  輪迴始於純粹的主體,此為上帝與個人心靈生命的相對穩定狀態。上帝以施予內刺激的方式賦予個人使命,使個人心靈生命衝出軌道造成能量值變化,變化的同時在個人產生反作用的內反應力,由此進入神識階段。

  神識的精神現象,偏重內反應的本能衝動,以及內想像的本能欲望或理想,由於這些不安的本能在死亡世界中並沒有出路,因此積聚的動能愈來愈高,當塵世特定遺傳基因的胚胎出現時,神識的精神便被壓迫進入其內,壓迫力量同時轉化為感覺與知覺間的電壓,由此進入意志階段。

  意志的精神現象,繼續偏重內反應與內想像的本能衝動,但由於轉換至客體狀態,本能衝動轉換為外向的刺激(進取)與夢像(外在的欲望或理想)。此階段人生偏重追求欲望或建立事業的本能,具有積極主動的活力,當發展至顛峰時,內反應的本能衝動已發揮至極致,現實中則浮顯欲望與理想不可逾越的限制,因此精神現象便轉向探求上帝指引的內刺激與內夢像,由此進入意識階段。

  意識的精神現象,偏重向上帝尋求支持的內刺激,以及盼望寧靜和諧的內夢像,在客體中則呈現為外在的反應(保守)與想像(尋求人生的意義)。此階段人生偏重保守既有的生活,具有消極被動的行為,對人生思想的探討則日益投入,盼望能獲得心靈的指引。當死亡發生時,知覺與感覺經由左右大腦間的放電而合流,精神脫離物質世界進入神志階段。

  神志的精神現象,繼續偏重對上帝心靈核心的內刺激與內夢像,生活世界情緒的精神刺激力量和抽象思想,在此轉為實質的精神擠壓力量和進退趨向。內刺激造成個人心靈與上帝心靈的互動,內夢像則使互動趨向穩定安寧,當互動完成,個人心靈即進入純粹主體的寧靜狀態。若原使命尚未達成或有新的使命出現,個人心靈即接受上帝的內刺激而產生內反應,再開啟新一次的輪迴。

  人類社會的精神與上帝心靈呈現互動,上帝即依此派遣負有新使命的新生命來到人間,改變人類社會的精神性質或方向。天性中的良知與良能,乃是全部生命系統的組織原理;社會精神的自然演變,則可視為上帝意向的表達。良知與良能的損傷,將於循環過程中受到校正;違反自然演變的趨勢,則將遭受自然力量的反衝打擊。生命世界中原無僥倖和迂泥的存在,這只不過是偏激和保守欲望的作祟罷了。

  生為徭役,死為休息,生命在大自然無止息地流轉,生死之上則有寧靜祥和之境。人類應正視生命的意義和歸屬,節制不必要的欲望和理想,因為天道好還,逸散的心靈終將反轉縮合,與其無謂地虛擲生命,倒不如學習欣賞萬物簡樸之美,使心靈融會大自然生命原始之和諧,人生殊可無憾。

(全文完)

 

Copyright © Hong Kong Society of Humanistic Philosophy.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中文首頁 回英文首頁 本會網頁概覽 本會網頁每月通訊 人文哲學論壇

關於本會:本會介紹 本會的採訪和報導 本會最新消息 本會網相互連結 本會幹事及友好聯繫 本會出版書刊
 本會主辦哲學研討會 索取人文及入會方法

哲學一般:哲學淺說 哲學家語錄 哲學網路聯繫 哲學網頁介紹 哲學軟件庫 網路哲學文選 網路宗哲文選

華語哲學界:香港哲學界消息速遞 其他哲學界消息速遞 香港哲學界資訊 香港哲學家檔案 中國哲學界資訊
   台灣哲學界資訊

網上哲學經典:網上先秦哲學經典 網上兩漢哲學經典 網上魏晉哲學經典 網上隋唐哲學經典 網上宋明哲學經典

人文月刊:
人文月刊 人文月刊哲學論文文庫 人文月刊哲學基礎文選 人文月刊 時事評論文選
 人文月刊學術交流區 人文月刊本會討論文選 人文月刊綜合索引

哲學資料庫:
杜保瑞哲學論著選 皕雁齙Х袢蛑 劉桂標哲學論著選 哲思雜誌文存 網上中文哲學論文索引
 網上香港哲學論文索引 宋明理學專頁 心靈哲學專頁

本會網頁留言板 本會電郵 : phil@hkshp.org